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網遊》手殘回憶錄 第一章 第六十幕 湖泊之主古菈

臨風慕筆 | 2021-12-04 17:13:16 | 巴幣 4 | 人氣 48


第六十段落:湖泊之主古菈
 
 
       「你居然回得來!?」
 
       宗豪的語氣聽起來是著實有些驚訝的成分在裡面,大概是已經做好了如果沒有回來的心理準備。至於那種像是「原來你還活著?」的調侃語氣,因為現在情況緊急,建箴也就不打算和宗豪多計較。
 
       「歡回!」
 
       歡回指的是「歡迎回來的」縮減意思,不過建箴看用得更多的,好像多是時下的年輕女生才會那麼說。
 
      至少建箴可以肯定在這一點上,柚仔是比宗豪不知道要可愛多少倍。
 
      「本來我也覺得回不來,現在等於算是勉強續命苟延殘喘吧。你們那邊呢?補給品買得怎麼樣了?」
 
       建箴看了看兩人,就算自己離開的時間算不上久,這段時間大概也只能讓他們剛好進行一次的來回,代表他們倆並沒有在白夜城裡停留太長的時間,而是很果斷地補給完就立刻原路返回。
 
      「就……反正身上剩下的錢能買多少,就全都買下去了。」
 
      「放心,我們有柚仔這個強力的金主。」
 
      「你這是搶劫吧?」
 
      「什麼搶劫那多難聽,反正都是同一艘船上的了,大家互相幫助而已。」
 
      這種鬼扯似的理由,宗豪倒是挺拿手的。
 
      「……你這麼搞就不怕最後翻車?Boss沒打成然後還破產?」
 
       建箴稍微瞭解了一下補給的情況,大概是在原有剩下的基礎上勉強又再多補充到了比預期更多一些的數量而已,以他們現存的金幣大概是極限了。也就是說,他們也沒有更多的測試餘裕,一次就必須完成通關。
 
       雖然從攻略副本最初建箴就一直不斷提到他們的隊伍困境,還有他們資源不足的各種問題。但那些問題放在目前的處境看來,似乎都還是屬於能夠被解決,能夠有替代方案的事情。
 
       「唉,總歸來說,錢的問題說到底還是比較好解決的,即使現階段沒辦法馬上弄到那麼大一筆的經費,不過破產這種事想要解決還是有很多方法,重新來過就好了。」
 
       「……」建箴不語,順著宗豪的想法去思索。
 
       重新來過嗎?的確,道理他也不是不明白。
 
       這裡畢竟是遊戲的世界,但要從遊戲以外的地方獲取到遊戲裡的金錢,隨著遊戲的發展,自然而然會產生擁有相應需求的玩家,還有供應那些需求的來源。
 
       和宗豪說的一樣,能用錢解決的問題,其實都算不上太大的事。
 
       或者該說,遊戲就是這樣,只要有那個心思的話,很多事情都能夠重新來過。
 
       失去的金錢、沒有通關的副本,各類珍稀的裝備逸品,只要自己有那個意願,很多東西都能夠重新再獲得,或是找到更好的替代品。
 
       不過,雖說如此,也同樣有著沒有辦法重來的事物。
 
       比如說……屬於十八歲的任性,還有一場無可取代的冒險。就算並不是真實世界所發生的事物其實也無所謂,真不真實,他們自己都清楚。
 
       其實對像他們這樣的普通玩家而言,也不過就是那樣直白的快樂。
 
       「既然這樣,那就直接打通它吧。」
 
       或許他只是想得太多。
 
       對一般玩家來說,目的從來不是那麼艱晦難懂的事情。提升等級、通關副本、拿到新的裝備,看新的風景,和不同人相遇。想做什麼就去做什麼。這才是他們所認識的玩家,也或許是在每個故事中扮演的「旅行者」和「冒險者」。
 
       「你剛剛被叫走,然後就直接頓悟了嗎?」
 
       「並沒有好嗎,難道你不想一次通關?」
 
       「廢話,那當然是想啊!」
 
       「那就對了,我也想。」
 
       面對未知的困難,沒有人可以保證自己絕對能夠通關,但那並不代表他們不能對通關抱持著一種期望。就算退個一百步來說,就算他們最後真的沒有辦法通關,遺憾絕對還是會有,但或許他們也會在那樣的遺憾中慢慢釋懷,然後當作是一個過去未實現的回憶。
 
       說來好笑,那樣的心情,他們經歷了不知道多少次。但每次開始了新的輪迴,當自己身邊的那群人有了變化之後,那樣的心情就會產生改變,每一次都不同,每個回憶都有它的獨特之處。
 
       不過,既然要創造回憶的話,他並不介意讓那份回憶再更美一些。
 
       「總之,都準備好了嗎?」
 
       人都到齊了、裝備也調整好了、補給品已經現有盡最大的資源去準備。
 
       建箴並不想把「無悔的戰鬥」那麼矯情的話掛在嘴邊,但是現在他們的確已經盡到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所以他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只是去突破,並且解決這個副本,沒有其他的答案,也沒有其他多餘的懸念。
 
      「那我們走吧。」
 
      臨風觸碰了眼前水晶球,同樣的問題再度浮現。
 
      【系統提示:一股神祕的力量不斷吸引著你,是否要觸碰水晶球進入封印的遺忘之地?】
 
      這回,他們再沒有其他顧慮。
 
      【是】
 
      畫面變為了整片的全黑,有那麼一瞬間,建箴還有點擔心是不是電腦放制太久結果死機了。然後就馬上看到Loading的讀取字樣。
 
       看來決戰之地這樣的說法並不止是嘴說說而已,就連魔法傳送的地點看起來都和他們現在所在的地圖是不同位面。
 
       【系統提示:你的隊伍,進入了湖泊之主的封印空間】
 
       當畫面再度亮起時,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是另一個空間,看起來就像是另一個古代神殿似的場所。但不同的是,這個神殿比起他們在觸碰水晶的那個空間,還要更寬廣,天頂也要更挑高得多。
 
       更不可思議的,是把視線往天花板的方向望去,可以看見在整個空穴的頂端,居然能看見流動的水,還有從洞頂透過水灑下來的陽光。就像是在大型水族館裡能夠透過玻璃看見水中全貌的海底隧道那樣。
 
       建箴不確定玻璃這樣的概念在遊戲裡是不是也同樣適用,但直觀的看起來,那似乎看起來就不是能用道理就能夠解釋得通的現象。
 
       大概只能說是……魔法吧?
 
       那種在現實裡顯得荒誕的事情,在遊戲裡面反而變成相對好理解的概念。
 
       所以這個地方,是剛好位於水底下方的古代神殿遺址嗎?
 
       不得不說,和湖泊之主這名稱的形象,是相當契合了。
 
       潮濕的水下廣場,周圍都是古老遺跡的斷垣殘壁,青苔石板上冒出五彩斑斕的植物,看起來就像是現實中的珊瑚與海葵類似的外型,石板上刻著被磨蝕的圖樣,不知道該算是繪畫抑或是一種文字,像是某種消失曾經歷史中的古老文明,又或者正如這段故事的起點,是一段被遺忘的歷史。
 
       空氣透著某種霧氣般的朦朧感,卻又不是濃厚到完全看不清前方的畫面,非是像貝魯斯施放黑幕時的那種昏暗不清,而更像一種籠罩在水氣中的氤氳迷濛,整片視野都被瀰漫的水霧沾濕了似的。
 
       「我倒是有點好奇湖泊之主到底是以什麼為原型的Boss了。」
 
       建箴回想起洞窟裡出現過的石像、蜘蛛和骷髏亡靈,感覺完全和湖泊這個字彙完全扯不上關係。若要以形象相符這點來看,應該還是原本就以水為主要生存環境的生物。
 
       照建箴最原始的想法,最先佔據腦中印象,大概就是大鯰魚或尼斯水怪那種在現實中也有相應模板的傳說或故事的存在。
 
       「我覺得現在還沒看到Boss才是一個大問題,照理來說這麼大一個空間,不可能是用來跟Boss玩捉迷藏的。」
 
       宗豪說的沒錯,既然有這麼大的一個空間,就代表和Boss的戰鬥需要那麼大的區域範圍。如果從這整個場域的面積來看,那湖泊之主的體積可是大得嚇人,畢竟從現在他們站的位置往對面望去,甚至都看不到整個空間的另一側。
 
       到目前為止,他們所遇到體型最大的Boss是由岩塊所構成的石巨人歐姆德,包含雙臂所延長的攻擊範圍,大約有十個身位的距離。但就算如此,歐姆德所在的區域,也沒有這麼誇張的空間大小。
 
       如果按照比例來看,湖泊之主的體積,至少也有歐姆德的兩倍以上。那麼大的體型,肯定進入這個場地就能夠一眼看到。
 
       這回他們可是確定的,這裡就是和湖泊之主戰鬥的最終場所。
 
       但就是因為這樣,所以對於到目前為止都還不見蹤影的Boss,三人的內心都抱持著相近的疑惑。
 
       太過安靜了,安靜得令人心生疑慮
 
      「還是我上吧。」建箴不打算考慮得太多,既然已經確定這裡是他們的目的地,可以猜想到的可能性其實也並沒有那麼複雜。
 
       臨風走向了廣場的正中心,這裡的地磚上,也繪畫著像是納斯卡線之類的圖案,不禁會讓人聯想到某些古老的儀式或咒文,人們利用歌舞和儀式來召喚、或者對他們所認知的神祇獻上崇敬。
 
       照理來說,這種最後登場的大Boss,為了滿足一部分視覺上的戲劇性,通常都會直接出現在整個場地,或者該說是和玩家戰鬥的舞台最中心處。
 
       如果不在一眼就能夠看到的地方,那就是兩種可能了。
 
       潛伏在地底,或者……
 
       臨風又走近一步。
 
       頭頂的透明的水波突然炸裂開,像是小時候曾玩過那種在氣球裡填滿清水的那種水球,被針戳破時爆裂開來的景象。在被水光四濺的場地裡,一隻龐然大物從天而降,就在臨風的頭頂正上方!
 
       要不是早知道這裡是Boss的決戰場所,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的話,肯定會把人給嚇傻。從Boss體型的模糊輪廓來看,那早就超越偷襲的程度了。超級巨大的身軀,混著如激打在暗礁碎浪時的洶湧氣勢落下,充滿震撼魄力的超大型Boss,就這麼從頭頂直接落下。
 
       比歐姆德大一圈?已經不是這種程度的問題了,巨大的身體佔據了整片屏幕,根本看不到全身的模樣。
 
       臨風立刻把盾牌往頭頂正上放架起。
 
       先不論以Boss的體型用盾牌抵擋是不是也會直接被下壓的重力給碾碎,至少也要先避免被Boss落下時地表碎裂飛起的石塊給砸破頭。
 
       從建箴的極近的視野裡其實很難邊進行高速閃避邊判斷出Boss到底是什麼模樣,但是當他再度定睛看清眼前的Boss局部時,他就馬上知道了湖泊之主的真面目的原型到底是什麼。
 
       堅硬的外殼、巨大的雙螯,還有接近般緩慢卻規律移動的節肢。毫無疑問這是一個對他來說相對熟悉,或者應該說……和他形象有部分相近的生物。
 
       「喂!你……」
 
       「閉嘴,我不想聽,給我認真,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我不想懂,給我繃緊神經認真打Boss。」
 
       建箴像是在繞口令似的直接把一段話毫無語調像機關槍似地向著要開口的宗豪掃射過去。
 
       「別這麼說嘛,好歹那是你的親戚,要有禮貌。」
 
       「……滾,我讓祂先把你給揍飛你意下如何?」
 
       翠影和柚仔位置站得較遠,相對而言也更清楚的看到整個Boss的全貌。
 
       是的,出現在他們眼前,從水花飛濺中華麗登場的,是一隻巨型的甲殼類生物,看起來並不只單純的螃蟹或蝦子,而是兩種的複合體,甚至混著一些寄居蟹的味道在裡頭。
 
       宗豪每次調侃建箴角色的「甲殼動物」,現在就在他們面前。
 
       【系統提示:暴走的湖泊之主──古菈,自封印中甦醒。】
 
       雖然線上遊戲的強度不等於和敵人的體型絕對掛勾,但是當敵人的體型巨大到一種離譜的境界時,本身過於膨脹的存在感就足夠成為一種使人震懾的威脅。光是看著就會產生「這玩意兒不是人類能夠打贏的吧?」的那種疑問。
 
       不過古神大概也就是那種程度的東西。
 
       就是這樣望著,都會讓人感覺到那是與自己不同位面,也無法應付的存在。甚至連把對方當作怪物的念頭都會被發自心底的震撼給揉輾壓碎,只剩下某種敬畏和恐慌的不安感。
 
       數秒時間,臨風已經快速衝出了古菈的落下範圍。
 
       建箴覺得若要應付這種程度的Boss,勢必得先撤出攻擊的範圍重整態勢。
 
       但是……
 
       「靠靠靠,停下來,不要把祂帶過來!」
 
       才動作到一半,就聽到宗豪緊急的提醒。
 
       古菈的攻擊警戒視野距離實在太大,在建箴還沒來得及把臨風撤出範圍之外就已經吸引到了祂的注意力。數條巨足關節喀噠喀噠地擺動,帶起巨大的甲殼朝著他們的方向直撲過來,速度不快,卻氣勢萬鈞。
 
       最後的Boss戰,就算已經做好了心裡的準備,卻還是讓人措手不及。

創作回應

凝小語
巨大的身軀想想就很有壓迫感(><)我果然還是最喜歡你們鬥嘴
2021-12-04 23:14:59
臨風慕筆
假的(
2021-12-05 00:12:48
蒼眼
那他的開場白是不是:A~~~~~
2021-12-05 00:38:36
臨風慕筆
啊薩~(掏格林機槍
2021-12-05 09:29:5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