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30 玲羽界針

小光光 | 2021-08-31 16:30:01 | 巴幣 0 | 人氣 35


「該死...目標是文茵阿」

為了回防攻擊,曉月起先是打算依靠刺針來改變環的軌跡。但是一根、二根的影響力根本不足,他只能丟擲手中的長劍來彌補這次失誤。

而在曉月插入兩人之中,剛想拔起長劍發動反擊,追續而來的環讓他只能佇在原地面對8個環的攻擊。

(不能在拖了)

剛有這個想法,曉月立即靠著魔力配合武術的技藝,接住圓環將其作為武器丟還回去。

「雕蟲小技」

塔克伸出手來,定睛一看瞬間奪回武器的主導權。

不過這個瞬間曉月的目的也達成了。

視野的丟失讓他有機會利用圓環作為掩蔽靠近。

完全的機會、時機,把握著這得來不易的機會,曉月瞄準他的頸部揮出手中的利刃。

「嗨!這個機會有沒有讓你很開心啊」

校長的臉突然貼到眼前,曉月嚇了一跳。

浪費了機會還同時遭到重擊。

「該死...」

躺在地上捉著心臟,難以喘息的他只能痛苦的仰望塔克。

「可以啊,竟然還把我的手指削了下來」

看了看自己消失的食指第一指節,塔克已經找到自己的優勢,心情愉悅的他笑著掏出一個十分精緻的人偶。

「你有沒有感覺它長的很像某人阿」

詢問曉月的同時,他將人偶的一隻指尖給折了。

瞬間,撕心裂肺的叫聲響徹四周。

「文..文茵!你、你幹了..什麼」

「這是回禮,回報你切下我手指的報酬。對了!忘記告訴你,人偶的做工很棒的。除了10隻手指10隻腳趾,內臟也有再現喔」

「該死!」

看自己躺在地上,狀況陷入窘境,文茵有危險,這才讓他才意識到自己做錯了。

打從一開始該想的就不是逃跑,也不是擔心殺人。而是意識到自己實力的尚未不足,自己沒有能力站在強者的角度進行思考。

「沒..咳、辦法了,殺了你」

從口袋拿出一顆沾滿鮮血的藥錠,入口沒多久他又有了再戰的能力。

而此刻他的眼神變的十分冰冷,塔克與他對視竟然有一瞬間感覺到了名為『恐懼』的本能。

「怪物...」

此刻塔克才明白,管理者要自己培養的是超越上神,直逼三位初神甚至超越初神的怪物。

「就是你最後的反抗嗎!」

「這是活下去的鑰匙,名為『玲羽界針』能夠向數分鐘後的自己借用力量的鑰匙」

玲羽界針是過去曉月曾經向精通現代醫學與穴位治療等等醫術的傳奇密醫人物:高凌羽所學習的技藝。

能夠藉由刺激細胞短暫的增加肌肉的佔比率,這樣身體能夠在短時間內獲得質的提升,獲得無與倫比的強大力量,不過代價也是十分顯著。大量消耗能量後疲勞會急遽席捲全身,不符合容器本身的肌肉量也會在玲羽界針消失後開始損害身體。

至於其他的問題,則要看使用者了。

「蛤?」

「沒辦法多跟你介紹,畢竟我只有1分鐘的時間」

當他拿起數根比針灸用針還要細小的尖針插進體內後,無數的針相互刺激身體。

逐漸澎湃的威懾感,與更加鋒利的氣息宛如脫胎換骨般的強大,這讓校長更加明確的感受到他所散發的恐懼。

「看來我也必須竭盡全力」

在清楚的理解到,眼前的傢伙變得多誇張,塔克不敢有任何一絲的怠惰。

現在不單單是為了完成任務,更是為了活下來,他沒有任何隱藏的資本了。

「最後我也介紹一下,這是名為『形』的技術」

龐大的魔力凝聚而成的兩把長槍,看似普華無實,但是卻能從中感覺到透出而出的驚人氣息。

兩人拿出最後的武器,場上的氣氛瞬間變得緊繃。雙方擺出戰鬥的架勢,互相對視瞄準著最佳的機會。

而在時間天平的傾倒下,曉月瞄準塔克切換動作的一個踏步,發動了攻擊。

見狀,塔克站穩步伐等待他的靠近,並最佳的時機扔擲長槍。面對無法規避的一擊,曉月沒有退卻,而是立刻長劍拉長接觸面積硬生生改變攻擊軌道。不過代價則是武器的粉碎。

看著逐漸迫近的曉月,校長扔出了第二把槍,卻也被以同樣的方式被防禦了下來。

失去武器的同時,曉月終於抵達了塔克面前。剛想露出笑容,他卻看到了塔克上揚的嘴角。

警惕到了危險,曉月卻也沒能躲開這一擊。

剛剛被丟擲出去的長槍,不知從何而來,貫穿了側腹。

「咳呃!」

預料之外的一擊,讓曉月直接雙膝跪地,若沒有用手支撐就趴下去了。

「該...死!」

拿出一根細針,曉月決定拖也要把塔克拖下水。

「你想死嗎!」

納許踹飛他手中的針,憤恨的將人拉起。

「你可是我的王!我可不准你為了一個女人去死!」

「滾開...這是只有我能的事情」

沒有人會去拯救文茵,對於在場的所有人而言,她是威脅、是危險。

連身為唯一可能的鹿迪都是這麼說:這是親愛的是你的考驗,如果就這麼簡單死掉,只能說是自己沒眼光而已。更何況哪有人要認識幾天的女性去拯救情敵的。

「喂!女人,你還不出聲阻止初王!」

「我..我、我不知道」

究竟怎樣來說才是正確的,文茵不知道。

遵循著自己的意志才是正確,抑或是與曉月之間的約定。

「混蛋!我知道妳在想著利用他的付出,給我阻止他去死!」

「我才沒––」

沒等文茵反擊他,曉月已經將兩人拉開。

「這是我跟文茵的約定!是我要求她在怎麼醜陋、卑劣都要為了活下去而垂死掙扎!」

「你這白癡!你可是王,才不是一個––」

「別說了,玲羽界針快到極限了,我沒時間了」

推開納許,曉月打算利用這最後的15秒爭取奇蹟。

「曉月!夠了!我要為自己垂死掙扎,你不用在勉強了」

聽到文茵這話,曉月打從心底笑了。

「那麼這最後的15秒,由我為我的公主殿下打開序曲」

僅僅只有一擊的準備,無比的鋒利,四散而出的危險讓本能感到恐懼。

逃跑的想法甚至遍佈塔克的腦中,但是戰鬥的直覺與經驗卻告訴他,逃跑只是死路一條。

一觸即發的剎那,曉月踏出了那一步,戰鬥便在轉瞬之間結束。

「該死..!」

當可怕的氣息在戰場中消散,進攻的曉月卻是抬頭仰望塔克。

「沒想到阿...運氣是站在我這邊的」

在行動的瞬間,曉月的身體達到了極限。現在光是單腳跪地扶著地面支撐自己不倒地,已經是他最後的志氣了。

----分隔線----
快了快了,在4話第一卷就結束了,大概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