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RPG四期創作】【CH23】向無盡祈禱

樂之 | 2021-09-25 19:06:13 | 巴幣 256 | 人氣 109

【主線:終焉審判輪迴】
資料夾簡介
RPG之幻想國度四期主線的創作資料夾



To Pray Toward Infinity





 




Atanua
Iliya Zaki|2021






  遙望西邊,由那夕陽將白銀髮色染成了燦金。我向無盡祈禱。

  在舊米爾斯王國,太陽(註一)是引領世界運行的大火炬。它東昇西落,周而復始,每一天(註二)它升起並劃過整個天際,最終沉入西方的地平線下。人們觀察太陽在天空中的軌跡,為它在路徑中所停留的眾多位置命名。盧耶英指黎明、朵蘭肯是正午,這些名字最後衍變成時鐘上的計時符號。

  而在日出時刻出生的我,便被賜予了「晨曦公主」的封號。

  可是,一旦過了黃昏,太陽將會隱沒,其軌跡不再可見。大火炬熄滅後,人們便只能猜測。曾有好奇的探險家揚起帆航向大洋之彼端,他們各個雄心壯志,想要繪製太陽完整的軌跡,爭先成為第一人,可他們沒一人回來過。

  王國先人用「無盡(infinity)」去描述太陽隱沒後的軌跡,它僅是一種想像,可能性無窮無盡。面對不可見、不可聞、不可考的全然未知,人們要虔誠,心平氣和。必須排除危害意志的想像,必須相信大火炬終究會再次被點亮,照耀整個世界。

  如此新的一天方才平安到來。

  而勇敢的航海人方能夠回家。

  黃昏臨近時,米爾斯人會停下工作,他們將雙手捧於胸前,轉身面朝西方,低頭喃念著那簡短、牢記著的祈語。

  他們都向無盡祈禱。










  「稟領主閣下。兩日前,我郡向銀星魔導院提交銀河結界的後續報告,至此結界支援行動宣告結束。一份表達我郡感謝之意的交際文書草稿已經擬妥,需請您核檢並簽署決行。」

  葉蘭塔堡辦公廳內,米爾斯女領主的視線透過巨大落地窗,遙望城市以西的地平線。纖指撫玩銀色髮尾,下屬們都明白這是她認真思考時的習慣動作。他們會等待,留給她足夠時間組織好得體、有價值的回應。當領主摸髮絲的時間超過彼此的默契,即表示她在等待下一件必須彙報之事。

  「昨日,內務總管阿提英達閣下代表您出席『戰爭之災』消逝者悼念儀式,他建議您應為此公開出席表示,以維民心。」藍頭髮的高挑秘書官翻過一頁資料,繼續報告:「上述儀式完整落幕,撫卹計畫開始實施。倘若計畫完全按照原定規模實行,將拖累我郡財政,一個月後若不暫停撫卹,將衝擊政務人員薪俸。」

  「前任水利官宇文閣下沙化殉職,其生前主力推動的運河擴建計畫擱置至今,卓爾代理官自認為看守官員,在正式主官上任前不重啟上述項目,卻也凍結該項目資源不得勻作他用。若要在下一議事選舉期前改變現狀,需要您的直接命令。」

  領主垂下眼簾,視線從天邊縮回到她的城市。但仍一言不發。

  「卡蓮審計官提交一份事務調整方案,建議在本月內啟動針對次必要部門臨時審計任務,同時暫停一切新區開發項目的審核。她主張此一作法的好處是能以審計權維由限制資源朝不重要方面輸送的流量,集中葉蘭塔非常時期的行政量能,對應四災局勢變化。羅渣士財政官支持她的提案。」

  「但是因努農糧官反對上述提案。他認為審計廳將過多農業區畫入所謂的次必要項目,將會間接使資源過度朝城市集中,損害務農領民權益並危害糧食產量。他爭取到艾比澤西商貿官的支持,後者表示在銀星當局實施更為統一的協調政策以前,與聯邦其他郡份進行『戰爭之災』前水平、包含糧食在內之經貿活動並不現實,因為鄰近各部大多採取重建優先政策。國際部分,大部資源皆往阿斯嘉特臨時大使館集中,自治地方交流的順位被排往後面。簡而言之,兩位政務官主張米爾斯應自救、自強。」

  派系鬥爭在台面上都有冠冕堂皇的理由。幾不可聞地,領主輕聲嘆息,轉頭望向遠處的諾查諾廈,也就是郡議會所在建築。讀懂她心思的秘書官打開另一份白封皮的記事本,找到那份徒然增添她困擾的紀錄,舔了舔嘴唇。

  「……除賽那法西領域外,其餘各鎮尚未達成全郡層級的共識。」

  藍髮秘書官停頓,思索著要不要補充那件事。她以眼神詢問也在場的紅髮侍衛意見,對方點頭表示支持後,她方才開口:「稟領主閣下。議會尚未有人在議事堂內公開爭取資源,但這種平衡很脆弱,是如履薄冰,一旦打破了便很難收拾,您要有所準備。」

  她的領主仍然沒有回話。

  秘書官贏絮繼續政務報告,心中愈發焦躁。

  這是她的領主沉默最久的一次。米爾斯郡自從莊園擴大以來挑戰不斷,領地治理本就不易,可現今四災影響之廣、時間之長,相比起來,當初那些問題簡直就不算是問題。

  贏絮在世界五國峰會之前被派駐米爾斯郡,作為領主不在時的臨時觀察員,然後「戰爭之災」旋即狂風般席捲全世界,當那銀河結界一罩下,外面進不來,當然更是出不去。她臨危受命協管領地,僅靠著自己阿斯嘉特城衛隊的資歷,以及對領主的那份信念堅持著。凱旋之日,領主歸來,她才意識到自己已然撐過許多個月。述職時,贏絮為看守的成果自豪,但也為迫在眉睫的諸多問題缺乏手段慚愧著。

  上次見面時,領主希望她留在這裡繼續代管,不需再隨侍身旁護衛,她受寵若驚,但也感到肩頭責任的重量。

  「以上是近兩週各部門問題簡報。接下來是葉蘭塔的治安問──」

  還未說完,她發現領主已經轉過身來直視著她,眼瞳中閃爍著理解的光亮。

  「閣下?」

  「有關治安情況,阿提英達總管已在昨夜向亞茵詳細說明了,妳不需要重複一次。」年輕的聯邦貴族微笑:「亞茵尊重妳在相關領域的經驗,若妳個人對此事有所見解,今夜亞茵就寢前,妳可以私下直接來與亞茵探討。此前,有一事需要妳辦。」

  「閣下請吩咐。」贏絮立正站好。

  「攸符利亞集團的代表,薇露娜.阿露西安女士預計在今日下午三時正抵達並訪問葉蘭塔,這是臨時決定的行程。代表團將進駐米爾斯至少一個月,雙方已簽訂合作備忘錄,集團將整頓他們在本郡境內的產業,同時也被授予臨時權限,透過與賽那法西社區聯合發揮影響力,協助緩和妳剛才報告的各種問題。」

  「妥善安排代表團接待工作,聯繫本郡賽那法西領袖,他們都將出席今夜的堡內餐會。餐會亦為妳正式保留一個座位。」

  秘書官的反應盡收她眼底,先是張眼驚訝著,然後垂眸短暫思索,接著深呼吸鼓起勇氣,最後欠身行全禮。

  「謝閣下恩惠。」

  「正事暫時講完了。哈~呼~」女領主伸展手臂,不忌諱地打了個哈欠。「沒有外人時,不用叫亞茵作閣下。妳時常『忘記』呢。嘻~」

  「……我會多注意的,亞茵小姐。」

  如釋重負的贏絮夾緊腋下文件夾,再次欠身:「交辦事項不宜遲,容我先行告退。」

  「去吧。」

  目送這名追隨自己已久的侍衛官開門離去,想像著戰爭災下其所承擔的種種重任,亞茵.阿爾西亞心中總有一份愧疚。她隱藏的很好,卻也知道在場另一得力下屬猜得出自己心情。

  亞茵走向窗前的辦公石英桌,紅髮的卡斯托迪亞跟上前來,服侍她入座,熟練地盛滿一杯溫熱紅茶,往杯盤下墊了樣式典雅的紙手帕。

  銀曦侯亞茵的社交講究禮字,若要以禮待人,必先以禮律己,這份出自血統中對雅致的堅持,在長久的相處下、多個戰場上出生入死之中,博得原先看不起冒險者的迪亞的忠誠。

  迪亞很高興自己懂她。

  入座的亞茵隨意檢視桌面文件,柳眉微皺:「兩個多月的隔離,感覺贏絮變生疏了呢。是亞茵的錯覺嗎?她平常是個很隨和的人。」

  面對玩著髮尾、困擾著的女侯爵,迪亞答道:「重大責任令她壓抑,而缺乏成就則使她焦躁。小姐,我相信這是非常時期的特殊反應。」

  「即便我們曾一道放下身份到處冒險,在弗摩爾行俠仗義,也難以讓此時此刻的她放鬆一些?」亞茵端起茶杯,小口啜飲。

  「因為您,贏絮不再受限於城衛隊的條條框框,嘗到旅行的滋味。可也因為您,她來到米爾斯並分擔您的使命。您方才所見到的,即是她以往的工作態度,缺乏背景之人在高壓職場中要達到那種位置,謹言慎行在一些時機是優勢。」

  「說的好像亞茵並不懂她的樣子。」亞茵苦笑。「倘若換作是妳呢?迪亞,妳會因焦慮而變得見外、審慎嗎?」

  「稟小姐。我一向慎重,或許感覺上與贏絮沒有差異。」卡斯托迪亞用潛台詞擺脫這個問題。

  「亞茵把留妳在身邊是對的。」

  兩人的視線不約而同停在桌面最上層的信封,其封條有拆過又黏回的痕跡,裡頭躺著卡巴拉生命樹的公文,其中含有一串長長的出征調動名單。

  亞茵名列其中。

  「後天啟程呢……」她感嘆著,眼神又飄向大窗外的西方。

  「時間並不充裕,您必須在明日下午二時返回阿斯嘉特進行必要整備工作,並交辦您在尤克特拉希爾戰隊之部份事務。薇塔小姐渴望見您,是否要安排Euforia Bakery行程?」迪亞翻開記事本,按壓筆桿。

  「好。」亞茵放下茶杯,百般留戀地搓揉著頭髮。「在出發之前,妳有想見的人嗎?」

  「休假日時,我已見過父親,並參加家族長輩的告別式。我再去僅是徒增難過,所以不需要。」迪亞垂下眼簾低頭。

  「是嗎……」

  亞茵沉默半晌,點頭,起身走到窗邊,依然看往西方。從街道延伸出去,脫出城市邊界,越過遠方壟罩在雨雲中的山脈,想像視線穿了過去,到達行軍的目的地。

  「妳還記得『無盡』的故事嗎?迪亞。」銀髮的女領主輕聲問道。

  「當然記得。」

  「舊王國的居民相信西方是條不歸路,不會有事物從西邊再起,他們向無盡祈禱,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虔誠,於是救贖方能存在,也就是太陽從東昇起。救贖是平凡、尋常、但確切的,是每一個靈魂持之以恆的總和。」

  「但是,」她深吸一口氣:「米爾斯郡還太年輕,人們攪和在它遺留的混亂中,看不見西方吞噬般的災厄。他們需要契機去明白無盡的意涵,唯有足夠多人虔誠,我的王國方能復蘇。」

  ──而那契機,是對抗四災的義勇軍,是我啊。

  她交叉合握雙手,置於心窩前,微微低頭,面朝混沌之彼端。

  「卡斯托迪亞,妳願意與我一同祈禱嗎?」

  紅髮護衛官意識到這名憂心忡忡的崇高女性並非提出了一道命令。於是她靠往窗邊,比照她的動作:「我很樂意,亞茵小姐。」

  「嘻~太好了。」亞茵閉上眼睛,但她藏不住發自內心的笑意。

  「僅供參考:沒有一名航海家回歸的說法是不正確的,只不過,第一名成功回家的英雄,他的船擱淺在舊王國東邊的海岸,就在黎明之時,如同大火炬一般地再起了。」



(完|Fin)









- PLACE -


葉蘭塔堡







- MISSION -

瘟疫章.之一

一年過去,四災義勇軍開始了下一階段的挑戰。名為「瘟疫之災」的敵人遠比索貝克還要難以捉摸,在敵暗我明的情況下,義勇軍決定先去跟梵亞斯主教「諾亞」交涉,以此做為章節的起點。







- IMAGE CREDITS -

Commons Pixabay


Avatars RinmaruGames



亞茵 金錢奴隸✖幽零(zero0813)







- WORD COUNTS -

3,342









❉ ❉ ❉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