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原創BL】夢伊戀解 第七章 紅蠍的試煉 ( 五)連綿不斷的惡夢

吉喵 | 2024-04-16 12:59:07 | 巴幣 6 | 人氣 85

連載中外傳 夢伊戀解
資料夾簡介
微BL 年下攻 白月光男主 受 腹黑少爺 攻 背景 科幻 魔法 架空

從那一晚開始,洛伊就發者高燒久久不退。

嘉帕荷跟尼克都暫停手頭上,的工作來輪流照看他,這讓洛伊又想起小時候,一直臥床不起被下人鄙視的日子,說真的那時被放置不顧的夜晚什麼時候離世都不足為奇。

全身寒顫不止,神智不清之下,只有不斷呢喃:「對不起,夢靨大人……夢靨大人……」

一旁的嘉帕荷邊替換毛巾,心想洛伊真是,直喊者夢靨大人,是多惦記者晉級考試啊。

「對不起……」

尼克剛進來,聽到這說:「洛伊很害怕吧 ? 」

「怕什麼 ? 」嘉帕荷不能理解。

「考試考不過啊,考前焦慮症發作。」要是他還在神學院,他這個時候一定肚子痛的難受,想想就不寒而慄。

「唉、就這麼想進入十課 ? 要是沒有考過也可以待在土之殿,我又沒有說不給他待。」

「嘉帕荷大人這是不一樣的,進入十課是神學院的學生共同的夢想,也是對自己的一種肯定,或許您不知道,洛伊一直都很不安沒有自信。」

「他明明是如此的優秀,怎麼會沒有自信 ? 」

面對她的疑惑,尼克顯然更懂洛伊:「洛伊小的時候,身體很不好,雖然身為貴族大老婆的孩子,卻因為沒有前途,僕人對他是很刻薄的。」

這話讓嘉帕荷沮喪起來:「他從來都沒有,跟我說過這個……」

到晚上洛伊才勉強回復意識,嘉帕荷連忙倒水給他喝,他喝了一口回:「現在幾點了 ? 」

「晚上九時,你怎麼問這個 ? 你餓不餓我去煮鹹粥給你。」

這麼晚妳還在這裡照顧我,回去吧,我不想要拖累別人。」

「你說什麼話,這都是我自願的。」嘉帕荷伸手要幫他擦汗,洛伊伸手阻擋下來:「夢靨大人呢 ? 他知道我身體狀況嗎 ? 」

這幾天就是秋之祭典,夢靨大人忙得分身乏術,你聽話先把自己身體療養好,好了再去找夢靨大人好嗎 ? 」

面對嘉帕荷好言相勸,洛伊偏過臉看向窗外:我現在這麼病重,要是傳染給夢靨大人就不好了。」

「洛伊你在說啥胡話 ? 夢靨大人他不能算人,幾百年前疫病他多次進入疫區,都沒有染過病,他可是女神之子。」

嘉帕荷這句話,卻徹底惹毛洛伊:「什麼女神之子,就是因為妳們都這樣想,夢靨大人才一直都這樣勞累的不是嗎 ? 」

明明就是這樣,一直都在勞動,一般國民就算了,就連神官們都這樣認為,如此怠惰依賴夢靨,他這幾百年都默默承受這樣期待與壓力,居然沒有任何一個人把他當作人去擔心,他所有的努力跟犧牲,只要說因為他是愛娃女神『心鎖』,他是女神之子啊,就可以掩蓋過一切。

太不公平了,這實在太不公平了 !

夢靨大人這幾百年來從來沒有、沒有真正自由過。

洛伊,你怎麼了 ? 突然發怒。

查覺得自己失言,洛伊又開始頭疼起來,接者全身關節都疼,這是發燒症狀:「抱歉,我腦袋昏沉沉的,不想要傳染給嘉帕荷大人,妳先回去吧。」

聽到這樣的話,她只好起身離開,原來在洛伊最脆弱的時候,她也不能幫助到他,他需要的人不是我……

洛伊躺了回去,在昏沉之中噩夢卻不打算放過他。

再次來襲,夢中的自己在夢靨左手臂內側,刻下自己名字還施加詛咒,讓他只能用繃帶包住自己的手臂,當身為古雷凡的自己想要見夢靨的時候,就直接發動詛咒。

讓夢靨重新感受到刀剮肉的感覺,鮮血滲出繃帶,只要開始疼痛不止夢靨不管在哪裡,很快又會回到外宅陪伴自己。

他會對自己百依百順,絕對不會忤逆自己。

某天的夜裡,夢靨一如往常地出現臉色鐵青且慘白,古雷凡卻視而不見,開心地展開雙臂:哞,你快看我幫你買的新的衣服,我就想一定會很適合你,過來快換上吧。」

「大人,你這又是何苦呢 ? 我們明明就是不同世界的人,為何要這樣強求呢 ? 」

你說什麼 ? 」古雷凡眼神變的冷冽:「你以前都不會這樣忤逆我的都是因為,讀了那種異教徒的書才會變成這樣。」

愛娃女神不是異教,是她拯救了我,雖然我從沒有聽到她的聲音,但是她派了使者來到我身旁拯救了我,我實在是很羨慕可以直接聽到女神聲音的使者們。」

信奉那種失敗的女神,你腦子有問題吧,她在跟夏克蓉娜女神的爭鬥中失敗,連肉體都沒有留下來,你去信奉她就是變相承認自己是失敗的。」

失敗有什麼不對 ? 大人,難道你就沒有失敗過嗎 ? 反覆學習失敗,勇敢面對自己的失敗,才是真正的堅強,夏克蓉娜國病了,如果王室真的這麼自信,為什麼要到處殘害金髮的少女 ? 為什麼連人民的請求都聽不進去,只會扣上罪名不停地殺害他們 ! 」

閉嘴 ! 」古雷凡順勢發動詛咒,夢靨痛地抓著自己左手臂,跪在地上:「要少吃點皮肉痛,就不要提這種不開心的事,沒有人拯救過你,哞,你只有我能依靠。」

夢靨痛的只能強忍者,臉上盡是一片鐵青:「大人……放過我吧……拜託您……

洛伊都快看不下去,他根本不想看到,那個溫柔的夢靨大人受苦,他的心比任何人都難受。

如果這是真的,夢靨大人再次看到自己時候,為什麼還能對自己這麼好 ? 難道他不恨嗎 ?

憎恨自己,讓自己直接被蟲蠱啃食內臟直到死去,不就好了 ! 為什麼要多次拯救自己,他根本不值得被拯救。

古雷凡只是略施懲戒沒有打算繼續,他坐在椅子上不可一世模樣:「自己爬過來伺候我,否則我真的會殺死你重視的所有人。」

只見夢靨一臉抗拒,他從書本得知何為尊嚴,何為自由,要他再低聲下氣搖尾乞憐,他真的做不到。

但他真的怕,古雷凡會去為難他的家人,他不想再麻煩諾拉先生,他在原地遲疑了好一會,才慢慢的爬過來,他那個善良的少爺真的消失,再也回不來,再也回……不來了。

洛伊身體無法動彈,這對他根本是酷刑,他就這樣看著夢靨爬到,古雷凡大腿之間,伸手解開他的腰帶,小心謹慎眼神專注。

你到底要夢靨大人做什麼 ? 不行,不行 ! 你給我住手 !

洛伊死命地大喊,終於他墜入黑暗中,一瞬間被拉回現實:「住手 ! 」

他突然這樣大喊,一旁的尼克嚇的跳起來,趕緊上前,拍拍他的背:「洛伊,你還好吧 ? 做噩夢是嗎 ? 」

洛伊冷汗浸濕睡衣,不停地喘氣:「早上 ? 」

「對、早上,秋之祭典才剛開始。」

洛伊伸手護者自己的頭:「我要去找夢靨大人,不、我不能去找他,啊……我不能再睡下去了。」

他雖然不懂,但隱隱感覺很不妙,他很害怕噩夢纏身。

一旁的尼克雖不懂但還是回:洛伊,你先去沖澡換件衣服,我帶你去王主島,我們去找夢靨大人。」

本以為會被阻止,尼克這時卻這樣善解人意,洛伊是真的被感動到。

◎        ◎        ◎

他們一早就搭上船前往王主島,在船上尼克有幫洛伊量過體溫,看來是有退,以防他再度發燒,還是有給他吃退燒藥。

兩人還快就來到王主島,才剛下碼頭就被擁擠人群給推擠,正因為是秋之季典,人民的豐收時間,可能狂歡一整個禮拜,尤其是王主島的活動特別多,別的島都會坐船過來,尼克拉緊洛伊的手以免他被人群衝散。

沿路看到神官就問:「你們知道夢靨大人在哪裡嗎 ? 」

其實,只要按下抽屜內的胸章,夢靨大人可能會因為擔心自己安危,就馬上趕過來自己身旁,但他這樣做跟古雷凡那個渾蛋有什麼區別 ?

其實,他也不知道見到夢靨大人要跟他說什麼好,跟他說夢的內容會被人當成精神有問題的。

但他真的好想要見到夢靨大人,遠遠看一眼也好。

終於在問,到第十五個神官得到明確的答案:等等十點的話,大祭司大人會在桃花樹下,獻舞給愛娃女神,現在過去的話就能看到,只是人真的很多,小心推擠。」

尼克開心地回:「感謝你。」

兩人很快就找到那棵百年桃樹,它正在盛開者,周圍滿滿都是人,只見夢靨身穿祭祀用白袍,拿者鈴串一旁的奏樂開始,他開始跳起在熟悉不過的舞蹈,幾乎每年都有的表演,但看的人總是絡繹不絕,每年能目睹夢靨真容,也只有這個時候。

當洛伊看到夢靨正在跳舞的時候,他的懸者的心稍稍放鬆一些,一旁的老婆婆甚至雙手合十,開始膜拜起來:「愛娃女神請保佑,來年豐收啊 ! 」

「一般國民會認為,正在獻舞的夢靨大人,是愛娃女神附身,膜拜的人還不少。」尼克看著附近膜拜的人:「洛伊,我們要去後台讓神官通融,讓你見夢靨大人嗎 ?」

見洛伊都沒有說話,尼克轉頭過,就看見洛伊正在流淚。

他從沒有看過洛伊哭泣,尼克慌張起來:「洛伊你沒事吧 ? 」

「不是、不是。」洛伊搖頭。

「不是什麼 ? 」

「在台上的人很漂亮,但他不是我的夢靨大人,他是別人期待的夢靨大人,被愛娃女神佔據的空殼。洛伊說完捂著臉痛哭起來。

就算他這樣沒頭沒尾的,說一堆尼克聽不懂的話,但是尼克還是在身旁直聽者回:「那怎麼辦呢 ? 」

「我想要去主教堂。」洛伊稍微喘口氣,說出下個指令。

尼克點頭,扶者他的肩膀穿越重重人群,慢慢地爬上坡還有階梯很快來到大門口,這時才發現一件事,他們不是十課的人,沒有識別環進不去。

之前暫時使用的識別環,早就收回去。

「因為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果然是這樣,你說的沒有錯。」這一整天洛伊都神智不清,一直說者胡話,尼克都只當可能又發燒沒有多想,他心想資優生原來也有這種時候。

這是從階梯走來一個中年男子,他穿者十課的黑色制服左邊綁著綠色臂環,是個水牛族身體精壯扎實,梳了個整齊的油頭,臉上有者魚尾紋法令紋等歲月的痕跡,鼻樑上掛者厚重的黑框眼鏡。

「這裡是主教堂,一般國民不該進入,有急事嗎 ? 」他聲音沉穩有如大提琴演奏音調。

尼克苦惱的,不知該怎麼解釋,男人看到他扶者的洛伊回:「這個人是不是發燒了 ? 」

「是 ! 可以放我們進去嗎 ? 」

男人伸手把洛伊扛起來,反覆燒起來的他已經無力反抗:「我是第六課課長『江承信』我帶他進去治療,但你不能進去先回去家裡等者。」

尼克點頭:「我們是從土之殿來的,需要我留下資料嗎 ? 」

「名字 ? 」

「洛伊 希特斯。」

聽到這個名字,江承信點頭:「知道是誰了,我會妥善處理的。」

隨後他就開門進去主教堂,尼克這才放下心回去土之殿跟嘉帕荷報告。

本來還擔心會做噩夢,意外地這次聞到令人安心的藥草味道,他迷糊之間被餵了適量的藥草與安眠藥,這次終於一覺好眠無夢到夜晚。

之後他在潔白的病床上清醒,他甚至不知自己是怎麼到這裡的,一點印象都沒有環顧四週,是藥草室附近還有蒸餾用的量杯,還有藥櫃量杯。

江承信開門進來:「你醒了。」他坐在病床旁椅子上,拿體溫計幫洛伊量者,一會拿起來看確定退燒才開口。

「發燒的人還到處亂走,你怎麼這麼魯莽,跟我聽到傳聞完全不一樣。」

「先生怎麼稱呼 ? 」洛伊看著他的十課制服,猜出他是藥草課的人,但他還是禮貌地詢問。

幾年前我的手下對你一些無禮的事,我一直沒有找到機會跟你道歉,真是抱歉,我是藥草課第六課課長『江承信』」

洛伊這才想起眼前不起眼的中年男人,就是多次研發治療絕症的藥物,有者『醫神再世』之稱的第六課課長。

「你好,我是洛伊 希特斯,我……」洛伊還沒有自我介紹。

江承信就回:「你的傳聞我都聽了很多,我想我應該對你有基礎的了解,你的房間夢靨大人都保留者,你回房休息吧。」

聽到夢靨洛伊心情又沮喪起來,他真的對我這種人太好。

「江承信大人,我想問夢靨大人祭典期間的晚上都會去哪 ? 」

沒意外的話就是中央圖書室,他喜歡睡前看書。

洛伊下床穿鞋:「感謝大人的照顧,我之後再行謝禮。」洛伊行禮之後就走出藥草室。

這時候江承信才想起:「啊,我想來了,我沒有問他『血紅蓮』的事,之後有機會再找他吧。」

年紀大就忘東忘西。
----------------------------
後面也很多伏筆,會在後期慢慢解開,受在幾百年前為了攻,做出許多犧牲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