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31

小光光 | 2021-09-04 16:30:03 | 巴幣 0 | 人氣 30


「真可怕,在多給你1分..可能半分鐘吧,抬頭仰臥的就會是我」

明明佔據著魔力、實力上的巨大優勢,但是自己卻被那深植人心的恐懼給壓制。塔克只能承認並佩服眼前的傢伙

「夜蝶詛咒...不對,那位少女值得你這樣付出嗎?」

「當然!這不單單是為了文茵,同時也是為了我自己,不論是罪孽還是期望」

「是嗎...為了表示對於你的尊敬,我會讓他死的尊嚴」

曉月只能看著他向自己身後走去,真正意義上的竭盡全力,甚至連逞嘴上功夫都辦不到。

「那麼讓我看看吧,你的垂死掙扎」

當塔克架起長槍,文茵只是緊張的握住拳頭。

「若你不攻來,那麼我就先來了!」

當長槍揮舞而來,文茵張開握拳的手,龐大的魔力立刻吞噬攻擊,向著塔克襲去。

然而粗劣的才能下,彰顯了只有魔力一事。不像樣的攻擊不成氣候,塔克只是揮舞長槍就能輕鬆應對,幾十秒後勝負已經在懸殊的差異下分出。

比起剛剛與曉月的一戰,龐大的差距讓塔克顯得不盡興,但是這是她的垂死掙扎,別人的尊嚴沒有任何理由被踐踏。

「那麼該結束了」

塔克說到一半,便有一隻手放到長槍上,並重複到自己的話。

「你是誰!」

驚訝的同時,塔克發現自己的槍紋絲不動。

「真傷心,你不要跟曉月剛剛一樣的反應」

為凸顯自己深受打擊,他還特意把手放到眼睛上。

「你到底是誰!」

「不開玩笑了,我是異禍旅團的,至於稱呼你就跟曉月一樣,叫我哥布林就好」

「蛤?一點也不像」

長的一副帥到沒朋友的樣子,塔克沒辦法將他與哥布林做聯想。可能不只塔克,現場所有人都一樣,真要說相似之處,也就是綠色的皮膚罷了。

「曉月這好苗子我就帶走了,至於夜蝶詛咒我也順帶一起」

除了他拎在手上的守護者以外,還想帶走夜蝶詛咒,塔克自然是不可能允許。

「幹嘛呢?你還是趕緊寫報告,去跟上神還是哪位初神報告吧」

當哥布林打算揮手撥開長槍,利刃立刻一躍而上。

「你活膩了?」

哥布林的視線充斥著"危險"一詞,卻沒有曉月那般深植人心的恐懼。

「你手中的傢伙還比你可怕!」

哥布林在看到他已經深受曉月影響,無法判斷出正確的局勢,只好改變站姿擺出攻擊姿態。

「既然你已經回復判斷能力就別再打擾我了。儘管你曾經被喻為無限接近上神的第二階位的神,但你現在不過是失去記憶、主題的人,打倒你既不風采也毫無意義」

「既然知道這麼多,你也知道我很討厭失敗跟寫報告的!」

看他還不放棄的樣子,哥布林放生咆嘯的說到:

「少屁話了,接受交易的人寫份報告會死?更何況你的懶惰是出了名的,只要初神們沒出聲,你連一個字都擠不出來」

「那麼這回你的出手是誰的意思」

「他仍舊是觀測者,他至始至終都是鋪墊的人並非決定的人」

「好...記得他答應我的」

「那是你跟他的事情,自己去找他」

當他打響指頭,便準備將兩人丟進眼前出現的傳送陣。

「停下來!」

櫻紅色長髮的少女張開雙臂攔住自己。

「這不是夜蝶組織的大小姐嗎?滾開」

「不要!」

前腳剛踏過她的雙臂,她就會立刻檔上來,接連幾次哥布林也是被她磨的沒耐性。

「閃開!」

一掌揮過去,鹿迪就被推倒在地上。

「休想走!」

「...你可以不要這樣嗎?我要是讓你受傷,你爸會發瘋的」

被她抱大腿已經是令人煩悶到極點了,沒想到她還啃了上來。

「那你放開親愛的!」

「現在我放開他,請他去死嗎?」

「那你帶我一起走!一起去異禍旅團!」

看到她如此真切的表情,哥布林表示『你他媽在說什麼』的荒唐表情一覽無遺。

「不要,你老爸知道你來異禍他肯定會發瘋」

「你管他!這是我的決定,要是他有什麼意見,你叫他跟我說」

「那樣我也還是不...好!好!我要我要,我要帶你走」

看鹿迪開口就要繼續用咬的,哥布林認俗。

「我也要跟曉月一起走!」

結束了一個鹿迪,又來了兩個人,哥布林感覺要瘋了。

「隨便!要跟就跟」

在他只想趕緊解決的時候,納許將姆婭與露莉留了下來。

「你幹嘛!跟我們搭肩勾背的!」

露莉剛想甩開他的手,這才發現自己沒辦法動彈。

「不要這麼激動,你們兩位對於夜蝶詛咒有多少理解?」

「什麼理解不理解,我不希望曉月被那個哥布林帶走,他是我第一個朋友」

「這樣啊~你也不理解,那麼我想我們是沒辦法」

「什麼沒辦法,你還不趕快放手!」

跟露莉一樣,姆婭一想甩開他才發現自己沒有辦法動彈。

「別急我還沒說完,在我們明白夜蝶詛咒的淵源,以及你們從我這邊了解到曉月之前,還是不要過於自視甚高」

說完話,納許不忘拋個媚眼給曉月,要他記得自己這份人情。

「那才不是重點!曉月是我的朋友,看著朋友去死我做不到」

「我希望你能認識到,你是他的朋友也就是我的人質!」

姆婭的倔強納許根本不當一回事,展現個人魄力,一瞬間就壓倒了她的心理。

就連一旁的露莉都深受影響,連替姆婭出口的勇氣都蕩然無存。

「我..我...」

「乖!要聽話,不要造成我或是初王的困擾」

納許的出手介入,皆因為曉月神色的困擾。

一般人難以察覺,不過納許跟他已經相處了少說15年。他那臉上不願帶著這兩人一起的樣子,早以表露無遺。

「那個...我可以帶人走了?」

看他們好像有個結論了,哥布林適時的出聲提醒。

「沒事了,我們都商量好了。那麼初王你要變得比以前更加優秀在回來見我,也別忘了今天的事情~」

(我還想說他怎麼變這麼好心,原來阿...)

在心中感嘆的同時,曉月也接受欠他一份人情的事實。在默默的點頭後,他那展露笑顏的神色讓兩人心領神會。

隨著哥布林帶著三人進入傳送陣,入口消散而去,姆婭的心中多了一個目標。

「我一定會去找你的」

姆婭還不知道,自己此刻的決心會為未來掀起驚為天人的波瀾。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