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恐怖-《窺》57.團滅

月雨海魅 | 2022-01-27 14:30:10 | 巴幣 6 | 人氣 60


57.團滅
  
  突發的異象引發現場的詭譎靜默,無人觸到的林庚呈行李箱搖晃抖動愈趨劇烈;就在現場眾人與圍觀民眾見狀仍不著頭腦之際,有個人率先發難。
  然而,其方式並非是透過言語,而是快速傳入耳中的唸咒聲,那是現場唯一的修行者,前一分鐘還痛苦跪地的何潔沁。
  不待身旁的張晨高與高雅臻回過神來,何潔沁已以手沾自己吐出口的鮮血之勢,迅速在地板上寫下符文,下一秒從口袋取出一顆珠色圓玉。
  她手持圓玉劃過地上符文,接著丟向行李箱。
  只見該物宛如有意識般,就這樣展開連接著自己的繩紋帶,纏上了行李箱,很快得讓目標物安靜下來。
  「也只能先這樣應急了,可是,張警官,如果支援人馬──」
  豈料在眾人以為鬆一口氣時,珠色圓玉竟爆裂開來,並誇張的化成同色粉塵飛散,其中一塊碎片更是擊中何潔沁胸口;可是無論怎麼看何潔沁的反應都不單單只有被小塊碎片打中這麼簡單。

  因為何潔沁在被碎片打到剎那,整個人有如被一股強大力道打在身上一樣,竟飛彈到一旁牆壁上,連同撞翻數個鐵製垃圾桶。

  雖然慶幸何潔沁沒有因此昏死過去,但似乎一時半刻也無法起身,她只能這樣眼睜睜跟著其他人看著意想不到的畫面上演。
  在掙脫束縛後,行李箱亦被用力打了開來,裸露出內部情形。
  可是,即使張警官有心理準備林庚呈行李箱內肯定不會有什麼好東西,但也不至於是如今這種駭人景象。

  行李箱裡面出現一名小女孩。她全身染血通紅,而且還有無數如黑色蠕蟲的詭異物攀附在其身上,化成血管正跳動著。

  小女孩髮絲垂落在睡著般,緊閉雙眼的不自然灰白容顏上,不過該容顏隨著她現身後,正快速的被黑蠕蟲爬上,以及身上的鮮紅色調所覆蓋。黑色髮絲如同被賦予生命一樣,也同時在快速滋長著。
  任誰都知道這不可能是現實中會有的事物,那少數幾位圍觀群眾更是頓時被恐懼限制住身體行動,有幾人已癱軟了下來。
  而對於已歷經過數次《折骨案》異象的張晨高,這一幕對他而言仍是格外滲人。
  他意識到自己所面對的「鬼怪」正隨著時間推移在快速進化、成長著;如今更是變成簡直只是有著人樣的形怪,事實上根本如周家姊妹、張天師等人所述,早就不存有原本死者靈魂的人格,而是化成人類的模樣,藉此諷刺受自己操弄的活人。
  只不過,張警官不知道眼前這一幕並非第一次出現。最早出現是在分局屠殺事件中。分局內部同仁從鐵櫃中發現「這名小女孩」的時候,也是這種景象,此時再度上演也正述說中一件殘酷的事實即將上演。
  「怎、怎麼可能?現、現現不是離天亮還有一段時間嗎?」
  「難道……林庚呈被騙了?」聽到身後林庚呈吃驚的吼叫,張晨高不禁想到這種可能。
  畢竟為了懲罰這名透過自己丈夫誘騙並囚禁自己的男人,周女士確實可能這麼做。可是,修行者真的會因此做出違背修行者應具備的道德修為嗎?
  然而,張晨高於內心思忖的這疑問很快就得到解答。因為事實並非林庚呈被欺騙,又或者是天明來得比想像中的早、時間過得比體感來得快,而是他們身處的時空早就在不知不覺間被竄改了
  就在所有人因形貌駭然的小女孩出現紛紛退怯之際,機場空間開始模糊並出現了扭曲。霞紅與漆黑交錯相融,分局、民宅、周家廟堂、山區樹林等張晨高見過的場景紛紛出現,可是卻又不是獨立出現或是如走馬燈一閃而過,而是全數融合成一整片模糊色塊;只是在空間停止扭曲後,卻又恢復成一開始的航廈通道,即使此時已不是最初的光景。
  只見航廈樓棟透入令人不適的血色霞紅,通道深處則是深不見底的黑,以這種景象來判斷,他們此時身處的時間應該是在傍晚到入夜以前,不然就是這兩個時間點正同時呈現,如此一來才更符合這裡是根本不可能出現的「異世界」的表現。
  「張警官……已經……來、來不及了。」
  說出此話的是倒在牆邊氣若懸絲的何潔沁。
  只見她試圖振作卻欲振乏力,全身上下因受傷流淌出鮮血的她伸出手想要拿到被林庚呈踢倒的自己行李箱中的法器,也同時道出顯而易見的殘酷事實。
  「利用我們國家門面……光滑潔淨、富麗堂皇的地板當作引入祂們建構的異空間中嗎?呵呵……現在的神魔比我……想像得還要厲害呢。」
  語畢,突然一抹深邃無底的暗影游移到她身下,無數黑髮應聲纏上其四肢與頸脖,所有人見狀大驚,可想而知何潔沁接下來的下場。
  可是卻在這時候,那支根本不可能被何潔沁拿到的桃木見竟然滑至她面前,不只現場等人,最感到詫異的莫過於就是她本人了。
  於是她趁著這機會右取木劍、左握劍身抹上自己的血,用其插入交織在自己身上的黑髮,須臾,行李箱中的女孩猛然睜眼並發出震耳欲聾的尖銳叫喊。
  雖然何潔沁因此脫身,但卻也在過程中左手因髮束收縮的力道而骨折。
  原本就在她要因此昏死過去,卻在下一秒看到一道金光射入眼眸,一幕不可思議的光景出現了。

  那道金光中帶來數道被光芒拉長的人影,仔細一看有五個人。
  這五人有著不同的形貌、長相各異,有老人也有青年,只是他們皆穿著同樣的裝束,另外的特徵則是他們不是頭頂無毛就是理著整齊的平頭。
  那樣的裝束與髮型令人第一時間想到一門宗教與職業──佛教法師。

  「哈哈哈!現在連和尚也請來了,張警官,你們真是有本事啊!」
  沒想到在林庚呈還在逞口舌之快的下一秒,其立刻被人一個拳頭灌倒在地,這男人更是因撞到邊牆而昏迷過去。而出拳者不是原本就準備對他施展暴力的李董,而是理應站不起身、奄奄一息的何潔沁。
  「這下子我也像國外英雄電影中……最後給對方一拳的英雄了吧?」然後這名彪悍女子也在說完話後倒下身去,使得一旁所有公務人員看傻了眼。
  「或許我們一開始就該這麼做才對。」
  「不……現在不是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
  就在張晨高和高雅臻面對這誇張情景還在議論同時,金光的到來促使異樣空間再次扭曲晃動,頓時有如身處地震襲來建築物內帶來強烈暈眩,而率領解救眾人的團隊領頭者也在這時候說話了。
  那道宏亮且具備回聲的蒼老嗓音一點也不似從一名老者口中所喊出,那音頻彷彿震撼著這空間的每個角落。
  「妖魔速速離去!莫怪我等──」
  可是就在老者話還沒說完,他整個頭就瞬間被轉了一百八十度,轉眼後腦杓就對著張晨高等人,金光也因此黯淡了下來。原本升起的希望才不過幾秒,再次煙消雲散。
  「啊啊啊啊啊──」
  彷彿此刻在場的人才醒悟到事態嚴重,身體恢復了應有的自保本能,紛紛四處逃散,可是原本在行李箱內的小女孩卻在這時候利用不斷長出的全身毛髮,化成一隻黑紅色人形長腳蜘蛛,迅速來到某人面前。

  那個人正是李董!

  「別、別過來!」
  「嘻嘻,當初我也是這麼跟我父親說的。」
  然後下一秒,李董全身骨肉快速錯位扭曲,噴灑出泉湧般的鮮血。鮮血從四面八方噴濺開來,將走道染成血紅一片,失去支撐的頭顱也隨著傾斜而下的地勢朝遠處滾去,隱約還能看見李董嘴巴還不斷抽動著。
  而法師這方也沒有好到哪去。只見領頭的老法師頭在慢慢又被轉回正常體位後,腦袋因為骨肉扭折落至地上,只是血肉模糊的缺口卻被一顆從中破囊而出的女性頭顱所取代,其餘四人見狀有兩人癱倒在地,剩下兩人看得出是年紀比較大也比較資深,立即喝斥其他人趕快重新集結。
  可是效果不彰,喝斥者才話剛說完,忽地整個人像失去骨頭般,變成一攤沒有骨架支撐的肉團啪嗒落地,頓時尖叫慘叫不絕於耳。
  這期間槍聲也跟著響起。
  「快打死祂們!」
  「可是祂們不是本來就死了嗎?」
  儘管混亂中有人道出事實,但槍聲還是不停大作。
  警方和調查局人員瞄準小女孩和鑽出頭顱的女鬼,火光閃現、煙硝瀰漫,可是隨之而來是更多的哭喊與慘叫,因為在隨著越來越多人倒下與玻璃破碎聲傳出,開槍者才發現剛才槍口對上的竟是無辜的一般民眾或是自己人;而那些不幸被子彈擊中的人群身上,竟也出現了或大或小的粉色圓型色塊。
  「張警官,現在該怎麼辦?」
  現場儼然已失控,另一波「大屠殺」提前上演,就連總能控制住情緒的高雅臻專員也不禁跑到張晨高身旁,一臉慘澹、全身劇烈顫抖的問道。
  但張晨高也只是一般人,在看到請來支援的法師一眾幾乎團滅之際也感到絕望了。這男人就這樣睜圓雙眼,柠立在槍火迸發與鮮血飛濺的地獄中。
  不過,卻也因為高雅臻這麼一喊,張晨高猛然閃過一絲恍然大悟,同時一道靈光也跟著乍現。
  他不待高雅臻反應過來,就這樣搶走對方握在手的槍,箭步來到不知為何還健在,早被何潔沁打昏在地的林庚呈身旁。
  「到此為止了!妳們趕快給我住手!王美玲。」
  沒想到張警官這突如其來的行動與吆喝竟然真的出現效果,只見還浸淫在屠殺快感中的小女孩和女鬼,竟在這時同時停下動作,目光一同轉向張警官和林庚呈所在處。
  慘叫與槍響總算停歇,但卻也更凸顯現場的觸目驚心,而被雙女鬼注視的張晨高更是身體不住顫抖,只得勉強靠在牆上才能控制住緊握槍枝的手。
  「妳們不想要自己的爸爸、丈夫被我幹掉的話,最好現在就停手!」
  這倒是高雅臻始料未及的作法,連她也不禁被這一幕給震撼住了。另外,林庚呈也在這時候恢復意識。
  只是他很快的意會到自身處境,再次發出惱人的咆嘯。
  「沒關係啊!都來吧!我最親愛的妳們,回來我的身邊吧!哈哈……反正中也是註定一死,也沒有人救得了我們了,就儘管上吧!殺掉這裡所有人,誰叫我是那女人口中的人渣呢!」
  還真是讓人一點也喜歡不起來的男人,這番話無疑只會帶來反效果,搞得張晨高想要再一拳讓對方倒下。
  只不過,他也做不到就是了,因為就在他察覺到發生什麼情況的時候,他已看到自己持槍的右手被轉了一百八十度,劇痛隨之襲來。
  「啊啊啊啊──我的手!」
  然後他看到方才還在走道另一頭的小女孩,不知什麼時候已來到身旁。經由眼角一瞥才發現有一道小巧的血腳印從該處延伸至身前,意即對方做出了驚人的移動速度。
  「嘻嘻嘻!叔叔也跟爸爸一樣嗎?」
  這名小女孩頂著暗紅色小巧臉龐,髮絲覆蓋全身,雙目全黑來回看著張晨高和林庚呈,即使是方才道出狂言的後者也忍不住嚥下惶恐的口水。
  「什、什麼一樣?」
  接著,左手也開始傳出劇痛,張晨高暗叫不妙,可是卻又不想將林庚呈這塊肉盾給放手。
  小女孩不斷笑著,接著再度開口,只不過這次已不是童音,而是低沉又有如數道人聲交雜在一起的恐怖聲音。
  「一樣是不該活在世界上的……敗類!」
  與此同時,一道槍聲乍響,令現場所有背景音收束,待張晨高回過神,他發現小女孩額頭中央已出現一道小小彈孔,其後方的遠處牆面也被子彈擊出一塊凹陷。
  而開槍者正是高雅臻!
  她趁著小女孩盯上張晨高的空檔,迅速鑽到下方位置撿起槍,並朝小女孩頭部射擊。只不過在此之前,她還多做了一個動作,這也是為什麼槍擊因此作效的關係。

  高雅臻在剛才極短瞬間取出彈匣,將子彈抹上何潔沁的,然後重新裝彈擊發!

  這確實也阻止了小女孩準備進一步虐殺張晨高,但卻也只是這樣而已;因為下一秒原本還在法師一眾那方的女鬼,已沿著延伸到高雅臻腳下的暗影,攀上其身後,瞪大雙目與對方四目相交。
  「沒、沒有……機會,沒有……原、原諒。」
  團滅的危機沒有解除,任何人也沒有獲得救贖。
  漫長的夜沒有迎來天明,反而是化成永遠走不出、困住靈魂的冗長惡夢。
  確實是這樣,也本該……是這樣的。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