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穿越到異世界找妹妹結果推翻了王朝48──消息(李舟:獸也是要看臉的!

火火 | 2021-08-22 23:52:19 | 巴幣 0 | 人氣 65



  慕容蘭見馬凡激動的模樣,不禁笑道:「之前不是給你妹妹畫了像嗎?除了那一幅之外,我這裡也留了一副,讓底下的人留意,這不,這幾日就有人瞧見長的相似的姑娘了。」
  其實他等畫像一出來後,就讓人先去青樓核對了,畢竟一個女人最可能被賣入青樓。
  結果青樓裡面沒找到,倒是在街上遇到了,本想跟上去,結果人潮太多沖散了。
  「你妹妹是個什麼樣的人?」慕容蘭笑道,「如果跟你一樣是從福丸來的,那本事很大啊,搞不好也是去大秦要去尋你的。」
  馬凡渾身充滿希望,快樂地說:「那樣的話就太好了。」
  李舟升起莫名的危機意識:「哥哥,你不會找到妹妹的話就不去東昇堂了吧?」
  「呃……」馬凡卡頓了一下,他一時間沒想起這問題。
  他記得謝君憐說,那什麼異世界的門好像有週期,而且是得在福丸島開,如果找到馬月芳的話就真的啟程返回福丸,那樣確實就沒辦法陪著李舟去東昇堂……
  「小吳,何必為難呢。」慕容蘭笑道,「如果真的找到令妹,讓她一起去東昇堂見識見識,也就是了,慕容家不差這雙碗筷。」
  他早就想清楚了,多一個人也就多一分籌碼,何況是個女人,比李舟更好掌握。
  到時候馬凡不還是得替他做牛做馬?
  「慕容公子說的也是。」馬凡一笑,安撫李舟道,「聽到了吧,還是會去東昇堂的,別擔心了。」
  「馬哥哥,你妹妹幾歲啊?」李舟見馬凡不會見妹忘弟,這才安心,好奇地問。
  「跟你差不多吧,十五歲。」馬凡笑道,「搞不好你們會很處得來,小芳她很獨立,基本不太需要我這個做哥哥的操心。」
  儘管沒能確認慕容蘭手下見到的是不是馬月芳本人,但是馬凡總覺得就是,他也得說服自己是,不然從他穿越至今,時間已經過去太久,久到他需要一個新的希望。
  「對了,一直沒有問起,你們是怎麼走散的?」慕容蘭道。
  「船難,游上岸時分開了。」馬凡老實回答,這麼說也不算是說謊,就是不知道馬月芳當時是上了哪裡的岸。
  說到船難,幾人都想起了不好的回憶,慕容蘭便不再問了,轉頭看向場內:「修復得差不多了,集廉要對上的異獸是水跳蛙,基本不用玩了。」
  他的語氣很懊惱,對大秦輸了一事非常不能諒解,但還是要找理由。
  「水跳蛙那種過家家的異獸,換成大秦來肯定比集廉快!」
  馬凡笑笑不說話,他覺得這話有失偏頗,沒比過誰都不知道,若是換成集廉來對付山怪,花的時間也許更久、也許更快,誰都說不準,運氣本也是結果的一部分。
  「水跳蛙是什麼?」李舟問。
  他雖然本也覺得大秦會贏,但也沒多執著,輸了便輸了唄,勝敗乃兵家常事。
  「一種青蛙。」慕容蘭說,「基本生活在沼澤或是水裡,不過沒有腿,長著蝙蝠的翅膀,蜥蜴尾巴,也是特級。」
  「這得有多醜……山怪都比較好看吧。」李舟皺起臉。
  師父雖然說要有仁慈之心,不分人類動物,但是如果都是那麼醜的異獸,或是要他命的異獸,他就升不起一點仁慈之心了。
  馬凡看穿李舟所想,不禁失笑。
  這小孩連看獸都是看臉呢,難怪會救小青,小青頭跟眼睛都圓滾滾的,沒有普通蛇類的陰冷,看起來確實可愛無害。
  當然,變大的時候例外,太有壓迫感了。

  水跳蛙果然跟慕容蘭形容的一樣,不過體積跟方才的山怪比起來簡直可以用嬌小來形容,只到了成年男人小腿高,滿場亂跳,讓上場的兩人追著跑,也算是另一種意義上的浪費時間了。
  集廉上場的是鮑伯跟米卡,馬凡低頭看鮑伯的異稟,明確寫著獸化,但是他卻用普通人類的外貌在追水跳蛙,另一個米卡倒是可以操縱線,兩手上各拿著兩捆圓形集線器,有點像是釣魚線,並且能按照他的意志改變行徑路線,鮑伯乾脆就給米卡當人形誘餌了。
  目標物小,壓迫感沒那麼強,但是動作也更靈活了,身手矯健從東跳到西,又從西跳到南,又從南跳北,又從北跳到東,亂蹦亂跳一通,光是抓補攻擊也費了不少時間。
  米卡的線打到他身上時被水盾緩衝,雙方進入了消耗戰,最終,集廉花費了一小時二十分鐘結束比賽。
  「水跳蛙是操縱水的異獸,而且等級不高,真是給他們賺到了。」慕容蘭哼道。
  「那個鮑伯,為什麼不用異稟?」馬凡跟李舟都覺得很奇怪,「就算是保存體力也說不通啊,看他都喘成那樣了。」
  「誰知道呢?」慕容蘭不屑道,「也許就是故意表示,他們即便只有一人使用異稟也比大秦強吧,真夠侮辱。」
  馬凡持有不同看法:「我覺得,是不是他身體出了什麼狀況,導致他不能用啊?不然能用卻不用,這說不通啊。」
  謝君憐看了馬凡一眼,挑眉。
  馬凡一看到謝君憐這種眼神,立即有點驚喜:「我猜對了嗎?」
  「你們又在眉目傳情什麼東西兒!」李舟左瞧謝君憐,右看馬凡,一臉被排斥在外的不滿,「說清楚兒!」
  「異稟會有無法順暢使用的時候嗎?」馬凡直接問道。
  「會。」謝君憐道,「心神不定的時候就會,大喜、大悲、大怒、大哀都會致使異稟無法使用。」
  「那鮑伯是發生什麼事情吧。」馬凡下了結論,「跟侮辱不侮辱的沒有關係。」
  慕容蘭不認同這種說法,照他看來,鮑伯能有什麼事啊,能上場比賽大喜嗎?那也喜也該是之前喜,這會兒算是怎麼回事?
  他對這結論不服,便叫手下人去打探打探,鮑伯用不了異稟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然而回報的消息很是奇怪,鮑伯自己都不知道到底為什麼,只跟米卡表示自己真不是故意拖後腿,有不知名的力量在壓制他的獸化。

  「不知名的力量在壓制他的獸化?」慕容蘭聽了就冷笑了,「那怎麼其他異稟都沒事,就他一人受到影響?」
  「也許……他比較特殊?」馬凡也覺得奇怪,照理來講,若是現場有人能壓制異稟,那應該全都一起壓制了,不太可能針對單一異稟吧?
  「有針對獸化的異稟。」謝君憐幽幽道,「完整的神獸麒麟就可以。」
  「啥完整的,麒麟就那麼一隻,還分完整跟不完整兒?」李舟吐槽道,袖子內的小青纏他纏得更緊了,舌頭還舔了他一下。
  「說得沒錯,而且麒麟在大秦王都,怎麼樣都不可能在這裡。」慕容蘭哈哈大笑,諷刺道,「我看,如果不是為了侮辱我們,就八成是那鮑伯自己私怨,要給他的同伴找麻煩吧。」
  馬凡覺得頭痛,怎麼又變成侮辱我們了?
  平時慕容蘭雖然輕視人命,但腦袋沒這麼不清楚啊……果然越是熱血亢奮的比賽越容易讓人失去理智嗎?
  馬凡想起他原世界也是有些比賽,比賽雙方的粉絲會隨著白熱化越來越激動,從而導致激烈的肢體衝突,最終流於暴力。
  唉,看比賽圖個盡興便好,何必用暴力發洩情緒呢,太不文明了。
  謝君憐看了馬凡一眼。
  以馬凡十八歲的年紀來說,他的思想真的太老成了一點。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