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夜蝶詛咒(重製)14 入學考試(03)

小光光 | 2023-11-26 21:29:40 | 巴幣 2 | 人氣 36

連載中夜蝶詛咒(重製版)
資料夾簡介
劇情大體沒什麼改變,只有變細節。除了那第一卷最後面超級突兀的部分

魔力測試十分的簡單,就是伸出手來摸摸超大顆的魔石,根據他發出來的顏色來評斷魔力的多寡。

評斷的顏色從最低的綠色開始到最高的紅色為止總共有十二色,也因此被稱之為色環或色圈。

同時不知道是湊巧還是剛好,為這魔力測試的十二色命名的人剛好也叫伊登,跟曉月認知的伊登十二色環相同。

而在測試的最後,除了剛剛考試中大放異彩之人以外大家都有不錯的成績,最差最差都有淡綠色或稱藍綠色的水平,就只有他是可憐的淡綠色。

至於有多可憐呢?想要蒙混過關說是不是淡綠色而是綠色來安慰自己都沒辦法。

不過有一件事至少值得他開心,雖然魔力測試的成績慘不人睹但是學校的新生資源分配中自己還能夠擠身中段,雖沒辦法達到最高的S級但也沒有慘到去當F級。

能夠勉勉強強混個C級他也已經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順帶一提,被他當成菜雞槌的露莉可以分到最高階的S級資源,而姆婭則是有B級的資源。

實話實說,他是超級不爽的但是又無可奈何。

「至少還能見到文茵小姐!」

此刻的他唯一能拿來慰藉自己的就只有能見到夢寐以求的女性這件事了。

當最後一人完成了的測試,考試也就告一個段落了。

在沿著指示路牌離開的同時,一個熟悉的面孔讓他停了下來。

醜醜矮矮的哥布林,跟剛剛在台上的模樣皆然的不同。

對於這樣的變化,他不由的在想「為什麼可以一下是帥哥,一下又這麼醜?」完全沒有注意到,為什麼自己可以分辨眼前的哥布林是十年前的那一位。

雖然說這種地方不可能會出現魔物就是了。

而在他想要叫住哥布林的同時,讓他想念的女性冒了出來。

看著在等待什麼的兩人,他剛想走上前擁擠的人流就把人給推著走了。

「不是!」

沒等他說什麼,人流已經將他帶出了建築物。

有些無所適從的他不由得呆滯了幾秒鐘。

「算了......至少幾天後就可以見面了」

望著眼前的樓層,他只能悻悻然地離去。

也是在這個時候,上午還在為曉月考試的教師來到了文茵與哥布林身旁。

「等你很久了」

伴隨著文茵的聲音,教師立刻單膝下跪低下了頭。

「不是說在學校不要造成王的困擾嗎!」

若不是哥布林及時拉住他的肩膀,大概會引來不少人的注視。

「抱、抱歉」

「別說抱歉了,跟我提提他吧!我還聽說你跟他打了一架」

看著那玩趣的笑容,教師更發的緊張了。

「別緊張,我只是很好奇我的男人現在是什麼樣子的」

在文茵玩味的笑容下,關於他對曉月的第一印象以及戰鬥的評價都被一一道出。

在最後文茵只是說一句「虧我還期待年紀小小的他能可愛一點」就有些失望的將人打發走了。

「很失望?」

「算不上,只是期待落空」

面對哥布林的關心文茵只是笑笑的回答到。

「就當是我的惡趣味就好,很快就要跟他見面了」

「是」

聽明白文茵只是想發牢騷,沒有任何問題後哥布林便行一禮後就退下了。

等到剩下自己的時候,她不由得仰望著天空並呢喃到:「希望這次人生會照著你的計劃走」

幾天後大概一周左右的時間就到了正式入學的時候,久違的穿著校服走進校門,讓他有種懷念的甚至變年輕的感覺,不過更多的是不適感,發的校服不是寬鬆的就算了,要貼身的自己也很常再穿,但貼身到有點緊繃的衣服就實在誇張了。

「要搞貼身衣物就不能量身訂做嗎!」

拉著快勒死自己的衣領,他隨著人群走到了看板前準備開始尋找自己的教室位置。

而在這個過程中,一個熟悉的身影讓他伸出了手來打招呼。

「幾天不見了阿!姆婭」

毫不留情就是往她的屁股捏上去,這讓她嚇得「咿!」的叫出了聲。

當姆婭轉過身想要賞變態一巴掌時,手停下了。

看到來人是誰,她只能忍氣吞聲。

「你、你早阿......」

「開個玩笑而已,別這麼緊繃」

「那我先走了」

該想離開,姆婭就被抓住了肩。

「幹、幹嘛?」

「別著急,搞不好我們是同一個班級可以一起走」

聽到他的話姆婭的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這麼不開心嗎?」

「沒、沒有,我怎麼會不開心呢」

「是嘛?那就好~」

當他轉過頭去看公告時,姆婭不用提多崩潰了,那個心情已經溢於臉表之上了。

「嘿!你看我說的多準,我們真的是一個班級的」

「是阿.....」

「算了,我還有事情你就自己去教室吧」

姆婭那副要死不活的樣子讓他只能感嘆得如此說到,而看到姆婭心情愉悅的趕忙逃跑的樣子,更是讓他五味雜陳。

無奈之餘他也只是撓了撓頭就慢慢地往教室走去。

當他推開教室門,本來熙熙攘攘的交談聲中出現了宏亮的呼喊。

看著聲音的主人,他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幹嘛?叫你還不開心阿」

「怎麼會,就只是沒想到跟你是一個班級」

無奈下他也只能敷衍的回答露莉。

而露莉對於他的敷衍自然是有話要說,不過眼下卻有比這更值得說的事情。

「你的無禮我就不計較了」

在她這麼說的時候,他只是呢喃的說:「哈......是喔」

而露莉的下半句話反而讓他有些反應不來。

「這個孩子你從哪邊拐來的,這麼可愛的女孩子你怎麼可以佔為己有!」

在她抓著姆婭的肩膀左右搖晃的時候,姆婭能感受到來自曉月炙熱的眼神。

有多熱?大概是可以燒死人的程度。

儘管姆婭並沒有透漏契約內容,只是抱怨一般的說自己變成曉月的奴隸,但現況只能說是咎由自取。

「露莉,你別晃了,我不舒服」

「喔、喔!」

當她停下了動作,姆婭立刻將話題拋給了曉月,想要分散其注意力。

「好了好了,你看他好像有話要說」

「我?我沒什麼想說的,只是好奇而已」

「好奇什麼?」

像是抓住機會一樣,姆婭立刻接著問下去。

「你......該不會是女同吧?」

「阿?你歧視?」

面對他的發言,露莉很不爽,尤其是自己很重視人權與自由的這點。

「不不不,沒有歧視的意思,這只是一個名詞。你要換成百合還是什麼其實不是太重要」

「你現在是什麼意思?愚弄我?還是污辱我?」

「我只是好奇現在我所看到的畫面是不是跟我想像的是一樣的,沒有任何意思,最多能算是闡述現況罷了」

這樣毫不通人情,不在乎他人的言詞,露莉的情緒已經從不開心轉變成憤怒了。

而在她憤怒的要與曉月爭辯之際,門口的敲門聲打斷了她。

「露莉同學請跟我來」

「你是哪位,沒看到我正在忙嗎!」

「我是你們的導師」

聽到對方的回答,露莉只能默默的「喔」一聲,結束即將開始的爭執。

而一旁的曉月則是循著那久違的聲音看了過去。

看到了站在門前的是文茵,明白她會是自己的導師,對於日後的相處他已經開始期待了。

而在他幻想到一半的時候,剛剛帶走人的文茵也回來了,並說到:「各位!要到禮堂集合」

等到新生們陸陸續續的到場,都就位時,燈光便暗了下來,讓視線集中到了講台之上。

隨著有人從一旁走上講台來,熙攘的討論聲開始四處出現。

而隨著隊伍中最後一位金髮的男精靈開口,原先還只是稀疏的交談聲立刻變成了驚訝的聲音。

「歡迎各位新血的到來,我是你們的校長塔克.維利爾登」

等到精靈做了簡單的自我介紹後,驚訝立刻變成了騷動。

而騷動的原因也很簡單。

這個名子可以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等級『勇者』、『最接近神靈的人』、『最偉大的魔法師』諸如此類的稱呼全部都是代表了『塔克.維利爾登』這個人。

其中最有名、最能夠代表他的是從數百年前就流傳下來的『勇者』故事。面對世界的惡意挺身而出什麼的,但其實就只是很俗套的勇者與魔王的故事。

只不過故事的最後並不是勇者戰勝魔王的通俗結局,而是戰成平手後雙方各退一步簽訂平和條約。

「相信很多人都知道我是誰,也有很多人認為我是遙不可及的存在。不過我想告訴各位!那都是過去的事情,現在是各位年輕人的時代,我會來擔任校長就是為了傳授各位我的經驗!努力吧!努力超越我的成就,成為新的天下第一人」

很簡單的自我介紹與開場白,但是介於那不同凡響的身分與獨特的領袖氣質新生的情緒很輕易的就受到鼓舞。

隨後他的第二段話也為眾人樹立了目標。

「大家眼前的這七個人是當前新生中最優秀的七人,各位新生們!相信自己是優秀的,超越他們七人!告訴世界最後會超越我!我超越塔克.維利爾登的人是你!」

撼動人心的演講立刻激發眾人的熱情,響亮的吶喊與尖叫一瞬間就充斥整個禮堂。

眼看氣氛烘托得差不多了,他也隨之介紹眾人眼下的目標。

而這其中最讓曉月意外的是露莉的水平僅可以排到第五位,老實說就他自己看到的來說基本都是廢物的水平。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反而好奇其他四位的水平是什麼樣的。

與此同時,在校長介紹完後一段令人出乎預料的話從她的嘴裡脫口而出。

「相信有很多人不服氣,對於現在的七人有所意見!明明我就比他優秀,怎麼會是他們站在舞台上獲得榮譽?為了這樣的同學們我們學院有一項優良的傳統!」

隨著校長開始介紹"優良的傳統"台下的人從起初的躍躍欲試變得躊躇。

---分隔線----
這一篇也是有點緊趕慢趕擠出來的,可能有小地方會有潤色問題,不過也只能這樣了。
雖然知道該寫什麼,劇情要怎麼發展,但是有種熱忱變低的感覺。雖然不至於不想寫但就是進度緩慢。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