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瘟疫章.之五 ∞ 餘火

艾茵‧埃特納 | 2022-01-10 05:15:08 | 巴幣 36 | 人氣 141



XXVIII.
Remnant Feather




  ——絕處逢生,希望之羽。


  隨著眼前轟然落下的巨大魔法火球砸在街道上,頓時塵囂四起、煙霧瀰漫,龐大的煙霧與噪音渲染著華麗又殘酷的火光,遮蓋了所能望見的一切。

  只剩下耳邊還能聽見狂風的呼嘯、碎石瓦礫搖搖墜落、整齊板磚的撕裂、雜沓腳步慌亂奔走、煙石嗆咳的疼痛喉音、慘烈受傷的哀號與怒吼,成為了開戰的開幕曲。

  孤注一擲的義勇軍們化作了從天而降的箭羽,劃破漫天的陰翳,下落在這座曾經是包容他們、幾乎可以算做是家鄉的都市。

  為了奪回未來,奪回生的希望,成為破鋒的箭矢、披荊斬棘的利劍,成為希莉卡與質點者最強大的力量,直抵敵軍的巢穴——哪怕眼前,極有可能是有來無回的陷阱。




  ——距離開戰前,倒數一小時。

  所有的義勇軍整裝待發,全數集合,該捆緊臂甲的還在最後一次拉緊束繩,該檢查行囊的仍然在最後一次清點自己的裝備。

  所有的人都在等待。

  有一口氣緩緩地被吸入胸腔,再隨著擠壓吐息,反覆地、來回地,呼著、吸著、最後成為一股吐不出、吞不下的氣哽在喉頭、積在胸口,隨著心臟跳動,化作幾乎衝破胸膛的巨鼓擂響。

  阿芙拉與拉黛也在人群裡,看見了有些熟悉的面孔。

  兩個並肩站在一起有著顯著身高落差的一個精靈加上一個人類的組合,讓他們站在人群裡非常的顯眼。而其中高大的精靈仗著身高的優勢自然地也看見了不遠處的兩位女性。

  阿芙拉抬起了手,隨意地一揮,完全不擔心精靈沒看見;而很明顯的,那個身高差組合也如她所想的那樣來到了她們的面前。

  「克萊瑪吉安,好像有好一陣子沒有看見你了。」阿芙拉說著,向眼前有一段時間沒見過的精靈打招呼,倒是沒有想到再次見面之後,經過了如此艱辛的一波三折,當初還說想要有空一起悠哉地度過悠閒時光,看來這份悠閒時光離她們倒還遠的很呢。

  那雙矢車菊藍的眼眸彷彿不經意地掃過了精靈身旁的人類,穿著老舊的三角帽、披著一件斗篷,掛著輕佻笑容的臉龐看起來很年輕,但配上這副表情,活脫脫地就是從故事裡面走出來的吟遊詩人樣貌。

  「日安,兩位。」被稱呼為克萊瑪吉安的精靈露出微笑,將右手置於心口,微微躬身。「是有一段時間,未能相談了呢。」

  「亞露安狄思呀、亞露安狄思,我真是不知該對你說些甚麼才好呢。」而男人的目光則在兩位女士與精靈之間來回。他一手摩娑著耳垂,嘴角帶著不明所以的弧度。也不待精靈介紹,他便逕行插了口,而後又摘帽、躬身一禮,自我介紹道:「日安呀,女士們。在下亞菲克.綴爾,竭誠為您等效勞。但可以的話,請稱呼我亞菲克即可,可別加上先生哦。」

  目光也落在旁邊一直很安靜的女性身上,意有所指地眨眨一眼,笑意更深。

  「拉黛是妳認識的人嗎?」阿芙拉有些新奇,回頭看了一眼女王陛下。

  只見拉黛頷首點頭,「砂糖森林復園之後遇到的。」又把目光投向了那十分自來熟的男人身上,「再次見面,亞菲克先生。」

  「初次見面,亞菲克。」阿芙拉向來不拘小節,隨口就喚起了名字。又看向旁邊的精靈。

  「那真是巧了。亞露安狄思,這一位是我的夥伴,拉黛.可爾。」換了更親暱稱呼的名字,阿芙拉介紹起身旁的夥伴。

  拉黛也向著眼前的精靈頷首,「初次見面。」

  「妳好,拉黛.可爾。」精靈又是手致心口,躬身一禮。

  「出發之前遇到也算是一種緣分吧。」阿芙拉說,瞧著眼前的亞露安狄思,倒也沒問什麼已經準備好出發了嗎之類的話,只是接續著說:「敘舊不急,等這一仗打完之後,找個地方喝個酒吧。這一段時間光是逃命都沒好好的喝上一杯了。」

  「就這麼說好了。」自顧地說完,對著亞露安狄思拋去一個約定好囉的響指,阿芙拉單手輕攬過拉黛,讓她回隊伍裡準備。

  拉黛對著兩人又頷了首,示以道別,就跟著離開了。




  ——此時此刻,阿斯嘉特。

  再次來到阿斯嘉特,這裡已是既熟悉又陌生的模樣。

  方才轟然炸下的火球將原本突襲的義勇軍隊伍打散,但所有人的目標都是一致的,為了他們的希望拖延時間,掩護危險,每過一分一秒就多一絲機會。

  每一個重新踏上這片土地追隨著微小希望而勇往直前的義勇軍,都明白眼前將會遇到的困境,這一次,他們曾下定決心並貫徹守護的,將會舉起武器,與他們刀刃相向。

  阿芙拉抱起拉黛穿過了煙霧,她們穿梭在狹窄的巷子裡急速的奔行,這座城市雖然被罪惡侵占,但好在城市的街道沒有產生多大的變化,依靠於她閒暇無事就愛踩點酒館的一點樂趣,讓這裡四通八達的道路即使煙硝迷眼也沒讓她失去方向。

  就在阿芙拉抱著拉黛穿出濃煙小巷的下一刻,一柄閃爍著冰冷銀芒的刀刃從旁刺出,毫不留情地朝著那截白皙的頸項劃去。

  阿芙拉腳尖一蹬高高躍起,同時騰出了另外一隻手擋下那突如其來的襲擊,大衣連著裡頭的襯衫袖口都被劃開,白皙的手臂被劃下一道深紅色的傷口,她下落在了距離偷襲者有一段距離的位置。

  低頭瞧了一眼自己的手臂,阿芙拉先把拉黛給放了下來,隨手將出發將替她穿上的斗篷戴好,「就在這稍等一下。」

  偷襲者似乎也有些無措,一擊未有得手,卻沒有趁勢追擊,而是將自己掩在煙霧之後。

  好久沒有受傷了,阿芙拉轉了轉手腕,手臂上的劃傷只是短短的幾十秒間就漸漸癒合,隨手召喚來水流,洗去自己衣袖與塵土上墜落的血跡,下一秒抬手,水流化作龍捲,直接穿透煙塵後方撞去。

  轟隆之間,又是一片巨響,水柱洞穿牆土,碎片飛濺,又在水流中被腐蝕,四散開來的水氣化做薄雨,不斷的下落,雨水裹挾塵土,慢慢將視線洗淨。

  在霧雨之中,遠處的人影慢慢的清晰,數量也在逐漸的增多,一個、兩個、三個……五個、十個、二十個……漸漸地將她們倆人包圍了起來。

  看來有時候認識的人太多,也會造成一點小小的麻煩呢。阿芙拉想。

  伴隨著耳邊不時傳來的,忽遠忽近的廝殺與吶喊,遠方的義勇軍儘管四散,也正在各自拚盡全力,這一刻所有人的目標都是一致的。

  戰鬥的信念是舉起刀刃的力氣,懷抱的希望就像微火,就像那句簡簡單單的約定,下次一起喝酒吧。

  有了確實的目標,就有了前進的道路,每一個身在路上的勇者,都在期待著,能夠卸下鎧甲的那一刻。

  所以,還遠遠不到放棄的時刻。

  去吧,就在前方,去與所有夥伴會合。





 




【四期主線——終焉審判輪迴】


第二十八章
瘟疫章.之五

  世界高峰會,本身就是克蘇魯等待義勇軍自投羅網的陷阱,然而在絕境之中,意念引發的奇蹟卻讓事情往好的方向發展了。尤克等質點者的復原,收回了部分的籌碼,而這些籌碼將成為未來賭局的燃料。

  請描述在世界高峰會決戰、以至於之後登上世界樹之間遊蕩的故事,本次故事的主角不限一、二角


WORD COUNTS
2354





  Role Pic:丹丹
  Clemagion Pic:可拉
  Mr.Ah Pic:被被
  Photo:Ayn



  後記:
  尾牙喝了一堆,還好有趕上死線……
  下次絕對不做這種事情了啦!(  ´ q ω q `  )

  這次有被被毯毯二人組客串!
  感謝被被幫忙修飾改善被被毯毯的演繹拯救免於崩角深淵
  大大大大大感謝!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