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請別叫我英雄》(編修版)002-像作夢一樣

九方思想貓 | 2021-09-27 10:11:59 | 巴幣 68 | 人氣 72



本書為編修版
70%左右的文本因重新撰寫而與初稿版有所不同
若您為首次閱讀,推薦閱讀此版
若您已讀過初稿版,也希望您能從中享受到樂趣





  ※

  無盡的黑,伸手不見五指的幽暗,短時間佔據了他的意識。隨後白光擦亮他的臉龐,熊英真醒轉過來時,感覺不知怎地,精神特別好。

  自從進入職場以來,已經很久沒有睡得這麼好了。

  回想起不久之前車輪壓上自己腦袋,頭殼裡傳來的碎裂聲響似乎還在耳際,現在能有這麼好的精神,肯定是因為自己已經死翹翹了吧。

  「這就是往生的感覺嗎?」視線還有些模糊,但熊英真坐直了身,只覺輕飄飄的,卻沒有哪裡特別不適。

  仔細一瞧,床畔一條人影趴睡在側,那是身上穿著成套西裝的蘋花妃。髮絲散亂,服裝不整的模樣,看著惹人憐愛。在她略微敞開的衣領之間,潔白的胸口與高雅的鎖骨線,無處不流露她的麗質。

  如同細柳般優雅的手指還勾著他衣服的一角,像是深怕他要消失不見似的,要熊英真不由地心生憐惜。

  蘋花妃平常對他特別好,但即便如此,在精明強悍的外表下,也很少展現出鄰家女孩的一面。英真不禁感嘆——不愧是死後世界啊,就像做夢一樣,而夢裡什麼都有。

  曼妙的身材與緊實的筋骨,美麗豐滿的翹臀包在長褲底下,自己死前的心願,莫非真的被淘氣的神聽見了,死後真許給他一個酷似蘋花妃的美麗女友?

  「花妃的屁屁……讚。」

  雖然很讚,但馬上就摸「女友」的屁股也太過分了。陷入天人交戰的青年在病床上,獨自一人上演左手阻止右手的獨角戲。

  這是死後世界,道德倫理什麼的,算得上是問題嗎?

  幾經掙扎,他還是決定——不要對眼前的美麗翹臀下手。

  但他可是死了呢,不做一回自己怎麼可以呢?感受著胸口心臟噗噗跳的聲音,熊英真吞了吞口水,顫抖著將手伸向蘋花妃包覆在長褲底下的緊實蜜腿……

  「我勸你最好還是打消這個念頭喔,英真。」

  慵懶的聲音從床頭傳來,嚇得熊英真差點從床上彈起來。

  儘管製造的噪音並不小,但一旁的蘋花妃似乎相當疲勞,這麼大的動靜,也沒能把她吵醒。

  他回身抄起手機,看螢幕上顯示著:「超級駭客杜曹仁大爺」這個警示視窗,這人可不就是他從小到大的好兄弟嗎?

  「靠北,你又駭進我的手機?」熊英真抬起一邊眉毛,用氣音罵道:「我都死了,怎麼可能又會被你駭進手機裡?」

  營幕上,有個語音傳輸的符號正自閃爍著:「我聽說醫院檢查的結果是『人沒事,只是受到驚嚇所以意識還沒恢復。』看來花妃傳給我的訊息似乎不太對喔。」

  熊英真歪了歪頭,一臉狐疑。

  那可是砂石車呢,輪子還直接對準腦袋輾過來,怎麼可能沒事?他不可置信地看著有些破損的手機,似乎出車禍這件事,確實在他的手機上留下了痕跡,「出意外」是真,「大難不死」總歸也假不了。

  「是啊,她昨晚是這麼說的啦,不過就我透過你的手機鏡頭看見的,應該不是完全沒事。」

  「怎麼說?」熊英真眨了眨眼,覺得越聽越迷糊。

  「一直覺得自己死了,而且還打算偷摸年輕檢座的屁股和大腿,就我的觀察,你不可能沒事,最起碼腦子也肯定有離家出走。」

  「靠北喔!」

  這不是從頭到尾都被杜曹仁看在眼裡了嗎?熊英真忙把手機鏡頭塞到枕頭底下,這才有了心思觀察四周。

  原來這純白的房間並不是死後的世界,而是醫院的病房。從身上各處傳來的搔癢感,以及肚子裡的空虛程度來看,自己確實活著。

  同時,沒吃東西,也沒洗澡。

  「我還活著啊……」

  「可不是嗎?你最好看一下我送你的那頂特製安全帽。」杜曹仁的聲音從枕頭底下悶悶地傳出來,「如果沒有它,你那顆空空腦袋,早就變成馬路上的大披薩了。」

  熊英真往身邊一探,超級安全帽果然看起來結構仍十分完整,只有少許變形。

  「那頂帽子用了我這超級天才研發的特殊結構和未公開的材料,經過你這番實測,可以確認防護力算普通超級了。等你出院以後,記得帶來給我看看受損情形,我再改良看看。總之你沒事就好,先這樣,掰啦。」

  杜曹仁慵懶的聲音停歇之後,病房裡再度陷入了寂靜。

  此時,蘋花妃才迷迷糊糊地從睡夢中醒轉,見熊英真苦笑著望向自己,才從床畔跳了起來。

  「英真你醒了?我什麼時候睡著的?」

  「沒事,我也是剛剛才搞清楚自己沒死。」熊英真無奈地聳了聳肩,「花妃妳該不會一晚上都陪著我吧?」

  「這當然不可能啊,昨天夜裡有兇殺案,相驗工作持續到很晚,我忙過通宵才來的。」

  就知道沒有這麼好的事——熊英真不由得在心中嘆息。

  有花妃女神徹夜陪伴這等好事,會不會只有死後世界才有呢?

  不過,有幸可以看到花妃起身整理衣裝儀容的美景,大概也不算太糟糕吧。也是在這個時候他才覺得:「活著真是太好了。」

  儘管感覺行動並沒有什麼不便,但蘋花妃還是堅持代為張羅早餐。不久之後,兩人享用完遲來的一頓飯,她又再趕往老藤地檢署上班去了。

自從出社會以後,和她之間的距離,似乎無形之間拉了開來。

  「真是勞心勞力的工作啊。」熊英真在心底有了疼惜,更有些感傷。

  隨後不久,醫師進入病房檢查病況,就結果來說,也僅後腦勺有一處看不出新舊的傷痕、腦壓似乎有些高,除此之外,可說幾乎沒有任何外傷。

  其後他更通過了所有復健項目測試,不但平衡表現完美、耳聰目明,甚至運動能力還比同齡人士更好。

  這一點都不像是才剛剛摔車、頭被砂石車輾過的病患該有的樣子,更別說熊英真原來也不愛運動,這樣的測驗結果,也令他滿腹猜疑。

  儘管醫療團隊也感到有些古怪,但檢查結果明擺著如此。在確認甦醒的病患本身並沒有什麼大問題之後,活蹦亂跳的熊英真一再提出的出院請求,也得到了批准。

  醫院外頭陽光普照,看著這等好天氣,劫後餘生的熊英真拎著兩天沒洗的衣服,在醫院的門外大大地伸了一個懶腰。

  「啊——活著真好。」他輕聲對自己說道。

  就在此時,手機又再震動了起來,熊英真有些無奈地拿起手機,準備再次面對死黨杜曹仁無情的吐槽,但畫面上顯示的卻是循正常管道的來電。

  上頭大大地標示著——巧屋仲介。

  「英真你好樣的啊,新人而已,昨天就沒來打下班卡,今天早上甚至直接蹺班?你搞什麼東西!」

  「店、店長不好意思,其實我昨天出車禍,昏迷到今天早上,剛剛才辦好出院。」

  「你出車禍?怎麼回事?」

  「我被砂石車輾過,然後……」

  「你被砂石車輾過,所以昨天沒打下班卡。然後今天早上辦理出院,喔是喔,這樣子喔。」手機當中,店長的聲音變得十分木然,「喔好好,我知道了,不就是被砂石車輾過嘛,那你今天要請假嗎?」

  熊英真再笨也知道店長並不相信這個說詞,畢竟無論是誰聽起來,這個理由本身都太滑稽了。

  「不——我馬上回公司,抱歉。」

  決定不多作辯解的他,將手探進沒洗過的西裝外套口袋裡,掏出滿佈全新刮痕的鑰匙,然後循著醫院人員指示,尋找他的灰貓號。

  到了目的地,只見一塊車牌,放在一張包裹著某種東西的帆布上。

  掀開來一看,本就十分陳舊的老檔車,經過這次摔車,大概只剩輪子是完整的,其他部分或歪或殘,最具代表性的油箱,也從原本的水滴形變成華麗的閃電形。

  別說是趕到店裡上班了,這團破銅爛鐵,大概連醫院的停車場都騎不出去。幾經嘗試,它還勉勉強強可以牽得動,無可奈何之下,熊英真只好拖著灰貓號往外走。

  「停車費,兩個晚上,60元。」

  經過警衛亭,對著柵欄機發愁的熊英真聞聲,呆呆地望向保全。

  「60元。」像是聲張主權一般,那位保全微笑著再提醒了一次,並伸出了手。

  翻了翻錢包,裡面左右橫豎,也就只剩下60元現金。繳完費領了發票,吃力地推著破爛的機車走在路上,他又再悠悠地嘆了口氣。

  「起碼我還活著啊……」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頭殼傳來的碎裂聲,腦中馬上跑出雞蛋被捏碎的聲音(有聲文字w
從以為自己便當到被拉回現實的節奏挺喜歡的,很流暢(英真不哭,人生偶爾有好也有不好,摸摸頭w
2021-09-27 13:05:20
九方思想貓
蛋頭的哀傷XD
2021-09-27 13:11:3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