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32

小光光 | 2021-09-11 16:30:00 | 巴幣 0 | 人氣 19

NEW
資料夾簡介

當學校的夜蝶詛咒事件落幕,事件情報被迅速的封鎖。

對外的說法是有恐怖份子偽裝成學生,對校內菁英發動恐怖攻擊,身為校長的塔克以一己之力阻攔敵人,儘管沒有打倒敵人讓他逃跑,塔克也是順利地擊敗了恐怖份子。

不過消息總是會不脛而走,經由部分學生的口耳相傳,真相早已變得模糊。

而知道真相的露莉與姆婭已經糾纏上了塔克。

一回想起當時在比賽台上,看著曉月的離去,姆婭仍舊記憶猶新。

想著憑藉納許一句「你們兩人是我的人質」能夠抓住納許,在未來能夠見到曉月。

只可惜他不是一般人,只是拋下一句「你們兩人不過是累贅,要想延續自己的感情,還是好好把握時間」人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毫無頭緒之下,姆婭想到了納許攔阻自己的話。

關於了解夜蝶詛咒是唯一能見到曉月的方法,而關於夜蝶詛咒眼下只有校長能夠給予解答。

為了從中獲得想知道的,姆婭已經不辭辛勞的煩他3個月了。

現在甚至都會大搖大擺的跟露莉進到校長室。

「校長我又來了」

打開門後才補上敬語已經是習以為常,不過今天卻不是時候。

在幾分鐘之前,管理者才親自蒞臨塔克的辦公室。

原先不解與不滿的塔克問到:

「你是不了解自己的影響力嗎?出現在這裡是希望我惹得一身腥?」

他那言詞鋒利的話語讓管理者有些傷心的說:

「既然我是書面的委託,獎勵不該是面對面的給予嗎?作為你完成任務的禮儀」

「虛情假意」

不信任他的塔克直到聽見關鍵詞才沉穩了下來,而在管理者即將拿出獎勵時,姆婭就剛好的出現在場。

「今天不是時候,別煩我,出去」

「那你就告訴我!到底曉月跟夜蝶詛...」

「出去!」

還沒等她說完,塔克已經大聲地吼她出門。

「我才不要!」

拉住露莉的手,兩個人就坐到管理者的旁邊。

而她們的強硬,意外的讓管理者感到有趣。

「聽起來她們是想知道夜蝶詛咒的事情,你何不告訴她們呢?」

「我才不要!」

「那麼你的獎勵,我加1.5倍你來引領她們」

「我才不要淌這份渾水!」

「2倍」

「我才...」

「3倍」

「我!」

「4倍」

「...你贏了,我就躺這份渾水」

塔克本想拒絕的,他可是有著自己的矜持,奈何對方如此的不正常。給的實在是太多了,4倍阿!4倍阿!能拒絕的怕是不存在。

更何況,對於塔克來說盡早找回一切,是他迫切急需的。

「我先補充,先前的委託還有效喔~只要你能讓他更加進步」

「那麼我就更沒辦法拒絕你了」

嘆息了一聲,塔克開始向兩人簡單的介紹了『夜蝶詛咒』究竟為何,以及往後的作業布置。

而另一頭的曉月,在經歷過生死關頭後,來到了異禍旅團,過上了截然不同的生活。

先是在與管理者的談話邀約中,和文茵突如其來的分別,同時還被加強了約束以及名為『任務』的威脅。

而第一項的任務即是變強,由當初帶自己出來的哥布林訓練自己。

而鹿迪則是在談話前就被一個叫杜帝德的男人看上,整天被他訓練的死去活來。

「花花公子,我的香菸呢?」

「...你當那種奢侈品這麼好弄嗎?」

「當初救了你跟夜蝶詛咒,不過供給我幾年的香菸還好啦」

完全說不過他,曉月只能嘆息的丟過去一包香菸。

「喔!不愧是我心愛的徒弟」

「少騙人了你這哥布林,你根本是愛菸而已」

當時那個令人意外的帥哥,沒人能想到是曾經那個弱不經風的圓形哥布林。

「比起這些,今天的成果檢視我可不會手下留情」

「那是自然,這次該我勝利了」

三年多來的分別,曉月已經受夠了。

先不說其他的,光是整天都要跟哥布林處在一起,這件事情就讓人精神疲勞了。

早上訓練及晚上睡覺,連續三年的日子都離不開他,而且晚上睡覺還有難以忍受的鼾聲,這樣的日子已經快造成心理陰影了,更別說見不到心心念念的人。

「那麼就照舊來吧」

收起菸盒,叼起香菸的同時,哥布林還丟去一枚的銅幣給他,並開始做起簡單的伸展操在等待。

而後在硬幣被高高拋起掉落在地後,兩人之間的交鋒立刻擦出火花。

當先攻的曉月被抵擋住攻擊,那個剎那他便放開了手中的長劍轉而貼近敵人的下腹。

時間差下他有了完美的機會。

最後的課題,名為『形』的全新技術,不偏不倚的命中哥布林,巨大的衝擊力也使地面留下長長的拖痕。

「該死!沒有成功嗎?」

「不,你真的進步了」

甩動發疼的手,哥布林慢慢拉近兩人的距離。

「還記得當初我也只是提及『形』的存在,沒想到你可以自學到這等地步」

哥布林當初只說『形』即為個人呈現魔力的型態。

根據性格、環境等等的因素,每個人都擁有最適合自己呈現魔力的型態,可能是武器、魔法,甚至會因為使用者而發生變化出現第二、第三甚至更多的形態。

而『形』的型態千變萬化,同時也是獨一無二,就如同每個人一樣,即便是形似相同的『形』也會存在著差異。

在哥布林回憶的時候,曉月插嘴一句。

「那是能放我過關,讓我去找文茵了嗎」

而他那一副自信的表情,哥布林笑著點了點頭。

「太好了!」

「我怎麼可能放走只有這等程度的學生呢,與其送你去死,不如我現在把你打得半死」

被哥布林點頭嘲諷,曉月也只能冷笑的回答。

「真會說」

當曉月收起眼角的笑意,鋒利的眼神代表了新一回攻勢,然而毫無掩飾的正面攻擊只是顯露出自身的破綻,不過幾下的交戰哥布林已經來到他的身側。

在移動的同時,他也順著移動從道具欄中抽出匕首迅速的接上攻擊。

這招式儘管早已看過,不過更加流利的銜接還是讓哥布林「喔!」的喊出聲來。

「喔屁阿!」

被輕而易舉的用兩指抓住刀刃後,曉月馬上接上一拳頭,不過這只是讓哥布林用上另一隻手防禦罷了。

一經接觸哥布林抵擋的左手立刻被當作支點,曉月靠著他的重量轉動身體,利用作用力讓兩人間的距離再度縮短。

在哥布林幾乎要直面他的肘擊之時,攻擊卻被輕易化解,哥布林只是輕輕一推,重心擺於上身的曉月立刻單腳向後跳了兩步。

雙方之間的攻防彷彿沒有發生一般。

「三年了,你的弱點還是沒有任何進步。面對意外性的應對總是如此拙劣」

「我已經盡量改了」

曉月明白自己的劣勢,為此他從以前到現在,不論是在哪個領域都會下意識選擇情報戰。

「或許現在還沒出現,但是會有一天的,在你的得意領域超越你的人出現」

「那就靠第二專長戰勝對方!」

反駁的同時,第二回的戰鬥也一併開始。

「你以後面對的可是集團,是人數眾多的組織,好好認清自己的不足!」

抓準曉月的失誤,哥布林一擊將他震飛。看他穩住身姿站穩步伐,哥布林冷不防的嘲諷一句。

「看來文茵對你的吸引力不夠大,師傅我不介意多與你相伴一陣子」

嘴上是這麼說,不過眼下曉月需要的已經不是自己的訓練,而是尋找未來的道路。

「剛剛是暖身,你懂什麼」

他的逞強還是一如既往,一如既往的令哥布林笑出聲。

「接下來就是作弊的時間了,沒機會給你笑了」

稍微蹲低身子,曉月的再一次發動的攻勢超乎了想像。

已經不單單是武器的使用以及身法的運用,連同哥布林從未看過的全新技術也一併迸發。

再次的交手,哥布林立刻明白他口中的「作弊」是什麼意思,無數的防守反擊都被閃避而過,自己卻不能正確明白原因。

「厲害厲害,武藝與魔力的搭配更加多樣」

他那飄忽不定的行動,哥布林只能拍手佩服,要不是魔力的差距,反擊的僵直給出了數次的機會已經奠定了勝敗。

「接下來就是師父的餞別禮了」

在他抬起手打響一個清脆的響指,四周立刻壟罩著無比可怕的負重,遠比以往模擬環境減速領域還要來的可怕。

曉月幾乎是動都動不了,只能雙手撐地勉強支撐自己。

「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訓練時說的嗎」

「那是...當然..!」

抬頭注視師傅的他仍舊無法忘懷,那句「你很弱小」直到這時仍舊是如此記憶猶新。

「就像我說的!你很弱小,往後的日子中若是停滯不前師傅我還會再幫你的」

作為告別的禮物,師傅不忘送他一程來上一技迴旋踢直接將人踹暈。

而在他暈厥後師傅點了根香煙,並緩緩的補上一句。

「夜蝶詛咒吸引而來的人會更加危險,要活下去阿」

在哥布林吸著菸離開時,曉月早已清醒。

----分隔線3號----

看起來很凌亂對吧?我想也是,大概在這周結束,我會把那失誤的一小部分補去31話的,這周大家就忍耐一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