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黑死牟在明日方舟】第二章 Act.5 作戰

幸運者蘇拉 | 2021-08-27 23:35:41 | 巴幣 4 | 人氣 96


  經過一個月的準備後,閃靈一行人帶著黑死牟,躲藏在要塞的隱蔽處。天上一輪新月不足以照亮晦暗的大地,只要不故意暴露,就不會被發現。
  閃靈與她兩名下屬,一路上手持包著黑布的手電筒,照著腳邊的地面行進,避免被發現。尾隨在後的黑死牟什麼都沒拿,僅僅一手扶著刀而已,他早已習慣在夜晚中行走,不需要額外光源。
  原先黑死牟對這場戰爭沒多大興趣,是閃靈擅作主張,又他的確需要穩定的源石來源以補充能量,才參與行動。
  當他知道要塞中有優秀的劍士後,才勾起興趣,甚至主動請纓,表示自己要去引開守衛的注意,讓閃靈去完成刺殺任務。
  在這個位置,可以看到逃生口留守的兩名守衛,剛剛他們才與上一班人員交接,現在正在昏黃的燈光下聊著天。門農手持弓弩,等待合適的時機,予以射殺。
  靜待半個多小時,其中一人似乎要去小解,向同伴打過招呼後,轉身往暗處的矮叢移動。見一人離開,門農舉起弓弩,射殺仍站在原地的守衛,沉悶的倒地聲吸引離去守衛的注意,當他轉身發現同伴倒地的瞬間,另一支弩箭貫穿他的咽喉。
  門農與洛伊將兩具屍體拖入矮叢藏匿後,閃靈轉鬆燈泡,讓逃生口陷入一片黑暗。
  通往要塞的貨運電梯緩緩上升,由於建構時間久遠,電梯速度不快,只能慢慢等待。閃靈小隊基於習慣,在任務中不做無意義的閒聊,但不妨礙兩名下屬觀察同樣不多話的黑死牟。
  洛伊不敢直視那六隻血紅大眼,只敢從側邊看黑死牟的側顏。比起薩卡茲男性有菱有角的臉龐,他的面貌更加柔和,只是洛伊覺得若是能去掉佔據額頭與臉頰的兩對眼睛,肯定會很好看。
  一些同為女性的赦罪師,反而喜歡黑死牟充滿威嚇的三對眼睛,但這實在不符合洛伊的審美觀。
  資歷較為資深的門農,更加在意黑死牟的破壞力跟反應速度,與其說他是劍士,能夠自主活動的兵器才更加準確,幸好閃靈隊長搶先將他招募。
  不過東國究竟是怎麼回事?有一個童磨就足以將既定局勢攪的天翻地覆,現在又有黑死牟這樣的強者,希望以後不會有其他人吧。
  閃靈跟黑死牟倒沒多想,前者在思考如何完成任務,後者則是想怎麼引出名為「炎客」的劍士。
  電梯門緩緩開啟,四人魚貫而出,閃靈等三人迅速離開,以免被探照燈掃視。只有黑死牟留在原地,他拔出虛哭神去,並延長至三個分叉的型態。黑死牟不是忍者,自認隱蔽行動不是武士的風格。
  月之呼吸‧十之型 穿面斬‧蘿月
  兩道迴旋前進的巨大月刃摧枯拉朽,一棟建築隨之倒塌,驚動要塞內部的人員。聽到巨大倒塌聲的洛伊,不禁回頭觀望,發現單層的倉庫已經倒塌,以及被數盞探照燈捕捉,卻依然站在原地的黑死牟。
  尖銳的警報聲響起,越來越多的守衛從睡夢中驚醒,他們大多數以為是敵方部隊夜襲,進而陷入慌亂,急忙著裝並拿起武器向外跑。只有一部分守衛以平時的小隊為單位,前往各處確認狀況。
  黑死牟尚且為人時,參與過數次合戰,儘管他不清楚這個世界的戰爭是什麼型態,但他很清楚劍士在對決或上戰場的戰鬥方式,是截然不同的兩件事。前者只需要關注眼前的對手,後者則須眼觀四面耳聽八方,到處遊走並避免兵刃碰撞,以免過早折斷。
  用血肉的鑄成的虛哭神去,自然不必擔心斷裂損毀,而是要為了掩護閃靈小隊而移動。在探照燈的持續照射下,黑死牟開始往閃靈小隊離去的反方向跑動,周圍的光亮也隨之移動。
  三三兩兩穿著不整、手持武器的守衛,茫然的看著周圍,看起來是從睡夢中驚醒,還弄不清楚狀況,沒看到襲擊的敵方部隊,只有彼此驚慌失措的面孔。
  在懂得使用通透世界的黑死牟來看,這些參加戰爭的薩卡茲絕大多數都是感染者,無非就是感染率高低而已。會被普通人極力排斥的他們,在黑死牟眼中卻是補充能量的存在。
  一名倒楣的守衛就被黑死牟順手抓住後頸,立刻被吸乾源石能量的他,因為內部大出血而亡。儘管空氣中源石微粒所含的能量就足夠日常活動,但要進行戰鬥還是要找機會額外補充,就像惡鬼若吃人太少,那連再生都會成問題。
  打掉凌空飛來的幾枚弩箭與球狀物,這些東西無法對黑死牟造成什麼威脅,反而讓他知道這些在遠處躲起來伺機攻擊的弩手與術士躲在何處。揮舞虛哭神去,黑死牟沒想給躲起來的弩手、術士活命,他要連同掩體一起毀滅殆盡。
  月之呼吸.十之型 穿面斬.蘿月
  月之呼吸.七之型 厄鏡.月映
  周圍建築被月呼劍技一道又一道迴旋前進的月刃,以及沖擊波給破壞成廢墟,順帶清理躲藏的弩手跟術士。即使有人僥倖躲過月刃與沖擊波的斬殺,也會被倒塌的建築壓死。若是閃靈在場,她一定會為這些死狀極慘的同胞哀歎不已。
  搞出這麼大動靜,自然吸引要塞所有人的注意,還活著的守衛終於回過神來,紛紛趕往被破壞的廢墟。守衛們看著站在廢墟中央的黑死牟,他們心中的疑問無非就是區區一個近衛,是怎麼造成這樣的破壞?
  感受到黑死牟散發出的威壓氣息,以及六隻血紅大眼的可怕凝視,守衛們不敢向前,只敢在站在廢墟以外,遠遠的包圍黑死牟。可以說現在黑死牟完美的達成掩護任務,已經不會有人去戒備另一起入侵行動。
  炎客:那位想要挑戰閃靈的劍士,看到黑死牟的驚人表現,認定他是自己應當挑戰的對手,推開一個又一個擋在面前的守衛,來到黑死牟面前。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