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眠紀》101-征途前夕-002

九方思想貓 | 2021-08-31 22:04:16 | 巴幣 62 | 人氣 101

連載中《神眠紀》(完本後編修中)
資料夾簡介
九方豫與莫英是投身冷凍睡眠,準備跨越戰亂年代逃往和平未來的逃避者,然而,醒來以後的九方豫卻發現好像有點不太對勁。






  在我們閒話之間,隨著卡迦籠車邁進的步伐,屬於朱印森林的植披也逐漸向兩邊散開。在林木逐漸稀疏的開闊視野裡,化奇城的身影又一次映入眼簾。

  通過整齊的市街,當時在樂東池的統治之下,這是個只有富裕夜人階級才會出沒的街區。如今政權被我推翻之後,異人與夜人在此處和樂融融地逛著街,看來兢兢業業的上班族正趕著前往工作地點。

  冰釋的階級差距讓商業的發展獲得空前的進步,資源從貴族階級手上釋放之後,奇印神國小小的雙城,有了巨大的能量。已和我國建立同盟關係的其他諸侯國,源源不絕的商旅隊伍在卡迦公路上來回奔馳,人車分流的整齊街道兩旁,從前只有較為傳統的手工藝、木藝以及金屬藝品店,但如今由於SPU靈具的開發,萬塔伊島各國的需求不斷增加,於是各種靈裝與靈具用品店林立。

  若要形容,這裡變得非常像光界的電子街,或是3C產品的暢貨中心。

  一棟棟明顯看來由堅固的石料與夜界金屬建造而成的嶄新建築物,逐漸改變化奇原本樸素的風貌。

  「撇開建材的顏色不說,這真的越來越像光界了。」白祈像是非常驚訝地望著眼前的景象,「光神殿的樣子就夠驚人的了,怎麼北面的化奇也這麼有趣?」

  「這可就說來話長了啊……我只能說,也許我插手真的深了點吧。」

  我摸摸鼻子,露出一絲苦笑。畢竟當時加入了義風堂,並展開第一個任務的時候,根本也沒想到最後會掀了領主的台子,不但拯救了異神席月,更建起了一個奇印神國。

  「要是我們處理完所有的事,說不定還有機會帶媽媽和莫英來這裡的街上晃一晃?」

  「就說了。」白祈伸出手來戳戳我的額頭,「不要隨便『立旗』。」

  「是是是……」我無奈地聳了聳肩,一面看著周遭的街景,逐漸轉換為住宅區的風貌。

  從前雪風領著我們穿過的破落老街已然不復存在,如今已經沒有所謂「貧民區」的街廓,取而代之的,是充滿寧靜氣息的夜界木所造成的木屋住宅群落。

  將卡迦籠車留在路上,我和白祈信步走進這溫暖而寧靜的社區,婆娑的樹影在木屋之間篩落目不暇給的花紋,靈力太陽從縫隙之間調皮鑽過,輕微的擾攘悄然鑽入耳裡。那是年幼的夜人、異人兒童追逐的笑語,和風吹過樹梢的詩意混雜為斑斕的七彩夢境。

  「好一個悠哉的度假勝地?」白祈狐疑地望著我,她的眼神像是在問我:為什麼要帶她走進一個這麼愜意的好地方。

  「在我初次造訪這裡的時候,可並不是這樣子的。」

  我照著記憶中的路線,穿過已經不是貧民區樣貌的街道。居民們或駐足對我們禮拜,或奔相走告我們的來訪。

  倒也是預料中的事情,誰叫我們身上穿的神衣是那麼顯眼呢?

  「在不久之前,才從『異人區』改名為『光耀之堂』的木屋群落,移栽了大量夜界木,並接納夜人平民的遷入,早已不是當年被打壓的異人繭居之所,看起來越來越像匆忙城市裡難得一見的悠閒角落了。」

  「為什麼叫光耀之堂呢?」白祈看著眼前的景致,彷彿被感染了悠閒的氣氛,輕聲問道。

  「一來,是因為這裡是反抗已故腐敗領主樂東池的源頭,當時從這裡發起的反抗,是全化奇最劇烈的,要知道在那個時期,這裡整片都是貧民窟,住著一整大群受到歧視的異人呢。」

  「為什麼異人會被歧視?」

  「因為他們靈力低微,生命短暫,普遍無法使用靈術啊。」

  「儘管他們聰明靈活,手藝精湛,現在是奇印神國工藝技術的第一把手,之前卻被這樣子對待嗎?」

  「嗯,就是這樣的。」我像是追著悠久回憶般,陷入了當時的想像,「人群就是這樣子,總得有人站出來,去做一些對的事。這麼一來,有些人才終於能夠活得正確吧。」

  經過被保留起來的「異神寢所」,那巨大的半圓形木片、鐵片堆還保持著原本的樣貌,只是周遭被奇印神國行政廳圈存為歷史陳跡,經濟廳在旁邊建起了漂亮精緻的護欄,讓這又大又寂寞的「寢所」變得不再像從前那個冰冷的墳墓。

  席月曾在這裡度過了八百年的歲月,歷經無數女兒的犧牲,被我們給救了出來。在光界歷經磨難的她,真希望她能夠就此得到幸福呢。

  話說回來,不知道她和劍星前往井龍一帶的行程是否順利?要是她們倆可以擦出些什麼火花的話,我會很高興的。我想,八百年前把席月帶到這裡的莫英,應該也會高興的吧。

  走向「光耀之堂」社區的大地標,也就是光神殿化奇分殿,那附近就是我此行最重要的目的地了。

  那是招牌已經大幅翻新,變得別緻又有格調的義風堂,沒等我看仔細,就有熟悉的身影就從裡頭跑了出來。

  「『天威』,還有旁邊穿著神衣的大人!」那女性大聲呼喊著,身邊還跟著一位巨漢,以及身穿白底灰紋袍的年輕男子與女人。

  那是「銳眼」的蒙悅,「豪腕」屠貞,以及身上穿著類似服裝的奉劍及奉法。

  「各位都別來無恙啊,看來『納契現象』在我們這區的影響還是很有限的。」

  「真神大人已經知道這些事情了嗎?」奉劍又是激動地以滑行跪姿溜到我的身前,「真不愧是真神大人!光神分殿裡有侍奉的神道眾在,我們很快就被夜祭和殺祭壓制住,然後讓英祭治好了喔!化奇這裡很安全的!」

  「真是……不要這麼失態好嗎?」奉法一貫冷靜地望著她的弟弟,「真神大人作為奇印神國的神主,會收到相關報告也是很自然的吧。」

  「這位穿著不可思議純白神衣的大人,又該怎麼稱呼呢?」蒙悅帶著爽朗的笑容,有禮貌地對我身邊的白祈行禮。

  「啊,請不要拘束。我是這邊這個小子的媽媽,請各位多多指教。」

  「媽媽?」幾個沒有父母概念的夜人歪著頭想了好一陣子,她們望著路上奔跑的異人兒童,又看了看異人父母追逐著孩子的身影,然後望了望我。

  「喔……媽媽啊……」

  「好啦,這對妳們而言算是太過複雜的事,就不要花精神來釐清了吧。」我苦笑著望向這些明明分開也沒有多久,但歷經了各種事情之後,如今看來都有些令人懷念的傢伙們。

  「我此行來到這裡,有兩件事想要確認。首先第一件事情,就是想看看妳們在『納契騷動』之下有沒有什麼需要我著力的,但看來幸虧有神道眾在,一切都還挺好的。」

  「是的,真神大人,我們都很努力!」奉劍大聲而有精神地回應著,「真神的媽媽大人也很漂亮,不愧是真神的媽媽大人!」

  這奉劍……腦子的迴路單純得令人嘆息,純粹的武人,以及對敬拜之人真誠的尊敬。唯一的缺點,就是直到有點嫌笨的地步。

  看奉法一臉放棄的樣子,我覺得她跟雪風應該可以成為好朋友,就是會一起嫌棄弟弟的那種好朋友。

  「那麼,另外一件事呢?『天威』俠士。」屠貞沈穏的聲音在蒙悅的後方響起。

  「是這樣的,『盟誓神酒瓶』妳們還保存著嗎?」

  「那是當然的,最近騷動頻仍,我小心地保管在身上呢。」身為義風堂化奇分部長的蒙悅一面說,一面從懷裡端出了個漂亮的白底金紋瓶。

  我小心接過瓶子,提取少量靈力發動「凝神」,在神酒瓶的表面,能看見異常豐沛的靈力正迴旋流轉著,蕩漾著激烈的波紋。

  那溫暖的,令人安心的靈力,既熟悉又有些可愛的波動,讓我的嘴角微微地揚起了微笑。

  「振土!」

  利用我「超精密」的神性,瞬間理解了這個由莫英親手製作出來的靈具,仿製出完全相同的神酒瓶,對我而言可說是輕而易舉。

  「蒙悅,請問義風堂當前有多少個分部呢?」

  「分部在萬塔伊島全境的義風堂,大概有七十二處。」蒙悅收下了我複製的神酒瓶,裡面依然可以倒出締結義風堂盟誓的神酒。

  「我已利用我的靈力,重塑了誓約締結靈具,至於這個原本的靈具……它裡面的靈力,屬於一個對我非常重要的人所有。」

  「聽說,七十二個盟誓神酒瓶,全都是由義風堂的初代盟主『穆吟』所製造的。」蒙悅不可置信地望著我,「天威俠士,您到底……是什麼來頭?」

  我將瓶子小心收進了神衣當中,微笑著望著蒙悅。

  「我現在只是一個即將上戰場的將士,來尋找活著回來的執著。」

  「咦?」

  包含蒙悅在內,奉法、奉劍與屠貞都是一副不能理解的樣子。

  「那麼,我去盡我的責任了。」

  帶著白祈,我背向義風堂的豪傑們,揮了揮手。

  「後會有期!」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