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貧乳轉生】(第五七回) 散月取代貓仔

波喵 | 2021-11-15 10:02:49 | 巴幣 0 | 人氣 41

連載中貧乳轉生
資料夾簡介
身為貧乳的我,就算轉生到異世界還是貧乳?不,我直接變成男的了。

起身換上小舞為我準備的衣服,我來到客廳。

客廳的長桌上,已經擺滿了料理。

周圍的環境也非常乾淨,就好像每天有打掃那樣。

「打掃真乾淨啊,是因為精靈的幫助嗎?還是散月的功勞?」

畢竟被那種怪物住過,有臭味有污垢都不是意外的事情。

散月回答:「沒有特別打掃,原本就這麼乾淨了。」

沒打掃就這麼乾淨嗎,原來那些醜八怪物還有潔癖的嗎?

坐上餐桌,兩邊坐著兩個美少女,小舞端起酒杯說:「謝謝你,響,為我奪回了房子。」

我遲疑了一下,我說:「我有自我介紹過嗎?」

小舞想了一下說:「我是聽你的女僕說的,對吧?」

換散月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我沒有繼續追問下去,畢竟現在我唯一的想法就是趕快睡在舒服的床上。

品嘗了料理,味道還不錯,是我喜歡的味道,菜色也都是我愛吃的,感覺就好像回到自己家裏面一樣的舒適,就好像媽媽的感覺一樣。

我對小舞說:「料理很好吃歐,真是幫大忙了,沒想到妳這麼會料理。」

小舞說:「謝謝,你的女僕也有幫忙,你也稱讚她一下吧。」

看向散月,散月只是尷尬地微微笑,散月搖搖頭說:「沒這回事,我只能製作一些簡單的料理,這麼精緻的料理我是作不出來的,我頂多在旁邊幫忙切切水果而已。」

我看回小舞,只是我不知道要不要稱讚她。

畢竟我以前也是女生,假如有陌生人忽然稱讚我,我會感到奇怪以及噁心。

但是稍微稱讚一下也可以吧。

「小舞很擅長料理呢,比我還厲害。」

小舞沒有回應,她只是撇過頭,把面具偷偷抬起來在吃東西。

這樣吃東西不累嗎。

被看見臉就要跟人結婚,到底是什麼奇怪的小說或漫畫才有這樣的設定,下次被我看到有這種設定,我一定會......算了,人家傳統的習俗我這個局外人能說什麼。

桌上的料理非常精緻且少量,我很快就吃完了,雖然肚子沒有飽,不過很滿足,每道菜都在非常好吃的時候就被吃完,因為料理在好吃,假如大量的話就會變難吃,這是人的本性,而小舞卻做的非常好。

我也會有一點點料理,所以我知道這樣精緻的餐點會花上非常多的時間,就算是臉皮厚,我還是期待能夠在一次品嘗小舞的料理。

午餐過後,散月為我們端上水果以及甜點。

小舞吃著水果問道:「你為什麼會跟一個這麼小的女孩子來到森林裡面?」

現在才問嗎,不會太晚嗎。

我低下頭說:「其實我被追殺著,而且是多方勢力。」

「歐,那還真厲害,跟黑道漫畫一樣,然後呢,你就抓走了小女孩來強迫她當你的女僕然後滿足你的性癖?」

沒想到會被這樣想,還真不留情阿。

「不是那樣的,我......」想要狡辯,但是又說不出理由。

話說,我跟散月是什麼樣的關係,雖然她管我叫主人,但是我並不認為她是我的女僕,我也不會為了一些小事去麻煩她,我把她當作了年紀小的朋友,甚至是妹妹。

我還是說不出口,我看向散月,希望她幫我解圍,散月看似意識到我的想法,散月吞下水果後說:「響是我的主人,這是不滅的事實,但是主人是怎麼看我的呢?」

可惡,沒想到問題又被丟了回來,這不就回到原點了嗎。

我說:「散月,我把你當作了朋友,我希望我們能夠平起平坐,所以可以不用叫我主人。」

散月說:「主人就是主人,我不會改變稱呼,除非命令我。」

居然被散月進到了死循環,假如我命令她,就代表我承認我是她的主人,不命令的話也是,看來這小鬼頭也是挺機靈的。

嘆了一口氣,我沒轍了,我只能說:「哀,就隨妳喜歡就好。」

散月微笑了,而這笑臉真甜,嘴裏面的甜葡萄在她的表情之下就好像是苦的一樣,根本沒法比。

在這之後,小舞把我們帶到了我的房間,小舞說:「你們就在被追殺期間,就免費的住在這裡吧,而且我會負責三餐的,報答你幫我取回了這個家。」

說完就關上了門,留下我以及散月兩人。

我直勾勾地盯著床,把背包隨地放下,我呈大字型跳上了床,床很柔軟,像是要把我吸進裡面。

床的顏色,味道,大小,柔軟度都是我最愛的,就好像是我親自挑選一樣

話說這張床,那些怪物是不是有偷偷躺過啊。

有點點在意,偷偷聞了一下被子的味道,並沒有怪味,反而是奇特的玫瑰香氣。

聞了聞附近,周圍飄的香水味,就好像是提前為了我準備而噴的一樣,味道令人心曠神怡。

久違的終於可以睡一覺了。

我起身,把窗簾都拉起來,準備先睡一覺,躺下的時候,我的腦袋碰到了柔軟的東西。

「散月?」

這個觸感我非常熟悉,是散月的大腿。

原本放置枕頭的位置,取而代之是散月的大腿,枕頭被她丟得遠遠的。

我說:「散月,已經不用膝枕了。」

我抬頭一看,散月的表情給我的感覺就好像是被遺棄的小狗一樣。

她撿回了枕頭,輕放在我頭下,她說:「那我就不打擾了,我先回去本體裡面了。」

正當她準備離開,她的側臉流露出非常寂寞的表情。

為什麼要露出這樣的表情,為什麼。

看著她的背影,我的心有點痛,在我思考前我就先伸出了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散月嚇了一跳,轉過頭說:「還有什麼事情嗎?」

我害羞地說:「能一起睡嗎,散月。」

原本想要一個人好好睡覺,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現在我躺著散月,緊張的讓我眼睛完全閉不上。

在旁邊呼吸能聞到她的味道,只不過聞起來有點點臭呢。

散月的味道好奇怪,一種鐵的味道,還有一些奇妙的味道。

久久都沒聽見散月的打呼聲,散月看起來還沒睡,她只是閉著,維持同樣的動作。

忽然散月睜開了眼,她反過來問我:「主人,你不睡嗎?你很期待睡在這種軟床很久了吧。」

我尷尬地笑著說:「被妳發現了嗎,我想問,妳有能夠睡著嗎?」

散月回答說:「我沒有必要入睡,只不過可以閉上眼休息。」

那這樣的話,我是不是在強人所難,這樣逼一個不能睡覺的人,卻要陪在一個睡著的人身邊,是不是很無趣又很煩躁阿。

「假如不喜歡跟我睡的話,可以去做妳喜歡的事情歐,我不勉強妳。」我關心的說道。

散月把耳朵貼在我的胸膛上。

「我喜歡聆聽主人的心跳聲,證明主人還好好活著,所以我不會無聊歐,不用擔心我的。」

怎麼會有這麼可愛的女孩子阿,可惡。

雖然面貌非常精緻漂亮,但這不是我喜歡的類型,體型像是蘿莉,但是卻意外的有點胸,並且給人的氣質就像是年長的大人一樣。

也許就是因為這種愛撒嬌的反差萌,為她的女人味加了不少分。

摟住她的手更緊了,雖然有點臭味,但是還是能接受,漸漸的鼻子的嗅覺麻痺了,能夠肆無忌憚的在她身旁呼吸。

我記得散月的本體的味道會繼承在她肉體上,那假如把她的本體泡在香水裡面,會不會也變香阿。

想著這些無關要緊的事情,不知道何時睡著,能在平靜的環境睡著,原來是這麼幸福的事情。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