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貧乳轉生】(第五三回) 野外求生

波喵 | 2021-11-08 10:35:20 | 巴幣 2 | 人氣 56

連載中貧乳轉生
資料夾簡介
身為貧乳的我,就算轉生到異世界還是貧乳?不,我直接變成男的了。

腦袋裡面亂糟糟的,當我踏進森林那一刻起,唯一的想法就是想要忘記所有煩心的事情,乾脆做一個原始人,不要為人際關係、金錢煩惱。

以為轉生過來就會獲得幸福,沒想到在這裡等著我的還是死亡,那還不如一開始就死掉反倒輕鬆點。

我到底會被那群黑衣人追到什麼時候,那顆爛石頭到底值多少錢,我這邊可是拯救了世界啊,應該要向我道謝,而不是追著我要我賠償吧。

在森林內唯一能確認時間的除了背包中的平板電腦,還有頭上的太陽,抬頭望去,現在已經中午了,雖然正直大太陽的時段,但是周圍的氣溫卻低得嚇人,而且四處都是霧茫茫的一片,樹蔭甚至擋住了太陽光大部分的光線,讓這裡怪可怕的。

感覺空氣都濕濕的,好像隨時會下雨,所以首先應該要建造一個能夠讓人遮風避雨的地方。

散月的本體貼心的變成一把斧頭,讓我砍樹製作素材,但是沒砍幾下我就累了,散月只好自己現身用自己替我砍好了木材。

拿著木材又不知道怎麼蓋成一個建築,散月又迅速的替我蓋好了一個小木屋,沒有任何作用的我則是去準備鍋子,我叫出了貓仔家的冰箱,把上次裝咖哩的鍋子拿出來使用,並借用了兩個碗。

至少要幫忙準備晚餐吧,我。

在森林內走來走去,地上、 樹旁有很多很多的蘑菇,可是我不知道哪個可以食用,而散月卻早已收集好可食用的香菇,讓我不用辛苦。

把鍋子裝滿了水,正當我想辦法要生火,困擾了許久,散月站在了我的面前,利用武士刀敲打石頭產生的火花點燃了枯木。

「散月,妳也太可靠了吧?我都不知道可以做甚麽了。」我傻傻的坐在傾倒在地上的枯木上,看著散月正在料理的背影,散月的身材雖矮小,在這時卻像個巨人一樣,讓我感到非常安心。

散月接著把收集來的蘑菇加入,仔細攪拌,撈起湯裝進碗內,把湯端在我面前,她低著頭說:「對不起了,主人,附近都沒有野生動物,只有這一點點香菇和蘑菇,所以只能做成這樣,味道可能會有點淡,抱歉了。」

我接過碗,喝了一口後身體就暖起來,我摸了摸散月的頭,我說:「謝謝妳,有妳真好。」

散月對我微笑了一下,接著又繼續攪拌著湯,讓味道更能融入其中。

假如沒有散月在,估計今晚可能就要餓肚子了。

散月轉過頭來側著臉對我說:「主人,是因為你在,我才能這樣發揮我的專長,我在外面生存了很久,所以野外生存這點事情就讓我幫你吧。」

難道這就是吊橋效應,我感覺有點散月的側臉看起來有點帥啊。

當天晚上,散月又在木屋的地上舖了點乾草,她躺下來伸出手臂說:「請把我的手當作枕頭吧。」

我連忙揮了揮說:「不用這樣啊,散月,我睡覺不用枕頭的,不是說散月不好,只是我不想一直麻煩妳。」

然後我故意躺在地板,假裝自己很舒適,雖然我這樣說,躺在木頭上,確實有點硬,腦袋有點痛啊。

我好奇的伸手摸了摸地板,只見地板的木頭都削的非常平滑,這是不讓尖刺刺到我而下的功夫吧。

為我做了這麼多事情的散月,難道我就沒有能為散月的做的事情嗎?

「那個,散月,有我能幫你做的事情嗎,什麼事情都可以。」

散月摸著自己胸口,她微笑地說:「只要主人能待在我身邊,我就足夠了,主人不需要為我做什麼事情歐。」

我伸出手來,去觸碰了她的小手,接著將她的手握著緊緊的,我吞了一口氣,之後大聲地對她說:「我絕對會待在妳身邊的,但是除此之外,有什麼事情能讓我幫妳做的,
像是想要我幫你搥背阿,或著幫你按摩,什麼都可以,說出來,拜託了,一方面不停受惠的我有點坐立難安阿。」

散月想了一下後說:「這也是讓主人能夠好睡,好吧,那我就說了,希望主人能夠把我當作枕頭。」

我差點跌倒,這女孩是不是沒聽懂我在說什麼。

散月看我的反應,她連忙解釋的說:「是我想要主人躺在我的腿上睡覺,這就是我的願望歐。」

這孩子,是不是有點點奇怪。

應該說,她的存在就是一個很離譜的存在,是因為她原本的個性就是這樣的嗎,散月全身上下都是謎阿。

看我猶豫不決,散月說:「主人,不用顧慮我歐,我的這副身體不是本體,就算受到傷害或著其他事情都不會在這副身體反應出來,我只是一個能夠觸碰到的存在而已,但是就算這樣,我的肉體還是和普通女孩子一樣軟軟的歐,主人摸看看吧。」

她拿著我的手,摸向她的大腿。

輕輕撫摸,表面很光滑很細緻,手指大力按壓,就快要陷進她的腿內,冰冰軟軟的,在夏天躺著一定會很舒服吧。

搖了搖頭,我拍了拍自己的臉,差點就要被大腿給奪去理智了。

我說:「就算是這樣,保持同樣的動作到明天,會累的吧。」

散月解釋說:「雖然我是類似於精神的存在,但是我沒有感受過累的感覺,就算有,也不會對我造成什麼威脅,所以請安心的躺著吧。」

明明是我在受惠,卻讓散月不停地勸說,再不接受她的好意我就是個笨蛋。

我只好躺下,躺在她冰冰涼涼但又卻讓我暖心的大腿上。

一躺下,腦袋第一個念頭就是"好軟",確實很舒服,只不過內心還是覺得有點怪怪的,我怎麼能讓一個人對我如此好。

第一次見面,散月還拿著刀往我衝過來,只不過我躲開了,讓散月自己就撞到樹上暈過去。

接著不停地打擾我,當初因為散月是類似於鬼的存在,讓我拒絕了她很多次,但是漸漸的,我開始不害怕她了,只是把她當成一個朋友的存在。

她常常想要幫助我,但是卻沒有機會,而這次出來,終於讓她對我展示她過人的一面,讓我開始認識散月這個人,也知道她是非常可靠的存在。

我閉上眼,我說:「散月,自從我們認識以來,今天是說過最多話的一天吧,抱歉阿,我一直都在想要怎麼樣把那個爛石頭偷出來,很少關心妳,對不起阿。」

散月說:「才不這樣的,只要看著主人能夠幸福的笑著,就是我的夢想,而且阿,每次主人在房間跟蒼貓說話的時候,你都會看向我,希望能讓我參與話題,睡前也會跑來幫我擦去身上的灰塵,
主人是非常溫柔的人,我不想要主人死掉,就算要死,我也希望能夠跟主人死再一起,這就是我小小的夢想了。」

被她說成這樣,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樣回應她的心情。

面對這麼沉重的感情,我該拿什麼給她做交換呢?

我說:「為什麼要為我做到這樣阿,我不配的,我也說過了,我是轉生的人,生前也是女性,假如你喜歡我的外表的話,那可能妳會得不到幸福。」

看散月沒說話,接著我說:「散月,對不起了,假如你沒有那個意思,那就真的抱歉了,反過來說,雖然現在我對男女性都沒有那種感情,卻不代表以後不會,妳這麼一直攻略我,對我這麼好的話,說不定哪天我就愛上了妳歐。」

散月輕聲的笑出來,她說:「那假如主人愛上了我,那是我這一生莫大的幸福了,不過我會拿出主人對我的愛的一百萬倍的愛回饋給你的歐,所以主人,假如愛上我的話就要有心理準備接受這滿滿的愛呦。」

我苦笑了出來,看來散月的愛真的有點恐怖,甚至到了恐怖情人的地步,會對一個說不到幾百句話的人如此溫柔,雖然我知道散月是個好孩子,但是我不知道她的過去,也不敢過問,深怕觸碰了她心中的痛,但是我還是很好奇,是什麼樣的環境造就了一個這樣的人。

漸漸感受到睡意,也能感受到散月的小手扶在我的臉頰,我伸出手摸著她的小手後入睡了。

接下來過了半個月,每天我就是收集材料,以及填補房屋,收集了很多棉絮,散月將其製作成了被子。

散月說:「這樣主人就不會邊睡邊發抖了。」

天氣很冷沒錯,但是我在睡著的時候居然那麼慘的嗎。

將水源以及食物確保,房子上也加建了防水的植物,讓下雨天也不會讓水流近來。

漸漸的,我與散月建立了很深的羈絆。

逃跑了半個月,今天照樣沒有人搜過來,難道不追究我偷那爛石頭的事情了,還是只是不知道我在這裡。

也許那爛石頭上的信號器就是他們唯一能夠追蹤過來的原因。

但是假如他們緊追不捨,繼續追查,會不會就這樣被迫讓我在深山裡面度過,接下來有兩個選擇,選擇在山裡面跟散月度過餘生,又或著被朝舞殺死,剛她兩敗俱傷,成了神的意。

真頭痛,明明說過走進森林就不要再想這些麻煩的事情了。

話說貓仔,她對我隱瞞了這些重大的事情,她也希望我被朝舞給殺死嗎,難道她跟我所做的那一切開心的事情,都是假的嗎?

雖然貓仔就是害我轉生過來的罪魁禍首,但是打從一開始,我就沒有恨過她,因為她不是故意的,我從來不責備非故意為之做錯事情的人,只不過,貓仔到底是怎麼想的。

相處了這麼久,我都認為她是我人生不可或缺的一人了,難道我還是看錯了眼,她只是一直在配合我演戲,然後等到我被朝舞殺死的那一刻,她就可以回去了。

但是假如往反方向想,會不會貓仔也漸漸的喜歡上了我,喜歡上這裡的生活,因為貓仔在我最後準備離開的時候,還千交代萬交代讓我小心,還有那不出聲的哭泣,這難道不能成為貓仔不是那樣的人的證據嗎。

手握拳,差點把散月做的木湯匙給捏碎。

現在時間是中午,周圍還是霧濛濛的,忽然出現了雨水一滴一滴的打在遮雨棚上,火堆被熄滅,我跟散月躲進了小木屋裡面。

這段時間特別無聊,因為散月是個很能幹的孩子,基本上把一切麻煩的事情都處理好了,我就像是一個廢人做在這裡就可以了。

平板雖然能夠打開,打開通訊錄,並沒有貓仔打過來的紀錄。

打開網路,也沒辦法連上,大概是在山裡面通訊不好吧。

忽然,平板響了起來。

「是貓仔,來跟我道歉的嗎?」

打開平板,結果並不是貓仔打來的,而是雇主,也就是朝舞。

雖然不想要接,但是我的手卻犯了賤,接通了電話。

「情況如何了,響。」

我應該沒有說過我的名字吧,果然這個人,知道我的一切。

從前有人教過我,只要我不說話,對方就會不停把情報交出來,這是一種心理學。

朝舞說:「怎麼還沒有把石頭送過來啊。」

我繼續不吭聲。

朝舞說:「有人嗎,嗨,其實我是G乳歐。」

我大聲的說:「才不是,騙人。」

剛說出話,我就後悔了,因為我上當了。

朝舞在電話那一頭哈哈大笑起來,她這次把變身器關掉了。

朝舞笑著說:「我只有B而已,哈哈,話說妳怎麼知道我騙人?」

沒想到,反被心理學給利用了,真討厭阿。

我只好假裝說:「下雨,訊息收不.....阿,阿,斷線。」

然後就掛斷了電話。

我抱著雙腿等帶著雨停,散月也做跟我同樣的動作,她眼睛目不轉睛地盯著我看,就好像深怕我逃走一樣。

忽然我站起來,散月嚇了一跳,她也準備跟我走。

我揮了揮手讓她坐下,我說:「散月,妳不用跟過來,我去上廁所一下而已。」

順手把門外的大型荷葉拿起來遮住腦袋,我走到不遠處的樹旁小解。

準備把褲子提上,不巧,一道雷電打在旁邊的樹,樹倒了下來,並且燒了起來。

雖然沒碰到我,我還是嚇到叫了出來,大聲到我自己都嚇到了。

看了一眼倒在眼前的樹,我準備回去,不料,原本木屋內躲雨的散月淋著雨衝了出來,往我這裡快速跑來。

「散月妳怎麼出來......」

話還沒有說完,散月就撲了上來,把我擊倒在地上。

.......

"嘩啦嘩啦稀哩稀哩"

雨兒在拼命的往我們身上打來,我貌似撞到頭,腦子有點點暈暈的,眼睛被雨水打得睜不開,勉強睜開,只看到散月在我身上哭得亂七八糟的。

「主人,不要死,不要死,我求求你了。」

我心想,我這樣被妳一撲,我才要被撞死了,但是我沒有說出口,因為我知道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

因為散月臉上的表情,還有她的淚水,這是真心的害怕、恐懼失去我的眼淚。

等身體能稍微動了,我把散月抱回小木屋裡面。

散月就好像斷了線的提線人偶,只剩下哭的功能,不管我怎麼說,她就像女兒想要父親的擁抱一樣的想要抱上來。

到底是因為雷電的聲音嚇哭了她,還是什麼原因,我也不知道怎麼說,看她哭的這麼傷心,眼睛酸酸的,我也想哭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