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眠紀》102-受選者的誓言之日

九方思想貓 | 2021-09-08 11:14:30 | 巴幣 78 | 人氣 106

連載中《神眠紀》(完本後編修中)
資料夾簡介
九方豫與莫英是投身冷凍睡眠,準備跨越戰亂年代逃往和平未來的逃避者,然而,醒來以後的九方豫卻發現好像有點不太對勁。






  回到光神殿,我領著白祈回到時光問答之間。二話不說,利用我的靈力鼓動「振土」之靈術,製作成神酒瓶專用的保存艙。

  盟誓神酒瓶專用的保存艙,看來就像是散發著光芒的展示櫃。我將自己的靈力注入後,具現化的靈力結界系統形成耀眼的光流讓它看起來格外華美,這個結界能將盟誓神酒瓶的存在固定,並轉變其觀測向量,只在時光問答之間才能夠看見它。

  換句話說,除了我以外,誰也不能碰這個保存艙,莫英的殘存靈力,將由我直接守護。
 
  精緻而透明堅固的門片,七十二個空置的槽位。我把這個保存神酒瓶專用的艙體安置在「思念之門」旁邊一角,最靠近「幽夢引」所在的夢之門前,隨即從戰術服的收納袋裡,小心翼翼地將從義風堂化奇分部回收的「盟誓神酒瓶」放在手心。

  如同是被什麼力量吸引似的,神酒瓶安穩地浮起來,並慢慢地往我製作的保存艙靠近。猶如是找到了它應該待的位置似的,它穿過了保存艙的艙門,嵌入了形狀和神酒瓶正好相當的槽位上。

  紫紅色的靈力在艙體裡張揚著它的光芒,在七十二個槽位當中,顯得特別顯眼。

  「小豫,這是什麼?」

  「媽大概不知道吧,我們在求學時代,莫英不知道怎麼辦到的,曾經利用漂亮的白石打磨,並且利用工廠廢電子元件上解離下來的金屬材料,製作了一個墜子。」

  我從懷裡拿出了一直帶在身邊的墜子,即便是陷入冬眠,我也沒有把這個墜子放在別的地方。

  白色的墜體,金色的紋飾,和義風堂用於締結仁義之盟約的盟誓神酒瓶幾乎是一模一樣。

  「這些盟誓神酒瓶,想必是莫英灌注了自己的意念與靈力,利用類似夢石一類的容器製作而成的東西。換句話說,在莫英的靈力已經散逸在永夜之國的現在,這些東西恐怕就是莫英僅存的靈力了。」

  「原來如此啊——」

  白祈望著七十一個仍然空洞的槽體,微微地笑了。

  「你想著要結束這一切之後,回來把這七十一個靈力酒瓶通通都給找回來嗎?」

  「哈哈,不是妳說不可以立旗的嗎?我可沒有說出口喔。」

  「真是的。」

  白祈拍了拍我的頭,眉間有著疼惜的思念。

  此時從一旁的夢之門裡,有少許靈力波動傳來。這個靈力波的感覺也很令人感覺熟悉,來者並不是第一次見過的人,也不是尋常得見的存在。

  「這可真是稀奇呢。」我苦笑著說。

  身穿白衣白裙,有著一頭銀色長髮的女孩幽夢引,從夢之門裡悠悠地探出頭來,她小心翼翼地踩過經常堆置在夢之門前的各色夢石,微笑著走向我們。

  「不久之前,我一直有感受到姐姐的能量好像就在附近,但沒有出來探探虛實。這一探,不僅『真神』在,而且有著相同夢境的光神,似乎又多了一位呢?」

  「我是這邊這個真神的媽媽,說是光神我還沒有什麼實感,我也就是個比較實事求是的醫生。」

  面對眼前散發著朦朧光暈,以金色瞳孔直勾勾望著我們的某種存在,第一次見到她的白祈,似乎顯得有一點不自在。

  「我是幽夢引,是這個已經化為殘片的,擅長命名與建構的女孩所定義的高階存在。」

  「這種說法還真是曖昧……不過,感覺我家的傻兒子可以理解呢?」

  幽夢引伸出了她冰涼的手,搭放在我的額頭上。

  「可以感受到姐姐的靈力正和被稱為『真神』的孩子同在。真神先生,你如今可曉得被賦予我們這種存在的靈力,應該背負怎樣的責任與意義?」

  「說實在的,我還不是真的很明白。」我無奈地笑了笑,「但是,我想要遵從一直以來所做的決定——向前邁進,一往無前。莫英在這個世界,留下了各種足跡,催促著我向前走,我決定不要想太多,先去做我能做的事情,再來想什麼是我該做的。」

  「很好。」

  幽夢引笑著,她的笑容像是某一天在夢裡看見的秋日裡,受微風牽引的眾多紅色落葉,排成了一幅令人安心的符號。

  「安心把她交給我吧。」

  「好的,拜託妳了。」

  我恭敬地點頭示意,迎著幽夢引的笑容,所有的疑問在她的承諾之前,彷彿都微不足道。

  我回頭走向知遇之眼,利用我的靈力操作它,更換了「時光問答之間」的樣貌,來到「他山之門」與「洞見之鏡」之前。

  以我的大量靈力發動探索靈術,影像很快顯現在「洞見之鏡」上,能看得見在萬塔伊首都巴塔南面,董義率領的強襲靈化部隊正在開闊的平原上紮營。雖然軍容仍是十分壯闊,但看得出來在潘查靈術引起的「納契騷動」影響之下,神道眾的祭司們以及利用靈具進行醫療救援工作的後勤,有著顯而易見的疲憊。

  而攻擊部隊的武裝,與靈具的受損情形也看得出來後勤上左支右絀,可以想見「納契騷動」引起的混亂,對只能仰賴靈具以及神道眾祭司的現況,有多大的負擔。

  「該辦的事情搞定,沒時間猶豫了。我要利用『傳送』,把我們倆從這裡一口氣送到巴塔前線。」

  我從牆邊拿起了一把特製的靈化突擊步槍,遞到了白祈的手上。

  「媽在永夜之國裡,應該多少也有接觸過這類武器吧,我看護衛隊都拿著像是強化塑膠製作而成的複製步槍,那恐怕和我所製作的SPU靈化武裝有些相似。」

  「你可真瞭解。」白祈接過帶著純白色金屬質感的短版SPU突擊步槍,熟練地將槍托靠在肩窩的地方試瞄。

  「嗯,看來除了射選鈕從單、連發、保險更改為元素、空間和治療三種模式以外,似乎和一般步槍操作的感覺沒有兩樣。」

  「媽應該能用得很好。」我微笑著看著白祈將步槍的三點式揹帶調整好,那個靈化武器掛在穿著純白色戰術特勤服的白祈身上,一點都不顯違和。

  「我們的將士們正在疲憊與混亂當中呢,身為光神,是該前往心懷困惑、期盼希望之人身邊了。」

  我揮動著帶著靈力的手指,他山之門的表面漾開了波紋,即刻能感受到屬於戰場的沉悶空氣,從門的對面洩漏出來。

  「走吧。」白祈推了一下我的背,「小豫,讓我看看長這麼大的你,能夠帶著小莫英的期待,走到什麼地步吧。」

  「有人總說,自己是『神選之人』。」我喃喃自語地說,「在這裡,身為『真神』的我,是受到莫英這個夜界的創世『祖神』所選之人,我才是神選之人,這一次,我當仁不讓。」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