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夜蝶詛咒(重製)30 團體挑戰賽(4)

小光光 | 2024-04-22 00:37:33 | 巴幣 0 | 人氣 47

連載中夜蝶詛咒(重製版)
資料夾簡介
劇情大體沒什麼改變,只有變細節。除了那第一卷最後面超級突兀的部分

透過訓練將弱點的問題解決是不夠的,人類是進入到混亂、緊張的情緒中,思考就容易停滯,而這就會使過去錯誤經驗的反覆重複。

而現在要做的實戰演練就是讓新的經驗、新的身體能力做出更佳的選擇來覆蓋過去的經驗。

當然實戰是不可能以萬全準備的狀態出戰的,所以訓練中的花樣也是變著出。

綁住腿腳、限制魔力,各式各樣脫離舒適圈的方法在這三個多月以來曉月都可以不重複的為兩人獻上新花樣。

等到大賽開始前最後的一周,平淡的讓兩人難以適從,沒有訓練、沒有平時的緊迫。

感到渾身不自在的二人不由得這樣問他:「突然的是怎麼了?明明平常該有的折......訓練不會少,怎麼今天反而沒什麼事?

「臨近比賽前的一週需要的不再是訓練、經驗這些東西,而是調整個人的狀態,維持良好的競技狀態」

說是這麼說,不過更主要是他跟庫魯德會長有約,這一個禮拜沒空管他們。

也就是今天這樣簡單的說明後,隔天開始人就不見了。

上課沒看到,可洛索回宿舍也沒見到人。

而後再時間逐漸迫近比賽,二人也不由得緊張起來。

畢竟報名的人是不能隨便更換的,如果比賽當天人沒有到齊那麼就會被取消比賽資格。

一想到這裡,兩人就不由得擔憂了,雖然先前的痛苦給了自己積累,但是在即將收穫之前卻被告知不能比賽直接做白工,怕是心態會先扛不住。

然而在這種時候他卻像是算好的一樣,在比賽開始前的最後一天自然而然的就冒了出來。

「你是跑去哪裡了?」

躺在床上的可洛索如此的問到。

「也沒幹嘛就是有點事情」

「那你的事情還真忙,每次不見就是一個禮拜」

「還好啦。比起我,你們有好好遵守我的要求吧?」

不太想繼續在自己的事情上琢磨,他立刻轉移話題來到先前的狀態調整上。

「當然!你沒看我現在閒閒沒事躺在床上嗎?」

被這樣句點,他一時半刻也不知道說什麼,只是默默的把東西放到桌上,坐下來休息。

「那是什麼?」

瞄到桌邊,看那手中新奇的東西可洛索不由得好奇了起來。

「你說這個?」

「對!就是你手上的東西」

「原子筆或是圓珠筆,稱呼很多樣」

這樣的介紹,可洛索只有一句話想說:「你在開玩笑?」

明白對方的詫異與不滿,他隨之在補充。

「這是拿來代替大家常常使用的羽毛筆,而這些紙張則是代替大家正在使用的皮革紙一類」

接過遞來的紙,一經手可洛索就明白價值不斐了。

滑順的質感與細緻的觸感,這是自己未曾感受過的感覺。

而見狀,曉月也遞出了原子筆讓他在上面隨意書寫。

「可以嗎?這感覺就很貴」

「可以。這是試作品,你想要寫什麼還是撕它折它都是可以的」

在勸誘之下,可洛索拿起筆拿就是簡單畫了兩下,畫的範圍也不大就是邊邊角角簡單的嘗試一下。

「感覺如何?」

「很、很好」

一時間被問到,可洛索只能詞窮的這樣回答到。

「大概半年......最慢兩年之後你就可以天天很好了」

他的話可洛索聽的似是非懂。

見此,話題也不再糾結於原子筆與白紙上面了,而是讓他早些休息明天要好好的發揮。

到了隔日,當映照進房間的陽光將睡著的曉月熱醒時,他立刻被眼前的景色嚇一跳,不由得開始懷疑自己的眼睛。

下一刻深呼吸一口後姿勢從側躺變成正躺,隨之閉上眼睛。

「睡屁阿?我知道你起床了」

「我剛剛做惡夢了,我知道這一定是幻覺」

聽著他那毫無邏輯的言詞,可洛索沒多說廢話而是直接把人拉了起來。

「今天沒可能讓你當死人,有比賽的!」

「阿阿!今天真是太可怕了,夢到的不是可愛的女孩子而是粗曠的男人」

聽明白他在嘴臭自己,對此可洛索只是淡淡地說:「如果你不想上場的話你從現在開始最好正經一點」

明白對方很重視,他也不再如此的嘻皮笑臉了。

同時可洛索的樣子也讓他想起某個曾經合作過的人。

仗著自己的資歷在那邊開過分的玩笑,事後弄到自己不開心還要被頤指氣使的責備,搞得好像他沒錯是自己不接受玩笑話的錯一樣。

最可悲的就是那時候自己是弱勢方要像狗一樣跟他道歉,並且還要看他的臉色。

當腦袋中浮現出那張嘴臉時,他隨即揮了揮手想將這一點也不值得回憶的記憶揮掉。

而奇怪的動作只是引起可洛索的疑問。

「你到底在幹嘛?」

「沒、沒事,該出門了」

當可洛索聽到他的話,才剛從先前的對話中回過神來,已經見他動作迅捷的開門,準備離開了。

慢半拍的可洛索只能手忙腳亂的緊隨其後。

之後在前往報名地點時,他也不忘對剛剛那橫衝直撞不顧及自己的行為舉止好好抱怨一番。

而面對這樣的抱怨,曉月只是平淡的敷衍。

等到了報名處,姆婭已經坐在那邊等著兩人了。

還不等兩人看見,姆婭已經站起身來呼喊兩人了。

在她喊著「這裡、這裡」並揮著手,兩人也回應的揮了揮手。

三人會合之後就是一直沒有決定的事情該做出決定了。

「所以誰是隊長?」

可洛索突然的提問以及看過來的視線,曉月只有一句話回應他。

「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叫女士優先?」

「當然有」

「那自然就是姆婭當隊長了」

突然的責任她很意外,但並不排斥。

不過不排斥不代表她願意老實的接受。

「這重責大任我覺得我不行」

「沒有什麼行不行的,反正就是個掛名」

曉月如此敷衍的帶過只是讓人更加不願意接受。

「什麼話!那樣你不也可以?」

「沒可能!我覺得很麻煩」

看著那死人德性,姆婭也算是半放棄了,只能將視線移到可洛索身上。

不過狀況差不多,得到的回應就是搖頭。

「好好好!我就接受這"女士優先"當這隊長」

看到她這麼不滿,曉月也只好對她好言相勸。

「你想看看,拿到冠軍站上頒獎台時大家會怎麼說,由姆婭這位傑出青年帶領的隊伍,到時候大家不單單會驚豔於你的實力甚至會看著你的美貌而有所動容」

在他繪聲繪影的洗腦下,姆婭很快就接受了。

開始期待獲得最後冠軍時,受人景仰的畫面了。

然而洗腦之下受影響的不只一個人,旁邊的可洛索也在蠢蠢欲動。

不過這也只是一句「百戰百勝、戰無不敗的帥氣小狼.....帥氣狼人,這不是讓人想入非非嗎?」就解決的。

在他們二人心情大好之際,已經是一人一手的將曉月拉到報名處,準備等等可以好好的嶄露頭角了。

隨後確認了隊伍與成員身分後,領到號碼牌時曉月不由的這樣問了:「33號?不是有幾百人入學嗎?看來我們來的挺早的」

聽到這話,服務的工作人員不由得笑了出來。

「幹嘛?」

「沒、沒有,這個海選是多個場地多天進行的,一天最多不超過50個組別,而你們已經算慢了在十分鐘就截止確認了」

「是這樣阿」

沒有乖乖去上課的後果馬上就體會到了,現在的他只能傻傻的聽著別人補充,同時還要承受那像是關懷智障的表情。

雖然沒有表現出來,但已經是滿腔無奈了。

不過這種情況並沒有持續太久,就像剛剛服務人員所說的海選即將開始,服務人員也只是簡單的揶揄幾句就去做賽前最後的布置了。

而在報名完後的十分鐘,三人也根據號碼牌來到了指定的位置。

在裁判簡單的宣讀了規則後,曉月只是看了看對手就只是一句「你們加油」便下了台準備躺平等CARRY了。


---分隔線----

睡死了睡死了,晚上6點多下去剛剛才爬起床。
起來馬上更,別問我為啥不用預約更新。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