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瘟疫章.之四 ∞ 未明

艾茵‧埃特納 | 2021-12-23 23:58:47 | 巴幣 32 | 人氣 163



XXVII.
-
I
Early Dawn




  ——距離突襲阿斯嘉特高峰會,只剩下一個日夜。


  好不容易終於重新匯聚在一起的義勇軍們在希莉卡的帶領下,決定在以偽特拉希爾.克蘇魯召開的阿斯嘉特高峰會當日進行突襲行動。

  隨著計畫訂定,義勇軍的情緒從反抗的亢奮,逐漸冷靜,到現在大戰即將來臨的前夕,走動的人群之間,多多少少可以看見彼此肅穆的神情,不自覺地握緊手上的兵器,幾乎所有人都繃緊了神經,歡聲笑語減少,就連有些刻意說笑來炒熱氣氛的夥伴們也漸漸不再講了,肅殺氣氛也漸漸流淌在義勇軍的臨時營地。

  長靴的鞋跟踩過石地,細細的石礫磨擦聲響,在夜晚裡,是提醒同伴的示意,也是正在尋訪的足音。不過大海盜的步伐向來都並不緊張,就像此刻,她的心情也是一貫的穩定。

  很快地,在距離營的有一些距離的另一處無人的石坡邊找到了她所要找的那個身影。

  「大戰即將到來,緊張嗎?」阿芙拉走過去,停在那個身影的後頭,紅白雙色的長髮被晚風吹起飛舞著,不安地騷動著。

  拉黛眺望著遠方漆黑夜色,那是阿斯嘉特城的方向。即便還很遠,但還能透過方位清楚辨認那座生活多年的城市。

  她回過頭,看向神情自若的阿芙拉,思緒流轉之間,片刻後就開口問道:「那裡,有妳的朋友?」

  阿芙拉很快就意識到,拉黛口中的那裡,是指向哪裡。毫無疑問的是那座自由之都。儘管如今,已然與此名無關。

  拉黛的社交圈非常的狹窄,她不愛主動與人交際,識人之初大多由得對方主動,就像阿芙拉這般。也因此她認識的人不多,稱得上熟悉,或是關係好的更是沒有幾個,然而就算沒有幾個,那也是有至少幾個是在那座城裡。

  相比來說,阿芙拉應該是社交範圍相當廣泛的人,看她經常流連在阿斯嘉特的各個酒館裡面喝酒,怎麼地來說,也會跟些酒客、酒保混熟,還有她熱愛冒險的性格,哪怕不在阿斯嘉特城裡,也會遍及至她所有抵達過的遠洋與海岸。

  這麼一說,可以算是交際網絡非常複雜龐大的一個人了。

  然而,不是義勇軍的人們已經被克蘇魯的謊言所覆蓋,在那些熟悉的舊識眼中,只怕她們也早已不是熟悉的故人,或著可以說是完全的敵人。

  那麼,即將發起的這一個行動計畫,勢必會讓義勇軍與相識的親人、友人、愛人反目,甚至兵刃相向。

  這裡頭有多少人,是做好準備的呢?

  準備好舉起手裡的刀劍,準備好迎接來自所愛的敵意與傷害?

  只不過,即使做好了再多的準備,面對的當下永遠都是會措手不及的。

  那麼對阿芙拉來說,遇到這樣的情況,她又是怎麼想的呢?

  「有。」阿芙拉回答地,也十分坦然。

  「遇到他們的話?」拉黛問,現在她們可以同樣保持清醒,是因為擁有義勇軍的這個身分,然而若是拉黛這一次沒有跟著阿芙拉出來冒險,也許將要敵對的也會是她們倆個。

  「女王陛下想聽真話,還是聽好聽話?」阿芙拉笑了起來,反問道。

  「真話。」女王陛下蹙起好看的眉梢,似乎有些不虞,讓阿芙拉老是找著機會調戲她,但也習慣了海盜的脾性。

  「如果對方認真的出手了,那麼以相同的認真回敬,我想是做為對手的基本禮貌吧。」阿芙拉望著遙遠的夜色,這麼回答。

  「即使對方是認識的人?」拉黛問,有一些不能理解話中的涵義。

  「即使對方是認識的人。」

  「為什麼?」女王陛下認真地尋求著解答,想要理解這一種想法的思考脈絡。

  「嗯,為什麼啊。」阿芙拉反問:「拉黛覺得,遇到認識的人,應該放水,或是手下留情,盡量避免傷害或殺害對方,是這個樣子嗎?」

  「聽到人說的。」拉黛回頭望向營地,那些義勇軍掙扎的神情彷彿還在她的腦海裡。

  「這樣也是一種面對的方式。對我來說,即便現在,對方的認知被改變,但是情感的分量不會改變。也許會被憎恨、敵視、遺忘,然而累積起來的那些並不會憑空消失。只是被轉化成另外一種情感的型態,那麼回應這份情感也是基本的尊重。」

  拉黛的神情流露出了一絲迷茫,似乎有一點不能理解,似懂非懂地,這樣懵懂的神情倒是讓阿芙拉想起了最初認識拉黛的那個時候。

  「說的太複雜了嗎?」阿芙拉瞧著,似乎是太為難女王陛下了,於是話音一轉,就輕巧地做了結尾。
  「當然,我不會出手奪取對方的性命。畢竟不是仇敵,也並非來自於對方的個人意志,所以,只是痛痛快快地打上一架,這樣而已。」

  拉黛不再追問,似乎也看懂了阿芙拉點到即止的意思。

  「如果還是想不通,就把這些寫下來,總有一天會得到解答。」因為思考,讓人得知自己存在。

  「好了,趁著還有點時間,好好地休息吧。畢竟這可能是開戰前最後一點可以睡飽的時候了。」阿芙拉說著,向旁錯了一步擋住了寒風吹來的方向,讓拉黛走在前頭返回營地。

  回到營地,拉黛並沒有立刻就歇息,而是點起了微弱的燭火,讓拉比拿來了她一直收起來的小冊子,仔細地開始書寫。

  那本冊子裡,雖然寫得斷斷續續,卻也將這一段時間以來發生的紀錄了下來。




  一切都錯了。

  徹底地、完全地、顛覆性地,混亂了,真正的,該有的模樣與姿態。

  並且,這一份「正確」正在迅速地消失,在「錯誤」徹底蔓延開來之際,即將「以假取代為真」。

  而這一切發生之時,毫不知情的義勇軍正遭受塞壬,或著「正確」地將之稱呼為「克蘇魯」的引誘,而墜入她一手設下的陷阱裡那。

  拚盡努力,想辦法搶先離開囚牢的精銳部隊,分別遭受重挫,仍然頑強戰鬥,甚至將希望帶至狩獵森林,解放仍舊遭困的同伴。

  當義勇軍們得到了來自炫花魔女莉莉絲與諾亞裡應外合地合作之下,打破了桎梏他們一個月之久的拉萊耶,那道扭曲真實、混淆認知的結界消散,錯置的虛世與真實重疊,一方錯亂被回歸正常,留守於聖森哨所的義勇軍終於能與在外頭的夥伴會合。

  就在這個瞬間,變故發生了。





 




【四期主線——終焉審判輪迴】


第二十七章
瘟疫章.之

被「瘟疫之災」克蘇魯重重擊潰,失去三名質點者、失去歸宿、失去信任,但兩邊的義勇軍人馬還是鼓起勇氣繼續向前,目標是先找到彼此,集結僅存的戰力。

  然而,各國的圍捕行動越發密集,一路上折損的人員也越來越多,就算能會合,前途也看不見任何勝利的可能。

  在此等絕境下,小小的領袖希莉卡決定孤注一擲,直接襲擊「世界高峰會」。


WORD COUNTS
2167





  Role Pic:丹丹
  Photo:Ayn



  後記:
  手感復健ING



創作回應

小洛
氣質系阿芙拉
2022-01-10 21:28:07
艾茵‧埃特納
阿芙拉氣質系海盜!
2022-01-10 21:47:0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