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黑死牟在明日方舟】第二章 Act.6 對決

幸運者蘇拉 | 2021-08-30 05:04:35 | 巴幣 0 | 人氣 60


  炎客與其他人一樣,以為入侵者起碼是一支精銳小隊,才能造成這樣的破壞,沒想到僅僅是一名東國劍士。有著六隻血紅大眼,極具壓迫感長相的人,他還是第一次見。
  「看來你是一名強大的劍士,奪走這麼多人的性命,那能拿走我的嗎?」直視黑死牟那六隻血紅大眼,即使是久經戰陣的炎客,也感到些許不適。
  「你就是……想要挑戰閃靈……的炎客?」黑死牟看著眼前背著大刀的藍髮獨角劍士,確定與打聽到的特徵一致。在通透世界的觀察下,他發現炎客是一名感染者,能比閃靈更加直接的使用源石技藝,體質也非常強悍,沒有因為感染礦石病而顯得衰弱。
  炎客沒想到這六眼劍士居然提起赦罪師裡的最強劍士,且他確實將閃靈當作敵手。來到蘭利要塞也是尋求挑戰她的機會,但現在他對眼前極具破壞力的對手更感興趣。
  「閃靈嗎?赦罪師的最強劍士,她確實是我想挑戰的對手。在這場內戰中我殺死許多人,即使是親王、將軍也被我梟首或者刺死,那麼你又如何?」
  拔出繫在腰間的劍,炎客舉劍直接砍向黑死牟的臉面,倘若是經驗不足的劍士恐怕就命喪於此或者僥倖避開。
  單純的速度對懂得使用通透世界的黑死牟沒有意義,他舉著已經退回原貌的虛哭神去擋下這試探的一擊。
  比起攻擊被輕易擋下,更讓炎客驚訝的是佈滿眼球的虛哭神去,這種兵刃他還是第一次見。「這把劍是怎麼回事?」
  黑死牟沒有理會炎客,頂著巨力強行將其推開後,徑直發動月呼劍技。
  月之呼吸.二之型 珠華弄月
  迴轉身體揮動虛哭神去,帶出兩道月刃意圖逼退炎客。對於想挑戰閃靈的劍士,黑死牟還是想看看其實力如何。閃靈製造幻覺跟閃現的能力,是真有能耐穿透月呼劍技的攻擊,希望炎客不會讓自己失望。
  側身避開第一道月刃,與黑死牟預想相反,炎客舉劍砍向第二道月刃,先避開不斷迴旋的小月刃,後精確切入其縫隙,將月刃給破壞掉。
  「用劍之精準……精神……也很穩定。」對於敢破壞月刃的優秀劍士,黑死牟從不吝於稱讚,同時避開刺向下巴的火焰刀刃。「迅速發起反擊……還不賴……」
  似乎是被黑死牟游刃有餘的態度所激怒,炎客的劍冒出熊熊烈火。他每揮出一劍,就有一道火焰滯留在半空中,久久未散。
  儘管感受到炙熱的溫度,黑死牟卻沒有後退的想法。兩人不斷提昇攻擊速度,在周圍的雇傭兵只能看到滿天飛舞的月刃與火焰。
  月刃與火焰刀刃碰撞聲不斷,與黑死牟一樣,炎客同樣無意後退,卻也難以前進。他很清楚這個六眼武士的月刃是多麼可怕的存在,稍有不慎就是死亡的命運。
  雙手緊握火焰刀刃,炎客單腳踏出一步,又斬碎一道月刃。這種在生死之間的壓迫,已經好久沒再體驗過了,不斷提昇自己的技藝,尋找強大對手,就是為了體驗生死之間遊走的刺激感。
  炎客不知道眼前的六眼武士是什麼來頭,又是為什麼隻身來到蘭利要塞,只曉得從過去到現在,他是自己遇到最強大的對手。
  「……速度能跟上……我所遇到的劍士裡……你已經很強了。」
  月之呼吸.六之型 常夜孤月.無間
  集中的高速交錯連斬,產生無法防禦的密集月刃,被黑死牟突然加快節奏的炎客閃避不及,只能勉強躲過致命傷害,接著被擊飛出去,久違的感受到,被劍所傷的疼痛感。
  「已經好久沒有流血了,這麼多年來,你還是第一個,我想知道你叫什麼?」即使是感染者,炎客的體質也非同一般,接下足夠斬殺數人的劍技,依舊能繼續戰鬥。
  「黑死牟……。」看到炎客儘管避開要害,出血量依舊很可觀,放任不管終究會失血過多而亡。「你得立刻止血……否則失血過多……。」
  「沒有必要。」身上開始冒出猛烈火焰的炎客,燒灼傷口使其止血。解下背後的大刀,將身體重心放低,雙手各持一把兵器,右手高舉大刀,左手將劍橫舉於胸前,擺出架式。「來吧!」
  炎客身邊不斷傳出炸裂聲,一道道火炷衝天而起,甚為壯觀。他的面孔變得猙獰,讓黑死牟一度有面對惡鬼的錯覺。炎客的一刀一劍能夠引導一個又一個火炷,使其直撲黑死牟。
  火炷來的又快又急,黑死牟直覺的轉身避開,又一道火炷迎面而來,僅僅站在原地被動閃避顯然不是好主意。
  再生能力強大,且突破限界的黑死牟,自然不俱火燒,以傷換傷自然是惡鬼最有效率的作戰方式。然而死前再生成畸形的模樣,使他心存忌憚。
  藉著閃躲火炷,黑死牟以弧形路線奔向炎客,他能夠感受到一道道火炷落在自己身後。突然有一瞬間,黑死牟感到腳下有異常的鬆動感,用力一躍避開地面噴出的火炷。只要稍微慢一點點,化為焦炭的身體要恢復,可是很花時間的。
  黑死牟已經了解炎客確實有挑戰閃靈的實力,要不是受傷限制發揮,現在只怕是更加窘迫。黑死牟再次解放虛哭神去,兩手橫舉延長的分叉鬼之刃。
  月之呼吸.八之型 月龍輪尾
  巨大的月刃直逼炎客,讓他感到有前所未有的壓迫,即使要避開,也因為受傷難以移動。於是炎客炸開腳下的地面,讓火炷將自己帶離巨型月刃的攻擊範圍。
  看到飛在半空中的炎客,黑死牟知道掉落地面摔傷,總好過被腰斬。黑死牟可不是靜待對手落地的人,現在該結束這場對決了。
  月之呼吸.九之型 降月.連面
  對著空中不斷揮舞出不斷複雜交錯的月刃,形成範圍極大的覆蓋面,被帶起的氣流吹散火炷,而炎客即將掉入其中。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