小說 達人專欄

【二創小說】【Lady Crescent】-85.Child of Destiny.命運的神子

時野理奈.りな | 2022-06-22 00:04:07 | 巴幣 24 | 人氣 98

連載中Lady Crescent
資料夾簡介
我的第一篇長篇作品。 參考2008年的日本特攝劇「假面騎士KIVA」的世界觀及設定而創作的衍生小說。

平時一到深夜便會沉浸於一片寧靜的中央醫院,為了收治眾多在武裝衝突之中受傷的人族吸血鬼,許多緊急召回的第一線醫護人員在急診室的走廊上你來我往,其中又以外科門診部最為忙碌,病床、輪椅的輪子在地板上來來回回滾動的聲音不絕於耳。

「請深呼吸,這可能會有點痛喔。」

護理師細心地為輕傷的傷患進行靜脈輸液管的埋置,另外有一些較嚴重、需要立即處理傷口的對象則是緊急被推入手術病房,但撐不到抵達醫院急救前便回天乏術的人也不在少數。

這時彷彿摔破玻璃花瓶一般的清脆、引人注目的聲響,響徹整條醫院急診室的走廊,也驚嚇到一些正在留觀區等候的傷患。

「嗚!又一個!」

護理師與醫師見到躺在淺綠色病床上一動也不動,生命跡象十分微弱的純血者在他們的面前消亡成暗色的碎片,不禁紛紛皺起眉頭,面色凝重。

「確認一下身分,然後通知家屬來吧。」

「是。」

護理師小心翼翼地遵守醫師的囑咐,將病床上的碎片聚集起來收進透明的玻璃罐子裡頭,並在上面標註純血者的姓名與性別。

「大事不好了!怎麼都連絡不上青木醫師!有同仁知道其他的聯絡方式嗎?」

兩位掛著外科門診部的醫師剛處理完上一批的傷患,卻遲遲不見青木薰醫師的身影,著急的神態一覽無遺;而其餘的醫師與護理師們更是一臉沉重,其中一名穿著粉米色上衣與長褲、髮色為草綠色,眼睛顏色為粉紅色,看上去年齡不出20歲的男性實習護理師則是緊握雙手,不安地左顧右盼,他掛於左胸前的名牌上寫著「櫻葉春彌(Sakuraba Haruya)」。

「莫非…她也號召了剛剛那場武裝衝突?」

「不會吧…以她的個性來說,她不可能會去介入人類吸血鬼之間的紛爭才對。」

護理師與醫師們都猜不透失聯的青木薰醫師到底去了哪裡,而這時那一名男性護理師的眼睛開始泛紅,開始不停地啜泣,惹來其他同事關注與疑惑的眼神:

「櫻葉君?你怎麼了?」

「不…不用找了…薰醫師她…她…跟真澄大人一起…嗚嗚嗚…。」

原來櫻葉青木薰醫師一樣都是一名純血者,而這兩人是他的偶像與榜樣,他在這稍早就已感覺到真澄的生命能量消失的跡象,的能量在一瞬間就近乎歸零,而真澄是不斷地被侵蝕削弱,後來化作一片虛無。

雖然櫻葉的說詞仍然模稜兩可,但大家看見他如此傷心的樣子,便能大略猜出發生什麼悲劇。

「…有這種事!?藍天會世界白翼聯合會的獵人也未免欺人太甚了吧!他不知道他們兩人為了吸血鬼人類的和平付出多少心力嗎!?這樣也不肯放過?」

一名身材圓潤、戴著黑框眼鏡、頭上的髮量有些稀疏的資深醫師不滿地大聲斥責道。

「噓!小聲一點!您這樣會讓我們被貼上政治不正確的標籤!」

另一位穿著醫師白衣與西裝,長相英俊高挑、髮色與眼睛皆為夜海藍色的年輕外科醫師試圖阻止那位醫師繼續說下去。

七海(Nanami),這時候還管政治立場正不正確嗎?少了青木醫師真澄大人,今後純血藥的開發案根本就沒戲唱!到時候像櫻葉這樣的純血者通通都無藥可救,那群獵人難道不懂嗎?」

「那…那個…我…我想我是不會失控的…我對血液的渴望本來就沒有很強...目前純血藥的配給量還夠我支撐一年…。」

櫻葉春彌試著為自己打圓場,希望大家不要為他擔憂,但是那位禿頭又上了年紀的醫師卻不這麼想:

「那一年後呢?你就要過著受血液乾渴折磨的日子嗎?你想回到那種渾身發抖,只能關在家裡足不出戶,比勒戒還痛不欲生的日子嗎?少了純血藥,你能保證你不會失控吸人血嗎?」

「等等!吉原(Yoshiwara)主任!現在不是針對櫻葉君的時候吧…。」

「……。」

吉原主任以如此嚴厲的語氣與用詞質問,櫻葉春彌委屈地低下頭來,想說的話只得悶在心底。

「是啊,重點是我們該如何想其他辦法來補救青木醫師真澄大人的人力缺口,雖然我們都非常不好受,也知道人族必須承擔無可饒恕之責任,但是不管是人族還是我們純血者的同胞,只要是傷患就必須要救,這是我們行醫的道德啊!更何況,血液科與感染科的醫師也都一起參與了純血藥的開發,他們一定能擬定出接下來的對策,共同度過這個難關的。」

七海裕彩苦口婆心地向吉原主任勸說道,基本上從他的外表也能大略辨認出他是一名純血者,至於原型體極有可能是海生種吸血鬼,他們此刻正在煩惱到底該不該向登太牙或其他幹部報告這件事。

但事情可沒那麼容易,純血藥的開發案當初是長谷川真澄青木薰兩人暗中籌畫的,並沒有列在吸血鬼一族的年度計畫之中,一旦呈報上頭,他們這群醫師與護理師可能通通都要以「私下結黨庇護人類」為由扣上叛族罪的大帽子。

「不管怎麼樣,純血藥已經拯救了許多我們的同胞不受魔族獵人的傷害,就算要被嘲笑是懦夫,但是我可不想拿我的性命去開玩笑,那群經過特訓的獵人可是百步穿楊、彈無虛發,被銀彈穿過腦袋可不是鬧著玩的。」

七海裕彩繼續滔滔不絕地說道,而櫻葉春彌發覺大門口有另一群人類之血的氣味傳來,他連忙小聲地制止七海道:

「醫生…小聲點,世界白翼聯合會美好藍天會的人朝這裡過來了…!」

他們不約而同地往急診室門口處望過去,瞧見幾台剛抵達的救護車就停在距離門口不遠處的斜坡上,幾位醫療人員正合力將安置著傷患的擔架移動至室內等待檢傷與急救。還有一台白色轎車也停在門口,從中走出了兩位男子與一位髮色黑白相間的紅眼女孩,分別是白峰昂海嶋護奇巴特三世的妹妹奇芙蘭

昂海,你既救了理花一命,還令那位使我們非常頭痛的城堡伏誅,我們藍天會欠你一個大人情啊…你的實力果真名不虛傳,連登銳牙那狂妄自大的傢伙都要讓你三分的傳聞,看來是真的。」

「彼此彼此…。」

嶋護白峰昂海驚人的戰鬥力是讚譽有加,不過白峰昂海只是敷衍地以簡單的日語回應,臉上的表情十分冷淡,即使被老朋友稱讚,也沒有綻出任何一絲絲的笑容。

白峰昂海一邊向前走著,一邊有意無意地用手稍微撥動自己戰鬥過後而變得雜亂的金色髮絲,那雙青藍色的瞳孔澄澈如凝冰,即使年近半百卻擁有一張抵擋歲月磋跎、精緻俊美的臉龐,而這一切都要歸功於奇芙蘭身上的魔皇力,使他的體能與外貌始終保持在二十初頭的全盛時期,不清楚他是人類的外人,或許會將他誤認為是吸血鬼

他身穿一襲染上深遂血色的白色皮衣,大衣的下襬垂至膝蓋,雙手被白色半指手套覆蓋住,左右腰間各繫著一把自動手槍與數盒彈匣,那模樣彷彿是從天界下凡,專殺魔物的戰鬥天使。

至於修羅刃對他來說,其實是一把不到最後關頭絕不會輕易使用的神兵,因為那等於是掀了自己的底牌。

若不是發了狂的長谷川真澄堅決要取理花的命,還有為了麻生惠能夠成功為親人復仇的願望,他其實並不打算殺了他。

白峰昂海…莫非殺了真澄大人的兇手…就是他?」

七海裕彩吉原主任聽見那兩個男人之間的對話便目瞪口呆,尤其是嶋護白峰昂海不斷阿諛獻媚、拍馬屁的樣子,更是令他們感到不可理喻。

「…嗚嗚…這怎麼可以…!我不能接受!」

櫻葉春彌一見到白峰昂海便感受到強烈的威脅感,血液之中的本能告訴他眼前這位金髮碧眼的男人是個非常危險的人物,但他還是不顧一切地想衝上去問個清楚。

「冷靜一點,櫻葉君!千萬不能讓憤怒與仇恨吞噬你!我們是醫護人員,要有醫德!而且那個人是曾經令我們銳牙大人也畏懼三分的魔族獵人.白峰昂海!你沒看到他腰間掛著兩把槍嗎?你不要命了啊!?」

發現櫻葉不經過思考便想意氣用事,七海死命地按住櫻葉的肩膀,對他施加同族的壓力,臉頰上甚至浮現出淡色的斑痕想藉此勸退他。

七海醫師…我知道了…。」

櫻葉不甘地緊緊握著拳頭,直勾勾地看著那兩個男人與一位女孩一同遠去的背影,小聲地念念有詞:

真澄大人薰醫師…我希望…有人可以為你們討回公道…。」



嶋護白峰昂海以及奇芙蘭三人沿著一樓中央的電梯來到寂靜的病房區,因為夜已深,除了護理師的待命區域與服務檯,走道上陰暗一片,唯獨綠色的緊急出口指示燈還亮著,孤零零地看上去格外冰冷。

「這裡真安靜呢…人類…總是這麼脆弱…動不動就受傷、生病…所以醫師與護理師才扮演著這麼重要的角色...。」

奇芙蘭凝望著冰冷的走道喃喃自語著,但身邊兩個中年的男子對她的模樣不理不睬,而奇芙蘭也早已習慣這樣被冷落的感覺。

(昂海大人的心裡就只有理花那個狼族的女人…。)

奇芙蘭微微嘟著嘴,顯得有點吃味。

昂海,你要先去看一下理花的狀況嗎?」

「不,我剛剛稍微看了一下,理花她只是被聖修院戰鬥系統的副作用所傷,以她的特殊體質來說很快就能恢復,而且這也並不是第一次了…...我不知道你們藍天會有這麼節省成本...?」

面對老友的問話,只習得兩三句簡易日語的昂海已經難以敘述與應答,他自動將語言調整成倫敦腔的英語回應,還不忘順道酸嶋護兩句。

他怎麼會不清楚發生於理花長谷川真澄之間的悲劇?但已經在魔族獵人這領域走跳二十餘年的理花也應該有資格使用新型系統吧?嶋護分明就是還在記當年的仇,但白峰昂海也不想戳破這一切,免得場面再度陷入尷尬。

照理說白峰昂海對於理花是百般呵護有加,但他第一時間竟不是選擇去探望她,這使得嶋護難以理解:

「那麼你等一下打算…?」

「對於如此動盪不安、吸血鬼一族隨時都在蠢蠢欲動的局面,指望新月之子一個人實在是太冒險了,而且她的成長正逐漸偏離我們當初預想的狀況,恐怕她無法親手斬斷與登太牙之間的血緣牽絆…。」

「你的意思…是?」

「時機已經成熟,是時候讓那孩子覺醒、了解自己存在的目的了。」

「…天斗!?難道他也負傷住院了?」

「不,天斗可是繼承了來自耶夢加得驚人的肉體再生力,以及源於霜巨人白夜固若金湯的絕對防禦力,並不需要我特地操心。」

白峰昂海老神在在地說道,雖然聽起來父子之間的關係似乎有點冷漠,但他所言絕無半點虛假,白峰天斗的確不需要白峰昂海的協助,便能獨當一面地執行各種任務。

「那你指的孩子是…?」

「放輕鬆,先別急著猜測,等我們抵達那孩子的病房之後,我再解釋給你聽吧。」

白峰昂海嶋護沿著走道來到一間冒著微光的病房,嶋護見到門上的號碼後便驚愕地轉頭看著老朋友,並不自覺地深吸一口氣:

「這是…野村靜希那孩子的病房…。」

「沒錯…是時候讓『命運的神子(Child of Destiny)』睜開他澄澈無瑕的雙眼,看清這殘酷的世界了。」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亞爾斯特
命運的神子?難不成是在說靜希?
2022-06-22 05:14:40
時野理奈.りな
沒錯,而他身上的秘密也跟世界白翼聯合會的某個計畫有關。
2022-06-22 11:32:08
虚ろな光
靜希原來是這定位的嗎

然後難得沒看到紅渡
2022-06-22 16:39:48
時野理奈.りな
其實我的小說有參考電視劇的分鏡去撰寫,以一集30分鐘為例,小說一章的篇幅大約是4~5分鐘的片段,總不可能整集都是主角嘛(ㆁωㆁ)
2022-06-22 17:53:3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