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低心世代》(編修版)010-為人師表早已不再

九方思想貓 | 2022-05-21 16:26:35 | 巴幣 140 | 人氣 67



本作為鏡文學簽約作品
編修版為責任編輯監督定稿版
有新增約1萬字情節,以及全文經過整修
若是首次閱讀的讀者,建議閱讀此版喔





  ※

  在亞尚大批發的日子過得非常快,也非常單純。李沐塵在倉管課的工作崗位上,不知不覺也已經一年有餘。

  除了五金、生活百貨之外,亞尚還供應蔬果、熟食、烘焙等生鮮商品。自全國各地送來的肉品、食材,配合各地早市開市時間,在清晨六點多便要開始送貨、點貨。

  這對於亞尚的新人來說是意外,但對有點資歷的老員工而言,早已是常態,只因亞尚大批發表定的上班時間是八點,但倉管課的卸貨碼頭,在清晨六點多肯定要被貨物淹沒,包含李沐塵在內的課員無不勤勤懇懇,早在收貨碼頭站位多時。

  當然,沒有加班費,而且公司絕對不會因此觸法。

  總公司的態度是——分店如果完全沒有任何一個人加班,就表示全店員工精實、守分、有效率。只要達成無人加班的實績,全店每個人都會在薪資條上多一份兩千元的「激勵獎金」。

  這個獎勵制度採共榮制,只要有一個人報了加班,分店就會被認定工作效率不足,獎金也會被取消。這麼一來,全分店的員工都會變相減薪兩千元,是以這間公司的所有分店,帳面上從來沒人加過班,上班打卡的時間,永遠是上午八點到下午五點。

  報加班合情合理也合法,卻永遠沒有人敢報,這就是制度完善、法務實力堅強的亞尚大批發,全國最賺錢的批發零售業最真實的面貌。

  儘管面對這樣巧立名目的不平等對待,李沐塵卻彷彿早已看得通透,甘之如飴。畢竟這份工作的門檻很低,內容更是純粹,短短半年多的時間裡,他非但駕輕就熟,更利用公餘時間學習利用3C輔助工作,獨門研發了許多小程式、小工具來輔助自己的業務。

  於是他工作效率奇高,正確性更是無懈可擊,行有餘力,更能幫助其他同事,非但人緣極好,也是送貨司機與顧客眼中可靠的職員。

  雖然薪水不豐,僅有區區的基本薪資,但李沐塵還是可以樂在其中。

  然而他卻不知道,深怕職位被如此耀眼的基層奪走的直屬主管,在他上頭人人自危。在這些人眼裡,李沐塵過於優秀了,那是既顯擺又鋒芒畢露,要人看著眼痛。

  這一天,李沐塵也在倉管區最為繁忙的上午十點至十一點,支援著碼頭收貨點貨勤務。

  有他在的碼頭總是氣氛熱絡又充滿活力,在他心中彷彿有台無形的電腦,能預先處理所有大小貨物的先來後到,點貨區的順暢程度往往前所未有。別說是倉管課了,就連頻頻來拉貨的家用課、汽百課、甚至是生鮮熟食課員,也能感受到工作變得輕鬆愉快。

  與李沐塵相熟的物流司機更是樂不可支,畢竟只要收貨點貨作業輕快流暢,他們能夠返回營業所的時間就能提早,下班回家、擁有家庭時間的可能性,也能跟著大大提升。

  「李哥謝謝你了,有你真好!」小嘴雞物流的司機臨走前這麼說。

  「我的榮幸。」他微笑著答道。

  「今天交貨簡直神速,下次也靠你了啦!」川白鮮乳的配送司機也揮了揮手,送給他一個大大的拇指。

  「下次你要先擲茭看我在不在收貨碼頭嗎?」

  「靠,你哪次不在的啦,我看到魯蛋的次數都沒比看到你的次數多,我看你直接幹課長算了啦。」老藤貨運的司機員大聲抱怨著。

  「噓,方丈為人很小心眼的。」李沐塵故意煞有其事地推了推眼鏡,還裝作偷偷摸摸的樣子,摸到老藤貨運的點貨區旁邊,惹得司機和隨車助理都笑歪了腰。

  在一片歡樂氣氛當中完成點貨作業,一直是幽默又有效率的李沐塵所在的地方,必然會有的職場風貌。

  如此輕鬆愉快的交流方式,彷彿宜人的微風,儘管是在夏日,也令李沐塵的心,如同徐風拂過一般。曾經籠罩他人生的那些陰影,那些他沐浴其中的凡塵俗世,若是能在這陣歡快的微風之中逐漸消逝,那便太好了。

  「李木子老師?」

  突然而來的提問,卻撞得李沐塵措手不及,那陣能將愁情煩事輕輕帶走的宜人徐風,旋即戛然而止。

  他僵硬地轉頭,望向聲音的來源,那是一位身穿甬盛貨運制服,膚色黝黑的男人,手上戴著方便搬運貨物的工作手套,是貨運碼頭的生面孔。

  但那張略顯詫異的臉,對李沐塵而言卻並不陌生。

  「是申優姿的爸爸,申唐成先生吧?在這裡碰到真是巧遇……您好。」

  在他的語調裡,難得地失去了慣有的從容,雖然有禮卻略顯疏離,他不由地抬手推了推眼鏡,那指尖的顫抖,讓來者看出了侷促。

  「抱歉,是我忽然叫住你,真的不好意思。可是,我是真沒有想到可以在這裡遇到你,李老師。」

  「呃,申先生,能不能麻煩你?」李沐塵聽見他的稱謂,面色更是黯淡了,「能請你不要用那個稱呼叫我嗎?我已經不是老師了。」

  「咦?啊,真的是慚愧,以前的習慣了,儘管歷經了那些事……您知道嗎?我一直希望能有機會向您好好道歉。」

  就在此時,李沐塵看到男人的貨車副駕下來了一位看來文靜乖巧的女孩,幾乎是在此同時,他內心的鼓浪又更為激烈了些。

  女孩身上穿著方便活動的輕薄衣著,未施脂粉的模樣清麗且純樸,她似乎把剛才的話都聽在耳裡了,「爸爸,我們是應該要慚愧。」她說:「畢竟是我們害老師失去他本來該有的生活,我們一生都要抱著這個虧欠才行。」

  彷彿還想再說些什麼,申唐成低下了頭,懊惱地搔抓著自己的後腦勺。

  李沐塵望著走向她的女孩,心底有種想要逃跑的衝動,卻又有些躊躇,「……優姿,妳看起來過得不錯。」

  名叫申優姿的女孩微笑著將雙手交疊在身前,向李沐塵微微行個禮,抬頭挺胸地說:「老師,我現在已經是國立首府大學的大二生了,如果沒有你,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我。所以請不要拒絕這個稱謂,您永遠都是我的恩師。」

  面對這樣的請求,李沐塵推辭也不是,接納也不是。總是讓週遭所有人感到如沐春風的他,今天卻是愁容滿面,與他共事一年有餘的同事們,無不感到新奇且驚疑。

  到底是怎樣的人,能讓那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李沐塵,動搖得如此厲害?

  「別說這個了,我要再次強調,現在的我,只是亞尚大批發小小的倉管課課員而已。」李沐塵煞費心力,才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步調。

  「那麼,我們是不是先把該做的點貨工作做完?」重新掛上的那副笑容裡,有著些微的無奈與苦澀,「越早點完貨,你們就能越早下班吧?」

  申優姿和她父親聞言對視一眼,臉上也露出類似的苦笑。

  「老師說的也沒有錯,我來幫爸爸的忙,一方面也是因為我們父女除了開車的時間以外,就沒什麼時間可以說上話了。」

  「就是說啊。」申唐成深深地嘆了口氣,「物流這份工作,就是拿時間換錢啦。當時女兒和我不親,所以她的事情我總不熟悉,換作現在……」

  「換作現在,優姿已經可以和做父親的你一起同車、度過整天的工作時光了。」李沐塵的笑容,如同回到之前那般溫柔且沉著,「太好了,申先生。」

  「對我們來說是因禍得福,但對老師您……唉,抱歉,我就聽優姿的話,別多嘴了吧。」

  一行人動作老練地回到了倉管課該有的工作步調上,一旁的同事們對於李沐塵的舊事聽得模模糊糊,卻也沒有太過放在心上。

  但在收貨碼頭的一個角落,一位看來壯碩又略有福態,梳著誇張油頭的男人卻在嘴裡唸唸有詞。

  「我就知道李沐塵這人有問題。」他歪斜的嘴角上有著不懷好意的笑容,「哼,我一定要把他的小辮子拽在手裡才行,嘿嘿,大家走著瞧。」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小辮子真的這麼好抓嗎(X
2022-05-21 17:06:08
九方思想貓
跑給他追w
2022-05-21 17:18:0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