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29

小光光 | 2021-08-27 16:30:03 | 巴幣 0 | 人氣 51


「可以不要這麼讓人窩火嗎!」

看到文茵身上的外傷,曉月差點就破壞了一切。

甚至包含兩人的生存機率,只是他並不知道。

而在場上準備著行刑的儀式之時,曉月站到路帕爾身旁細語了幾句。

當勇者納許拿起短刀準備要結果文茵的瞬間,動手的訊號也出現了。

在眾人視線交會於死亡的降臨,無數的刺針朝著台上襲去。

「你這樣刺激我,會害我勃起的」

曉月的攻擊讓納許感覺到了激烈的感情,滿載而出的情感讓他無法控制自己。

「阿哈哈...哈阿阿!」

在他痴狂著回味剛剛的感覺時,曉月望著眼前的舞台,本想跳上去,但是立刻就放棄了。

太過高聳的高度只能讓他先把一隻腳放上去,隨後才能慢慢把自己撐上去。

「呼...好了!」

站起身來,他還不忘拍去衣褲上的灰塵。

而納許根本沒注意到他是怎麼上來的,只是發洩情感,甚至連夜蝶詛咒被他拉走都沒注意。

「喂!勇者!你內心戲太多了」

「閉嘴!愚蠢的精靈,你都不知道他的感情讓我多麼地無法自拔,這可能是除了他那注視垃圾的冰冷眼神外,最讓我感到性奮的時候了」

看他已經捲縮著身子,舔著自己的手指,校長算是放棄溝通了

「...你開心就好,不過他好像等得不耐煩了」

用小指掏了掏耳朵,校長不忘提醒他。

「抱歉啊,讓你久等了初...王」

看他拆著夜蝶詛咒腳上的枷鎖,場面一度很尷尬。

「在等我一下就好了,在一下下就弄開了」

「好,我等你。你覺得我會這麼白癡的說嗎?」

看到他把人當成智障,納許大喊到。

「我從不認為你很笨,不過你們吵架倒是幫大忙了,讓我可以拆完這個鎖鏈」

「恩!你也要記得,此刻的你已經向我暴露了你的弱點,5年後沒有做到約定,我就先從那個女人開始,從指甲、皮膚慢慢的在你眼前剝下來,然後是骨頭、內臟,好好的!全部呈現在你眼前」

「作為威脅,那還真是無可挑剔」

曉月氣憤的樣子讓納許感覺自己又勃起了。

「我很期待5年後,至於現在我就等著看好戲了」

拍了拍塔克的肩膀,他就走到旁邊去等著觀望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了。

「哀...那麼接下來只好由我來好好處理你們了」

「可以的話,希望你能夠放我們走」

「喔?打算反抗嗎?不過我勸你別浪費力氣,我們之間差距巨大」

「我不打算反抗,只要你能放我跟文茵一條活路」

「一個是公諸於世的威脅,一個是保護他的人,你希望我怎麼放過你們?」

在他充滿嘲笑的質疑中,曉月回答到:

「我們是學生,你是老師理當該保護我們,不然學費繳什麼意思的?給你做貪污基金嗎」

「我看起來像這種人嗎!」

被人滿臉鄙視的回應,塔克也不爽的回應到。

「你是怎麼想的?你對於提出質疑的我問這種問題,你希望得到不是的答案嗎」

對於塔克這種死腦筋的人來說,言語攻擊十分有效,效果好到他已經明顯有大動肝火的跡象。

「嘴上功夫很厲害,那麼我就就稍微跟你說說,關於你懷中那女人所隱藏的事實」

塔克開始向他敘述,關於夜蝶詛咒的真相,以及夜蝶詛咒是被名為星輿圖盤、夜蝶詛咒以及落日的三大組織各式追尋的存在。

三個組織目的各不相同,不過追尋的都是關於夜蝶詛咒的力量,以及潛藏在背後鮮少人知的某個存在。

而被稱為守護者的曉月不過是來自管理者以及眾神的悲憐,給予夜蝶詛咒微不足道反抗的力量。

「真如他所說的一樣嗎?」

「我...」

曉月的提問讓文茵不知如何開口。

「回答我,我不是個接受謊言的人」

此刻的他眼神是如此的冰冷,彷彿不向自己所認識的那個曉月。

「我....對...就、就像他說的一樣」

回答著不願暴露於太陽之下的問題,文茵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是在害怕的顫抖中回答的。

「是這樣啊...原來我都是被利用的一方。下來,從我身上下來」

恐懼著再次被人遺棄,文茵卻也沒辦法大聲的說到「不要」拒絕他,只能在心中祈禱,在自己離開前,他能回心轉意。

然而這份期望,她深深明白是不會發生的奇蹟。

「拜託不要走...」

這是她在放開曉月衣角前最後的抵抗。

當兩人決裂,文茵的臉上充斥著絕望與恐懼,曉月滿臉失望時,校長對曉月的復仇感到絕上的愉悅,甚至在他轉身準備朝自己身後的階梯離開時,塔克差點忍不住笑出聲來。

然而走沒兩步,塔克的笑容就不見了。

曉月的行為跟預期的又截然不同,他只是「阿!...」的停下腳步站在原地大叫。

「你這個白癡,為什麼要破壞我的計畫」

氣憤的曉月直接轉身走回去賞了文茵一擊蓄滿力的彈額頭。

當她「咕!」的往後退了幾步,此時此刻充斥戰場的絕望感瞬間煙消雲散。

「你幹嘛啊!很痛耶」

搓揉額頭的文茵淚眼婆娑的問到。

「這是我要說的!我本來還想靠著這次機會偷襲他的,你幹嘛露出這麼絕望的神情阿」

刀子嘴豆腐心,曉月即便不爽、即使心煩,仍舊拿出手帕替她擦拭淚水。

不過這是戰場,這麼做實在是不合宜。

要不是校長還在為自己調整那高度起伏的情緒,他早已不講武德的將兩人按在地上摩擦了。

「喂..!守護者,這樣愚弄我很愉快嗎?」

「當然不是!沒有偷襲成功,計畫失敗我很不滿意」

起初還抱著點期望,但是被人如此愚弄,塔克的情緒已經來到爆發的最高點。

「如你所願!殺了你!」

「環...?」

當塔克從一無所有的手中拖拉出一個巨大的圓環,曉月立刻拿出一長一短的雙刃警惕著。

「讓我為你介紹,它的名子叫做日多環,而它的效果你現在就能夠親身體驗」

當他的手滑過巨大的環後,一個變二個,二個變四個分裂出無數的小環。

看到複數的武器,曉月不敢著急進取。不過這種時候"意外性"總能發揮出奇效。

他直接選擇進攻出乎塔克意外,一瞬間的判斷決定了當下的優劣,只不過曉月沒想到劣勢的會是自己。

---分隔線----
總算是要完結第一卷的部分了,第二卷製作進度十分緩慢,有可能跟不上庫存消耗進度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