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黑死牟在明日方舟】第二章 Act.16 忌妒

幸運者蘇拉 | 2021-11-12 15:49:22 | 巴幣 1004 | 人氣 94


>>如果在黑死牟在執行刺殺特蕾西婭的任務時,與W對上,究竟特蕾西婭命運幾何?
>>如果攝政王慘遭性轉,那她也許就是女主角了。
>>
  護衛幹部均被炸死,於是指揮餘下護衛,帶著攝政王離開要塞的職責,便落在身為赦罪師高級幹部的閃靈身上。
  基於小隊的默契,洛伊檢查並解除W留下的技藝陷阱,門農則是掩護洛伊,保證她不受干擾。
  閃靈讓護衛們找來三輛車,並使用他們隨身攜帶的通訊設備,聯絡上巴風特。在了解敵人目標之一是攝政王時,巴風特保證會交給她性能最好的裝甲車輛,務必將攝政王殿下帶回基地。
  什麼都沒做的黑死牟,則是直直的盯著攝政王,他認為眼前這位薩卡茲王族,必定有與自己一樣的想法。
  「……你忌妒……妹妹嗎……作為兄長……比不上妹妹……只能屈從……。」
  聽著緩慢又帶著喘氣聲的語調,攝政王自是十分惱怒,作為下屬竟直接點出令人難堪的想法是其次,最糟糕的是黑死牟說得很對。即使他從未思考過對特蕾西婭究竟還有什麼情感,那麼黑死牟很明確的告訴他,就是忌妒。
  自小以來的記憶,飛快的特雷西斯腦中閃過,作為資質優越的薩卡茲王族長子,承載未來族群復興的希望,接受嚴苛的教育,過著紀律又充滿緊張的生活。
  成長起來的特雷西斯,面對外族入侵,擔起作為王族的職責,親上前線對抗入侵者,與士兵同吃同住,有必要時也能上陣殺敵。戰鬥結束後,他去慰問傷兵,見到傷重的士兵在眼前逝世,在儀式中親手火化死者遺體,並嚴令下屬務必將骨灰送回家屬手中。
  在做這些事情時,特雷西斯沒有多餘的想法,只當這是他作為王必須得盡的義務。如此競競業業的日子,在一次自前線返回王宮時戛然而止。
  年邁的父王告訴特雷西斯,特蕾西婭得到魔王繼承,她將是卡茲戴爾的下一任王。當下特雷西斯思緒陷入一片空白,他只看到父王嘴巴在動,卻聽不見他在說什麼。直到有人轉述才知道,由於特蕾西婭資歷較淺,所以認命他為攝政王。
  身為攝政王卻過著近似軟禁的日子,昔日親兵們被打散到各部隊,被當作砲灰給消耗殆盡,特雷西斯感到憤恨又無能為力。只能帶著厭惡的心情,看著特蕾西婭獲得一次又一次的勝利,擺出民族英雄的樣子,為登上王位鋪路。
  「國家尚未安定,身為王位繼承人還沒有資格登上王位。」
  等到父王去世才重獲自由的特雷西斯,聽著特蕾西婭虛偽的話語,那副想拉攏自己的嘴臉實在噁心透頂。到底她在說什麼,特雷西斯是聽不下去也毫不在意。
  特蕾西婭大量任用外族人擔任要職,對此感到不滿的諸王庭注意到兄妹的嫌隙,勸說攝政王發動內戰,特雷西斯一點遲疑都沒有的接受了。
  到底是什麼是魔王傳承,即使是身為攝政王的特雷西斯,亦未能完全知曉。不過那都無所謂了,付出多少努力做出多少貢獻,不被魔王傳承所認同都是沒有意義的,只是可憐在戰場上的追隨自己的勇士,因為特蕾西婭白白犧牲生命。
  『特蕾西婭必須死!』
  魔王傳承斷絕後,卡茲戴爾將會滅亡的古老傳說是不是真的,攝政王與諸王庭均做出十分藐視的態度。當有人提出行刺特蕾西婭時,作為兄長的攝政王不僅沒有反對,還大力支持。
  眼前這位六眼劍士戳破他一直以來的想法,說這是忌妒,特雷西斯不否認,但是他絕不能承認。
  「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會幫你……沒特別的事……別打擾我……。」
  利用通透世界觀察著全身僵硬的攝政王,黑死牟確信對方有與自己相同的經歷,他不認為攝政王會承認這令人窘迫的事實,沒有必要點破。
  特雷西斯覺得應該說些什麼,只是他仍處在情緒激動的狀態,一時半刻開不了口。
  「殿下!殿下!」
  初步安排完撤離事項的閃靈,看見攝政王猶如失神般的一動不動,只當他還沒在被刺殺的震撼中恢復過來。由於事態緊急,只能強行喚醒攝政王,並把他帶到鄰近掩體中隱蔽。
  至於黑死牟,他什麼都沒做,只是在掩體外靜靜站著。閃靈一時半刻想不到能分配他做些什麼,只能權充守衛,至少他作為劍士的實力是很充足的。
  「這是抑制體內源石的藥物,敵人很有可能在炸彈裡混入源石成份,請您盡快服用。」
  接過閃靈遞來的藥罐,特雷西斯倒出一把藥丸,隨即放入口中,用力咬碎後吞下,讓還來不及遞出水壺的閃靈大感震撼。

創作回應

關老頭
下一篇會有嗎
2021-11-12 22:52:0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