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眠紀》104-戰之殤-001

九方思想貓 | 2021-09-27 10:20:19 | 巴幣 44 | 人氣 76

連載中《神眠紀》(完本後編修中)
資料夾簡介
九方豫與莫英是投身冷凍睡眠,準備跨越戰亂年代逃往和平未來的逃避者,然而,醒來以後的九方豫卻發現好像有點不太對勁。






  在地面上交戰的兩造士兵,各自在戰場上堆放著防禦工事。

  由神道眾和奇印神國長征兵團混編而成的攻擊部隊,以二十個人為一個單位,分為各種不同任務性質的小隊。有負責開闢道路的殺祭前鋒隊,負責中堅防禦輔助以及提供遠程靈術彈幕的夜祭掩護隊,最後面則是負責後勤的英祭救援工事隊。

  各小隊都有負責帶領的祭司,在奇印神國與萬塔伊交戰的這一年裡,不少年輕夜人投入神道眾修行者行列,年輕的祭司比起從前增加了不少。

  生面孔多,也代表著身為祭司的閱歷尚淺。與守護朱印多年的祭司相比,年輕的祭司剛從服事的身份提升上來,靈力的質與量上面都遠遠不及老手,動作和靈術的使用都有些生澀。

  在紛亂的戰場上,一支身上裝備看起來已略顯破損的殺祭前鋒小隊,正在崎嶇的山路裡曲折前進。

  「各位,加把勁,我們距離『初始的三人』位置太遠。」帶頭的年輕殺祭滿頭大汗地說:「三位大人在今天的戰鬥發起時,就身先士卒衝到最前面去了,雖說以他們的身手也許不用我們擔心,可是我們距離戰場中心的距離一直沒能拉近,戰線推進的速度太慢會讓三位大人孤立無援的。」

  「是、是的,小隊長!」

  前鋒隊的士兵拖著疲累的身軀,吃力地跟在殺祭小隊長的後面。

  「小隊長,真的不能再快了。如果我們把靈化武裝的靈力都分配到迅捷上,剛體的靈力量可能擋不住狙擊。」

  「不用擔心這個,先把所有靈力都分配到迅捷上。我們用這麼快的速度在奔跑,就算是萬塔伊王國的狙擊手,也大概沒辦法……」

  正當殺祭小隊長解釋時,忽然間他感受到自己踩中了什麼東西,發出了清脆的「喀嚓!」聲,明顯是金屬零件作動的聲音。

  「停下來!停下——」

  儘管是個年輕的殺祭司,但畢竟曾接受過嚴酷的殺祭訓練,他的敏感神經以及對周遭環境的覺察能力,與一般人並不相同。可是其他身穿靈化武裝的士兵,在使用靈力驅動的強化裝備之前,也僅是一般夜人或異人,在殺祭司的警告之後,還是有人帶著不明所以的表情從後方擠了上來。

  「喀嚓!」「喀嚓!」「喀嚓!」

  「全力發動剛體,大家張開嘴,保護好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連續踩中了數個機關的年輕士兵,帶著疑惑的表情消失在火光熾天的爆炸風暴當中,哀嚎聲隨著人影彈飛到半空中時,碎肉、斷骨與紅色的血霧被炸散在狹窄崎嶇的山路之間。爆發中心的殺祭和三位倒楣的士兵,只有身為小隊長的殺祭得以即時發動強力的剛體,其他幾人被地雷狠狠炸得魂飛魄散,有的斷了腿,有的被地雷的碎片打穿了幾個血洞,在散發著焦味的血花裡,他們只是在震懾的爆發聲響當中發起了呆。

  他們都還沒有真正意識到自己發生了什麼事。

  「英祭,英祭!!醫療班上前!快點,這幾位弟兄如果沒有立刻使用癒手,這種程度的出血量是撐不住的!」

  由白底黑紋長袍的英祭帶領,幾位英祭團的服事以及裝備了癒手靈具的醫療班兵將受傷的三位前鋒團團包圍起來。在英祭凝聚白色的癒手靈力同時,醫療班的班兵取出了皮革狀的敷料蓋著像是忘記關的水龍頭一樣不斷出血的血洞。

  三個前鋒排的班兵,此時才意識到自己出了什麼事。

  「嗚、嗚啊……我的腿……沒有了啊!」

  即使是再勇敢的大男人,也無法承受身體一部份被炸得粉碎的恐懼。

  「好痛啊……好痛……」

  年輕殺祭回頭望著自己的弟兄,深深皺起了眉頭。

  還能有什麼比這個情形更糟的呢?

  正在這麼想的時候,稍遠的岩縫裡發出了一抹火光,隨即硬物破空而至的聲音略過殺祭的耳畔,打在正在施救的英祭腰窩上。

  威力之大,立刻將英祭整個人一分為二。喪失意識的英祭在空中分為兩個影子,連喊聲都來不及發出,在三位前鋒兵的後方不遠處化為痛苦的殘塊。

  「有重彈狙擊手!大家快把傷員拖進掩體裡!」殺祭被眼前的情況嚇得魂飛魄散,但仍快速地下指示,「不要放棄那位英祭姊妹,她還沒死!醫療班,先停下手邊的動作,馬上把傷員拉走!」

  指示聲還沒下達完畢,從稍遠處可以看見步槍兵已經拿著萬塔伊夜貳式突擊步槍,往前鋒隊的位置衝鋒而來。

  「我先去爭取時間,弟兄們找掩護,傷員務必要治療到可以重新行動為止,斷肢記得都要撿回來!」

  簡單交辦完,看到士兵們開始行動起來後,那殺祭運起靈力,施展了秘影。隨著存在逐漸消散,他以迅雷之勢突入一面進行戰術掃射,一面衝鋒前進的敵方突擊步槍兵隊伍。

  迅速地在不同的地點旋身飛越,以靈化手槍適時射擊堅冰及瞬雷彈,轉瞬之間他便放倒了三名衝鋒手,然而萬塔伊王國軍早就已經針對殺祭的身手有過精密的研究,下一波戰術彈幕射擊很快像傾盆大雨一樣,往他可能落腳的各個地方展開掃射。

  「嗚!」

  眼看自己很快就要落到會被射中的地點,年輕的殺祭小隊長只得解除秘影,將全部的靈力集中到剛體上,以承受密集的步槍子彈沐浴。

  一發,兩發,三發,四發……二十發,三十發,一百發。

  口徑5.56MM的步槍彈毫不留情地在數秒之內,像是澆淋一般降在現了形的殺祭全身上下,終於捱到前鋒的步槍兵打光了突擊步槍第一個彈匣的所有子彈之後,殺祭的雙手上滿佈著遭受到強烈撞擊的瘀痕與許多開放性傷口,渾身浴血的他漸漸失去站著的力量。

  然而當萬塔伊王國軍的士兵正在換彈匣的瞬間,熟悉的重彈狙擊槍聲又再度由陰影的縫隙之間響起。

  時間彷彿變得很慢。

  年輕的殺祭可以看得見有一個小小的金屬彈頭,正往自己的眉心前進,就是這麼準確,彷彿有一條命定的線,連接著彈尖和他的額頭。剎那間,他完全確定這一發子彈在不久之後,就要破開他的皮膚、骨骼、大腦,並穿越到後腦杓,結束他在這個世界凝聚以來,不算長也不算短的生命。

  剛體靈力已經被突擊步槍消磨殆盡,身上的靈力還不足以即刻發動迅捷進行閃躲。就算能夠將剩餘的靈力放在迅捷的發動上,自己已經被子彈的衝擊打得粉碎的雙腿與雙手,也無法驅策自己離開現在的位置。

  口徑12.7MM的反器材狙擊步槍彈可真是大啊,它前進的速度好像很慢、很慢,在凝聚所有死亡的恐懼與黑暗之前,彷彿不願讓年輕的殺祭得到更多的希望。

  「願祖神與真神的凝望永在……」

  年輕的殺祭輕輕地閉上眼睛,等待狙擊槍將他貫穿的那一刻。

  但這一刻卻一直沒有來。

  他重新睜開眼睛,眼前熾烈的金黃色劍刃光芒,照得他一時看不清四周的景物,步槍彈被靈光劍的高能量消融的同時,金屬碎屑飛散在他的臉頰上,稍微還有些燙。

  雙手拿著金黃色靈光劍的男人,與身著純白色神衣的女性降臨在他的面前。

  「神啊……」

  殺祭艱難地吐出這兩個字,隨即頹然而倒。

  「已經沒事了。」那身影一甩手上的靈光劍,用極富安定力量的靈力話語道:「我們來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