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Saligia》Ch.5 Ira 憤怒 20

ST:R | 2024-04-02 20:00:26 | 巴幣 0 | 人氣 447


玻璃碎裂的聲音劃破了所有的黑暗。

五人仍然處於那似天井的開闊空間,站成一個圈。他們的腳下是剛剛破碎的鏡子碎片,碎片反射著從頭頂洞口透入的微光,宛若天花板上一個破洞,曾讓他們瞥見鏡中的裂縫。

他們都被自己的情緒淹沒。西奧的拳頭緊握至發白,他的心跳如擊鼓般猛烈,而從緊握的掌心滲出的血絲,彷彿在指間繪出了一幅痛苦的畫卷。路爾斯已經跪倒在地,淚水模糊了眼前的世界,他的身體抽搐著,崩潰的聲音低沉而沙啞。凱特琳則是一邊哭泣一邊尖叫,她的聲音在空曠的空間裡迴盪,如同一把鋒利的刀子在切割著每個人的心靈。亞佛烈德則是弓著背,面色鐵青,咬牙切齒的模樣下,他的身體在劇烈的情緒衝擊下顫抖不已。

唯獨JM保持了相對的冷靜。當他意識到自己正因憤怒而做出推擊的姿勢,他立刻將手臂收回,恢復了平靜的站姿。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他們措手不及,環境中再次出現了變化。黑煙從玻璃碎片中上升,旋轉著匯聚成一條細長的人形輪廓。隨著氣溫的驟降,一股冷氣從他們腳下升起,形成了一片淹沒小腿的白霧。

「凱……特琳……」黑影以沙啞不清的聲線咆哮著:「阿佩……斯蒂……」

黑影的身體如同一支矢箭般飛速向凱特琳射去,在下一瞬間,凱特琳已成為它的人質。她的四肢被黑煙所化的觸手纏繞,緊緊束縛著她,每一根觸手都像是想要將她撕裂。

「你是誰?為甚麼害死他?可惡!」

「不能饒恕!我絕不會饒恕!」

「我要復仇!我要讓你死得比他痛苦千萬倍!」

無數雜音上上下下侵襲著凱特琳全身,她根本無法分清這些聲音到底是由黑影發出,還是來自她心底深處。

「西奧,勇敢的年輕人啊,」一個冷冽的聲音在西奧背後響起:「是你出手的時候了。」

西奧轉身,只見那位穿著黑色燕尾服的紳士——自稱為N先生的神秘人物——已不知何時站在他身後,對他輕輕地點了點頭。那正是西奧手中銀匕首的真正主人。

為他帶來了奇跡般的堅定信念。西奧的心中燃起了火焰,他相信在N先生的眷顧下,他能夠戰勝任何怪物。一股前所未有的勇氣自他心底湧起,他的嘴角微微上揚,眼中的烈焰猶如即將爆發的火山。雙手緊緊握著銀匕首雕花的手柄,雙腿直往那已經不能稱為人型的黑影疾衝,西奧打算直接把利刃送進黑影的軀體,他知道他一定辦得到,就像前幾次一樣輕而易舉。

但這一次的戰鬥卻出乎意料。在西奧接近攻擊範圍之前,黑影的四肢已化為數條黑色觸手,它們比西奧的反應更快,狠狠地將他絆倒。銀白色的利刃從他的手中滑落,鏗鏘有聲地落在冰冷的地面上。

黑影的攻擊並未因此停止。更多的觸手像是有生命的蛇蝎,向倒地的西奧猛撲過去。

「西奧!」路爾斯的呼喊刺破了沉默,他像箭一般衝向西奧,一種強烈的保護欲使他的身體在思考之前就已經行動起來。

一聲槍響在密閉的水道中迸發,震耳欲聾,回聲在狹窄空間裡縈繞不去。

「怪物,你的對手是我!」亞佛烈德的聲音堅定而冷靜,他的手槍比他的話語更有說服力:「放開凱特琳!」

子彈穿透黑影的頭部,但就像穿過薄霧一樣,未造成任何實質傷害。然而,亞佛烈德的舉動似乎讓黑影分心,原本緊繃的觸手鬆懈了,凱特琳得以滑脫,她倒在地上,喘著粗重的氣,無力地躺著。

「可惡……可惡……!」黑影的怒吼中透露出無盡的憤怒和仇恨:「殺了你!」

話音未落,它再次像箭一樣衝向亞佛烈德。槍聲再次響起,但子彈仍然無效。亞佛烈德在黑影閃向他撲來的瞬間,僅憑直覺側身閃避,躲過了致命一擊。

路爾斯的心跳加速,焦急地觀察著戰況。他試圖振作起來,去扶起已無力避開攻擊的西奧。但他的內心深處卻明白,與亞佛烈德的距離使得他無法及時伸出援手。這一次亞佛烈德僥倖躲過了,下一次呢?

「JM,救命!」路爾斯的呼救聲在水道中迴響,他的眼神中充滿了絕望。

然而當他看向JM時,才發現他直瞪著某個東西,胸口強烈的起伏顯示出他的呼吸十分急速,但除此之外全無其他動作。JM的視線只朝著一個方向,就是大後方N先生身處的地方。

「JM!JM!」路爾斯唯有繼續呼叫,可惜JM對他的呼喚毫無反應,就像完全聽不見那樣。

路爾斯轉頭看向N先生,雖然他也同樣直瞪著JM,但兩人的神態卻是完全相反,N先生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嘴邊還帶著一抹輕蔑的微笑。反觀JM不但眉頭緊皺,雙眼也似是因痛苦而瞇成一線,連嘴唇也繃緊扭曲。

路爾斯斷定JM沒法幫忙,而亞佛烈德亦已被黑影逼至死角,眼看下一個攻擊亞佛烈德必定招架不住,路爾斯的心中浮起一句不明話語。

「kneel ng listen l' ya ulnah」路爾斯大喝一聲,同時明顯地感受到前額的痛楚:「停下!」

這是路爾斯在嘉年華會爆炸之後獲得的能力,雖然他不知道這力量到底來自何方,但卻可以讓所有人順從他的命令,暫時來說,他唯一的失敗經驗就是亞佛烈德。雖然眼前這東西並非一般人類,但根據JM所說的估計,最起碼它曾經是人類,亦有溝通能力,別無他法之下,路爾斯唯有放手一搏。

路爾斯感到自己的命令準確傳遞到黑影的腦中,然而下一瞬間,一股無法形容的黑暗卻反噬而來。路爾斯看到穿著白色病人服裝的女人躺在地上,深紅色的濃稠液體不斷自她後腦溢出,雙眼的瞳孔都已放大,張開的嘴巴卻像在怒吼,呈現出深沉、恐怖、絕望,有如山洪暴發般的憤恨,把路爾斯的意識狠狠輾碎。

路爾斯就像被電殛一樣,渾身強烈地抖了一下,便軟攤在地上。他的雙眼瞪得渾圓,嘴巴張大連眼球和舌頭也向外稍稍凸出,整個人陷入了窒息之中。

「怎……怎會這樣?」路爾斯身旁的西奧被他這樣突然的反應嚇倒,他手腳並用地爬著,試著遠離路爾斯那恐佈的樣子。

「路爾斯!」亞佛烈德正徒手和黑影搏鬥,雖然他的雙手緊抓著黑影的攻擊觸手,但更多的觸手已經纏繞住了他,形勢極為不利。儘管他注意到了路爾斯的狀況,但他被黑影的力量壓制,無法分身援助。

「噢,太可惜了,」後面的N先生卻漫不經心地說:「你們的同伴要死了。誰也好,快把那黑影殺掉吧。」

沒有人看見N先生是怎樣移動的,只知道下一瞬間他已站在西奧旁邊:「西奧,勇敢的孩子啊!」

「不行!我不行!」西奧的勇氣卻像已經用光了那樣,他急速地搖著頭,一邊繼續手腳並用地往後退:「我不行!不行的!我不行!」

「凱特琳……匕首……」亞佛烈德發現銀匕首就掉落在凱特琳不遠處,但在與黑影的角力下,他僅能騰出一點力氣高呼:「踢給我……」

「慢著,你要殺掉那黑影嗎?但是他……」凱特琳想到那黑影原本是塞西莉亞的戀人,他是為了為塞西莉亞的死討回公道,才變成這樣子,而為戀人的死討回公道,正是凱特琳沒能做到的事:「……我們真的應該殺死他嗎?」

「路爾斯快沒氣了!」亞佛烈德的聲音帶著絕望的焦急:「快點!」

凱特琳的雙手懸浮在半空,陷入了內心深處的掙扎。她的眼神交錯著痛苦與猶豫,不知是應抓住救贖之手,還是繼續把握住未曾釋懷的過往。她的心,像被冰霜箍緊,讓她動彈不得。

「你需要這東西嗎?」N先生又再一次以無人能見的速度移動,這次他來到正被黑影制壓著的亞佛烈德身邊,更遞上那本來在地上的銀匕首:「你已經做好覺悟吧?」

「你不單要殺死這黑影,」N先生接著高聲地說:「更要把那個幕後主腦揪出來,殺死他,才能解決這所有事件,你的事,你弟弟的事。」

同時,N先生甫一離開西奧身邊,他的恐慌卻以倍數遞增。驚恐逼使他從地上爬起來,更想要轉身逃走。

「別跑!」是JM的聲音,N先生的離開也讓他從那陣痛苦之中釋放。

但西奧完全沒理會他,已經開始往下水道更深處的方向拔腿逃走。

「不行!別跑!」JM只好掏出手槍:「我會開槍的啊!」

西奧聞言,竟然回頭看了看JM,還揚揚眉才繼續奔跑。

「砰!」又一發槍聲,不過這次來自JM的手槍。子彈擦過西奧的腳邊,激起了一陣石屑。痛楚與恐懼在西奧心中交織,他的腿一軟,跪倒在地。

就在這槍聲響起的瞬間,亞佛烈德的手緊緊握住了N先生遞過來的銀匕首。他的動作迅速而果斷,匕首穿透了黑影的身體,黑煙從刺入的傷口中急速洩出。如釋重負的路爾斯終於能夠深呼吸,他的胸腔劇烈地起伏,嘴巴張得大大的,像是從水底冒出頭來的人那樣貪婪地吞嚥著空氣。

路爾斯的危機算是暫時解決,不過死亡卻逼近了亞佛烈德。正因為他騰出雙手用匕首攻擊那黑影,本來被他抓著的觸手卻有了空檔纏上他的頸項,黑影的身上雖然插著銀匕首,但亞佛烈德已被它的觸手絞緊並懸到半空之中。

這一幕在凱特琳眼中顯得異常鮮明,她能感受到亞佛烈德生命的每一秒都在流逝。而黑影的所有觸手都正用於絞著亞佛烈德,胸前插著銀匕首的位置卻是毫無防備,凱特琳似乎只要一上前,立即就可以夠到匕首那雕滿花紋的手柄,她看過西奧的做法,她知道拔出匕首的話,或許就可以解救亞佛烈德的命。

凱特琳終於克服了內心的猶豫,她的身體在本能的驅使下迅速行動,她的手緊緊握住匕首的柄,然後猛地一扯。如同刺破了黑暗的氣球,黑影開始崩塌,隨著黑煙的散去,一切邪惡的力量都化為了塵埃。而亞佛烈德,就像被放下的木偶,無力地倒在冰冷的地面上,命運如同懸在絲線上的劍,搖搖欲墜。

「塞西莉亞……」凱特琳的耳邊回蕩著那被裁決的靈魂的哀悼之聲,痛苦的呼喚在這密閉的空間中迴響,彷彿在尋找著它永遠無法觸及的愛人。

那個曾為愛犧牲自己的男人就這樣消逝了,他的最後一聲呼喚,在凱特琳心中留下了永恆的傷痕。她的眼中盈滿了淚水,每一滴都承載著對亞倫逝去的愧疚與悲傷。

「很好!你們做得很好!接下來你們得繼續努力。」

整個空間之中,還站著的人就只有N先生,他用力地鼓掌,還高聲笑著。

「把主謀人找出來吧,殺死他就可以獲得所有答案。」

N先生持續不斷的笑聲之中,響起了一連串的訊息提示音。

「第五個是I,下一個也是I。」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