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34

小光光 | 2021-09-18 16:30:00 | 巴幣 2 | 人氣 55

NEW
資料夾簡介

「等你吃好,過目一下這份文件」

當曉月也準備為自己倒一杯紅茶時,後方兩個視線扎的他疼痛。

「...幹嘛?」

看向後方,兩人都是有苦難言的神色。

「要吃巧克力?」

當他拿出食物晃來晃去,成功的吸引了一個人。

「那麼文茵要幹嘛?」

「繪本」

簡單的兩個字與推到手上的書,曉月知道了。

知道自己應該要去學習通靈,這樣就可以解決這種沒頭沒尾的需求。

「什麼意思?」

「阿哈哈,老闆不懂女人心啊,虧你還能左擁右抱」

「你不怕邊笑邊吃會噎到嗎?」

看到拿起合約隨意簽名的兔子,曉月只能做出這樣的反擊。

「聽了不就該知道,她希望我來畫個繪本」

當他扭頭看向文茵,得到點頭的答覆,心中不由的產生自嘲。

「原來是我像個木頭人阿」

「沒有很像,是根本就是」

來自文茵的攻擊,讓他手上的紅茶險些灑出來

「當初也是這樣,不顧我的感受自顧自的要進入我的人生,不過也是讓我走出了第一步」

最後的最後文茵在他的耳旁細語到:「謝謝你,我的白馬王子」

而一旁的兔姬聽到這些立刻來勁。

「老闆老闆!我決定好繪本要畫什麼了!你們的故事感覺好精彩」

「繪本你就跟文茵商量,不用經過我」

說完曉月又將一張紙交給了兔姬。

「繪本隨便你做,想做幾個故事做幾本都行,但是這個是最優先目標」

在兔姬略微瀏覽後,她笑著揮了揮手。

「老闆真是的,我是畫人物出身的,什麼設計內衣品牌、化妝品形象,這我不行啊」

她的抱怨只是讓曉月拿出了剛剛她簽名的契約。

「老闆...做人留一點,日後好相處」

「那就做阿,做"人"的,這樣我們日後會很好相處」

這是兔姬頭一次碰上這麼硬的客戶,就算以前有遇到各種牛鬼蛇神的人,但是眼前的男人不一樣。

根本是牛鬼加蛇神不用除以二的產物!

「...好、好吧,我試試看」

「那麼好好加油,做的好我會讓會長拿巧克力給你的」

在巧克力變成獎勵的瞬間,兔姬感覺自己已經戒癮成功一半了。

這種速效的威力讓她都想找人代筆寫一本『如何快速脫離成癮痛苦』,寫出來肯定會變成世界暢銷書籍,還會有多國翻譯。

「對了,老闆你在商業公會張貼的智慧財產還有獎勵嗎?」

「一直都有」

「那把原子筆弄出藍色、紅色,其他顏色這個主意能夠拿獎勵嗎?還是不行?」

在她好奇的時候,曉月像是發瘋一樣,突然拍起手來嚇到眾人。

「bravo!終於阿終於!這些該死的原住民,我等了這麼久...竟然是異世界人想出第一個嗎!」

曉月等了這麼多年,終於是等到了懂得微創的人出現了。

然而等到的微創確實同為異世界人的兔子,他都不知道這樣能不能推進"創意"這個概念了。

「當然可以,你還會因為這個簡單的微創得到拋頭露面的機會」

雖然跟原先規劃有所出入,不過這不影響主題計畫。

曉月需要的是"開創者"一個微創的先例,只要有了第一個人很快就會有第二個、第三個,不用多久就會開始幾何增加。

「會長,作為第一個創新者,麻煩你獎勵給他提升的5金幣」

「這麼簡單就提升獎勵?錢很多嗎?」

「多花一點錢留住她有何不可?我需要的就是這種人,感覺我都快愛上她了!」

「呀~」

「阿!」x2

他的失言讓現場三位女性都叫出了聲,不過他本人卻不能理解。

「你們兩人阿什麼?我只是求賢若渴,這麼優秀的員工如果被人挖角搶走,我會很頭大的」

「挖角?什麼?」x2

看兩人困惑的歪著頭,曉月只能解釋一次,不過在此之前兔姬已經幫他開口了。

「所謂的挖角就是用更加好的待遇或是更好的東西讓我不在老闆手下工作,不過你們放心!我不會這麼快下定論,如果老闆很黑心,不用挖角我就先走了」

「這是該在老闆面前說的嗎」

如此樂天的兔子,曉月除了感嘆以外已經做不來其他反應了。

「總之妳這2天先交一份草圖,之後我可能會有一段時間才回來,希望能看到多種樣式設計」

「那老闆能給我準備住宿嗎,我需要安靜的地方創作,最好還要有電腦跟繪圖軟體」

「前者那些問題找會長,錢再從我這邊扣,至於PC跟繪圖軟體等你發明了」

對她比個讚,曉月迅速拉住文茵與鹿迪的手,起身閃人。

隨後曉月等人便根據管理者的指示前往探索者公會。

「你好我們有三人想申請探索者身分」

「好的,請三位先填寫基本資料」

當文茵替大家拿來個人資料表,曉月心細的注意到一個小細節。

「那個髮飾,很適合你喔」

聽到曉月注意到,文茵笑著摸了摸髮飾。

「跟管理者說的一樣,你會很喜歡呢」

「我?我並不喜歡」

「這、這樣啊...」

苦笑著臉,文茵將髮飾摘了下去。

同時曉月繼續說到:

「我更希望襯托你們美麗的飾品,是我送的。所以,現在先讓管理者短暫的獲勝」

不單單是內心話,曉月也在告訴管理者,不要干涉被你放棄的人。

「那我要先她一步!」

聽到飾品,鹿迪不想站在她之後。

「好~我會為兩位準備好的」

模稜兩可的答應鹿迪,曉月就呼籲她們動筆了。

而後將資料交給了櫃檯,令人感覺熟悉的流程出現了。

「那麼接下來請三位接受最基礎的能力測試,通過之後會有簡單的探索者講座」

在被帶到公會的試煉場,一個滿身肌肉看來十分厲害的男人站在中央佇立。

「他就是測驗官嗎?」

鹿迪看到他那種傲視一切的風範,不由得好奇。

「你說那位嗎?他也是要接受測驗的。只是那位先生有點奇怪,從10分鐘前就站在那邊了」

結果眼前的男人根本不是測試官而是不知道哪來的神經病。

「至於你們好奇的測試官是這位」

一瞬間從肌肉壯漢變成虎背熊腰的大叔,巨大的反差弄得他們有點無地適從。

順帶一提,他真的符合『虎背熊腰』就跟字面上一樣。

「等等測試鈴敲響,我會直接開始測試,只要能夠打破賦予在我身上的保護結界就算通過」

「那我們呢?保護措施呢?」

「那是自然也有的,我如果先行打破你們三人之中誰的結界,那麼請你們在加強實力,等待下次的考試」

得到了他的解答,曉月點了點頭。

「那麼接下來請做好準備」

話一說完,虎背熊腰的大叔立刻變形,成為一隻有老虎尾巴與熊頭的中年男人。

明明是該認真的時刻,可是喜感的存在讓氣氛無法有所嚴肅。

而後的戰鬥也是如此。

氣氛太過於微妙,有種想要認真以對也難以面對的感覺。

萬幸的是考官與三人的水平有極大的落差。

光是曉月物理性的旁敲側擊幾下,結界本身就已經快扛不住了。

更別說鹿迪與文茵都還只是站著看。

而曉月看到大叔受到自己的攻擊難以負荷,便決定做了最人道處理。

「什!等、等等!」

還沒能等大叔喊停,人道處理的拳頭已經送他好眠去了。

「這樣算及格嗎?」

看向一旁的櫃檯,文茵如此問到。

「這...呃...」

考驗團隊性的人就這麼被一個人放倒,身為櫃檯的他也是躊躇不決。

「我懂了」

明白他的苦惱,身為當事人的曉月立刻操起砂鍋大的拳頭準備在來上兩拳。

而這如同脅迫一樣的場景,櫃檯只能趕緊宣布合格。

「30分鐘後有一個簡單的講座,聽完後會一同分發證明」

原先曉月只是想讓戰況更加鮮明,讓櫃檯好代替考官判斷勝敗,沒想到自己成為了推手。

「親愛的,你剛是不是故意的?」

「我才沒有欺凌弱者的興趣」

在前往聽講的路上,鹿迪的疑問引來了曉月的鄙視。

「是這樣嗎?」

沒辦法去想像,眼前的男人能有那般的正直,能想到的反而是露出譏笑嘲諷著敵人無力的他。

「雖然你話中有話,不過身為你的"親愛的"我還是不會這麼糾結的」

搓了搓她的頭,曉月先一步進去等著聽課。

「贏不了他呢,你說是不是阿,鹿迪」

「別叫那麼親近,我還沒認同你」

「抱、抱歉」

文茵本以為這是個機會,拉近兩人距離的機會。

然而最後卻是失敗收場,只能有些尷尬的入場等待演講。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