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28 初王

小光光 | 2021-08-25 16:30:01 | 巴幣 0 | 人氣 27


「曉月你還好嗎?」

「勉勉強強」

他是這麼回答姆婭的。

不過狀態的低迷是肉眼可見的,黑眼圈、疲勞等等的症狀都在簡單的告訴眾人他的情況。

「反正等等是混戰,我多少能找到機會休息的」

而後在冠亞賽的基本儀式宣告中,校長向大家說到:

「相信大家都有看過童話故事,都對夜蝶詛咒有所耳聞」

聽到夜蝶詛咒,台下立刻議論紛紛了起來,內容不外乎是「那不是傳說嗎」「可以影響世界的力量真的存在?」「真的有被詛咒的女人?」諸如此類的話。

而在引起了騷亂時,校長便大聲的宣揚到:「我們已經找到了夜蝶詛咒!也擁有了能夠斬斷這份罪惡的人了!」

在他的聲音下,一名台下的男人走上了台。

「這位男人是來自異世界的勇者,被眾神賦予了具備殺死夜蝶詛咒能力之人,而我們會在冠軍的頒獎儀式中為大家獻上這份最大的禮物!」

明白了管理者口中的全力以赴,曉月是哭笑不得,甚至連生氣都沒辦法,只能嘆息的思考如何面對這不久遠後的難題。

「該死...」

撥起額前頭髮的他,面容苦澀的抵著額頭。

不過下一刻他就想通了,現在能做的只有見招拆招,早已把能做的都做了。

而後在比賽入場階段,曉月已經是全副武裝的狀態,不僅是匕首與長劍,甚至連刺針都拿了出來。

「你的花樣還真多啊」

「我是覺得還好,畢竟這是關鍵的一戰」

露莉的反應他只是簡單的帶過。

「比起我花樣的多寡,你行不行啊?看你毫無緊張感」

「當然沒問題!」

「那麼就交給你表現了,我輔助你」

「沒問題!今天是我的主場」

隨後登上比賽台,她向曉月證明了自己的自信是貨真價實的,在路帕爾的側翼協助與姆婭的遠程輔佐下,她作為中間人的團隊協作能力的天賦立刻嶄露無遺。

攻防的進退、配合的時機,如此高超的才能是場上無人能及的。

不過場上的狀況是瞬息萬變的,有時候一點點的狀況都會讓優劣變化。

像現在曉月替她拍手,讚嘆那高超的天賦,露莉直接飛上天,差點就翻車。

「你是不是內奸阿!看我們狀況甚佳就這樣亂來!」

露莉這份遷怒直接讓他啞口無言,明明問題就是出在他自己身上怎麼問題矛頭就突然轉向了。

「你還是好好拿下勝利再說吧,抱怨都留到那時候」

場內如火如荼的戰鬥的同時,場外有人已經受不了了。

「可以了吧?我好不容易找到許久未見的初王」

「為什麼初神大人會召喚你這種問題兒童阿...」

嘆氣的校長無奈之間,揮了揮手示意他自由行動。

「我們還要處決夜蝶詛咒,別玩過頭了」

在提醒下,勇者「喔」的一聲便跳下競技場。

「找你很久了!我最愛的初王~」

「阿?初王?」

競技場上的人無一沒有不如此叫到的,除了被稱做初王的那個男人。

「...沒想到還能聽到這個稱呼阿,在這個世界中」

看到走出來的曉月,他的隊友起先是困惑,隨後才有所明白。

「那麼你是哪位?至少我對你沒什麼印象」

「阿阿...我可是曾經最愛你的男人,你竟然這麼忘了,我會很傷心的。還是...我先把你身後的兩人給毀了,你就會想起我來了?」

以平淡的口氣說出令人不寒而慄的台詞,這樣的男人曉月只對一人有印象。

「我可不希望你像個跟屁蟲似的」

「阿哈哈~阿!你果然想起我來了呢,親愛的王。那麼這一世你可要繼續陪我玩,否則~我搞不好會受不了失去你的打擊,把與你有關的一切給毀了」

「你還是像以前一樣呢」

「真是多...謝」

在他心情高昂的仰望時,曉月已經高舉武器揮砍下去,然而勇者只是維持著姿勢就一口咬下短刀的刀刃。

「真的是...你就這樣打攪了我們兩人之間的重逢,我是不是可以生氣?」

「你還是算了吧!」

曉月接續的一擊讓他十分的不快,甚至生氣到在曉月耳旁細語的威脅了幾句。

「哎...」

捏了捏鼻尖,曉月只能嘆氣。

「這是你期望的!」

「阿阿...這個神情,這個眼神,才是我認識的曉月」

露出失禁的表情,夾著勃起的下半身,納許緩慢地靠近曉月,希望能用雙手稍稍觸碰到"初王"那許久不見的面容。

「啊啊...阿哀...」

當指尖即將觸碰到的瞬間,納許立刻失去了興致,心情連同愉悅感一並掉到谷底。

「沒有了...沒有了初王那凌厲的氣勢...沒有那曉月才有的壓迫...」

當納許看著眼前的男人,他只能抱頭仰天,哀嚎著自己的惆悵。

然而下一秒他又回復了正常。

「不對!肯定是你現在太年幼了, 現在的體格自然是無法嶄露王的氣度!」

說著自我說服的台詞,他抓起曉月的衣領繼續說到:

「我給你5年的時間,青出於藍更勝於藍,否則我只好認定是你周遭的人改變了初王,我就會把你身旁重要的、摯愛的,所有的人都殺了,讓你變回既往的那位,孤身一人的王」

「你別自說自話了!」

在一旁聽著他大放厥詞,姆婭推開了他。

「曉月是我的隊友!是我很重要的朋友,我跟露莉才不會讓你得逞!」

看到兩位少女站到中間,擋住自己與曉月,他並沒有說甚麼。只是露出一如寄往,迷人且冰冷的笑容。

「那麼你記住囉~我這人說到做到,不要忘了」

下一刻他已經回到了校長的身旁,獨留面色難堪的曉月與保護他的兩位女性。

「既然勇者玩夠了,那我正式宣布冠軍是露莉小隊」

在他滿臉無奈的宣布完,頒獎儀式的隊伍也開始陸續上台。

塔克也在頒獎時收起了厭煩的嘴臉。

「該做的都做了」

曉月已經是無所不用其極了,面對接下來只需成功不許失敗的危機,也只能聽天由命了。

「不過這個天...我看到那張討厭的臉了」

一想到這個世界的天是管理者,他的臉上自然地浮現出三條尷尬的線。

「親愛的你在幹嘛?上台領獎了~」

「喔..喔!」

正當他在發呆時,鹿迪從背後抓住他的肩膀推著他上台。

而在舞台上,他全副武裝的樣子立刻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你還不卸下裝備嗎?」

「我這樣看起來比較帥」

「並沒有」

「這就是姆婭你不懂了」

儘管這不是主因,不過比較帥是事實。

「...你是不是累到了?頭殼還好嗎?」

「...少廢話」

這種毫無質疑,純粹的眼神配上如此傷人的發言,曉月不想多加面對。

「路帕爾,要好好照顧他們喔」

「恩?啊?」

突如其來的預告搞得路帕爾莫名其妙,不過那篤定的神情卻又讓路帕爾無法脫口而出問他什麼意思。

一切準備妥當,曉月也準備好大鬧一場了。

在簡單的頒獎後,身為夜蝶詛咒的她被人帶了出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