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網遊》手殘回憶錄 第四章 第五十三幕 公會同盟

臨風慕筆 | 2024-04-03 09:30:03 | 巴幣 112 | 人氣 446


第五十三幕:公會同盟
 
 
       世界Boss是什麼?
 
       相信只要是玩過線上遊戲的玩家,就算沒有實際參與過討伐,也都這樣的名號不陌生。
 
       和有明確地域性的Boss不一樣,世界Boss雖然會固定在某張地圖裡,但並不侷限在某個房間或關卡,而是如其名號地在整張地圖上移動遊走。
 
       對新手而言,世界Boss就是一種猶如移動天災的象徵。
 
       畢竟野外地圖和副本不同,死亡是會損失經驗值和裝備耐久的。儘管對新手來說那一點損失也算不上什麼大問題,但看到角色死亡心情還是不會太好受。何況只要世界Boss不離開區域或者被消滅就有可能再次繞回來上演同樣的戲碼,那這等級也就別想再練下去了。
 
       既然冠以「世界」這樣的名號,就已經側面說明這種Boss的屬性能力都不是僅憑一個人,或者是一個隊伍就能夠應付的對手。
 
       野外的菁英Boss雖然本意是設計給隊伍去挑戰,但方法正確或者技術嫻熟的玩家是仍然能夠一個人直接拿下。而世界Boss如果沒有其他人協助的話,是幾乎應付不來的,不僅擁有遠超一般普通怪物的攻擊力,也擁有突破位數上限的生命值。
 
       在玩家眼裡看來,世界Boss的生命值只能以剩餘比例的形式來標註。理由也單純,因為沒有幾個玩家會去細數世界Boss生命值後面拖著幾位數的0
 
       所以對於這種聽起來很厲害,實際上也不好惹的Boss,通常最小的戰鬥單位都是以不同隊伍聯合組成的團隊,或者乾脆以一個公會為單位。
 
       本來在Evidence建立初期時,這樣的問題是直接被忽略的。
 
       原因很簡單,他們根本沒辦法應付那麼強大的Boss。
 
       就算艾薩斯再有本領,只有他一個人的話,即便他能夠躲開世界Boss的全部攻擊,但要把生命值給一層層削到歸零都不知道得花上幾個小時的時間。
 
       艾薩斯強歸強,對於普通玩家可能是望塵莫及的存在,但再怎麼樣也仍然屬於正常人類的範疇,不可能其他事都不做和Boss硬耗好幾個小時。
 
       也是出於這樣的想法,所以這種團體性質的活動也一直被擱置下來。大概直到最近Evidence的人數逐漸多到一個程度,所以他才重新提起了這件事情。
 
       大夥兒本來還沒有反應過來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提議,但又轉念一想:「對耶!以現在的公會人數,好像也不是不能試試?」而突然間群情激昂起來。
 
       世界王也是有等級之分的,就算不需要去超越上限挑戰最高級別的世界Boss,他們依舊能從等級較低的開始下手。而且以建箴對於艾薩斯的認識,他大概也會先從等級最低的Boss開始挑戰。
 
       並不是出於謹慎,而是因為Evidence的玩家角色等級之間有明顯的鴻溝落差,如果一下挑戰等級太高的Boss,到時某些甚至連區域地圖都還沒有探索清楚的新手體驗肯定就比較微妙。
 
       以艾薩斯的想法,如果能夠全員參加那肯定是最好的。比起效率和掉落物品的考量,艾薩斯還是更希望全公會的成員都能夠有共同一起進行公會活動的參與感。
 
       除了會掉落世界Boss的裝備以外,擊倒世界王的公會還會被系統給廣播宣傳,也算是一種眾所周知的公會宣傳方式。儘管不是自己擊倒的,但看到是由自己所待的公會擊殺的,還是會多多少少產生一種「我加入的公會好像也蠻厲害」的那種感覺。
 
       偶爾能夠刺激一下內部成員的活絡,對於公會而言還是一件重要的事。
 
       「先等一下!你這不就是要我當坦的意思嗎?」
 
       「那當然,整個公會等級最高的主坦也就只有你了不是嗎?」
 
       艾薩斯一副「你應該早就習慣了吧?」的模樣,而事實上在公會裡實際上能夠擔任坦職的聖騎士和狂戰士,加上臨風也不過三、四人而已。
 
       雖然是最低等階的世界王,但看來自己也不存在任性的空間。在幾乎所有公會成員都參與的活動中,身為等級最高的坦職若是拒絕,不管從面子上還是對於公會的氣氛上多少都有些站不住腳。
 
       「你擔心坦的人數會不夠嗎?沒事啦,坦職的話,我也可以算一個。」
 
       艾薩斯仍然自信地這麼說道。
 
       「……那還真是謝謝你啊。」
 
       若這話說給其公會成員聽,搞不好還會引起一片譁然,但建箴事完全不會覺得驚訝的,他早就已經看過艾薩斯那麼做過了。
 
       當然如果情況不是真有那個必要的話,艾薩斯大概也不會這麼做。
 
       四人合作的副本倒還好,至少場面沒有那麼混亂,可一旦場面上升到團隊或者公會等級,大家都會盡可能避免那些不必要的問題。
 
       要說建箴擔心世界王的強度倒是還不至於,反正就算公會裡的坦職相對匱乏,充沛的補師人數還是多少能夠填上這些不足的部分。
 
       建箴真正擔心的事情是,場面如果太過混亂的話,自己能不能同樣兼顧到整個公會安全無虞。
 
       一旦人數多到某種程度,需要考慮的問題也會跟著上升一個檔次。
 
       與其說有沒有信心,建箴反倒比較想問,自己能不能先試著去練習單挑看看?
 
       真要說的話,與其頂著十幾二十對眼睛看著自己的表現,他還寧可默默的就這樣磨個兩三個小時,靠毅力把世界Boss給磨到死。
 
       更何況實際挑戰的時候,投向自己的目光肯定不只有這些人數。
 

       漫遊在地圖上的世界Boss是各公會共同關注的目標,即便低等級的世界Boss對於那些真正的大公會並沒什麼實質上的經濟效益,但獲得一次免費性的宣傳也不是什麼壞事。而那些新手玩家他們也不明白世界Boss的基本強度究竟如何,他們只會知道哪個公會刷了世界Boss,又是哪個公會上了系統的跑馬燈。
 
       經數小時才重生一次的世界Boss,人氣絕對不比地圖裡的菁英怪物低。也因為其特別的身分,所以世界Boss通常都是體積巨大,能夠佔據玩家半面螢幕,隔著老遠就能夠瞧見的存在。
 
       多數情況下,Boss都是需要爭搶的,而沒有相互禮讓這樣的說法。
 
       「沒事、沒事,就當大家同樂嘛,不用那麼計較得失問題。」
 
       艾薩斯說得輕巧。
 
       Evidence裡的玩家還是以新人居多,不然就是那種比較內向,沒有什麼團隊經驗的玩家,世界王大家聽是都有聽過,可實際打過的人卻沒幾個。
 
       缺乏經驗,就代表他們需要更多時間去配合,要付出更多的學習成本。
 
       「……你還真把公會當幼兒園在帶是吧?」
   
       「這你也挺拿手的不是嗎?」
 
       「……」建箴看了看公會裡的成員名單,有像是月靈貓、一拳定天下這類從公會建立初期就認識的。也有冷雨冰、紅沐這樣後來因為因緣際會的關係和自己產生連結的成員。
 
       當然還有那個現在不知道到底玩著幾款遊戲的那個自由的男人。
 
       不過關於宗豪的事情建箴倒是不擔心,一通訊息過去該出現的時候他就會出現。就算沒有想要特別跟公會裡交流的意思,混進人群裡看看熱鬧這種事情他還是很熟練的。
 
       其他成員大概就是認識、有相處過,但要說實際有沒有什麼深刻的互動,建箴腦中其實並沒有太多印象。說在意是也沒有多在意,公會本來就是一個複雜的群體,總有熟悉和不熟悉的人。但至少以建箴看來,Evidence裡的相處只是相對含蓄,倒不至於到冷漠的程度,雖說大家也沒有多熟,但該打得招呼,該有的互動也沒有少。
 
       加上最近紅沐在公會中的渲染影響,也開始帶動產生了些許歡快的氣氛。
 
       即使等級不高,對於幻境樂章的內容也不算太過熟悉,可遊戲基底的理解仍然是有的。加上樂於與其他人互動,所以除非有等級限制之類不可抗力的限制,不然可說是哪都能見到些紅沐的影子。
 
       別人玩的是遊戲,她玩的更像是遊戲裡的社交。
 
       如果真把Evidence看成一個幼兒園的話,那紅沐儼然是裡頭的孩子王。而就算她三番兩次的強調,大家也在不知不覺間還是習慣了用「紅姐」這樣的名稱來稱呼她。
 
       大家一口一句紅姐地叫,搞得當事人也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雖然紅沐表面上看來並不特別介意,只當那是大家親暱的稱呼方式。大概也只有建箴知道,私底下紅沐像個鬧脾氣的小孩一樣,又哭又鬧地質問自己是不是把這個稱呼給傳播出去的元兇。
 
       嗯……要說大肆宣揚是不至於,但要說公會裡的其他人為什麼會習慣於把紅沐稱作紅姐這件事情,自己肯定是脫不了什麼關係的。
 
       畢竟那是真的順口。
 
       一個稱呼之所以會被大眾廣泛流傳,肯定會有相應的道理。
 
       若真要說始作俑者的話,建箴反倒覺得冷雨冰的嫌疑大得多,可紅沐會不會為了這種事情向冷雨冰興師問罪,建箴也敢打包票,肯定不會。
 
       要說冷雨冰是故意的,她大概也沒有那種心思,只是單純叫習慣了而已。
 
       就這麼順勢推導下來的話,最終倒楣的人還是自己。
 
       話說回關於世界Boss事情。
 
       既然公會有了攻略Boss的打算,接下來該做的就是長時間的密切關注。
 
       世界Boss的重生機制還是很麻煩的,畢竟那是按時間在地圖隨機地點重生,並不會呆站在原地,只要一旦錯過被其他公會給拿下,就得再等待好幾個小時。要讓所有公會成員都像個沒事人那樣去空等,這做法顯然不現實。
 
       像他們這樣能長時間在線上呆著的玩家,怎麼說都還是少數。
 
       蹲守Boss這種事情要說難其實也不難,只要靜靜等待就可以,只要從上一回的死亡時間往後推算,就可以估略出相應的重生時間。
 
       但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公會規模。規模越大的公會,能夠調動並且監控在地圖裡的人手也越多,人多好辦事的這類優勢,在需要爭搶的事物上顯得格外具有優勢。
 
       就算發現了世界Boss的蹤影,也需要能夠有能力牽制撐到主坦趕來接過仇恨的玩家。而地圖越大,支援難度就越高,像Evidence這種小公會,打從開始的條件就略遜一籌。
 
       哪怕剛好蹲到Boss的重生時間,當時還會有多少成員在線上,這又是一個不確定的因素。
 
       綜合全部的條件,需要多數成員都在線上、在第一時間發現,並且還得視情況和其他公會競爭。
 
       世界Boss的歸屬是以擊倒Boss時主要仇恨對象的隊伍獲得,已經組成隊伍但沒有加入公會的玩家,則由隊長進行道具分配,並在系統公告顯示出隊伍成員的名字。而有公會的玩家,則會在角色名稱前頭再額外顯示出公會的名稱。
 
       某些世界Boss被擊倒時的公告裡,也會見到複數公會出現的情況。
 
       理由也很簡單,當公會人數不足的情況下,小公會也有小公會的做法。這其中最直接的做法就是結為友好同盟,在需要人手的情況下進行協助。
 
       「你該不會跟哪個公會結了盟吧?」想到這邊,建箴隨口一問。
 
       「唉呀,阿風就是厲害!」
 
       「還真的?不對,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情?」
 
       雖然艾薩斯是有提到最近有其他公會和他們談論合併的事情,但公會之間的互相合作,那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至少建箴最近是沒有聽過,他們居然還有同盟公會的這回事。
 
       「就在你還在為了怎麼和公會裡的孩子相處的事情傷透腦筋的時候。」
 
       「……你開玩笑的吧?」
 
       「真的、真的。」雖然沒有明說,但建箴總覺得艾薩斯似乎在螢幕的另一頭憋著笑,並忍不住多藉著這個機會調侃自己。
 
       惡趣味是稱不上,但艾薩斯偶爾也有那種玩心較重的時候。
 
       幸好的是,也總有對象能夠讓他收斂。
 
       「笨蛋艾薩,別顧著在那邊捉弄人,把正事先說完。」
 
       艾薇雪插入了對話,後頭還加上了瞇眼狠瞪的表情符號。
 
       看這態勢,艾薩斯也是立刻端正了態度,回復到原本正常的對話。
 
       「咳!總之,在這段時間裡,會有其他的公會幫我們注意世界Boss的動向,我們就盡量選人多的時段,跟著他們一起行動就好。雖說是合作,但也只是稍微幫忙注意的程度,基本上還是得靠我們自己。」
 
       聽起來好像合理,但又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艾薩斯到底是跟別人談了怎麼樣的條件,別人才會這麼好心的幫忙他們這樣名不見經傳的小公會?還是對方其實也有想要和Evidence合併的意思,只是把這個事件當作成一種循序漸進的跳板?
 
       「先問個問題,和我們合作的對象是怎麼樣的公會?」
 
       視情況而定,這個問題能夠牽扯到的範圍,說不定比想像中還要來得更深刻。
 
       儘管建箴也相信艾薩斯的判斷和辦事能力,但多一點人知道這事情,或許也能夠發現某些容易忽略或者沒有注意到的細節。
 
       「對喔,好像確實該先說一聲。但如果是阿風的話,我覺得好像也不用特別講解就是了。」
 
       「嗯?什麼意思。」
 
       建箴的腦袋一時有些轉不過來,艾薩斯剛才說的那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是又仔細思考幾秒之後,某個答案便很自然地緩緩浮現在了腦中。
 
       「因為和我們合作的,是微風築。」
 
       從艾薩斯的話中,道出了那個他們三人都很熟悉的公會名稱。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