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貧乳轉生】(第五八回) 小舞的可疑地方

波喵 | 2021-11-16 11:55:13 | 巴幣 0 | 人氣 83

連載中貧乳轉生
資料夾簡介
身為貧乳的我,就算轉生到異世界還是貧乳?不,我直接變成男的了。

睡久,精神並沒有比較好,相反的是更累了。

我的右手已經麻到沒有知覺,往右手那邊看去,只見散月躺在我手臂上,還在睡著。

「早安阿,散月。」

「呼嚕嚕嚕嚕——」

散月沒有回應我的問候,只是傳出可愛像是小動物一樣的打呼聲。

話說,散月不是說她不需要睡覺的嗎,怎麼現在睡的這麼開心。

我繼續對著散月的睡臉:「早安!睡了快要快一整天了,該醒來了歐。」

她還是沒有反應,我把放在她頭下的手抽出來,手果然沒有感覺了,甩了一下子才慢慢恢復感覺。

原來給人當手枕是這麼不舒服的事情,之前都不知道。

看著散月的睡臉,我忍不住惡作劇的心情。

偷偷掀起她的衣服,露出她的小肚臍,我把手指插了進去搔癢,散月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醒來了嗎?」

停下手後又沒發出聲音,散月難道是叫不醒的人嗎?

還是說,要往散月的本體給予刺激,她才會醒來嗎?

我走到一旁,把躺在地上的散月本體拿起來,接著走到浴室。

「我放!」

將散月本體放入注滿熱水的浴缸內,並且放入擺在一旁的浴球。

一放入,就聽見浴室外的房間傳來的尖叫聲,並且咚咚咚的光著腳丫就跑來浴室裡面查看。

散月緊張的問:「主人,你在做什麼!」

我拿著毛巾,沾著肥皂在清洗刀身。

散月的表情很微妙,她瞇著眼說:「說實話,你真的在做什麼?」

我蹲在浴缸旁邊,就好像是幫小動物洗澡,只不過手上是一把武士刀,大概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做什麼。

我說:「恩......幫妳的本體洗澡阿,因為妳身上好臭,所以。」

散月嘆了一口氣,她說:「是在說鐵鏽味吧,沒辦法,那是需要用特殊的東西幫我保養才不會有那種味道,以前的主人都用過,不過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所以主人就抱歉了,原諒這樣臭臭的我。」

原來我忙活了一場,但是也沒關係,至少叫醒了散月,任務失敗的成功了。

只不過,現在我到底該做什麼呢,感覺好無聊。

無聊的我,坐在書桌旁,我從背包裡面翻出我的日記本。

轉生到這裡的每一天我都有紀錄,把昨天的心情填上後,我把我的日記本往前翻頁,回憶著過去。

但是沒翻幾頁,我又闔上本子,因為我感覺內心還是很痛。

我接著又翻出可可給的集點本,已經收集了很多的印章,可可說可以每五個印章換一個抱抱,四個?還幾個,畢竟每一次她說的都不一樣。

說到底,可可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喜歡與大家互動,也喜歡聽大家的故事,但是說到她的故事,卻一直都是閉之不談。

哀,放鬆之後,腦袋的想法就變多了,從前聽過一個說法,就是人類會這麼忙碌就是害怕人類想的太多,進而思考出人類的根本。

也是,畢竟前面幾十天的日子裡,每天都要為吃飯睡覺的一切煩惱,如今我能夠隨隨便便躺在這樣舒服的床上,又能夠隨隨便便吃上非常好吃的料理。

"咕嚕嚕"

正當我這麼想,我的肚子已經餓了下來,還發出令人害羞的聲音。

我像是殭屍那樣,聞到了非常香的味道,蹣跚的循著味道走到樓下,來到廚房,只見小舞正背對我,正在料理。

「早安。」

小舞被我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手上的大湯匙掉在地上,我連忙上前。

「小舞,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正當我準備靠近,小舞卻阻止了我,她說:「我現在沒有帶面具,先不要過來。」

我退了幾步,往門外離開。

我背貼著牆壁,腦袋亂糟糟的,因為我有不小心看見小舞的側臉。

只不過,為什麼那張臉這麼熟悉,到底是誰。

腦袋一時想不起來,假如看的到正臉的話一定能馬上想起。

算了,放棄思考。

「可以進來了。」小舞在廚房裡面對著門外的我喊。

進去後,小舞已經把料理都擺上桌,並且也帶上了那張白色面具。

小舞說:「不叫散月下來嗎?」

話說散月有需要吃東西嗎?昨天有吃了,但是一直以來都沒見她吃過。

我說:「散月正在清理她的本體,應該沒時間,今天就我們兩人吧,正好我也有些話想要說。」

小舞發出奇怪的笑聲,她說:「想問我的三圍嗎。」

我搖了搖頭,我說:「雖然我是靠著散月才打敗那些怪物的,但是我認為妳應該也能夠自己一個人解決那些怪物,話說,這個家有好多房間,都精心布置過,但是看起來都是同一個人布置的,是怎麼回事,還有阿,妳家人呢。」

小舞說:「先吃飯吧,吃完在說,這麼多問題晚點再說吧。」

但是就算吃完中餐,每當我問出問題,小舞馬上就會轉移話題,不回答我。

果然有什麼在隱瞞著我,太奇怪了。

一直到晚上,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打開了小舞的房門。

「打擾了!」

本來以為會看到小舞正在換衣服之類的福利畫面,但是沒有,小舞正做在椅子上看著書。

她沒有帶面具,在我看見的那瞬間她轉過頭去把面具帶上。

「怎麼了,響。」

欸,可惡,突襲檢查失敗了。

小舞笑著說:「想要偷看我換衣服嗎?那你要等半小時左右在來,那時候機會比較大。」

沒想到會被被害人給予意見,這讓我有點慚愧,我先退出門,等待半小時後再來。

半小時候,我重新打開了小舞房的門說:「打擾了。」

這時,小舞正在換衣服,她的可愛純白色內衣映入我的眼簾,雙胸小小的很可愛,內褲上面也有愛心圖案,正中我的萌點,我正準備拿出平板拍下來,只見小舞把毛巾丟到我臉上,害羞又生氣的說:「你居然真的來了,原來你變態,犯罪者,走開!」

不停有東西飛過來,在有更多危險的東西丟過來之前我退出了房間。

沒想到小舞反應這麼大,害我有點羞愧。

到了隔天,我走遍整個房子都沒見到小舞,最後在門外發現了小舞。

「嗨,小舞。」

小舞對著沒人的地方說:「看來,沒辦法相處下去啊,這一次又失敗了,下一次我會做更好的。」

是在對我說話嗎?

小舞接著說:「假如一直不問問題的話,搞不好我們能夠迎向美好的結局,這已經是多少次了阿。」

說完,小舞轉了過來,把面具拿了下來。

「這麼想要知道,就讓你知道吧,我其實就是......」

我打斷了她的話。

「剛剛是在跟我說話嗎?」

小舞手的動作停在半空中,面具只拿了一半下來。

她說:「恩,是歐,這裡沒有其他人吧。」

小舞將面具拿了下來,她說:「我正是朝舞,這一次又失敗了,都怪你這麼愛問問題,真是的,明明只要像個寵物搖頭擺尾讓我養著就可以了。。」

小舞看著我,而我我用手摀住自己的眼睛。

她皺起眉頭問:「欸,我在說話,你在做什麼?」

我理直氣壯的說:「那還用說,看見妳的臉就要跟妳結婚啊,我還沒有考慮這麼多,結婚的還是要等一下啦!」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