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貧乳轉生】(第五四回) 照顧/魔法/新成員?

波喵 | 2021-11-09 12:34:35 | 巴幣 0 | 人氣 75

連載中貧乳轉生
資料夾簡介
身為貧乳的我,就算轉生到異世界還是貧乳?不,我直接變成男的了。

這麼冷的天氣,還淋了一身雨,加上沒熱水洗澡,穿著冷冷溼透的衣服,沒感冒才是奇蹟。

而我,並沒有發生奇蹟。

病懨懨的我,甚至連床都爬不起來。

散月在身旁守候著我說:「主人,對不起,昨天我......害你生病了。」

「不用擔心。」說完就咳嗽起來。

阿,好無力,這是什麼感覺,意識非常朦朧,就好像又要睡了過去,以前也有這樣生過病吧,媽媽非常細心的照顧我,爸爸甚至還請假在家裡面陪著我,真是麻煩他們了。

我用僅存的力氣說:「散月,把我殺了。」

散月驚訝說:「說什麼傻話,就算是主人說的,唯有這件事情我不可能做!」

我解釋說:「妳忘了嗎,我能夠無限的復活,說不定復活後病就好了。」

散月大力的搖頭,她堅定的說:「不要,我不要,別讓我做這種事情阿,主人。」

雨停了,散月開啟窗戶,她想讓太陽照一下我。

我苦笑的說:「散月阿,我不是植物阿,照太陽不能行光合作用阿。」

散月圍著笑著說:「我只是想要主人能夠暖點,我沒有體溫能讓主人溫暖起來,好希望我能夠有體溫可以溫暖主人阿,所以在我有體溫之前請這樣,生病要吃點東西吧,稍等我一下歐。」

說完,散月就出去幫我採些蘑菇。

躺在木板上,硬到我沒辦法入睡,身體非常不舒服,感覺死了都比較輕松,所以我還是想試試看。

身邊沒有道具,到底該怎麼辦,我又怕痛,到底有什麼輕鬆的死法阿,原來想死會是件這麼困難的事情。

腦袋就像是煮熟了,沒辦法思考,只不過忽然腦袋跑出了一個念頭。

"血之契約"。

跟時間回朔一起被散月鑑定出來的技能。

我事不宜遲,在地板隨便用手指摸了一下,找到一根木刺。

咬著牙刺破了手指,用力擠將一滴血擠出手指來。

將意識集中在那一點,我詠唱出技能。

「"血之契約"。」

一瞬間,我的臉被鮮血給覆蓋,我的手掌被炸得像是一塊爛掉的布一樣。

這樣爆炸的量,應該不是那一滴血吧,是整隻手內的血吧,原來能夠驅使體內的血阿,我以為只有體外的血才能夠引爆。

看著破爛的手,意外的感受不到疼痛,我閉上眼,將引爆位置調整為心臟後,噗滋的一聲。

.......

「哈吧呼,欸,成功了!」

就像獲得新生一樣,我起身手舞足蹈,只不過身上的衣服都染上鮮血。

而這時散月也回來了,她驚訝地摀住嘴巴,蘑菇都撒在地上,她顫抖著聲音說:「為什麼,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接著她跪了下來,傷心的摀住了臉。

我上前攙扶她說:「別在意,妳看,我現在感受不到任何疲倦還有不舒服的感覺,身體好輕。」

原本以為散月看到我恢復健康會很高興,但是她卻沒有這樣的表情,反過來是厭惡以及討厭的表情。

她推開了我的手,她生氣說:「不要把生命看著這麼輕鬆,生病了我可以照顧你,還是說你不要我的照顧,討厭我就說,那你就命令我離開,這樣就好了!」

說完,她轉頭就走,我上前拉住她的手,她生氣的甩開,她說:「主人,你也許認為我只是玩玩而已,並不是,我是非常認真的對待主人你的,我希望你健康,我希望你活著,但是我不希望你濫用自己的能力,生死不是你能掌控的。」

她又想要逃跑,但是她的力氣沒我大,我抓住她的雙手,把她往我身上貼過來。

我說:「我只是不想連累妳而已,散月,我同樣把妳看得很重要,現在假如有那個人要把妳要走,我一千萬個不願意,所以對不起,請原諒我,下次不會了。」

散月抓住我的手,然後又鬆開了力氣,她也不走了,她轉過身來,她說:「這次就原諒你,主人,不過不可以再自殺了,假如是被殺的話我還能夠接受,但是做自殺這樣的事情,我不會原諒歐,生病了我會照顧,就算主人殘廢了我也會當主人的四肢的!」

沒想到,散月會如此生氣,萬萬沒想到阿。

回到木屋,把血跡弄乾淨,我脫下衣服給散月拿去洗,一個人裸著待的在木屋裡面,假如被其他人發現的話我可能又會想要自殺了。

我想來想去,為什麼兩個技能都是副作用這麼大的技能呢,難道不能有個像是用手噴出魔法之類的能力嗎。

不對,我應該有,就是幫平板充電的技能,能夠放出電。

伸出手來,我試圖放出電來,兩隻手慢慢靠近,很快一道光連接了兩隻手指,之後就消失,嘗試了幾遍也是。

這個電,可不可以把水煮熱啊,還想要一個電燈。

我記得電暖爐的原理跟燈泡相反,一個是把電能轉化成熱能,一個是把電能轉換成光線,假如能夠有金屬的話,搞不好連電燈還有熱水都能做了呢。

等散月回來,我跟她說了我的想法。

散月似乎不太懂我的說法,她說:「假如要金屬的話,請用我吧,我的本體是一把刀,基本上也是金屬製的,應該能夠變成你所說的東西吧。」

抱著嘗試的心情,我把散月的本體拿起來,把鍋子裡面裝滿了冷水,我兩隻手握著刀的兩端,放到水裡面去,一發電.....

「阿!」

我被電到跳起來,倒在地上。

散月連忙扶起我,她緊張的問:「沒事吧!主人。」

接著我笑了起來,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我居然忘記了最簡單的事情,水會導電阿,看來我要從國小重新學了。

燈的話也不用想了,我記得電燈的電絲都是用鎢製作的,耐熱夠高,假如用散月的話,鐵在發光之前可能就會先熔掉了。

果然,耍些小聰明還是無濟於事。

「畢竟不用魔法生火很難呢,要不要我教你呢?」這句話,是從我們身後出現的。

我跟散月一轉頭,看到一個穿著白色洋裝,帶著一個面具,從外型以及頭髮長度看來,是個女性。

女性說:「叫我小舞就可以了,我是附近的居民,只不過我的家被怪物們佔據了,只能跑來流浪了,剛好遇見你們,假如你們要火焰魔法或著燈光魔法的話,我會歐。」

看來是新的角色登場了。

這女孩子沒有什麼可疑的,只不過說起話來迎刃有餘,不像是有困難的人。

我對小舞說:「是叫小舞吧,你有什麼條件?」

小舞回答我說:「只是想幫助你們而已,但是假如你能幫我驅除占據我家的怪物們的話那真是幫大忙了。」

晚上,女孩舉起雙手,念念有詞,接著將兩手對準木材後,木材就起火了。

散月像是受到了威脅一下,她躲到我身後說:「我都是用手慢慢搓出來的火,所以我對主人的愛比較多歐,用魔法什麼的根本作弊!」

小舞對我說:「能學會嗎,把我剛剛所說的唸出來,接著對準你想要引燃的目標。」

魔法這麼簡單就能做到嗎。

但是要念那些奇怪的東西,還是讓我有點抗拒阿,我說:「有沒有無詠唱這種東西。」

小舞搖頭說:「沒有,詠唱就是告訴魔力或精靈該做些什麼,假如你不跟它說的話,它哪會知道阿!」

我想了想,說的也是,看來不說不行了。

站穩姿勢,我說:「火焰之精靈,為我誕生人類文明之始!」

將兩手的食指還有大拇指合再一起,變成一個三角形,對準熄滅的木材後,木材被引燃了。

我高興地說:「太棒了,沒想到這麼簡單。」

一下子火又熄滅了,附近漆黑一片。

接著小舞說:「光之精靈,請照亮我的腳前吧!」

然後小舞的手上就冒出一個光源,我照著做,出現了同樣的結果。

看來今後的日子會好過一點呢。

小舞看我如此高興,卻潑了冷水說:「但是呢,這些魔法只能在我附近使用,因為這是我的精靈魔法,只對我的口令有效歐。」

欸,那不就超級沒用嗎,假如要生火,也不用我來了阿,假如要在小舞旁邊才能使用的話,小舞自己就能幫我們生火了。

看著我的表情,小舞發出了一點笑聲,我不悅地問:「笑什麼?」

小舞咳了兩聲,她說:「抱歉,沒事。」

看來我也是被這人耍了,但是我還是想幫助她,趕走怪物什麼的,感覺很有趣,一個月都在收集蘑菇來吃,實在是令人乏味,至少能夠排解無聊的日子吧。

我說:「小舞,你住的地方在哪裡,我幫妳吧,這麼小的女孩住在這種山上我也過意不去。」

小舞點著頭說:「真的嗎,太謝謝了,不過有點路程,能夠明天再出發嗎,今天可以讓我借住一晚嗎。」

我點頭,然後看向散月詢問她的意見,散月只是說:「主人同意的話,我沒話說。」

今晚的小木屋,多了燈光,還有另外一個人。

一般來說,散月都會當我的枕頭,但是今天有人在,所以散月就躲進了刀內,留下我跟小舞。

我對著冰冷冷的手哈了幾口氣,試圖取點暖,天氣漸漸進入嚴冬,在這樣下去我可能會冷死。

現在,就連我吐出的氣都會像白煙一樣,連吐幾口,就好像剛抽完菸一樣。

而小舞這時說:「火之精靈,為我提供溫暖吧,賜予溫暖給凍創之人。」

說完,周圍就慢慢溫暖起來。

這大概是我這輩子最想學的事情了,我堅定的問:「如何成為精靈使?」

小舞說:「只要跟精靈簽訂契約,之後花幾年訓練精靈們,並用魔力為她們提供糧食,就可以了歐。」

就感覺像是在養狗狗的感覺一樣。

我問:「精靈的話要去哪裡找。」

小舞說:「去寵物店阿。」說完她自己就笑了出來。

我皺起眉頭問:「是認真的嗎?」

小舞故意又咳了兩聲,故做鎮定的她說:「那是有緣才會遇見的東西,精靈不是這麼好見的東西,運氣好幾年就能遇到,運氣不好就永遠遇不到,我運氣很好,遇到了六個,光火水木金土都遇到了,並且都為我所用,雖然每天被啃食的魔力之巨大,
但是能夠為生活帶來無限的便利,我認為這點是能夠接受的。」

講了這麼多,原來那麼難遇見,有點點掃興呢。

我說:「哀,那把燈熄了吧,想睡了。」

小舞拍了兩下手,燈就熄滅了。

躺在地上的頭有點痛阿,來到這森林,第一次睡在沒有散月大腿的地板,有點點不習慣。

用手當枕頭也不是,側睡也不是,翻來覆去的吵鬧聲,小舞都抱怨起我了。

我只好拿背包當作枕頭睡,正當我要躺下,只不過我又睡到那雙舒服的大腿上。

散月閉著嘴用心靈感應說:「主人,現在那女孩應該看不見,所以請繼續用我的腿當枕頭吧。」

我小聲地說:「謝謝妳,散月。」我對散月豎起大拇指後,就睡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