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RPG四期創作】家書 ∞ 情書

艾茵‧埃特納 | 2021-07-18 03:55:04 | 巴幣 162 | 人氣 180



XIX.
Love Letters




  ——我心之熱忱,鼓動不已,寄予你/妳,便成情書。

  「致 亞露安狄思:
  當你收到這封信的時候,不知會是何時,猜想也已經過了許久。不過想來你應當是不會介意我這麼稱呼你的,對吧?就像這麼晚才回以信件,相信你也能理解?
  最近一切都好,就像之前那樣,你那邊又是如何呢?
  我已確實地收到了你的回信,正巧可以說上一些這頭的近況。最近阿斯嘉特城裡興起了書寫家信的風潮。畢竟,那沙暴已是確實地臨至眼前。這麼一想,會需要書寫信件,也是十分理所當然的吧。
  這信若抵達你那處時,不適其時,那就暫且擱下。
  能騰出時間來寫信,就現在的情況來說,也屬實不易,你也會這麼覺得吧……」
  筆尖隨心而走,字跡鋒利卻飄逸,一如寫信的海盜,想到什麼就寫些什麼,反正寫的也就不是什麼正式信件,她也未曾刻意斟酌過字詞。只是如寄給熟識之人的書信那般口語親切。
  她低頭看著擺在手邊,那好幾頁洋洋灑灑寫上許多墨水的回信。謹慎考量、思慮深重,連她隨手寫上的短篇小故事與無聊提問也認認真真的給予了回饋和感想。
  阿芙拉瞧著就笑了出來,想到那個黑髮的精靈坐在書桌前,大概也是這麼認真一筆一劃書寫的模樣吧。
  這個時機,沙暴已確實侵入了這座水上之都,城主紅雀以一己之力將來襲暫時趕出城鎮,然而伴隨著的也有數百千萬人喪失了性命,化作塵埃。
  事態已經走到最壞的地步了嗎?阿芙拉並不這麼覺得,不過危機確實逼近眼前,那奪命的鋒刃架在頸側,稍有不慎,就會萬劫不復。
  人類確切需要一些什麼來做為生命的寄託,而在明確的意識且被告知「沙兵的消亡就背負著世界上一條生靈的性命」,這樣沉重而難以負荷,並且充滿未知隱患,無法掌握的恐懼就會化作無形溢散的浪潮,席捲所有遭受這種絕望的人類。
  誰也說不准,下一個在一瞬間化為一抔黃沙的,是不是就是自己?
  人類總愛探問,「我是誰」、「存在的意義」、「我之於世界、世界之於我」,這樣需要反覆思考探究的哲學命題。
  而沙兵的消逝,同時也代表著人類最為恐懼的事情,自己的存在被抹消。會消失在一個無聲無息的瞬間,也許是某一秒、某一個夜晚、某一個轉身或回眸。這恰好直擊了人類的弱點,深怕自己被遺忘。
  如果死的悄無聲息,誰又能記得某一個人曾偉大的活著,和他那偉大的功勳事蹟?哪怕只對於他本來來說,足夠偉大一樣。
  畢竟,誰不想當英雄呢。
  於是,書信承載了無數人的願望,迫切的飛往了想要將心願所投遞的那人身邊。
  阿芙拉翻了翻手邊的信,稍微思考一些要怎麼把已經走偏的信件拉回來,免得讓多慮的精靈智者為那前後尋不著邏輯的文字而又一不小心落入了思慮的深河。她重新沾了新的墨水,正要落下尖端,就在這時,房門傳來了輕而篤定的敲門聲,她擱下筆,起身走去開門。
  門外是一隻穿著藍色小西裝的白兔子,是女王陛下拉黛的隨身管家。
  「有什麼事嗎?」阿芙拉問,她還未猜到此時兔子管家會來找她的原因。畢竟兔子的神情看來不太著急,僅僅只是有些赧然,不好意思而需要向外人求助的那一種。
  「是這樣的,主人正在書寫信件,她想要向阿芙拉小姐詢問信該怎麼書寫。」小兔子躬身說道。
  「這樣嗎,那走吧。」阿芙拉說著,順手闔上房門,向旁走往隔壁一扇門的房間,打開門就能看見裡頭的拉黛正端坐在書桌前,手裡握著筆桿,垂眸的神情有些清冷,還有一分的苦惱。
  「怎麼了,聽小兔子說,有需要我幫忙的?」阿芙拉走過去,徑自站在了女王的身旁,單掌扣在桌面,微微向前傾身,看向女王手裡正在書寫的紙頁。
  一頭銀白色的長髮順著彎起的背脊滑落,散開在了兩人的中間,也落了幾縷在女王的手背上。拉黛神色平淡,只是用手中握著的羽毛筆尾端,將那幾絲銀線拂落,雖然收效甚微。
  「坐吧。」拉黛指向著房間裡的另一把椅子,順便讓那海風的氣息散去。
  「好吧。」阿芙拉隨手將椅子拉至身後,交疊雙腿,等著女王陛下開口。
  拉黛盯著信紙許久,筆尖懸而未落,只是看著那整齊劃上隔線的紙頁,像是看著什麼艱難的課題。
  阿芙拉極有耐心的坐著,觀察了好片刻後,看見了那被棄置於一旁方盒裡的紙頁,抽了一張起來看,只看見了開頭:「致……」
  很顯然,連要寫上給誰都沒有。
  猜想沒錯的話,阿芙拉大概理解了女王所遇到的瓶頸。
  書信這種最為基本的常識,女王陛下不可能不知道,所以託小兔子要要問的,肯定不是那些制式化的格式之類的東西。
  「拉黛有想要寫信的人嗎?」阿芙拉問,寫信會遇到瓶頸,除了不知道怎麼寫,就是沒有要寫的人了。
  拉黛抬起頭,雙手放置於膝上,等候海盜繼續說下去。
  「信這種東西啊,寫給想寫的人就好了。不是詔令,不需要有參考的範例。拉黛只需要明白自己有沒有想要提筆寫信的人就好了。」阿芙拉說著,將那張擺了許久只落下些許墨漬的信紙輕巧的折疊再擺上一旁的廢紙方盒。
  「寫信的對象,是妳心裡有非說不可或著是期待對方知道的話,是妳希望對方能夠理解傾聽妳的話語的對象。」
  「大多數人寫的信,對象就那麼幾種,家人、友人、與戀人、愛人。」
  「如果內心裡面沒有想要對『對方』說的話,就不必勉強自己寫信。」
  「而寫這樣的信,沒有參考的格式,也沒有什麼必須的要點,不必遵守什麼規則。只要確實的,把內心所想,一筆一劃的寫出來就好。那就是一封完整的信了。」
  「就把這一行行的隔線當作是五線譜吧,這就是妳擅長的範圍了吧。把寫信當作曲吧。把妳所想的一切從音符變成文字。」
  「如果真的想不出來,那就試著寫一封給我的信吧。我會期待收到妳的信的。」阿芙拉站起身,握住女王放在膝蓋上的手,低頭於手背上落下禮貌性的親吻,爾後轉身離開了房間,將寫信的空間完全的還予女王。
  回了房間,那擱在窗邊書桌上的信紙墨跡已經乾透,阿芙拉重新落座,提起筆順著思路繼續向下。
  「原諒我的回信如此簡短,不過我的確可以來說說,那故事的結尾了。」
  「那個男人追求跨越死亡的方法,而他確實也尋到了,成功的召喚出惡魔。然而他所要實現的願望,並不是給予他自己跨越壽命長短的限制,而是為了復活他所珍視的那一個人。」
  「惡魔的確擁有許多不可思議的能力,然而唯有生與死是屬於世界的,那是秩序與規則。掌握生死的神靈,也終究是自世界手中拿到了那些權力。惡魔也不能觸犯這個規則。已經死去多時的人,靈魂早已不存在於此地了,那儀式自然是找不回來的。找回來的,也肯定不是原來的那一個了。」
  「但惡魔還是要收取他的代價。交易就是如此。」
  「不過還有一個方法,可以達成他所要的目的。我想你已經猜到了吧,亞露安狄思。」
  「只要快一點,終究是能趕得上的。惡魔也會說出誠實的言語。」
  「這樣的結局,在你預料的之內嗎?」
  阿芙拉擱置片刻,等待油墨漸乾,讓吹拂來而的風捎走這張信紙。很快地又啟筆書寫了其他的幾封信,包含有交代厄奎莫林造船廠那邊應對沙兵的策略之外,還有一些是寄給了熟識的友人。
  不知正身處於何處,抱有遠大夢想的少年魔法師阿拉德,以及最近大概在極遠處而有些失去音訊的道雷克斯、機關的夥伴、給予她Delphinus的友人。仔細數來,也有好幾人。
  寄往的全是尋常的問候,充滿海盜的風格。
  畢竟還不到寫遺書的時候吧,誰說就沒有一絲轉機了。
  隔了幾天,阿芙拉收到了一封署名寫給她散發著玫瑰香氣的信。落款的筆跡優美如同在琴弦上跳躍。
  伸手拆開來,的確是一份由音符寫成的信,至於怎麼閱讀理解,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四期主線——終焉審判輪迴】


第十九章
家書

尤克透過房卡,鼓勵所有義勇軍寫下自己的家書、或是遺書。畢竟,如果突然消亡什麼也沒有留下,就不會有任何人記得你的故事。


WORD COUNTS
2854





  相關前作:
  1.海風寄語
  2.夜風承言



  Role Pic:丹丹
  Photo:Ayn



  後記:
  終於跟排版奮鬥好了
  馬上排版又掛了(只好繼續改
  手感復健第三回
  不管對方是朋友、家人、戀人,只要是懷抱著情感
  所有想訴說給對方聽的信都是化成文字的情書~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