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RPG四期創作】【CH35】01000555-2

樂之 | 2022-06-24 21:43:46 | 巴幣 3150 | 人氣 202

【主線:終焉審判輪迴】
資料夾簡介
RPG之幻想國度四期主線的創作資料夾



1000555-2





 




pianoVIIIVI-i
86 EIGHTY-SIX
Hiroyuki Sawano|2021




阿爾西亞


  「茵多雅,小心那些裂縫,我們不能失去妳!」薛莉芯砍翻一名溫迪戈飢民,倉促喊道。我燒盡眼前最後一具跛行者飢民屍身,斬碎它的鐵鎚,抬頭觀察遠方正在收攏的時空混沌。它不久前才將附近的整隊大丹軍陣給扯進去。

  「若亞茵不幸墜入其中,你們的義務是跟上。」

  「明、明白!」

  「業炎」是飽含憤恨之武具,其刀刃燃燒之烈焰都是鍛造者的怒火,所以戰鬥中的我必須保留控制情緒的冷靜能力,造成我語調冷漠。壓抑感情非常適合這種時時刻刻需要迅速反應能力的混亂戰場。即便曙葉在其上的飛船剛才直直駛入另一道裂隙,也驚疑不起來,因為我知道他會守約。

  薛兒不可能單獨戰勝鐵衛隊,她能贏是因為我等人數眾多,其他義勇軍此前已合力將落單的對手大幅削弱。若溫迪戈組織性地大量出現,又不到施展「一時撤退」最佳時機,那麼即使是裂縫也得縱身躍入其中,因為我不希望有人死在這裡。

  「阿善在左翼清道,薛兒負責右翼。諾拉,上方攔截交給妳,悠人顧恢復,薩加在中間行動待機,替補損傷人員。兩分鐘後隨亞茵我衝鋒掃蕩,注意亞茵攻擊範圍。現在全員檢查裝配。倒計時開始。」

  「亞茵小姐,補給輪替時間還沒到嗎?」名叫薩加的隊伍成員詢問,其最大非人特徵是一身湛藍膚色。雖然不知道是什麼種族,但我肯定他是個少年。

  「一時撤退還不是最優先事項,現在繼續執行掃蕩作戰。亞茵我隨時注意房卡調度命令,別擔心。」

  「……是。」

  「要相信茵多雅!」薛莉芯幫著我附和:「我們一路跟隨她進擊,不也沒遭遇困境?啊,還有九十秒!」

  轉頭一個讚許微笑,得到她精神煥發的眼神回應。她的表情讓我忽然想起曙葉——正確來說是他面對戰隊中新人的心情。他知道這些人之所以抱團加入皆有其原因,即便那些動機有時頗自私,與隊伍無關,他也希望確實幫助到他們。因此,出任務時他會極力避免任何人死去,即便那代表自己就得承擔大多數危險,在過程中受傷,讓我好驕傲,也好難過。

  指揮官本即便不代為承受身體意義上的傷害,也必須是屬下精神壓力的寄託對象,如此後者方能屏除雜念專注於任務,信任著隊長會帶領他們走向出路。指揮官沒有別人能夠訴苦,得吞下那些情緒自我消化,若戰況陷入僵局,還得隨時接受更多。試想這時若有隊員丟掉性命,他能不感到罪惡嗎?光是想像那種情境,他能不恐懼、咬牙堅忍著嗎?

  我能不在乎嗎?

  「六十秒!」

  我大概永遠無法成為像愛麗絲.白銀那樣的勇者,一人長驅直入,不顧己的奮勇殺敵。我戰鬥為了活先於為了勝。當這兩者形成矛盾時……

  「業炎」之火燒得更熾,胸中積累的怒意也愈加濃烈。彷彿繼承了刀匠意識似的,它劈啪作響暗示著渴望切砍,想要把事物燒毀,那火光照亮我的眼,好似嘲笑我的軟弱。要是再不用它砍東西,怒火就會反噬並回來傷害我。若想證明這套處世哲理,我必須連它也概括承受。

  「剩二十……啊!
有狼!」精靈少女驚呼一聲。從緩慢跛行者後方跳躍過來一小群騎乘狼匹的北境民族飢民,還踩扁幾個動作太「快」以至於超前的後者,向活人聚集的這邊猛衝而來。

  「迎擊預備。」我橫持刀,算準時機,欲在為首的傢伙接近前一個從右至左橫劈並催使火紋引爆,把牠噴飛,緊接著挑砍左側那位,最後掃回右側替薛兒牽制往後該由她擊破的敵人。在那之後斬——

  空間突然裂開!縫隙在我們與飢民之間出現,迅速擴大並且遮蔽整個視野,其內部閃耀我無法理解的扭動顏色,伴隨狂風大作,爆出不知是氣流還是生物還是某種閃電的吵鬧噪聲。我幾乎是本能地放開右手抓緊體重本就輕盈的薛莉芯,吸氣提聲大喊道:「
全員靠攏抓住彼此,結束前不准放開!

  這是命令。

  雖然技術上沒有強制力,畢竟我等並非正規軍隊。

  但是我在乎。








奈楚薩菈


  那些雷電瞄準我們而來,越是聚集,傷亡就越慘重。那些倒下的同袍並不會立刻轉變為飢民,而是先被後者名符其實地撲上啃咬撕扯,目睹此番情景的倖存者連多餘的話也說不出來,全副精神都用在逃命上。

  反彈攻擊的盾、防禦用咒文、甚至死去同伴或飢民的屍體,都被拿來抵擋電擊,哪怕多一點效用都行。為她施加的水膜早就蒸發殆盡,儘管我持續補充,可連她都都彷彿看得出我的能量漸漸乾枯。

  「呼……哈……」止不住喘息,我深知自己受傷嚴重。每一次來襲熱電都像被撕扯,頭髮散亂翹捲,魔法袍一些部位已碎成片片綿絮,長襪多處破損,露出灼傷、焦紅、被割裂的身體,這樣的我一定非常醜惡不堪吧。我仍拉著那名叫言的男人,用盡全力跟上隊伍,心中默默吶喊她的名字。

  「唯……

  閃電風暴發生期間有開了好多道空間,卻沒一個距離夠近,我們遺憾地目睹它重新關閉,並在那之前掉出其他聯軍同伴。許多人連搞清楚狀況的時間都沒有,剛一落地就被劈成齏粉,餘灰被飢民踐踏著踩過。因為他們的壯烈犧牲,一些敵人的惡意被分散了,我才有時間觀察幾眼攻擊者樣貌。遠遠看去似乎位高大魁梧的鎧甲身影,手執一柄長槍,軀體纏繞雷電,大手一揮那白光就瘋狂噴出,炸碎它想要毀滅的目標——我們。

  絕望至此,那時候我一點也沒有想到過這點,若有機會質問我,也會直接加以否認。其實潛意識裡我已不再有求生意志了。可我仍奔跑著,術式仍施展著。我要保護她。如果連這點都做不到,至少我要跟她同時同地死去。

  電光聚集,雷聲壓縮,「雷神」方位轉亮而世界彷彿變暗,我知道我們玩完了。

  啪啦啵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謝謝妳,婕小姐。」

  「你……?!」

  瓦解一切團體堆疊的護盾,蒸發一個個來不及反應的同袍,我卻突然被人抱起,迅速飛至唯身邊,連納悶她為何停止的時間都還沒有,卻見一層泡沫般的虹色屏障無中生有地出現,不可思議地為身在其中的我等擋下轟鳴一擊,碰撞瞬間宛若物質湮滅,彩虹光譜淹沒於爆炸波中,後者也完全被阻隔在外。

  抱起我的人是言,他醒了。

  大概幾秒鐘吧,那擋下閃電的屏障名喚「凱盾」,是她最終手段,為此她必須停下。

  換言之,沒有對策了。

  「
維持動作聽著!」她嚴厲又飛快地命令:「我將獨自靠近奧丁作為誘餌爭取大家撤退的時間。在我倒下後,義勇軍從傷勢較輕者輪流上陣擔任誘餌。活著離開這裡的,一定要成為義勇軍填補空缺。」

  既殘酷,又溫柔地……

  她顯然不給我回話的餘地,在那短短時間內講完這段所謂的遺言,但隨著泡沫效力逐漸減弱,言卻緊接著開口了,在我看來是不加思索地,用那缺乏起伏的平淡聲音說:「沒問題,但妳要是最後一個,德聖卿。」

  「怎麼會沒問題!你真的聽懂她在講什麼嗎?」為什麼這個人都慘成這樣還能不切實際至此地步?他難道看不出來唯打算自殺換我們一命?

  我轉頭急喊:「唯妳——」

  她不在那裡。屏障已然散去,纖瘦的黑髮身影大步衝出,挺劍直奔「雷神」。

  「——
——!!」

  我最愛的人類哪。

  為什麼妳總是在殘酷的同時,又能如此溫柔呢?

  為什麼要扛下一切,不讓別人……不讓我為妳承擔多一些?

  以為……不,我相信自己有能力做到的,可這機會竟被妳親手奪走了。

  清楚意識到之前,我已經邁步追逐她的背影,不惜消耗僅存水體成為給予肢體的加持魔法,用盡一切也要追上她。就算不能一起活,也要一起離開。我以為向德聖卿宣示效忠的那刻起,我就是為她而活。孰料在關鍵之刻到來時屏棄的人卻是她。

  我已經很快了,她看上去卻越來越渺小、遙遠,身邊有人做出與我相同選擇,口裡胡亂吶喊著此時無暇聽懂的話,聲音既多又雜,在那其中似乎聽見言大吼。

  「我說,妳要是最後一個,唯!」

  我伸手想抓握她的背影,想當然是無可奈何的徒勞,別說是承擔了,現在她恐怕連我和其他人在幹些什麼都無從想像吧。

  別不等我!

  別連我跟隨妳的最後意義都要奪走!


  我絕望的發現怎麼樣也追不上她。鐵了心要去死,還不許我伴隨。

  所以……這就是她先前悲戚的原因?只因我……我們剛好被拋進這座有她在的絕命戰場?

  妳明明可以依賴我的,卻把我遠遠推開……

  別……


  追逐著、吶喊著、放縱著。視野縮小,就好似身處某種高速行進的載具上。名為焦心的載具。雷聲不見了,飢民變得不再重要,全世界往視線盡頭的那一小點壓縮,那個我該在,卻不在之處。

  別丟下我一個人……

  忽然地,刺眼高光閃耀!那一小點被某個黑漆漆、隱約有流光竄動的事物遮蓋。我嚇一大跳,心裡又氣又急,想把它掄開,伸出手,卻讓自己整個人被吸進去。

  是時空裂縫。

  是她最後的殘酷,與溫柔……







阿爾西亞


  「全員靠攏抓住彼此,結束前不准放開!」

  「茵、茵多雅!!」薛莉芯大叫,慌慌張張地扯緊我手臂。其他人也是,小隊沒人放開彼此。

  本該發生的拔地而起沒有發生,裂隙在我們眼前張開到最大,接著忽然潰縮,在崩陷之時從中掉出四名傷痕累累的義勇軍同袍,我認出其中一人,不由得瞳孔縮小。

  「夜臨婕老師。」看見半昏迷狀態的月升精靈女術士,如此低語著,然後我立刻想起前方逼近的危險。若牠們沒被裂縫吸進去,接下來就是……

  「迎擊取消,全員靠近亞茵,傷員也拉進來!快!」我抽出並高舉#0100號房卡。

  「茵多雅妳打算——?」

  我之後再回答這個問題,薛兒。四名重傷人員憑空出現,狼嚎聲越來越近,雖然進擊指示非常明確,可若情況緊急時前線指揮官仍擁有自主決策的權力。我不允許戰隊中有人在眼前死去。

  「SKILL!尤克.特拉希爾——」

  喉頭一甜,嘴角滲血,「業炎」無可奈何地傷害了我。

  但這也不要緊,我已做出選擇。

  因為我太在乎他們了。







- CAST -








- PLACE -


「群」







- MISSION -

【饑荒章.之六】

為了擊敗「群」,希莉卡領悟了為追求對等所帶來的利弊,她與重啟者諾亞和解,同時領悟「平衡」的質點,造成群陷入混亂,最後的攻防戰也在群影響全世界重力的同時展開,此戰若敗,大丹將亡,隨後世界也將被群完全踐踏過去,這即是各種意義上的最後一戰。







- IMAGE CREDITS -

Commons Pixabay


Avatars RinmaruGames



亞茵
幽零(zero0813)



BOOK(bookman0724)



夜臨婕 可拉斯尼格拉斯(maxeggq2000



薛莉芯 翔之夢 IsFlyingDream(ruby610032)







- WORD COUNTS -

3,523






奈楚薩菈


  睜開眼睛就看見亞茵與她用來擦拭我額頭的手帕。我騰的坐起,試著認清自己身在何處,倒是她表現得像是什麼都已經知道了一般,還在那抿嘴偷笑。

  看來我在方舟上,而這位米爾斯的小公主真教人又氣又安心。

  她微笑著為我指出那人所在的醫療房。

  我打算之後再好好感謝亞茵。此刻……那人更重要。

  我拖著尚未完全復原的傷軀推開房門,黎瑟安在那裡,跟我四眼對望,我不得不先請她離開,幸好那名夜精靈非常體貼,還由我任性地反鎖房門。

  唯就躺在那兒,表情關切中帶著些許尷尬。我無視它們。

  我登上那床,一手按住枕頭,另一手拉起她的右手,貼在她胸口心窩之處。

  看!妳仍活著!妳的心臟正在跳動!

  髮絲垂到她臉頰上,搔癢著,但她不敢躲。我好生氣,也好難過。我的表情一定非常難看,徹底暴露我的固執、私心、與忌妒。

  妳為什麼不等我?

  唯似乎想講話,唇瓣微張,卻又吞了回去。

  妳為什麼……寧死也不依靠我……?

  大概是看見我在哭吧,她保持靜默,僅是怔怔地對望著,感受彼此心臟鼓動。

  一如既往的溫柔,與無以形容的……殘酷。




(完|Fin)




❉ ❉ ❉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