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Persona 第十八天

可可羅 | 2021-06-30 11:29:36 | 巴幣 2016 | 人氣 131

連載中遊戲王Persona
資料夾簡介
女神異聞錄5 X 遊戲王的同人小說,這應該是我最後的遊戲王小說了


在一處富士山的火山口,一位男子抬著一位似乎是海拉爾王國敵對的魔王加農的身子,似乎想要做些什麼?
「哼……」這個頭髮豎立起來的壯碩男子把昏過去的大魔王加農丟下了火山懸崖。
「總算見到你了,你就是三島仁八的孩子啊,不過你很不喜歡提到這件事吧?」這時一個高傲自大的聲音說著,一個洋蔥頭的白衣高大男子走了過來。
「你就是海馬剛三郎的兒子吧?但嚴格來說乃亞才是擁有剛三郎血統的,他們的惡魔基因被你那愚蠢的神官素質取代掉,真的很意外……」壯碩男子轉身看著名叫海馬瀨人的男子。
「不過我是不會辜負剛三郎當初教育我『帝王學』的精神在的,現在我弟弟他接手我的一切,我已經無資格奪回,一八。」瀨人跟著叫做一八的男子談條件。
「你弟弟討厭剛三郎對吧,他甚至想要挽回獻給惡魔的靈魂一個公道呢。」一八說著:「不過只要你的財力不足以對抗我們三島家族,我遲早都會把你,跟我父親一樣……」
「我不會讓那種事情發生的,不過為了對付病根之人,圭平已經籌備自己的人力了。」瀨人說著:「要是他們真的把疫苗免費給民眾施打,我們海馬集團的財力恐怕……」
「老實說,我們身為對鬥士的內奸,就不應該幫鬥士一份助力,但是我們也不是效忠病根之人的爪牙,因為我們是雙面間諜。」一八說著:「而我們『帝王學』的最終目的,就是要看誰統治世界到最後,這些無法成為王的人們就只能等待滅亡。」
「突然莫比烏斯的邀請函邀請你,才在想他是不是傻了,而且跟他昔日戰鬥的朋友們,已經一個一個的倒下,我想那件事情也在所難免的吧?」瀨人說著。
「哼,話別這麼說,或許他們是要打算把內奸一個一個揪出來呢,那個戴著面具的傢伙一定要殺掉,他會是我們帝王學的阻礙。」一八說著,打算要對某個人動手。
「你說怪盜Joker嗎?別擔心了,我以前曾經讓他心靈崩潰,他應該不太會對海馬集團動手。」瀨人說著:「畢竟他以為換成他弟弟已經變成一個慈善事業了,這個錯覺一定會讓他陷入陷阱的,只要繼續讓他依賴下去,要殺要辱都是早晚的事情。」
「那現在你要去哪裡呢?」一八問著要離開火山區域的瀨人。
我要嘲笑那個把我一切都奪走的法老王,他加入了燈火之星了,居然為了自己的權利……我要去品嘗那勝利的滋味,就如同我想要的,哼哈哈哈哈哈!!」瀨人說著。


「這就是你想要的啊,你那最後無法實現的願望,神官瑟特。」這時一個白色的長耳妖精說著:「我有一個問題要問你呢,你覺得一個人因為慾望墮落的極限會是什麼呢,是否有辦法改變這一切呢?」
「很快的,那些人自然就會腐敗下去,而你的徒弟拉比琳她們就會實現自己的夢想:屬於一個沒有罪惡和慾望的世界,那最終的極樂淨土,明白了嗎丘比?」瀨人說著:「但是無論如何都不要給三位光之美少女任何壓力,就像你當時對名為鹿目圓的神那樣,否則下場會一發不可收拾呢。」
丘比跳上海馬瀨人的肩膀,之後跟他進行悄悄話。
「亞圖姆那傢伙已經示範了如何讓一個最強的決鬥者崩壞的節奏了,之後麻美和杏子,這兩位恐怕對舊日計畫徹底不利的少女也死去了,所以和佳、千優、香葵和亞莎都樂在其中呢,這點不用擔心。」丘比說著。
「不過那也只是把剩下的敵人剷除之後,所要做的一切罷了,老實說,蠻不相信你所說的『這些敵人全部都被光之美少女剷除了』這件事情。」瀨人說著。
「你會有什麼樣的疑慮呢,要是這件計謀上有疑慮,那麼計畫會很容易就被揭穿。」丘比說著:「不用擔心的,瑟特只需要做對的事情就好了。」
元氣精靈如果沒辦法和宿主心意相通的話,那麼作為變成傳說中的戰士的力量就會被封印住,花寺和佳有一次因為要買健康市的文創玩偶和拉比琳吵架,結果導致變身有一次失敗。」海馬說著,他擔心計畫會因為和佳的事情失敗。
「你別放心了,用羈絆毀滅世界這件事,是誰也想不出來的,除非那些人當中有人已經是四天王的臥底,不過應該是不可能吧?」丘比說著:「四天王解散終究是無可避免的事。」

抱歉了,瀨人君,不能讓你繼續放肆下去。」這十一位穿著白色洋裝的見習女聖鬥士(?)戴著面具觀察著火山口附近,很快就離開了區域。

2020年8月12日,星期三。
{第十八天,交錯時空的兩陣微風}


【閃亮宿的Prism Stone】
「居然發生那種事情……只要有人帶著那條項鍊,大家都會認為鬥士們有罪。」桃山未來和兩位奇蹟閃耀組的成員召開緊急會議:「接下來呢,治安警視廳的下一步會怎麼做?他們真的要跟鬥士和怪盜團斷了關係嗎?」
「他們就算知道了雨宮哥還活著,也一定不會放過他的吧?不過我還是沒辦法接受一夕之間的治安部突然要朝著怪盜團和美食殿堂動刀。」萌黃繪萌說著。
「只能祈禱雨宮哥能不能順利來這邊了,現在唯一站在真相這邊的,也就只有我們奇蹟閃耀組了吧?」青葉凜花說著。
「玫兒玫兒希望他們沒事,不過那個精神控制的夢之R到底是怎麼運作的呢?」紫藤玫兒說著,她看著星夢頻道手機,正在觀賞治安警視廳的直播記者會。

『我是治安警視廳的警視總監白馬,我要在此公布一項重大的變更,今天我們收到了光之美少女的消息了,她們要對付病根之人,已經是很漫長的一個道路了。』一個白色頭髮的警示總監說著:『接下來我們要將事件發生的經過交給葛飾署的屯田說明。』
『大家都看到了吧,那兩位鬥士居然被奈米病原體給侵蝕,然後攻擊奧運會,果然還是不能相信他們是站在我們這邊的,蘑菇王國很顯然就是病根王國的走狗啊。』一位捲髮的中年男子說著:『沒錯,我保證一定會讓蘑菇王國的代表接受審判的,到時候聯合政府會審判碧琪公主反人類罪的……』
『屯田署長和白馬總監,那麼你們要怎麼處理保護國家的鬥士呢?』記者問著。
『全面通緝這些跟鬥士有關的相關人士,現在要把他們所有的一切說出來……正好他們正集中在我們的大使中心,可以的話,我們已經派鎮暴部隊將他們一網打盡了。』白馬總監說著。
『鬥士對我們會覺得恩將仇報吧,有需要弄到這麼極端的地步嗎?』記者問著。
『說的對,但是那個吉拉和達斯的禍源,就是他們所導致的惡作劇,上一次他們就奪去了我們三個城市,他們只不過是負責收屍而已,真相已經透過Cure Grace說明了。』屯田署長說著,看起來似乎是要斷開鬥士們的關係。

「怎麼辦,凜花,我妹妹小光和媽媽都戴上了夢之R,也看了那次奧運會的轉播了……」未來看著玫兒手機的直播越來越害怕。
「總之,現在絕對不要進行星夢頻道活動以外的行程了,我們要漸漸地跟雨宮哥他們斷開聯繫,這樣才不會被懷疑呢。」凜花說著,她和繪萌正在準備和眼鏡姐溝通。
「小凜花,會造成這件事情主要原因,妳覺得有什麼線索呢。」凜花的哥哥阿讓說著。
「我不太清楚要怎麼將那場戰鬥的真相告訴大家,光是靠星夢頻道的力量,現在也會被治安部給阻斷,不過真的剩下我們可以告訴大家真相嗎?」凜花說著。


「給我等一下,就是妳們幾個吧,我發現妳和海馬娛樂集團的人士有關聯。」這時有兩位警察走進Prism Stone說著:「發現妳們在私藏奈米病原體並且打算對其有不利的發展。」
「要逮捕的話,逮捕高潭的高登市長才對吧,他們也打算做出解藥啊。」玫兒說著。
「由於這不是決鬥法令,而是違反了緊急命令,現在要強行逮捕妳們。」警察說著,似乎拿著手銬要抓奇蹟閃耀組成員,首先他們拉扯繪萌的手。
「你幹嘛啦,別對繪萌動粗喔,你這些死變態!!」繪萌為了掙扎踢了警員的腳,但手還是被銬住了。
「等一下,你們有什麼證據說我們和海馬集團的實驗有關係呢?」未來問著警員們,警員卻毫無猶豫的銬上了未來的手。
「走私毒品、槍械,密謀推翻四天王的體制,妳們還有殺人吧,這些都已經證實了。」警員卻毫無根據的把怪盜團的嫌疑推給了未來,這時凜花開口了。
「我們到底殺了誰啊,這樣的嫌疑我根本不記得啊。」凜花說著。

這時有一位紫色頭髮,綁著包包頭的小學生走了進來,身上沒有攜帶任何物品,只穿著星原宿帕普莉卡學員的小學生制服,似乎是來辯論的。
「我要自首,我是真中菈菈,是我殺了露琪娜、Lucas和佐倉杏子的,而且把奈米病原體注射在她們身上的也就是我。」名叫真中菈菈的小女孩說著,但是大人們似乎不相信她的話。
「那個小女孩究竟是怎麼過來這裡的……」警員說著:「小妹妹,警察叔叔正在做對的事情,不關妳的事吧?」
「菈菈,快逃,告訴鬥士離他們遠一點才行……」未來說著,但是警員粗暴的對待未來。
「還說妳跟鬥士沒有關係嗎?啊啊……」警員話還沒說完,就被某個力量吊在半空中。
我說了,快放開未來醬,人是我殺的!!」菈菈似乎手中持有某個紋章,似乎打算用那個紋章對警察做什麼。
「那個紋章是……」凜花看著這個紋章的標誌嚇呆了。
「妳也是燈火之星的爪牙?」繪萌嚇呆的說著。
「已經不再是了,現在我要聯絡眼鏡姐,不過閃亮宿的眼鏡姐性能是故障的…‥」菈菈說著。
這時赤井眼鏡姐已經趕到鬧事的現場了。
「發生了什麼事,這位女孩子是?」眼鏡姐看著眼神充滿怒氣的菈菈。
「我們燈火之星,為了花寺小姐的事情所以已經分裂了起來,眼鏡姐……我想以『古代創世』組的身分向你們投降,並且我會告訴你們『舊日計畫』組的一切計謀。」菈菈說著,她發動了紋章的光芒變出了一道白色的長袍,這是燈火之星創世組,白燈火的制服。
「但是……你們創世組的計畫不是要重置世界嗎,你們怎麼會因此分裂起來呢?」凜花問著菈菈自首的原因。
「其實創世組的燈花、和破壞組的音夢,打算要進行一個新的計畫……」菈菈說著:「現在不能夠將長袍的顏色分辨燈火之星陣營的成員了,因為無限神器的消失,其實破壞組的達克尼斯特殿下,和創世組的普羅米修斯殿下發生了意見不合的橋段。」
「可是菈菈,如果妳承認是燈火之星創世組的成員,那就表示……」繪萌說著。
「拜託警察叔叔,我要招供,我會把所有的一切都說出來……」菈菈說著,把未來手上綁上的手銬解開,但也把那雙手銬銬在自己身上。
「小妹妹,妳現在還不能夠幫奇蹟閃耀組她們解脫啊,我們有什麼證據可以相信你?」警察叔叔問著,這時菈菈用雙手把警察身上的項鍊扯下。
「要知道真相的話,你一定要相信我,為了莫比烏斯之環的引導下……」菈菈說著。


【葛飾治安警署】
「你說什麼,逮到燈火之星教團的人了嗎?」負責治理怪盜事件的中森警官問著自己的部下,但是部下似乎不太高興,「他們會說出怪盜團的一切嗎?」
「老大,似乎那位被我們抓去審問的人,她是自首的,而且她要叫我們撤銷光之美少女之前提出的控訴……」兩位部下說著:「原本跟怪盜團有聯繫的奇蹟閃耀組,雖然沒有成功逮捕,但是她們也來警署說一切發生的經過了。」
「我覺得有些問題,光是怪盜基德這點已經確定跟怪盜團是敵人有所矛盾,我聽聽看犯人是怎麼說的?」中森警官說著。
「對方還只是小學生啊,而且不能像當時棗小姐那樣粗暴的對待啊……」部下說著,中森警官開了審問室的門……

「很久不見了,中森銀三警官,你女兒還跟怪盜基德關係不錯吧?」菈菈坐在審問桌上等待中森的怒火發洩,但是中森警官卻看到菈菈整個嚇呆。
「可……可是妳不是已經證明自己的清白了嗎?真中同學,妳現在已經是確認和燈火之星沒有……」中森警官問著。
燈火之星原本是個中立的組織,是為了準備幫助鬥士和創世與破壞之神的戰爭而選上的孩子們,創世組的目的是為了引導大家湊齊無限神器的,破壞組則是建立鬥士之間的不安和紛爭,為了取得兩者的平衡,我們得犧牲掉一些區域的決心,這原本就是我們的工作。
的確,組織上的APTX-4869就是我們打算強制讓區域產生異常現象的真兇了,米花市是第一個用來實驗最終目的的城市,但相較之下,很多人因為承受不了強大的決心,開始殺害自己的同伴,我原本作為燈火之星的見習生,知道真相後打算忘掉這一切的。
「你們實驗用的那款藥物,是怎麼用特殊的方式讓米花市陷入詛咒的呢?」中森安靜地問著。
我們給決心能量最強的人食用,他當時造成的波動足以可以稱作死神,但是工藤新一也只是負責收割死者的靈魂的決心領域者而已,直到藥物被黑社會給奪走,而且服用給工藤新一的時候,那時候才是詛咒的開關啊。
不過,當時審判之日,我們的上級幹部,也就是審判之戰的主謀,他們發現了這股運作不當之下,已經引起了時間守護者的注意了,他們派出了另一個時間線的破壞者,他的決心足以強大到可以消滅我們目前所發展的平衡……格羅佛他,很在意這件事情,所以跟達克尼斯特公主在那之前說了幾句話……之後就打算把組織的目的修改,他們因此走上個別的道路……


【觀星亭山丘,管制區域內】
「計劃失敗了,三位勇者有一位陣亡了,我們要想辦法,蘑菇王國的勇者和莫比耶斯的居民也被妳們的後輩綁架了。」克勞德走向一個用蠟筆做成的火箭的駕駛說著,這個駕駛是沙曼星人,可以用霍伊米史萊姆的觸手溝通。
「怎麼辦倫,要是花寺和佳她們真的有這個打算的話……」名叫拉拉的外星駕駛說著。
「你在地球的那副牌組還有辦法使用對吧?」這時名叫蒂法的性感格鬥家問著克勞德,似乎是克勞德的舊識,「賽菲羅斯也受到了邀請對吧,不過他就是這麼隨性,還附身到無名的法老王身上,殺了一位阿斯特拉爾的偶像是嗎?」
「你那個星彩吊墜可以使用嗎?想召集反抗軍,一定還有未知道內幕的光之美少女們。」克勞德說著:「巴雷特,那你先去召集怪盜團他們,如果有警衛兵在那裡阻擋,千萬不能手下留情。」
「神羅的士兵還可以,但是我們殺了地球的警衛兵的話會很麻煩啊。」一位體型壯碩的機關槍兵說著。
「他們之間還有叫做哥哈的獨立政權,是從某個世界誕生的,現在如果他們當中有哥哈的人進入也就很麻煩。」克勞德說明事情的經過,「有一陣子我們沒辦法用決鬥盤解決的事情,就是哥哈他們引起的。」
「不過事情過了真久啊,自從我們把蛇夫座公主,達克尼斯特淨化之後,居然地球要發生這種命運,普倫斯。」名叫普倫斯的霍伊米史萊姆說著。
「你應該要被羅德的勇者施以迪恩系咒文制裁……」克勞德不知所措,所以開了一個史克威爾的笑話給普倫斯,因為他長得很像勇者鬥惡龍的魔物。

「來了,就是這裡吧?」這時有一個男子的聲音從草叢裡說著。
「是政府的人嗎?要做好戰鬥的準備了。」克勞德拿出組合劍準備行動。
「你也太緊張了吧?」蒂法擺出格鬥的姿勢。
「不過真的是政府的人嗎?我覺得應該那些地球人有自覺才對啊!」巴雷特把機關槍指向草叢。
這時怪盜Joker和公主騎士佑樹從草叢裡出來,他們的同伴也跟著從草叢裡出來了。
「你說你要成立反抗軍是吧?」怪盜Joker問著。
「是你啊,蒂法、巴雷特,這些傢伙正好是救援的目標,我們可以放下武器了。」克勞德說著。
「歐維斯,是個黑肉大哥哥耶,讓我脫下褲子讓我品嘗吧!!」貪吃佩可急著要和巴雷特口交,但是被克勞德阻止。
「這些傢伙是從蜂蜜之館過來的嗎?總覺得她們很挑逗啊……」巴雷特問著。
「在下是負責帶領主人照顧他一切的,克勞德大人,你需要我做的飯糰嗎,可以成為主人照顧的對象呢!」可可蘿穿著有點暴露的妖精防具說著。
「蒂法,這傢伙是棗博士的女兒,而那隻貓是單親家庭的女兒,至於急著要口交的那位就是從異國來的蒂亞娜公主……」克勞德說起了可可蘿、凱留和貪吃佩可的身世。
「在下看到這麼壯碩的男子,不自主地想要照顧他的小○弟呢!」可可蘿摸著巴雷特的褲檔說著,所幸巴雷特沒有什麼反應。
「妳們幾個啊,看到太空戰士7的主角團,第一件事是要做愛嗎?」怪盜Panther問著。
「反正都和他們組成反抗軍了,就開個修羅場又不會怎麼樣……」凱留被蒂法摸著身體說著。
「你要的蒂法可是克勞德的正宮呢,尤菲她還在米德加市呢,所以啊……」怪盜Navi說著:「你們不要再挑逗克勞德和巴雷特了,我們等一下有正式的事情要談。」
「嗯嗯……」祐樹點了頭。
「事情是這樣的,莫比烏斯大人寄了鬥士的邀請函給了某個格鬥家,卻不透漏到底是誰,但作為帶領Lucas的我卻沒有在被夢之R干擾的影像中變成病根之人,而我自然沒有被指控。」克勞德說著:「他們已經不是和佳所描述的那樣,而是威脅全地球和平、有叛徒作為優勢的敵人,我想拜託羽衣拉拉——這是星奈光給駕駛員的名字……」
「你在說我嗎倫?不過很好奇跟阿光見面的時候是什麼呢倫……」拉拉好奇的問著。
「就是在病根之人開始活動的前幾個月,星奈光受到了海馬集團的受訓,說是有特殊的原因,之後就再沒有再聯絡過觀星亭的星奈一家過,我想海馬集團大概是為了把審判之日立下最大功臣的光之美少女給消滅掉了。」克勞德似乎在擔心什麼。
「不會吧?但他們有理由要消滅對鬥士有利的人,也就表示……」怪盜Noir說著:「海馬娛樂集團,大概也會對我們出手,但是至今他們都還沒開始行動。」
「如果海馬集團對你們算是不利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是如果換個角度想,如果有一天現任海馬社長說,會讓怪盜團脫離燈火之星的暗殺,都是他們所賜的呢?」蒂法這時問著Joker一個問題,她想試試看Joker有什麼樣的反應。
「不會吧,Joker你真的被海馬集團的人拯救嗎?」怪盜Skull問著Joker。


「只有你最了解當時訓練營的真相是什麼,Joker,所以一定要老實回答她的問題。」怪盜Queen提醒團長Joker。
「我的確是被他們所救,但是這原本是要給元氣魔法!光之美少女一個陷阱的,因為我們也發現了,她們打算消滅我們的計畫。」Joker說著:「當時的確是我察覺到這個情形的,那就是拉比琳,元氣精靈的實習生不知道我們有Mona這個動物的人格面具使用者的存在。」
「吾輩聽得見,那三位元氣精靈完全不知道吾輩的聲音是什麼,但既然聽得見就確定她們不是普通的寵物了,但另一個很可疑的事情,那就是我們從光之美少女!甜蜜天使那邊調查拉比琳的畢業紀錄……」怪盜貓Mona開口說著。
「但是之後對方音訊全無,不過事情傳到了七大設計教主武藤遊戲這邊,中間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怪盜Navi說著她們的聯絡管道給克勞德聽。
「不過最有可能的,一開始武藤先生就一直在注意法老失蹤和這件事最有關係,但基本上一行動,會引來海馬集團高度關注就有點可疑了。」怪盜Fox說著。
「原來如此,難怪Joker大人會一直瞞著主人,不過在下勸你還是不要過度依賴海馬集團,他們是2008年零點逆轉事件的兇手。」可可蘿說著。
「這我知道……」Joker厭煩地說著,但是可可蘿發現了契機。


「那你應該自知之明啊,在下很討厭他們的作風,他們總是為了一件芝麻小事毀了整個法律的生態,Joker大人既然被他們害慘過,你就不能再相信他們了。」可可蘿這時告訴Joker一個警告,似乎不要再過度依賴。
「可是我會有這條生命就是他們的福啊,而且已經不是瀨人社長的管制下,海馬集團已經不是這樣的企業了。」Joker這時和可可蘿吵了起來。
「Joker大人,難道認為大人您深受陷害的機會讓他們重新悔改一次嗎?」可可蘿生氣地說著:「他們只是抓到了你所心靈脆弱的把柄罷了,他們只是想要奪取你的心。」
「奪取蓮的心?難不成……」怪盜Navi正在想些什麼?
「他們已經認為擁有無名法老的心已經無法填補他們的慾望了,所以在下……希望你不要像主人那樣,被奪去一切的良心,就因為某人的錯……」可可蘿說著。
「你說我何時和你那該死的主人一樣了?」怪盜Joker問著。
你可以說主人一直都被那群異世界的魔王們奪取記憶,然後不停跟公主們做愛,活在魔族的陰影之中,但是想想看你自己吧,你還是依賴著當初傷害你的那個人來拯救你?這不是跟墮落的主人一樣嗎?我能容許做那個墮落的主人的媽媽,但我絕對不會收容你這個廢物!!」可可蘿激動地對著Joker大吼,似乎她的自尊受到了委屈。
這時祐樹握著Joker的手,打算安撫他的情緒。
「媽媽他……既然都這麼說了,換作是你應該站得起來吧?」祐樹問著。
「原來你們的錯誤示範就是我將來的樣子嗎……我明白了。」Joker似乎明白了些什麼?


「真是有趣,那個打算啟動永轉機的孩子現在終於長這麼大了啊?」這時一位似乎是有錢的格鬥家過來看著新反抗成員成立。
「你是《鐵拳王格鬥大會》上知名的那位三島一八嗎?我聽說這次的鬥士邀請的是一位格鬥家,不過你有惡魔族的血統,應該不會選上吧?」凱留問著一八,但是一八拿出了亂鬥士的邀請函,似乎證明自己就是新鬥士。
「說的沒錯,其實呢我正好也有反擊的機會,把鬥士們互相信任的狀態擊垮掉,我已經幹掉了大魔王加農和神臂鬥士麵麵了,他們還在火鍋裡煮熟呢。」一八說著,之後有位令人膽顫心驚的決鬥者也跟著過來了。
「凡事都違反了帝王學的阻礙,都得消滅殆盡啊,這就是和光之美少女決鬥的三幻神的下場啊,王已經宣告他們輸掉了整個場面了,所以王的時代也已經要結束了。」名叫海馬瀨人的決鬥者說著。
「現在就只差我發動惡魔基因的最後一個祭品了,那就是和魔族簽下契約的你了,雨宮蓮。」一八說著:「我倒是想看看奪走這個世界的怪盜,被我丟下火山口的最後身影了。瀨人啊,你還有拿赤井眼鏡兄的手機嗎,記得要拍他最慘的那一刻啊!」
「果然還要決鬥嗎?」怪盜Navi問著,拿起了包包裡的決鬥盤給Joker裝備。
「不過你的牌組依舊是圭平給你的配置嘛,不過只要我去說服了圭平,他們隨時都會跟你們斷開聯繫的。」瀨人說著:「怎麼樣,你要跟最強的鬥士決鬥,還是試圖阻止我跟圭平改變主意呢?這選擇如何,想要嗎,非常想要這個嗎,哼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我已經說服Joker大人了,你要怎麼選擇就隨你吧,我們已經跟你毫無關係了。」可可蘿說著:「Joker大人,作為主人的嚮導,應該要懂得做對的事。」
「現在還不是復仇的時候,所以我想盡快把一八所做的事情解決掉。」Joker裝上了決鬥盤說著:「話說一八,你的決鬥盤呢?為什麼要拿出一張桌子出來?」
「廢話少說,我有惡魔的基因,自然不需要那種增幅戰鬥的裝置。」一八說著,看來他有力氣可以進行桌上的決鬥,不過至於要傷害怪盜團還是個問題。

「FIGHT!」「大師決鬥!」
一八 LP 4000 Joker LP 4000


「由本大爺先攻擊,覆蓋上四張手牌。」一八採取先攻的優勢,他蓋上了很多卡片,「我從手牌承攻擊表示召喚,『卡片車D』。」
LV.2 卡片車D 攻擊 800 守備 400
地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卡片車D』的效果發動了,這張卡將自己解放,從牌組抽兩張卡,也導致這回合的結束了。」一八說著,「輪到你了,小不點,你要怎麼進攻呢?」
「輪到我了,抽牌!」Joker有六張手牌,「我從手牌通常召喚,『時間潛行者‧錶冠操作員』,發動他的效果,從牌組檢索一張『時間潛行者啟動』加入手中。」
LV.4 時間潛行者‧錶冠操作員 攻擊 1800 守備 1300
闇屬性,超能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這個時候,翻開覆蓋的陷阱卡,『強欲之瓶』,從牌組抽一張牌。」一八發動了陷阱卡,有三張手牌。
「在那之後,我可以將『時間潛行者‧腕表調節員』從手牌特殊召喚,之後把牌組一張『時間潛行者飛返』送進墓地。」蓮發動手中的怪獸的效果,開始大量特殊召喚了,「之後,發動速攻魔法,『時間潛行者啟動』,從手中特殊召喚『時間潛行者‧表圈潛艇』!!」
LV.4 時間潛行者‧腕表調節員 攻擊 1200 守備 1800
闇屬性,超能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LV.4 時間潛行者‧表圈潛艇 攻擊 1000 守備 2000
闇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要上了,我要將等級4的『時間潛行者‧錶冠操作員』『時間潛行者‧腕表調節員』進行疊放,構築怪盜網路,吾即是汝、汝即是吾,吾將奪走汝狂妄自大之心,將汝從黑暗的深淵中悔改,超量召喚!!階級4,『時間潛行者‧錶盤修復師』!!」Joker超量召喚了怪獸了。
RK.4 時間潛行者‧錶盤修復師 攻擊 2400 守備 2000
闇屬性,超能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這個時候,翻開覆蓋的陷阱卡,『威嚇的咆嘯』,惡魔形態的我將會讓對方的怪獸無法攻擊,啊啊啊啊啊啊!!」一八變成經典的惡魔格鬥家一八了。
「不能戰鬥階段攻擊是嗎?果然現在是有辦法打倒那個曾經奪走我一切的男人,不愧是三島集團的繼承人啊!!」瀨人說著。
「發動墓地裡的『時間潛行者飛返』,我要將一八墓地裡的『強欲之瓶』變成『時間潛行者‧錶盤修復師』的疊放單位,偷走他的心吧!!」Joker命令錶盤修復師偷走一八墓地裡的陷阱卡,「發動速攻魔法,『限制解除』,我要將『時間潛行者‧表圈潛艇』的攻擊力加倍。」
LV.4 時間潛行者‧表圈潛艇 攻擊 2000 守備 2000
「你瘋了嗎?在一八的惡魔基因威嚴下,你還是無法攻擊的。」瀨人生氣地說著。
「結束這一回合,之後將『時間潛行者‧表圈潛艇』自爆,特殊召喚,秀出你的真面目吧,『亡命左輪槍龍』!!」原來Joker想特殊召喚另一個自己的王牌。
LV.8 亡命左輪槍龍 攻擊 2800 守備 2200
闇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哼哈哈哈哈哈,就憑那個軟腳蝦的怪獸來破壞一八的王牌怪獸是嗎?」海馬說著:「你還在認為一八沒辦法召喚怪獸出來是吧?」


「輪到我了,抽牌!!」一八有四張手牌,「我要將你場上的『亡命左輪槍龍』『時間潛行者‧錶盤修復師』作為祭品解放,從手中特殊召喚,富士山的熔岩啊,那將是你和我等父親最後的墳墓『熔岩魔神 岩漿石魔』!!」
LV.8 熔岩魔神 岩漿石魔 攻擊 3000 守備 2500
炎屬性,惡魔族,特召怪獸,在對手主要怪獸格3。
「什麼,居然把Joker的王牌怪獸給……」Navi突然驚訝地說著,Joker被困在熔岩魔神的鐵欄裡面。
「仔細看好了,這就是把城之內克也打進地獄的戰法,也就是古魯斯集團首領留下最棒的遺產啊,哼哈哈哈哈哈!!」瀨人說著。
「翻開覆蓋的陷阱卡,『強化蘇生』,從墓地特殊召喚『卡片車D』並上升1等級,攻擊力提升100點。」一八似乎要準備什麼樣的攻擊了。
LV.3 卡片車D 攻擊 900 守備 500
地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該我了,翻開覆蓋的速攻魔法,『敵人控制器』,輸入指令,左右左右A左右左右AB……」瀨人發動了他最喜歡用的速攻魔法卡,輸入一八的必殺技指令,「我將『卡片車D』作為祭品,暫時控制你的『熔岩魔神 岩漿石魔』,這麼一來只要攻擊過來,在把這隻怪獸還給你,這麼一來你就輸了!!」
「但是蓮還在裡面啊,要怎麼攻擊啊?」怪盜Noir問著。
「看好了,這就是『熔岩魔神 岩漿石魔』最終的戰術,啊啊啊啊!!」一八突然上前襲擊鐵籠裡的Joker,「我代替『熔岩魔神 岩漿石魔』發動攻擊,魔神火山拳!!
「這個時候,發動手中的『栗子球』的效果,將這張卡從墓地捨棄,戰鬥傷害變成0,去吧,法老王忠實的夥伴!!」Joker召喚出栗子球,栗子球不斷增殖來干擾一八。
「庫里庫里庫里庫里庫里庫里庫里!!」「庫里庫里庫里庫里庫里庫里庫里庫里庫里庫里庫里庫里庫里庫里庫里!!!」「咿呀呀呀呀……」
栗子球不斷使用機雷化攻擊一八的雙手,一八的雙手似乎受了點傷。
「居然是機雷化?但是就算受了這麼嚴重的傷,只需要覆蓋上一張手牌,這回合就結束了。」一八覆蓋了新的後台結束這一回合,他現在有兩張手牌。
「輪到我了,抽牌!!」Joker有一張手牌,岩漿似乎噴到他身上,「嗯嗯嗯……」
Joker的LP從4000點降到3000點。


「小蓮,有需要幫個忙嗎?看你很痛苦啊。」怪盜Navi試圖想用透視能力來看Joker的手牌,來檢查他有什麼方式可以逆轉,「『增殖的G』要用嗎?對付陷阱卡、魔法卡為主的戰力會很辛苦啊!」
「那位長得像墨魚人Inking的少女啊,我倒是有個方法可以讓你心愛的人有辦法駕馭『熔岩魔神 岩漿石魔』的,這隻怪獸擁有3000點的攻擊力,很快在一八資源不足的狀態下可以攻擊,到時候可以讓一八的生命殖歸零的。」瀨人說著,怪盜們很在意團長被這樣玩。
「我要打算進入戰鬥階段,『熔岩魔神 岩漿石魔』對一八直接攻擊,城之內火焰!!」Joker打算用熔岩魔神對一八發動攻擊。
「前提是,這我可不打算給你這麼做,翻開覆蓋的陷阱卡,『和陸的使者』,這個回合我不會受到戰鬥傷害,剛硬的惡魔肉體啊,保護我吧!!」惡魔一八翻開了陷阱卡,然後用蝙蝠翅膀跳上熔岩魔神的手掌上,擋下他的攻擊。
「你還要繼續戰鬥嗎,你已經無路可以逃跑了!現在我們將會把大家丟到火山口裡,而這就是你跟創世和破壞之神作對的下場啊,哼哈哈哈哈哈!!」瀨人嘲笑著Joker先生。
「你要想清楚啊,這一戰真的會賭上大家的性命啊。」貪吃佩可說著。
「我們是沒問題,但是你會連美食殿堂都會丟下火山口嗎?」怪盜Mona問著。
「我的回合,抽牌!!」一八有三張手牌,「我要發動魔法卡『強欲又謙虛之壺』,從牌組最上方三張牌搜索,將『亞馬遜的劍士』加入手中。」
「當初我創造了一個完美的Duel Links,就是為了讓大家可以享受肉體上的決鬥啊,只不過,有人打算發明出無限的『自閉流』來破壞整個樂趣啊。」瀨人說著:「接著就讓你見識,別人所帶來的用決鬥帶來笑容,從手牌呈攻擊表示召喚,『亞馬遜的劍士』!」
LV.4 亞馬遜的劍士 攻擊 1500 守備 1600
地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之後進入戰鬥階段,我要將『亞馬遜的劍士』『熔岩魔神 岩漿石魔』發動攻擊,並且永續效果適用中,戰鬥傷害會給對方承受,上吧!!」一八命令亞馬遜的劍士砍向熔岩魔神。
「啊啊啊啊……我的身體……」Joker感受到巨大的疼痛,亞馬遜的劍士被破壞了,Joker的LP從3000降到1500點。
「之後覆蓋上一張牌,結束這一回合吧!!」一八說著:「如果你的內心真的有打算反抗我們的話,那我勸你還是先在最後的時刻苟且偷生吧,我會把你們快樂的記憶奪走,到時候大家再也不是互相幫助的戰士,而是敵人啊。」

沙拉說過,看不見又看的見的東西,那到底是什麼呢?如果我真的倒下並奪走記憶,就會和祐樹那樣吧,所以你們根本打算放過美食殿堂一條生路吧?」Joker說著,因為太熱摘下了自己的舞會面具,「但是我絕對不會再讓它發生了,我有自己的路可以選擇,就應該好好實現他,棗同學也說過了,我不是她的主人,那就應該接受事實!!」


「輪到我了,Ness,請用你的力量給我,我現在很需要解脫呢……抽牌!!」Joker有兩張手牌,因為熔岩魔神的效果,他的LP從1500降到500點。
「我還沒殺了那位駕馭三幻神的小孩呢,但是也快了,就在你之後……什麼?」一八興奮的說著,但是熔岩魔神正在把自己當成祭品解放。
「我要將『熔岩魔神 岩漿石魔』作為解放,升級召喚,吾即是汝、汝即是吾,吾將以死去的三勇者之名,為讓爾等靈魂安息,汝必須死!!『PSY骨架驅動者』!!」Joker升級召喚了鬥士的怪獸了,自己從鐵籠裡出來了。
LV.6 PSY骨架驅動者 攻擊 2500 守備 0
光屬性,超能族,通常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不過我就是在等這一刻,翻開覆蓋的陷阱卡,『無底的落穴』,我要將你場上的『PSY骨架驅動者』變成永遠的裏側守備表示,這麼一來你就……」一八說著,但是被Joker打斷了話。
「你手上一定還有可以召喚出『熔岩魔神 岩漿石魔』的手段吧?那就交給你了,我倒是想看看屠殺鬥士的鬥士有何能耐。」Joker把回合交給了一八。
「我的回合,抽牌!!」一八有兩張手牌,「我要發動魔法卡,『過淺的墓穴』,雙方各從墓地特殊召喚一體怪獸在場上裏側表示覆蓋。」
Joker覆蓋了他場上的怪獸,他非常有自信,但沒說是什麼樣的怪獸呢。
「你不是說你下一回合就會召喚出『熔岩魔神 岩漿石魔』了嗎?怎麼會被這個小不點給難纏呢?」瀨人生氣的說著。
「我保證覆蓋的怪獸就是『熔岩魔神 岩漿石魔』了,我保證會在下一回合反轉召喚他的……」一八說著,但是被Joker反駁。
「搜雷瓦多卡納,我讓你嘗嘗被丟下去的滋味吧,抽牌!!」Joker有兩張手牌,「我從場上反轉召喚,『亡命左輪槍龍』!!」
LV.8 亡命左輪槍龍 攻擊 2800 守備 2200
闇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然後從手牌通常召喚,『時間潛行者‧擺輪救生艇』,發動她的效果,解放自身,將場上覆蓋的『熔岩魔神 岩漿石魔』到回合結束前除外,空間傳送!!」Joker通常召喚了怪獸載走了一八的王牌。
LV.4 時間潛行者‧擺輪救生艇 攻擊 800 守備 1400
闇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作為效果解放。
「戰鬥階段,『亡命左輪槍龍』對一八直接攻擊,接招吧,嘗嘗被子彈攻擊的覺悟吧!!」Joker拿起了手槍按下了板機,亡命左輪槍龍發動了恐怖的槍擊。
「怎麼會?居然被這種小混混攻擊……」一八的LP從4000降到1200點,似乎看起來不舒服,「但是你的回合已經攻擊結束了吧?覆蓋的怪獸回來吧,抽牌!!」
「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亞馬遜的劍士』,這傢伙會在戰鬥階段時結束你那可笑的生命……」一八通常召喚了怪獸了,「從場上反轉召喚『熔岩魔神 岩漿石魔』,進入戰鬥。」
LV.4 亞馬遜的劍士 攻擊 1500 守備 1600
地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LV.8 熔岩魔神 岩漿石魔 攻擊 3000 守備 2500
炎屬性,惡魔族,特召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亡命左輪槍龍』的效果發動了,裝填三枚子彈,我將射殺『亞馬遜的劍士』『熔岩魔神 岩漿石魔』,接者我要用手槍直接攻擊你們。」Joker拿起手槍按下了板機,亡命左輪槍籠射殺了兩隻場上表側表示的怪獸。
「居然有這個精準度……不過怪獸的體積這麼大,他有辦法找到『要害』攻擊嗎?」瀨人看到兩體怪獸被破壞,成為灰燼,似乎覺得計畫被敗露了。
「我的回合,抽牌!!」Joker有兩張手牌,「戰鬥階段,『亡命左輪槍龍』對一八直接攻擊,我要用手槍直接攻擊三島一八!!」
「啊啊啊啊啊啊……」一八的惡魔基因效果被終止了,他的LP從1200點歸零。


外星少女羽衣拉拉用星彩吊墜變成Cure Milky的型態,拖著昏過去的一八,把他載到富士山的山口上,現在正在開著Mona貓巴士前往呢……
「話說……妳真的要打算對三島先生做出這樣的事情嗎?」被繩索綑綁的瀨人在車上說著。
「他殺了大家,我絕對會用同樣的方式殺他倫……」Cure Milky流下眼淚說著,但是他們離富士山火山口還有一段距離,現在正在山路上。
「我倒是想問問看有什麼方式可以復活大家,我覺得像我們被祐樹產生感情的公主冒險者,一定會有在魔物面前倒下卻毫髮無傷地從城裡復活的手段的。」貪吃佩可說著。
「妳說倒下,難不成妳們有復活的機制嗎?」怪盜Navi說著。
「雙葉小姐,妳難道以為全滅就是真正的死亡吧,但有些設計就不太允許這樣喔,就打個比方說,洛特的勇者的重生點,也是教會的教堂呢!」可可蘿說著。
「其實倒是有個方法可以把Lucas的性命還來。」這時被綁的瀨人開口了,「殺了他們的是三島社長和光之美少女們,我想只能使用混沌翡翠了。」
「妳說那個莫比耶斯星的神器嗎倫?我聽說他就在地球被奧運會保管著。」Cure Milky說著。
「但是Cure Grace綁架了瑪莉歐和索尼克他們,我想要得到混沌翡翠,得先救他們。」怪盜Queen說著:「不過憑我們的力量,是無法操控混沌翡翠的,必須找個實體的容器。」
「然後得告訴使用者一八殺了誰啊……」瀨人說著。
「飛隼隊長、彼特天使、馬爾斯……就是他們找我的,而我把他們給……」一八突然醒來說著,似乎拿出一條殺害成員的名單。

『露琪娜、庫洛伍,內鬥致死,Lucas,被那位大人殺。』
『加農多夫,殺死,馬爾斯,殺死,彼特,殺死,休爾克,殺死,西蒙,殺死,麵麵,殺死,卡比,應該殺死……』

「這麼多鬥士殺死了,我想唯一的方式就是召喚超級音速小子了。」怪盜Navi說著,看來要放棄滅了三島一八這個活口了。

下集預告:
作為逃犯的怪盜團,他們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去暗中拯救瑪莉歐,所以打算去妖精學校,並從奧運會發布了預告信,打算偷走和佳的心,是否他們能在這個毫無勝算的力量下能反敗為勝?瀨人也提供了打敗和佳的方法,但是他說機會只有一次,這時,已經沉睡已久,克勞德母星上最可怕的敵人,從Cure Grace的體內終於覺醒了?

{第十九天,交疊的兩朵花}

創作回應

戒子
工藤新一負責收割死者的靈魂這句讓我笑了[e12]
2021-07-11 19:16:15
可可羅
而且新一被停留在時間的迴圈,米花市被下了結界這件事總算是說清楚了
2021-07-11 20:41:2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