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33 兔姬

小光光 | 2021-09-15 16:30:01 | 巴幣 2 | 人氣 21

NEW
資料夾簡介

面對那令人害臊的期待,他只是自言自語地說到:

「我才不會死呢,也不會讓她死」

整理了凌亂不堪的自己,許久未見的鹿迪已經在約定的門口等他了。

「阿!親愛的,好久不見了」

「大概7天了吧」

上次見面聽聞是給鹿迪的獎勵,作為打破杜帝德的試煉所給的。

「至於後面那一位,我們是13週吧?」

「這我就不清楚了」

從後面走出來的庫魯德會長只是「喔呵呵」的傻笑。

「那麼你已經做出來了嗎?保鮮盒與簡易冷鏈」

「成功一半」

當初曉月離開了自己的視線中,會長可以說是暴跳如雷,不到三天的時間就找上門,直接跟管理者攤牌。

儘管他們的攤牌過程是怎樣的曉月無從得知,不過能明白的是會長肯定拿到自己想要的。

起初只是被動等待人上門,現在已經化被動為主動,開始自己找上門。

最一開始可以說是天天都來,要不是雙方有商業關係上的來往,都快讓人懷疑會長是不是對有什麼其他的想法了。

也是會長這樣的魯小小,後面曉月直接不演了,直接丟出需要塑膠製品才能完成的保鮮盒給會長研發。

當然!他沒有說明"塑膠"給會長聽,他想要會長以純天然製作。

至於名為冷鏈,靠著市面上販售的水、風、土魔石,就能輕易做出來了。

「比起這些,你等等與文茵小姐重逢後記得來分會,我要介紹一個你朝思暮想的女性給你認識」

「什麼女人?又是哪來的!」

聽到又有競爭者,鹿迪慢慢的掐緊曉月的衣領,而看到這幅景色的會長笑著揮手離開。

會長的戲弄讓曉月只想送上左手右手各一根的中指,不過眼下自己已經開始感覺不到空氣了。

「會長亂說的」

「我不認為!會長還告訴過我,你跟花街的流鶯十分要好」

她的質疑讓曉月停頓了,甚至讓他腦袋被「我糙!會長在亂說什麼,儘管說對了一半甚至更多就是了」的想法佔據。

不過他還想活下去。

應該是說哪有人會在女孩子面前說:嘿!沒錯,我時常去花街,跟各個流鶯有過15禁以上18禁未滿的一夜情。

如果曉月敢說,就不是勇敢而是愚蠢了。

「講話阿,不說我就當真的了」

無能為力!曉月只能使出必殺技。

「嗚...住、住手,這樣的我最不行了」

「那麼你不要為了會長的謔言生氣好不好」

「我才...好!好啦,不要在搔癢了」

「咕嘰咕嘰」

「笨蛋...不要配音」

絲毫沒有打算停手,這樣又羞又氣的鹿迪開始還手。

「停!好好,我錯了,我不弄了別在拉我的臉了」

兩人的嬉鬧直到曉月的身旁多出了一個人才停歇。

「你什麼時後出現的?」

看到一旁看書的文茵,也跟著後知後覺了起來。

「嗯?叫我?」

看到曉月點點頭,她才反應過來。

「剛剛看你們玩的正起勁,不想打擾你們」

「這樣啊...生氣了?」

如此白目的行為,曉月真的是幹的漂亮,閉嘴就沒事的偏偏要讓事情一發不可收拾。

「沒有」

看她搖搖頭否認,曉月總感覺自己好像忽視了她。

「那麼就一起加入我們」

當他的鹹豬手逐漸靠近,文茵便緊緊將他的手給抓住。

「摸摸頭就好」

文茵自動自發的將手放在他的頭上。

「好像...有點害羞」

靦腆傻笑的她此刻是如此的動人,但是曉月卻沒能好好珍惜這個瞬間。

儘管也是自己害羞造成的。

「大概是旁邊那個傢伙教你做的吧」

看到他指向管理者,文茵點了點頭。

「你不開心嗎?我想只要是個男人都會心動的」

「確實...滿心動的,不過這...不,沒什麼」

就文茵的身份,這樣的溫柔太過唐突,他沒辦法坦然接受。

不過他明白這只是自己的心理作祟,現在需要的只是接受。

「咕...輸了....我竟然...不!」

同時在一旁不知道惆悵什麼的鹿迪,下一刻打起精神來,朝曉月撲了上去。

「喔喔!不要整個靠過來,會倒的」

話音剛落曉月就被鹿迪推倒,還一個意外的順手拉到文茵的衣服,三個人一起倒了下去。

「好...重」

「才不重!」x2

踩到身為女性的底線,兩個人都一同大喊到。

「那不是重呃!...」

「很重要!」

不慎的發言讓生氣的兩人各捶了一拳,發洩在他身上。

兩頭母老虎,這個想法險些出現在他的腦中,只要在稍微錘的在大力一點就有了。

「拜託了...起來,不然他要笑出來了」

曉月已經能看到一旁的管理者那愉快的神情。

「我才沒有你想的惡質,最起碼我不會當著當事人面前嘲笑他」

『騙人』一詞首先浮現在曉月的腦中,管理者那種惡質的性格,絕對是說一套做一套。

「我最起碼也會轉過身去在恥笑你」

「有差嗎!」

如此幹話的行為,他一個沒忍住的大罵,還送上一根中指。

「喔?這是什麼?地板突起嗎,我剛好腳也有點痠呢」

看準那根被微微凸起的中指,管理者的雙腳立刻磨拳霍霍,準備來上幾下。

「我錯了請你原諒我,還有你能幫個忙嗎?把這兩個傢伙抬起來,她們躺上癮了」

隨後在管理者的幫忙下,這場形似福利,實則惡夢的鬧劇才得以結束。

結束忙亂來到庫魯德會長這裡,眼前的場景令人格外震驚,大叔與兔耳娘在品茶的畫面明明絲毫不搭嘎,但是...意外的能讓人接受。

至於這位兔耳娘,曉月感覺似曾相識,但是總想不起來。

「會長你找我是跟這隻兔子有關的事情?」

「總共兩…不,是三件」

「那麼請說明一下」

點頭的會長將手邊的茶一飲而盡隨後開始說明。

說明的時候,身為當事人的兔子竟然還在啃餅乾喝紅茶,曉月對她的第一印象不是很好。

「原來如此」

聽完了會長的介紹,曉月有了個結論,這頭兔子絕對是異世界轉生而來的人。

首先從會長請她繪製的圖就能明白,她繪圖的方式與技巧很明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工藝範疇。

再來也是最重要,讓人明白她是異世界人的地方。

在她提到:「如果有電腦跟繪圖板,我能畫出更加香香的角色」這句話時,已經暴露了她的身世背景。
在這個由魔法取代大部分工業的時代,這類的東西最好會有人知道。

至於抱怨飯菜難吃,肥皂很粗糙等等的問題就不是眼下的事情了。

「恩...這個繪圖風格...個人色彩濃厚呢」

換言之就是不怎麼喜歡,不過其他幾人就不一樣了。

文茵跟鹿迪都覺得很漂亮、很棒。

這也讓曉月明白了,為什麼法國人覺得巴黎鐵塔很醜卻還是讓其保留下來。

「大家都很喜歡呢,那麼我們來談談接下來的合約你說如何呢,呃...請問怎麼稱呼?」

「請稱呼我為兔姬」

「...可以說本名嗎?」

合約是需要誠信的,從最開始就使用這種一聽就是暱稱的名字,實在是不值得嘉許的行為。

「兔姬就是兔姬,是最可愛的台灣VT」

太棒了,經她這麼一個自賣自誇,曉月想起來她是誰了。

那是曾經有過一次的機緣,那時候公司一個部門為了嘗試全新的領域並深根在地化有過與VT也就是虛擬偶像合作。

當時的迴響可以說是盛況空前,除了接連有其他部門,以及其他公司跟進以外,還順勢造就了許多以VT為主的各式IPO案。

不過想想根本原因,好像還是自己有實際操刀部份,然後消息外流,導致大家以為自己要灑錢。

「好吧,兔姬就兔姬,那麼我們來談談合約內容」

「等等!在開始之前請給我些巧克力,聽說老闆很擅長甜食」

這個額外插曲不用想,一定是會長說的。

「沒有加胡蘿蔔喔」

「才不要加!」

「也沒有加草喔」

「...」

奇怪的調料已經讓兔姬徹底無語。

「也沒有加牛奶的」

「只要是巧克力就好,人家已經很久沒有補充能量了」

「你是飢渴多久啊」

純粹抱怨,他還是拿出了幾塊的巧克力。

「大概1周」

曉月沒想到會得到回答,更沒想到答案是如此嚇人,他差點表演綜藝式跌倒。

「真是自由自在的兔子」

「穴謝」

「不...我並沒...算了」

他已經不知道該先從哪邊開始發表意見了,究竟是自己沒有誇獎她;還是她很硬要非要邊啃邊回答。

困惑之際,他也趁兔子啃巧克力的時間撰寫契約,將文件中容易發生的糾紛給統整好。

----分隔線----
全新的元素!台灣VT,雖然在後面這個設定一點也不重要。
可能小說裡面的設定和本人實際有一定差距就是了,但是我也是根據兔姬的個人元素來稍作修改。希望大家看的開心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