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網遊》手殘回憶錄 第四章 第五十七幕 大公會期待的好戲

臨風慕筆 | 2024-04-17 09:30:03 | 巴幣 112 | 人氣 464


第五十七幕:大公會期待的好戲
 
 
       隕石坑中因地勢不平而隆起的高坡上,兩道身影默默地看著底下的戰局。
 
       神官和暗咒師並不算是特別稀奇的組合,不過對於長時間站在隊伍後方提供後援的職業來說,出現在戰況激烈的最前線還是比較少見的。如果再加上她們還是領導一個公會的正副會長的話,那情況則又再更加稀有了一些。
 
       「怎麼樣?」
 
       神官向身旁的暗咒師提問,而暗咒師則拖著長袍又站近了些,似乎想要把戰局看得更仔細一些。
 
       只不過她最後也只得出了一個結論。
 
       「夠亂的。」
 
       雖然補師數量很多,但都是等級不足的玩家,效果還是很有限。
 
       瞥一眼現場的神官,都是沒有裝配盾牌,以祝禱和治療為主流的普通補師,真要說起來的話,大概連黑獅一次的攻擊都沒辦法撐住。
 
       但要說這個團隊能夠擔任前鋒,阻斷攻擊的坦職,人數又明顯不夠。
 
       「要不我們也去湊一腳?」
 
       神官一手插著腰,一手扶著重錘的握柄,看起來躍躍欲試的模樣,而這樣的舉動則引起了暗咒師回首的白眼。
 
       「妳只是單純看著太無聊,所以想找事情打發時間吧?」
 
       「這不是當然嗎?就這樣旁觀也沒意思。」神官相當豪爽地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反正本來她就沒有想著要掩藏的意思。「反正場面都那麼混亂了,就算多混幾個外場的人,大概也不會有人發現。」
 
       暗咒師默默嘆了一口氣,儘管她知道神官所出的這個主意並沒有太多複雜的想法,就真的只是因為太過無聊想要找點事做。
 
       簡單來說,她就只是像個孩子一樣安靜不下來的傢伙。
 
       而且很明顯,抱持這種想法的人,肯定並不只有她一個。
 
       總感覺在旁邊的觀眾似乎也比平常還要更多些。畢竟跟平常那些耳熟能詳的大公會不同,這回搶到世界Boss的,是之前從來沒有聽過的小公會。
 
       Evidence?這到底該怎麼讀?
 
       而且場上的人數……三十?還是二十?太少了吧?
 
       世界Boss是屬於公會的競技舞台,也是一個公會試圖展現自身實力的機會。哪怕是等級較低的世界Boss,有能力的公會還是會試圖競爭,就算可能不是公會的主力部隊,但也不會只有這點人數。
 
       真的要以這點人數拿下世界Boss嗎?可能其他觀望中的大公會也是這麼好奇的。
 
       比起丟失一次Boss這種無關緊要的事情,大家更多的懷疑應該還是源自於,眼下這個完全沒有聽過的小公會,到底能不能夠守住這樣的攻勢?
 
       如果拿下的是大公會的話,大概其他公會此時早就識趣撤退了。
 
       大公會很少會在這種事情上失誤,或者應該說就算有一些失誤的地方,憑藉人數的優勢也還能快速穩定住局面重新來過。
 
       和有人數限制的副本完全不一樣,野外地圖進行的世界Boss並沒有人數上的限制,如果哪個公會想要不計代價出動所有成員塞滿整張地圖理論上也是辦得到的,只是一般為了效率的考量,通常不會有哪個公會這麼做。
 
       如果是會員整體等級偏高的公會,是能以較少人數進行精兵式的攻略。但看眼前的Evidence公會被打得東倒西歪的模樣,看起來也不像是公會裡的少數菁英,而是摻雜了各種職業還有各種等級階段的散團。
 
       缺乏經驗,也缺乏人手,在他們身上幾乎匯集了各種失誤的要素。
 
       要是這樣的話,能夠仰賴的大概就只有兩個主要的條件,作為主要坦職的技術,還有在這個團隊裡指揮者的水準。
 
       若非如此,就這團隊的條件想要攻略黑獅瑞恩斯,恐怕有點玄。
 
       然而,和角色等級或職業分配那種表面的數據資訊不同,這兩項條件就沒有那麼明確的衡量基準了。有時只是一次的攻防,甚至是一場戰鬥,並不足以完全瞭解這些事情。
 
       在玩家的金字塔裡,最上層頂尖的玩家或者是最具實力和勢力的公會,就算不說完全熟識,但至少也都是略有耳聞。
 
       道理很簡單,因為最頂層的人數,那只會是少數。
 
       那些比較常見的、行動比較活躍的名字,多看個幾次,彼此之間也都熟悉。就像是在某些大型考試的時候,有哪些人的成績比較好,誰大概對於哪項科目要來得更擅長,這種事情其實都不是什麼秘密。
 
       反而是那些異軍突起成績一瞬間飛躍性成長的人,更容易吸引人的目光。
 
       普通玩家看的是能不能在世界Boss中討伐,而那些以公會為核心目光去看待這件事情更多的,仍然是未來的競爭性。
 
       雖說遊戲裡公會之間的關係向來比較抽象,也並不是每個伺服器的玩家看待公會的想法都一樣。但是公會之間彼此結盟或敵對競爭之類的事情,在網路遊戲的世界裡,只能說是所在多有。
 
       玩家之間PVP戾氣較重的伺服器,甚至會上升至世界大戰的等級。
 
       不過這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即使看起來總是吵吵嚷嚷的,也時常讓某些溫和派的玩家多少感到不舒服,但也仍然屬於遊戲的玩法之一。有時候這種人與人之間互相競爭合作的行為,反而更讓玩家感覺到這是一種只有線上遊戲才能見識到的特殊風景。
 
       「妳要看到什麼時候?」
 
       「……」
 
       暗咒師並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要說不耐煩的話是稍微有一些,但主要的原因果然還是,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世界Boss黑獅被圍繞在最中心,向外是由Evidence公會所組成的稀薄人牆。甚至連人牆都不是,若遊戲裡的怪物有設定【逃跑】這樣的指令的話,憑這種程度的人數,大概連圍堵都辦不到吧。
 
       除正在挑戰Boss的Evidence外,就是像他們這樣,見機行事的公會了。
 
       畢竟還是等級最低的世界Boss,肯定有想撿便宜的公會,或者是單純閒來無事看熱鬧的閒人。
 
       世界Boss這種事情,說稀奇也不算多稀奇,可若是突然出現一個全部人都沒聽過的公會在挑戰,那就是另一種層面的「好戲」了。
 
       對於已經知道結果的事物,人的興致就顯得不那麼強烈。大多數人想要圍觀一件事的主因,更多往往是出於不知道究竟會如何發展的未知心理。如果今天是由大公會奪下主仇恨,大勢已定,大夥兒肯定也不會有那麼高的興趣會去關注那樣的結果。
 
       雖說有點不道德,但老玩家還是挺喜歡看新手犯錯、慌張失措的模樣。對他們來說,那些反應其實也是一種別樣的樂趣。他們所期待的並不是成果,而是超出原本預想之外的驚喜。
 
       成功了,也並不缺這一隻Boss;失敗了,甚至還能試著順手牽羊。
 
       那麼……他們能順利拿下嗎?
 
       圍觀的旁人都抱持著這樣的疑問。
 
※  ※  ※
 
       如果把黑獅瑞恩斯看作是巨大的動物型Boss,建箴覺得應付這樣的敵人自己還是能夠做到的。
 
       黑獅的近身攻擊強而有力,配合尾鞭橫掃,攻擊範圍要比起體型要更多出大約一倍以上的距離,並且帶有強烈的擊退效果。就算是臨風站在場上,也必須立起盾牌才能抵銷向後的衝擊力。
 
       臨風不能隨意改動位置。
 
       只要他移動位置,所有人的站位也必須要跟著移動。
 
       補師所能夠進行治療的距離極限,約莫是安全區邊緣的極限。只要超出了那個範圍的邊緣,只會有兩種結果。被近距離的範圍給波擊,或者治療的速度完全趕不上近戰職業的生命流失。
 
       “這不是副本”。
 
       五個字的背後包含了許多客觀條件的差異。
 
       只有身歷其境的時候,大多數人們才會意識到情況和自己想像的不太一樣。
 
       由四個人所組成的副本,通常只會有一個隨隊的治療,而治療所負責的定位也相對單純,對於站位的要求精細程度通常也沒有那麼講究,只要站在安全的地方保持全隊生命值穩定就可以。
 
       然而野外地圖,沒有所謂人數的限制。
 
       沒有限制,也就意味沒有規則;沒有規則,就充斥著大量的混亂。
 
       當人數倍數增長,可以移動的範圍變大,反而會產生很多茫然,自己現在應該怎麼做?自己的隊友在哪?我在的地方是安全的嗎?
 
       並不是所有人都有那種能力在看到相對位置的那一瞬間就能馬上理解,到底應該站在什麼地方,還有怎麼樣的距離才是合適的。
 
       本來這種事情更多玩家都是用無限逼近的方法,在過近或過遠的距離之間反覆橫跳挨幾回揍,去嘗試找出對自己來說最好的點位。但由於等級普遍不足的關係,他們其實並沒有那麼充裕的容錯空間。
 
       血皮稍微薄一些的魔法師或弓箭手,若是走得稍微近一些,那一尾巴橫掃過去別說被擊退,直接就送回重生點了,根本用不著試錯。
 
       不過看起來在那之前艾薩斯就已經安排好讓所有人都重新記錄了重生的地點,就算角色因為失誤而死亡,也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重回戰線。
 
       以他們的公會來說,治療的復活技能是派不上什麼用場的。與其多消耗魔力和冷卻的時間,不如把技能省下來,為仍在場上努力支撐的其他同伴投入治療。
 
       反正所有人在戰鬥開始的時候就已經做好準備,大概得在這場Boss戰裡受到不少次的死亡經驗值損失懲罰。
 
       「哎!反正都已經掉到0%了,這種事情根本無所謂啦!」莽夫般衝鋒的一拳定天下,說著有些無厘頭,卻又讓人會心一笑的鼓舞。
 
       幻境樂章並沒有扣減等級的機制,即使再慘也就是扣除到0%的經驗值。
 
       當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時候,反而更能體會背水一戰的坦然。就算想法似乎有那麼一些偏激,但對於士氣鼓舞卻意外地有效。
 
       損失經驗值絕對不是什麼會讓人感到開心的事,但一直畏首畏尾的事情也不會有進展。既然都這樣了,那不如直接置之死地而後生,把那些讓人猶豫不決的條件去除掉。
 
       Evidence裡,除了最近不常露面的翠影以外,等級最高,也最有影響力的近戰職業就是一拳定天下,而死亡以後會損失最多經驗值的也是他。
 
       那一次損失的經驗值,可能都不知道得花多少個小時才能夠補得回來。
 
       但就連他都敢於衝鋒了,其他人自然更沒有退縮的理由。
 
       「衝啊!!!」
 
       鼓舞人心往往用不著過多的謀略和計策,反倒是那種不假思索的舉動,更能點燃群體勇往直前的那股衝動。一旦人聚集起來朝向同一個目標的時候,便會自然而然形成某種力量。
 
       就算公會頻道裡沒有其他人說話,但從團隊的猛攻還有努力尋找閃躲空隙的舉動看來,大夥兒可能得到了某種無聲的共識,只是大敵當前,他們抽不開手來響應一拳定天下的鼓舞。
 
       又或許是,為了方便艾薩斯在公會頻道裡做出應對的指揮,所以大家選擇保持對話框的安靜,只以實際的行動做出表示。
 
       「一隊補師靠得太前了,退後兩步;二隊弓箭手不要離隊伍太遠,補師壓力很大,三隊……」
 
       艾薩斯逐個點名各個隊伍的狀況,從剛才開始的指揮就沒有停過。也就因為如此,他能夠攻擊時間並沒有像平常那麼多。只能在介於近戰和遠程職業重疊的距離裡反覆位移尋找機會。
 
       本來近距離貼身才能發揮最大攻擊效果的刺客視野已經足夠受限,而艾薩斯現在還必須監控整個團隊的狀況,難度一時之間拔高了不只一點半點。
 
       通常為了減輕團隊指揮的壓力,並不會特別苛求指揮的戰力,再怎麼說,顧好自己所能夠做的事情和顧好整個團隊的動態,那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概念。失誤的是個人的話,那至少還有其他人能夠補救,但如果是整個團隊失去指揮和方向,很可能會全員感情甚好的一起陪葬。
 
       他們的人數並沒有那種餘力。
 
       艾薩斯甚至必須利用自己的技能讓分身一起參與戰鬥。
 
       不但要縱觀數十人的戰場,還必須分開操作本體和分身的動作。
 
       有時候建箴真的不太願意去思考艾薩斯的極限在什麼地方,因為至今為止,感覺到他一直在突破自己的能力上限,也在不斷突破所有人的認知上限。
 
       就是因為艾薩斯的指揮,他們才不至於直接全軍覆沒。
 
       而就在Evidence的眾人終於從第一波的攻勢中穩定下來,好不容易熟悉戰鬥環境的感覺時,他們背後卻又出現了另一群陌生的身影。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