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35 久遠之淵

小光光 | 2021-09-23 18:02:06 | 巴幣 0 | 人氣 16

NEW
資料夾簡介

當演講老師進來,如同輕小說中講訴"冒險者"的職責一樣,已經能略知一二的內容完全無法令人提起幹勁。

唯一能挑起一瞬精神的只有探索者與冒險者微小的差別點,不過等到真正開始講座,他只花了5分鐘就深陷其中。

全然不同的世界觀!

除開這個世界不知道有多少的小型地下迷宮,總共十三個地下迷宮被稱作久遠之淵。

十三個迷宮,每個都是皆然不同的世界,全然不同的生態域,超乎想像的凶暴怪物。

甚至傳言其中的深處擁有著令人趨之若鶩,即便拼上性命也會想觸及到的東西。

「那麼是什麼?關於你說令人趨之若鶩的東西」

「不知道」

曉月的問題只是被簡單帶過。

「畢竟久遠之淵沒有人到達過深處」

「那麼也太誇張了吧,這個形容」

曉月的反應幾乎是每個人的標準行為,講師見怪不怪。

「14層,在久遠之淵的幽綠森林之棺中的第14層,有人發現了名為萊伯爾的古代金幣,而這枚金幣在拍賣場最後以1200枚白金幣的價格出售」

聽起來很厲害,實際上也很厲害,不過曉月是什麼人?有什麼場面會沒見過,對他來說只是能夠語調稍高的「喔~」一聲,根本沒感覺。

「那麼久遠之淵目前探索到哪?」

「幽綠森林之棺與冷寒沙漠完全探索,而無光紋域目前到達22層,不過要說最困難應該屬於尚未發現的四個地下迷宮,分別是克彌爾雅塔的工鋼、罪才之獄、神主的英靈殿以及傳承英雄的高塔了」

「雖然我不想打斷你,不過那些聽起來很厲害的名字到底是怎樣?」

聽到根本物品名稱的地名,曉月就有點快忍不住了,而接下來越來越中二的地名讓他直接忍不住開口。

「這些名稱基本都是文獻以及神諭所出現的」

「...好吧」

本想要反駁什麼,不過說是設定問題這根本就是銅牆鐵壁,無法駁斥。

演講結束並領到探索者身分證後,曉月也同時向櫃檯接取幾個了幾個能沿途完成的任務。

當他要離開之時,有過一面之緣的男人擋在了曉月身前。

「大叔,怎麼了嗎?」

「你們不合格!根本不是個團隊!」

看到那個虎背熊腰的大叔怒火中燒的樣子,曉月搭住他的肩膀,與他細語了幾句。

「好!年輕人不錯,剛剛說的沒發生」

下個瞬間大叔露出笑容滿面與曉月道別,曉月也向他揮揮手示意。

走出了公會,兩人都很好奇他剛剛做了什麼。

「做什麼嗎...你們接住囉」

在兩個硬幣彈落到手中,兩人還在一開始糊裡糊塗的看著。

「原來是這樣啊!」

「什麼什麼?告訴我」

只有自己被排擠在外,鹿迪焦躁的問向文茵。

「賄賂是這樣吧?」

回答的同時,文茵也向曉月確認答案。

「很接近,不過比較接近解決麻煩」

畢竟曉月不想在揍大叔一次,這樣就真的是自己在欺負弱者。

「比起這些,你們想吃什麼?三年不見總有想吃的東西吧」

「有!不過...」x2

兩人很害羞,基本都說不太出口。

「我想...沒什麼...」

雖然鹿迪有想接續什麼,不過也只是撓撓臉頰作罷。

而身為紳士的曉月自然也是明白,這個所謂的"女孩子的矜持"。

「不要想那麼多,這就當做是犒賞自己,畢竟都三年了放縱一下也是沒關係的」

「可是...」

在文茵扭捏的不知是否開口之時,鹿迪也不好意思開口。

「好吧,既然你們都不想那還勉強兩位就是我的問題了」

看著兩人故步自封的彆扭,他一個欲擒故縱的魚餌成功的釣起來人。

一瞬間讓她們鼓起勇氣。

只是目標超乎想像,可以說是預料之外的可想而知。

「我要吃蛋––」

鹿迪還沒說完,文茵竭盡全力的吶喊打斷了她。

「我..我想要夜晚做色...色色的事情」

說著說著最後那句「色色的事情」都快消散於風中。

聽到心儀的女性這樣表達自己的意願,曉月開心都來不及了,甚至有種精蟲已經上腦的感覺。

不過看到她既緊張又害羞的搓手,精蟲馬上就呈現腦死,讓他回復冷靜。

「當然沒問——」

輪到曉月準備說什麼的時候,鹿迪也不甘示弱。

「親愛的!我們來做吧,三個人一起」

「可以...只有我跟曉月嗎...?」

「為什麼?親愛的答應過我愛要平等」

「很害羞....」

看她們兩人都有著各自不退讓的部分,曉月也適時的跳出來。

「好了好了,那種事情我們先往後放,現在更重要的是這次的旅途。路途中要帶什麼,想要吃什麼,從現在開始到明天下午整整一天自己去買,預計後天出發」

一人發2金幣,曉月就暫時與她們分開了。

而站在原地的兩人,心情複雜。

明明這已經是為兩人想到的最佳解答,但是兩人心中都有種氣氛到點卻被澆了一波冷水的感覺。

消化著異樣的心情,兩人都默不吭聲的自己走開。

「那麼我該怎麼辦呢」

而與兩人分開後,曉月正撓著頭隨意選家酒館進去歇息。

「雖然文茵不喜歡,不過鹿迪的個性...」

思前想後的他只是搖搖頭啜飲一口麥酒。

然而酒精下肚,三人躺臥在床的場景,在他的腦袋中逐漸顯得清晰。

「怎麼說呢...鹿迪比想像中的大膽呢」

原先曉月未曾有過三人一起的想法,但是被她這麼一勾勒起想法,興致馬上緊隨其後。

不過這種事情只會從在於思考中,強迫他人這可是違反原則的。

「不過真要說的話,三年的時間竟然能夠讓文茵變成那樣,我是不是該感謝管理者呢...」

比起夜晚色色的事情,文茵的行動力與改變更加讓他驚艷。

當初為了豎立文茵對於自己的自信,他可是費盡千辛萬苦,千方百計的規劃,不過礙於校長的破壞,幾乎是無功而返。

但是這樣就更加令人好奇了,管理者是用什麼方式建立她的自信?要為文茵建立自信那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

一般人需要擁有自信只需要刻意建立他有一兩件事情做的比人好,稍微比別人更優秀這樣便足以。

不過文茵的起點完全不一樣,光是起步就需要一件事情能夠讓她覺得是只能由她來做,不會被任何人取代必須是她才可以的事情。

雖然不願意,但是曉月仍舊是佩服並感謝管理者,感謝他做到自己沒能做到的事情。

而在他獨自思考的時候,一名醉漢坐到了隔壁。

---分隔線---
沒有放棄,作者還沒放棄還在寫。
停更只是感冒要死了,整個人快脫離世界,大概4天都沒動工到一個字的程度。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