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貧乳轉生】(第五五回) 幫助小舞找到回家的路

波喵 | 2021-11-11 15:10:04 | 巴幣 0 | 人氣 46

連載中貧乳轉生
資料夾簡介
身為貧乳的我,就算轉生到異世界還是貧乳?不,我直接變成男的了。

隔天,收拾好東西,我把散月的本體變小後掛在脖子上,散月也進到刀裡面守護我。

將背包帶上,讓小舞帶路去往她的家。

沿路經過了小河的上游,還有許多遺跡、大河,之後來到了大峽谷,峽谷之間有座吊橋。

這座吊橋非常之長,而且假如吊橋忽然壞掉摔下去大概會死無全屍,我可是鼓足了勇氣才踏出第一步。

跟在小舞身後,天上漸漸灰暗起來,過了不久後開始下起毛毛雨,雖然有水花滴在身上,但是還是在能夠接受的範圍之內。

無聊的我問:「小舞,為什麼要帶面具阿,妳長得不好看嗎。」

小舞說:「亨,我長的可好看了,只是我們家族的規定,只要被男孩子看見臉,就要跟那男孩子結婚歐。」

說完,小舞就轉過頭假裝要掀起面具,只不過腳一滑,她往圍欄旁倒了下去。

「危險!」我大聲的喊了出來,行動比思考還要快。

我上前拉住了小舞,有驚無險地把她拉回來。

小舞重新站穩,她摸著自己的胸口說:「好可怕,差點點就要死了呢,哈哈,對不起。」

我的心臟也是快要爆炸一樣的緊張,我喘著粗氣的問:「不要緊,沒事吧,哪裡有受傷嗎?」

她看起來應該沒有事情,只不過這個體型,好像在哪裡看過。

小舞害羞地說:「不要這樣盯著我的身體看,很害羞呢,還是說你想看看我的臉,這樣就可以跟我結婚,我性感的身體隨便你看歐。」

她假裝準備把面具脫下來。

我說:「免了,抱歉。」說著把她面具死死的壓住在她臉上。

看我反應如此冷淡,小舞也不繼續把玩笑說下去,她扶著山壁,繼續往前走,過了不久終於走出了瀑布,之後穿越了另一座森林,又再度走了很久,不遠處的山頂上有個有個發著光的東西。

小舞指著那個發光飄在山頂的那東西說:「看,那就是我家歐,發著光的是我家的旗子,很好認對吧。」

太多能夠吐槽的東西,害我一下子沒辦法說出來。

慢慢靠近後,我們躲在一旁草叢,只看到兩個非常高大的,像是豬又像是人的怪物站在門口,拿著武器就好像護衛一樣的守著門口。

我碰了一下脖子上的散月,我小聲地對她說:「能夠知道裡面有多少怪物嗎。」

散月用心電感應回答說:「主人抱歉,我只能感受氣息,但是數量.......搜敵魔法的話,不如問問那女孩吧。」

我轉過身對小舞問說:「那小舞,你能夠知道有多少怪物在裡面嗎?至少讓我有個底。」

小舞搖了搖頭。

看來只能靠我了,雖然轉生到世界沒有戰鬥過,就連第一戰也是貓仔幫我才打贏的,就算沒有信心也只能硬著頭皮上。

當我準備起身,小舞忽然拉住我的手對我說:「額外獎勵,假如你能把那群怪物驅逐的話,就讓你們免費住我家歐,我家只有我一人,所以不用考慮太多而拒絕我歐。」

這裡這麼偏僻,住在這邊的話,應該也不會被追兵追到,可能朝舞也不會追過來吧。

我轉過頭來說:「那真是幫大忙了,那就麻煩妳了。」

握著脖子上的散月,摘下後散月變成原來的大小,我把散月拔出了鞘,我對散月說:「這次可能會死幾次,可以原諒我嗎?」

散月用心電感應說:「願主人平安無事,我會盡全力的輔助你的,主人也不用害怕,只要拿著我,劍技就會超大幅提升。」

說完,就感受到莫名的力量湧上心頭,視野變得非常清晰,手上散月重量也減輕了許多,身體好像被打了什麼藥一樣的讓我非常的活躍。

雖然直接衝進去那樣很帥,但又太過於魯莽。

原本想要往門口直接進去的我,又退回了樹的陰影後面。

「散月,你有什麼計畫。」

雖然看不見散月的表情,但是她肯定很失望吧,明明這麼帥的準備進場。

散月用心電感應說:「我身為武士刀,都是堂堂正正的決鬥,但是那種怪物,會想要跟主人一對一的決鬥嗎。」

我想應該不會。

看來我們兩人也沒有像樣的謀略,我們連在這大門之後的構造也不清楚,但是不死的我,可以像遊戲一樣靠死亡疊加,累計經驗到通關的,只不過被打到還是會痛的,所以還是要謹慎一些。

......

「那邊的兩隻怪物,堂堂正正過來決鬥吧!」

當我猶豫的時候,沒想到散月從她的本體跑了出來,化成人形站到怪物面前如此喊道。

我嚇了一跳,但是我也被迫從陰影處出來,兩手緊握著刀,對準了那兩隻怪物。

怪物用跟他外表完全不一樣的男性紳士的聲音忽然說:「我就做約翰,請多指教。」

正當我要回話的時候,怪物一棒敲過來,我嚇得跌坐在地上。

散月回到刀內,她心電感應的對我說:「不要鬆懈,主人,那些怪物會吃掉受害者,然後模仿他們的聲音,所以不要被迷惑了。」

我馬上起身,另外一隻怪物用他的巨大木棒往我身上揮過來,我想用刀子擋住,不料我的刀子卻輕鬆的把對方的木棒一刀兩斷,斷裂的部分擊中了我的肩膀,另一部分擊中我的腹部。

「好痛!」

我的身體飛出去幾米遠,但是沒有鬆開握著刀的手。

散月再次心電感應的說:「抱歉了主人,我不能讓你放手,假如放手就會死掉,快站起來,怪物不會給你休息時間,準備要在攻擊了。」

兩隻怪物跨著大步往我這走來,我的意識有點模糊,但是身上的痛覺讓我找回了感覺。

「可惡。」

兩隻棒子同時揮向我,我往後退了一大步,舉起刀往怪物身上砍去。

一隻怪物的腦袋被我輕鬆的切開後就倒下了。

我害怕的喘了幾口氣,以前連個蟑螂都不敢打得我,現在居然敢對會說話的人形生物這樣做。

這是是散月的功勞嗎?握著她時我似乎對這些血腥的東西沒有反應,甚至砍傷了怪物我還有點高興。

不知不覺,我的臉上掛起了邪惡的笑容。

我重新把刀舉起,對準另外個怪物的頭部。

怪物和所有動物一樣,腦袋還是弱點呢。

另外一隻怪物看著地上死去的同伴,之後又看向我後說:「我叫保羅,請多指教。」

我生氣的說:「你不是叫做約翰嗎?」

再一次往怪物身上砍去,但是我大意了。

「什麼?怎麼回事。」

我忽然倒了下來,腿被緊緊的抓住,轉過頭一看,是那隻被砍倒的怪物,沒想到都變成這樣還能活著。

頭顱變成兩半的怪物再度站了起來,他說:「我是彼得,請多指教。」然後抓著我的腳將我的身子往地上摔。

地上的灰塵被濺起,隨後我被丟到幾米外,撞到樹上後停了下來,我摸著腦袋,腦袋上面都是血,身上也是。

好痛,好痛,我身上到底有幾處骨折了,呼吸也好困難,根本沒辦法思考東西。

散月又從刀內幻化出人形後,她緊張地搖著我說:「主人,還清醒嗎!快回答我。」

看我遲遲沒有回答,散月將我手中的刀拿了起來,給了我堅定的眼神後說:「主人,不要緊,在這裡休息吧,接下來讓我表演吧。」

她站在我的面前擋住怪物說:「你們兩隻傢伙!」

沒有受傷的那隻怪物說:「我叫做南西,請多指教。」這些怪物的自我介紹都沒有順序的,名字也都是隨機的,看來真的是沒有規律的亂說而已。

怪物往散月身上揮去,散月華麗的跳起來,站在怪物頭上,接著用刀往怪物頭上刺入,並且還轉了一圈,另一個怪物就往散月的位置用木棒大力揮去,散月跳走後,木棒將散月原本腳底下的怪物的頭部給敲爛了。

散月並沒有放開機會,她從高往下,一刀下去,把剩下怪物一分為二,兩隻怪物就在幾秒之內被解決了。

散月匆忙地跑到我身旁,用自己的衣服擦拭我的血跡,她說:「不要勉強了,主人,接下來由我來吧。」

然後我像是沒事的人站起來,我說:「歐,散月妳好強,但是我大概了解怎樣戰鬥了。」

原本像是將死之人的我,見到我現在活潑亂跳的,散月臉露著些許的憤怒的問說:「主人,你是不是自殺了?」

我搖頭說:「不是歐,人類很脆弱的,假如是剛剛那樣把人類大力摔在堅硬的地板兩下,在甩道幾米遠外的樹上,應該是沒人可以活下來的。」

這是實話,我確實是死在失血過多,幸好散月沒有懷疑我。

散月聽見不是我故意死亡的,她才露出溫柔的表情後對我說:「那就好,我接下來會好好保護主人的,所以請主人放心。」

我重新握起刀,檢查了地上的兩隻怪物,這次看來確實死了。

將刀上的血跡擦拭乾淨,以防怪物的血脂影響了鋒利度。

悄悄的進去門內,中間有個很漂亮的花園,花園旁是走廊,走廊連結著樓梯,樓梯能夠去二樓,一樓跟二樓都有很多房間。

到底有多少怪物等著我,心裡有點害怕,但是卻有點興奮,這是我第一次感覺到轉生到異世界的刺激感。

目前走廊上有四隻,但是感覺起來就不一樣。

怪物的膚色是青銅色的,而且更加高大,跟剛剛不同的,他們的武器是鐵製品,每隻怪物都配著大把的斧頭。

被那東西砍到不是開玩笑的阿,這難度一下就跳了好幾倍,這下子不努力不行了。

剛這麼想,就聽到散月慌張的聲音。

「後面!」

我下意識的往旁邊閃,然後我剛剛站的地方已經被大斧頭給劈砍,假如散月沒有提醒我,大概這裡又要累計一次死亡次數了。

身上的衣服已經破破爛爛的了,白色的衣服都被我身上的血染成紅色,我索性脫掉,並且丟到怪物臉上。

「"血之契約"!」

詠唱後,怪物被炸成爛泥,倒下去。

剩下的三隻也注意到了我,我對著手中的散月說:「我相信妳,請賜予我力量吧。」

因為他們高大的身材,使我能夠在他們視野外在他們腳下快速穿梭,斧頭不停地砍來砍去,但是都沒辦法碰到我。

感覺現在的感官都好敏感,視線一出現斧頭,我馬上就能躲開,甚至連思考的時間都不用。

找到時機點,我砍斷怪物們的韌帶,讓怪物倒下。

我在怪物倒下那瞬間,一刀砍下怪物的腦袋,並且同時躲開其他怪物的斧頭。

三兩下,怪物們就通通丟了腦袋。

散月說:「砍下來腦袋,應該不會復活了吧?」

正當我要說"不要立這樣的旗"我的視角忽然飛到天空去,然後重重摔在地上,然後我看見我正在噴著血的身體。

怪物把我的頭撿起來,吞到肚子去後,原本無頭的我的屍體,瞬間長出頭顱,我也在一瞬間恢復意識,爬起來後往後跳開後,並且迅速詠唱。

「"血之契約"。」

吃下我頭顱的怪物從肚子裡面爆了開來,內臟像是不用錢一樣的往外噴了出來。

我笑著對著放著煙火的怪物說:「自食惡果,哈哈。」

說完我才發現,這不是把我的頭說成惡果了嗎。

四處巡視,周圍的怪物都倒下了,沒有要再度復活的跡象。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