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網遊》手殘回憶錄 第四章 第五十九幕 隨意決定的人選

臨風慕筆 | 2024-04-24 09:30:05 | 巴幣 112 | 人氣 444


第五十九幕:隨意決定的人選
 
 
       「我說……」
 
       「你說。」
 
       有時候建箴不由得這麼思考,宗豪到底是故意的還是不小心的。總會在那些自己脾氣最為暴躁的時間點又恰好用聽上去最不經思考提問,然後再以最讓人生氣語調把話說出口。
 
       「你隨便在現場找個最多人圍觀的地方,再不隨便問一個公會裡的人大概都能回答你吧。」
 
       「啊?直接問你不是比較快嗎?」
 
       首先,他說的對,然後……他說的對。
 
       但是這種稍微找找線索或是多逛幾圈就能夠解決的問題,其實自己現在真的沒有什麼多餘的閒工夫去慢慢回答這樣的問題。
 
       「不然你直接加我入組隊吧,我看著小地圖找過去。」
 
       「……」
 
       其實這個說法是合理的,對於有些玩家來說,解讀絕對座標軸的速度其實並沒有那麼快。直接從小地圖指示上看到其他隊友的座標軸,反而是相對來說更直觀的一種做法。
 
       雖然建箴能夠理解他的說法,也覺得這是一種合理的方式,然而組隊的權限並不在自己,而是在做為隊長的香辛料身上。
 
       「唉……」建箴嘆了一口長氣,要把事情解釋清楚實在太麻煩了,自己也沒有那個心神去和宗豪瞎扯,只好把座標軸的位置直接報給他。「775,3142,隊長不在我身上,你自己想辦法先過來。」
 
       「好吧,沒辦法。」
 
       不過到了現場以後,大概才是真正的麻煩。
 
       Evidence的成員大概都是先組好隊才過來的,也不知道到底哪個隊伍才有空餘的位置,至於宗豪這人,以建箴對他的認知,是不會在公會頻道裡問上那麼一句的。
 
       或者應該說,但凡願意問的話,事情大概都不會變得那麼複雜。
 
      在混亂的場面裡,缺乏長時間防護能力的氣宗,直接跳進去只是純粹送死的操作。
 
       不過仔細想想,大概宗豪也不是那麼在意這種事情。
 
       甚至Evidence是不是能夠拿下瑞恩斯,之後會不會往其他Boss挺進,那跟他其實並沒有什麼太大的關係。對他來說,遊戲的樂趣和公會並沒有那麼強烈的掛鉤,哪怕就算今天不透過Evidence的活動,就建箴說一聲:「我們就兩個直接就上去打他丫的!」,大概宗豪也會讓他的翠影一躍而上。
 
       在宗豪的遊戲裡,處處都能見到這種不經思考的衝動。
 
       搞不好在他的心中反而還覺得,那些需要經過縝密規劃和編排陣行的行為實在太過無趣。
 
       其實這也是一種矛盾的心理,玩家大部分都希望自己的遊戲過程充滿未知、新奇和有趣的情緒。然而他們也同時希望能夠將期望的遊戲獎勵盡收囊中,用最小的損失、最有效率的方式,去避免那些可能會造成風險的失誤。
 
       冒險和穩定,在最基礎的本質上就是衝突的。
 
       與其說宗豪不喜歡穩定,不如說他更習慣對應那些在條件不足的情況下展開的冒險。畢竟大多數情況裡,他們所具備的現實條件總是不足。
 
       總之先做,有問題再說,或許這就是屬於他最直觀的想法。
 
       建箴當然也不相信翠影趕到混亂的現場會帶來什麼戰況上的改變,大概最多也就是提供一些輸出上的助力而已。
 
       好處是,就算宗豪做了什麼蠢事,大概率也不會影響到實際的局面。
 
       這不是他們熟悉的那種雙人局面,不論情不情願,也不能改變現在與公會團結合作的事實。
 
       反正叫也叫了,來也都來了,真有什麼想要抱怨的,那也等到所有的事情都結束以後再私下抱怨。至少在這種事情上,兩人都是有基本的共識的。反正也都不是什麼大事,不如就怎麼開心怎麼來……才怪。
 
       宗豪倒是還能豁達,但自己可是每一秒都戰戰兢兢的緊盯著Boss的動作,深怕自己一個恍神就要出事。至少精神緊繃的層面上,兩人是完全不同的。
 
       倒也不是真的不服氣什麼的,但是自己忙得焦頭爛額的時候有個人從自己面前閒晃過去,從各種意義上都讓人覺得心態上有些不平衡。
 
       「怎麼樣,好打嗎?」
 
       「……不如你自個兒練個坦來感受一下?」
 
       建箴沒好氣,這才不是什麼好不好打的問題。
 
       就算是等級略高,而且大部分時間有架盾防禦的臨風,生命值也在瑞恩斯和補師群的相互拉扯中呈現雲霄飛車般的上下起伏,看得建箴的心情也跟著提心吊膽起來。雖然自己是沒有把臨風塑造成像是香辛料那樣的鐵甲戰車,但是天生就有防禦和生命值額外加成的聖騎士應該也不至於那麼脆弱。
 
       其他人安不安心建箴是不知道,他自己倒是挺憂心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如果更努力提升自己的裝備,或者讓手法變得更純熟,自己就能夠稍微放下心來去面對眼前那些巨大的壓力。
 
       至少就現階段的條件,自己還克服不了那種心態。
 
       「喔,忘了,你是主坦是吧?」
 
       「還真是謝謝你現在才想起來這件事喔。」
 
       建箴想來,可能在宗豪的眼裡,可能自己是不是坦職也不重要。
 
       「那有什麼辦法,我們最近又沒有一起組隊。」
 
       對於宗豪這種明顯狡辯意味濃厚的說法,建箴索性就不再回應了。反正大概不管怎麼說,宗豪都可以想出一些奇奇怪怪的理由來塘塞自己,那既然這樣,不如先專心對應眼前更大的麻煩。
 
       在香辛料再次展開聖域的範圍防護時,臨風雙手持劍,再一次乘勢拼渾身之力往黑獅伸出的利爪上砸了下去。雖然不是巨像,但手感和打在基岩上的硬度也沒什麼兩樣,完全不像能夠造成傷害的模樣。
 
       那多少有些讓人感到鬱悶,雖然知道抱怨沒什麼用,但的確是硬到不行,甚至都會懷疑拿拳頭去進行攻擊的話傷害會不會反彈到自己角色身上。
 
       戰鬥已經持續了快要十多分鐘的時間,就算在兩個公會的同時進攻之下,瑞恩斯的仍然相當硬朗,至少還有七成以上的生命值。
 
       要知道這可不是普通四人的副本,而是在兩個公會合計將近四十餘人參戰的情況下,還只磨掉了大約三成左右的生命值,而且這還是恩瑞斯還沒有使出什麼毀滅性的殺招的情況下的結果。
 
       剛才朝坦職面向的直線掃射?
 
       論攻擊力確實足夠強悍,但那也僅只有如此,還遠不到能夠威脅到整個區域玩家的程度。
 
       建箴無奈,明明沒有人會希望面對難纏的敵人,但他又不能將那樣的可能性拋諸腦後。無論如何,他都勢必得做出一些最壞的考量,比如說在一次能讓範圍內所見玩家都無差別掃除的攻擊之後,自己還能夠堅持支撐到全員復活趕赴回來的辦法。
 
       真的會出現那種情況嗎?
 
       建箴不敢確定,他可沒有頂著傷害壓力去細想這些事情的餘裕。
 
       「你們公會裡還有沒有能支援的奶媽?組進隊伍裡支援一下吧。」
 
       道理都是懂的,但實際上現場要馬上找出一個,大概並沒有那麼……
 
       「隊長給我!」
 
       建箴都還沒有反應過來,艾薩斯便直接把隊長的權限給要了過去。
 
       【系統提示:玩家 冷雨冰 加入隊伍。】
 
       ……
 
       ……?
 
       「啊?」
 
       「幹嘛?怎麼了嗎?」
 
       建箴都忘了自己還接著語音通話呢,也由此可知,這個情況的發展到底有多讓他詫異,甚至不知道到底是巧合,還是打從開始艾薩斯就已經預謀好的。
 
       「咦?啊……嗯?」不出意外,冷雨冰一副完全茫然的模樣。
 
       不是,如果完全沒有搞清楚狀況的話,那就別按下組隊同意按鍵啊!
 
       建箴心底吐槽,又不好直接說出口,憋得有點難受。
 
       「等級稍微有點低啊,這樣沒問題嗎?」香辛料倒不是特別貶低冷雨冰的能力,只是在他們隊伍這一群人裡,冷雨冰的等級和個頭屬實是都矮了一截。
 
       「嗯……那也沒辦法,因為我也沒挑過,是打開公會成員名單把所有補師都點過一遍,看看誰會按確定而已。」
 
       不要用那麼隨便的方式去決定人選啊!
 
       臨風架起盾牌的手猛地一個哆嗦,差點沒擋住瑞恩斯迎面而來的爪子。
 
       「你還是老樣子,想法這麼自由嗎?」
 
       這種做法,就連香辛料聽了也是不禁有些傻眼,可以想見他很努力的試圖找出一種合適的措辭,最後還是只能夠用「自由」這種包含很多意味的形容。
 
       「一個一個問的話就沒完沒了啦,現在情況緊急。而且阿風在呢,這點小事沒問題的!」
 
       不是,這種說法只會讓人越聽越不安而已,他到底為什麼能夠有那種完全沒來由的自信去相信這種事情啊?
 
       雖然和冷雨冰的搭檔並不是第一次,但這可不是單純小隊的副本,不是那種他們還能夠毫無壓力重新來過的場合。頂著世界Boss的攻擊,臨風身為主坦的壓力,也會同時拔高冷雨冰所受到的治療壓力。
 
       「冰沒有問題吧?」
 
       「就……試試看?」
 
       雖然明顯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艾薩斯的胡鬧,但是身為補師該做的事情其實並沒有那麼難以理解。就算場面再怎麼混亂,當組建起了隊伍以後,她能夠清晰看到的生命值,她所必須專注治療的對象,就變得一清二楚。
 
       那種死腦筋的專注,是讓建箴最不禁苦笑,卻也知道是冷雨冰最拿手的特質。
 
       就算等級不夠,她還是會努力嘗試補上那樣的差距。
 
       正因為並沒有那麼清晰的實力理解,所以反而才更不會退縮。
 
       「好咧!那阿風就交給你了。」
 
       艾薩斯這種如俄羅斯輪盤豪賭般的挑人方式,建箴都不知道該說他是選中了大獎,還是選了個尷尬。
 
       建箴多多少少是已經有些放棄了,這時候就算覺得冷雨冰可能頂不住這樣的治療壓力,但現階段要換人的話,也只會拖慢治療和輔助的節奏而已。
 
       如果是這樣的話,乾脆就死馬當成活馬醫不妨讓她一試。隊伍裡有曾經共同合作經驗的補師,心理上終究要來得更踏實一些。
 
       對於由玩家組成,由各種各樣關係所建構的網路遊戲世界裡,玩家有時未必會選擇能力最強的,而更傾向選擇自己更熟悉的。
 
       尤其越是緊張的戰鬥,也越容易有這樣的傾向。
 
       並不是每位技術超群的玩家都懂得和人配合,有時候高手所認為合適的做法,也未必所有人都能夠跟的上那樣的操作和思維。與自己實力不符的對象合作,有時候對雙方而言都是一種困擾。
 
       建箴的腦中已經開始思考自己和冷雨冰上一次的合作。
 
       冷雨冰此時的等級是40,是稍微有點偏低,卻又剛好在勉強可接受的範圍內的差距。建箴甚至懷疑,冷雨冰是不是從開始幻境樂章的遊戲以後,就幾乎總是在這種稍微超過自身能力上限的場合戰鬥?
 
       或許她的等級不行,技術也不夠純熟,但是在心理素質上,冷雨冰或許早就已經在無形中擁有遠超新手的強韌。
 
       說不定在她的眼裡,黑獅也真就只是體型稍大一點的貓。
 
       更重要的是,大概也是公會裡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的一件小事,冷雨冰最開始所選擇的職業,並不是現在能夠遠程詠唱的牧師,而是和他一樣必須站在近距離交鋒的戰士。
 
       技巧是可以透過時間和練習提升改變的事物,但透過長時間累積緩慢構築而成的意識卻並不相同。至少建箴能大膽猜測,冷雨冰應該扛得住近距離戰鬥的壓力,大概不至於因為貼近瑞恩斯戰鬥而緊張地忘記該做的基本操作。
 
       然而或許是潛意識的部分作祟,又或者是因為之前合作過的記憶,讓建箴不禁挪動了臨風的站位。
 
       只是稍稍的偏移,可能現場所有人,包括那些在混亂戰鬥之外的圍觀群眾都無法察覺到,以激烈戰鬥而言並不奇怪的一個微小的距離。
 
       頂著雷電與爪擊的攻勢,臨風朝冷雨冰的位置靠近了一些。
 
       神官能夠提供最佳輔助的安全位置,以及聖騎士能夠在最短時間提供防護和支援的距離。在混亂中,他們技能的涵蓋範圍逐漸重合。
 
       這畫面,似曾相識。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