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貧乳轉生】(第六十回) 道歉

波喵 | 2021-11-19 14:34:01 | 巴幣 0 | 人氣 49

連載中貧乳轉生
資料夾簡介
身為貧乳的我,就算轉生到異世界還是貧乳?不,我直接變成男的了。

抱著散月慢慢走下山,久違的看到這車站,上次看到這裡已經快要一個月了吧。

在火車上,買了火車上的便當,我慢慢打開後,雖然沒有朝舞為我準備的好吃,但是至少比每天喝香菇湯還要來得好。

回程的風景,感嘆著這次發生的事情,散月在同時醒來了。

我把另一份便當放在她腿上,我說:「吃吧。」

散月說:「謝謝主人,我不用吃東西的,畢竟我是刀,雖然能夠吃,也能夠品嘗味道,但是沒有辦法得到飽足感以及能量,所以主人以後不用替我準備食物歐。」

我摸了摸散月的頭,我說:「傻,吃吧,吃飯就是要一起吃才開心,才不管那些的呢,我還是會替妳準備的,我以前是不知道妳能夠吃東西所以才沒幫妳準備,知道妳也能吃東西的話,以後我也會替妳準備一份的。」

散月微笑著,在我面前一起吃起來。

吃完後,喝著茶,散月又再次睡著了,她躺在我肩膀旁,像是累壞的孩子。

「明明說不能睡的,真是可愛,睡吧,這幾天辛苦了妳了。」我摸著她的頭,也靠著她睡了過去。

轉站之後搭上其他火車,過了幾天後終於回到原來的城鎮。

「終於回來了!」

可可、貓仔、音弱......

把散月變小後掛在脖子上方便攜帶,回到這裡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面對我一直在心裏纏著的那塊大疙瘩。

我必須向音弱道歉,所以首先就要找到她。

尋尋覓覓,像個無頭蒼蠅那樣,我不知道到底我往哪裡走,人現在在哪,我也許是害怕見到她,我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面對她,才會這樣亂走一通。

但是,不可能永遠都逃避她,她是我最愛的摯友,假如連她都失去了,我真不知道該如何活下去。

我鼓起勇氣走到了我以前住的旅館,因為音弱也住那邊,去到之後才發現音弱搬了家,當然我也沒了她的下落。

音弱會在哪裡呢?完完全全沒有留下線索,問老闆,老闆也只是搖搖頭,不曉得音弱的去處。

難道是......她的故鄉嗎?

當我這樣想的時候,忽然看見了熟悉的身影。

「日向?」我叫出聲來。

日向轉過頭來,當作沒看見我,她轉回頭跟老闆說:「老闆,我是來拿之前放這裡的東西的,忘記拿了。」

老闆從桌下拿出一箱東西放在桌上,跟日向說:「太好了,我還在想該怎麼處理這包裹的,有記得來拿,很棒毆。」

日向接過包裹後,側臉瞪了我一眼後就頭也不回的走出了旅館門。

見她好像在故意無視我,我追上去拉住她的肩膀,她一回頭就像看見仇人的樣子,她大聲的說:「給我滾開!」

我被嚇到了,完全的被嚇到,沒想到會被這樣吼。

不過我滿腦子只想見到音弱,就算死皮賴臉的我還是要問出音弱的下落。

「日向,可以問一下音弱在哪裡?」

「你居然......還敢問?」

日向第一次露出那樣的表情,我原本以為她的表情包內只有平靜百無聊賴的樣子而已,沒想到會這樣露出獠牙,像是要把我碎屍萬段那般的憎恨的眼神,我害怕的想要移開對她的目光。

接著日向憤怒的說:「你這人類,你到底有什麼臉去見姐姐,我姐姐都被你害成那樣,你為什麼能穿這麼好看的衣服,養得白白胖胖的,帶著那樣無事情的表情來到這裡來問我姐姐在哪裡?」

我搭住她的雙肩說:「妳冷靜一下,聽我解釋,是誤會阿。」

日向甩開我的雙手,她退了幾步,就像是不想要接觸我。

她說:「我姐姐自從你失蹤後,躲在家裡面不吃也不喝,憔悴的不成人形,你呢?你呢?你呢!這一個月你躲到哪裡大吃大喝,你有關心過姊姊?還有姊姊她.......」她繼續滔滔不絕的訴說著我的不是,但那些都是事實,我無法反駁。

我沒有繼續聽下去的勇氣,我下意識的將手舉起來想遮住耳朵。

日向見後,嗤笑了我的行為,她對我說:「把耳朵遮住也可以,掩耳盜鈴就是人類的本性,我根本不想多跟你這種低劣的物種說一句話,我準備把姊姊送回我的故鄉,讓她給爸爸照顧,雖然想在這裡把你給殺了,但是姐姐肯定會傷心的,所以就放你一馬,所以今後永永遠遠這一生一世甚至下輩子,下下輩子,無論任何形式,都不要出現在我跟姊姊面前!」

說完就準備離開,但是我還是抓住了她說:「我知道我錯了,都被你說成那樣,我也覺得我很虧欠音弱,背叛了她的信任,但是我想要跟你姐姐親自道歉,拜託了!」

日向咬著牙,把包裹都放了下來,雖然她身形小小隻的,周圍冒出來的氣息卻令人以為她是條巨龍一樣,我的寒毛都立了起來。

我跪了下來,並把頭大力的敲在地上,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我大聲的喊說:「對不起!請讓我跟音弱見一面,拜託了。」人群都看了過來。

日向狠狠的踩住我的頭,再度嗤笑我的行為,她撇下狠話的說:「可以,就讓你見一面,但是假如姊姊還是一樣沒原諒你,我就把你跟你有關係的人都慘忍的殺死!好好期待吧。」

跟著她來到了港口,一艘大船正停在港口旁。

看來要開出去來要半個小時,應該還來的及說話。

買了船票,我走進船裏頭,跟在日向後面來到一個房間前面。

日向冷冷的說:「姐姐就在裡面,我在外面等你的"好消息"。」

聽著她的話,我不禁打了個冷顫,沒想到這麼可愛的日向,會有這麼可怕的樣子,我真的太虧欠這姊妹倆了。

推開房門,房內漆黑一片,我在牆邊摸了一下子才找到電燈。

「打擾了。」

燈亮了起來,只見一個人正躲在角落,雙手抱著膝蓋,低著頭一語不發。

我走上前,彎下腰後撥開那人的瀏海試圖看見她的臉,我問:「音弱?」

那人抬起頭,一瞬間,我的手掌就被砍了下來,接著我被按在地上。

我看清這人的面貌,她比之前還要瘦上許多,面露獠牙的,像是想要將我碎屍萬段,這頭失去理智的野獸,是我一手養大的。

「音弱,好痛好痛......聽我解釋!」我忍著痛邊求饒著。

「可惡,可惡,為什麼要再次出現在我面前,背叛者!」她嘶吼著。

她撕開我的衣服,她憤怒地用手抓住我胸膛上的皮膚,指甲都插進肉裡面,像是要把我的心臟給挖出來。

音弱接著說:「明明讓你走了,我不想看到你,為甚麽要回來,這次回來,是找死吧,看在你欺騙我的份上,這點事情我還是會成全你!」

當音弱準備揮起手,我害怕地抱著頭閉上眼,等了很久都沒有發生事情,原本以為頭會被砍下來,沒想到,我的臉卻被很溫柔地撫摸了,接著音弱靠在我身旁。

我張開眼,只見音弱的臉都被淚水含有鼻涕給佔滿。

然後她大哭起來,話都說不清楚,歇斯底里的亂喊著。

音弱抽泣著,哭了很久,忽然又微笑著,擦去淚水,她緊緊抱住我說:「人家喜歡你,都不來找人家,人家好寂寞歐,響,為什麽這麼久都沒有來找我阿,我等了好久,每天都沒吃飯,就希望你可以來找我而已。」

跟剛剛判若兩人,音弱現在就好像害怕寂寞的小兔子,用臉不停磨蹭我的胸膛,還摸著我剛剛被砍斷的那隻手說:「欸欸,怎麼受傷了,響,我來給你呼呼。」

她對著切斷面吹氣,讓我痛的快要哭出來。

忍著痛,我說:「音弱,我對你所說的一切,都沒有騙你,我是真心把妳當成我最要好的朋友,只不過當初我被錢所困惑,犯了傻事,但是也是看到妳的淚水之後,我才知道,我做了真正的傻事就是傷害了妳,我原本以為只要有錢,大家就會幸福,但是後來我才知道,
有音弱妳我才會幸福,所以請原諒我吧。」

只不過,音弱就好像傻了一樣,只是一直傻笑,不停觸碰我的身體,聞著我的味道。

音弱呆呆的說:「響的味道好棒毆,好喜歡,不要再離開我了,我不可以沒有你,嘻嘻。」

我緊緊抱住了她,我傷心地說:「對不起,害妳變成這樣,音弱!音弱!音弱!」

不斷呼喊她的名字,希望她恢復理智,我終於也止不住眼淚,我也放聲大哭起來,到底過了多久,我已經不知道了,但是至少船已經開出港口了。

「.......」

忽然,我頭被敲了一下,我鬆開了手,音弱抬起頭說:「笨蛋!你到底在幹嘛,你是笨蛋嗎?響,連躲都不躲開,害我傷害了你,過來,我幫你治療。」

音弱咬住我的脖子,接著把斷掉的手掌放回原位之後,沒想到接了回去。

看著被接回的手,我嘗試動了手指,都非常正常的能夠運作。

之後看向音弱,雖然她的鼻子還有眼睛都還紅紅的,但是至少看的出來音弱沒有像剛剛那樣。

我害怕的問:「音弱,妳變正常了嗎?」深怕音弱只是暫時變正常,我還是有點畏懼,假如又像一開始那樣發瘋,又或著像孩子那樣哭鬧,或變成女兒那樣撒嬌,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音弱的臉又冒出淚花,她說:「對不起,我......嗚嗚嗚嗚。」

怎麼又哭起來了,真是的。

我讓音弱躺在我的腿上,聽音弱說話。

音弱擦去淚水,她結結巴巴的說:「真是的,都是響的錯歐,害我傷心這麼久,又不來道歉,我還以為我真的被利用了,雖然你剛剛所說的,可能又是要騙我,但是我這次相信你,應該說我也沒有懷疑的力氣了,你這次沒有騙我吧?在騙我的話
我可能這輩子都不會再相信男性了。」

我苦笑地說:「我不會在欺騙妳了,音弱,我之前跟妳的點點滴滴,都是真的,都不假,我說個實話,其實我偷出來的東西,是被別人放在那邊的東西,並不是拍賣場要賣的東西,所以我也沒有背叛,去做犯罪的事情歐。」

音弱嘟起嘴輕輕推了我的肩膀說:「齁,犯罪就犯罪,還狡辯,壞小孩,屁屁露出來,我要打!」

我們倆終於能像這樣跟以前開著玩笑,我感覺好幸福。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