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穿越到異世界找妹妹結果推翻了王朝44──原來(馬凡:馬屁文化真是要不得

火火 | 2021-08-16 20:56:28 | 巴幣 0 | 人氣 60



  44.原來
  (馬凡:馬屁文化真是要不得

  「我要這幾人的異稟武器。」慕容蘭往馬凡、李舟身上一點,下意識地忽略了謝君憐。
  「就這?」楊全挑眉,「話一次說全了,否則後面的你來不及說,我也不會認。」
  「東昇堂的優待、開發後建立的煉化廠,慕容家要求五成的參股權。」
  「五成?你可真會要。」
  馬凡眨眼,他真不知道原來這世界的商業模式如此現代化。
  「並不是。」謝君憐輕聲說,「這只是在你腦內自動翻譯成你所能理解的意思罷了。」
  「竊竊私語什麼,主人談事情,那輪得到你們這些下人議論?」楊子浩見謝君憐跟馬凡在交頭接耳,立刻高聲罵道。
  他們怎麼就成了下人了?
  馬凡莫名其妙,李舟立刻回噴:「誰是下人啊,你個豬鼻痣兒。」
  楊子浩大怒:「你說什麼?尖嘴猴腮的鄉下野種!」
  李舟抽出竹棍,擺好架式:「別亂吠兒,有本事打一場!」
  楊子浩氣得撲過去,李舟屏氣凝神,一根竹棍瞄準要害的側邊就要落下去,卻被馬凡從背後輕輕一推,登時自己就像被風吹上天似的,差點撞上牆壁。
  馬凡側身避開撲過來的楊子浩,伸出腿稍微一絆,對方下盤不穩,立刻撲街。
  馬凡懵了:「……對不起。」他沒想到楊子浩弱成這樣,好歹是參加大典的選手呀?
  目前看到的選手,哪個不是在賽場上大放異彩,就算異稟並非戰鬥系,好歹身手也不該差成這樣吧?
  那個花系跟幻系的體術就沒有很好,但是人家也很強啊?
  藉著反作用力蹬回來的李舟輕巧一個後空翻,穩穩落地,本對馬凡阻止自己的不滿在看到楊子浩面吻地板時立刻煙消雲散。
  慕容蘭展顏一笑,心中對楊子浩跌倒樂不可支,表面卻不顯:「誤會、都是誤會。方才來不及介紹,這幾位是我在福丸結交的友人。」
  友人,那就表示地位是對等的,起碼表面上是這樣,楊子浩對著人家一頓大呼小叫,錯認為下人,失禮在先,反倒不好開口計較了。
  慕容蘭想,李舟還真是派上用場,就算沒把對方打一頓,出口氣也挺爽的。
  楊全倒沒生氣,只不過對馬凡十分興味盎然:「你看起來弱不禁風的,沒想到有兩把刷子。」
  「……過獎。」馬凡不曉得怎麼面對這種誇獎,只好拱了拱手。
  「會使刀嗎?」楊全摸了摸下巴,「不如來打一場?」
  慕容蘭看向馬凡:「會嗎?」
  馬凡覺得這走向有點不妙,趕緊推拒:「不太會……」
  「那就是會囉,走吧!」楊全一拍大腿,「走吧,現在就去比一場。」
  「表哥,棋……」一直沒出聲的楊子軒抿了抿唇,委屈巴巴地看著楊全,「還沒下完。」
  「不下了,算你贏。喏,吃糖。」楊全擺了擺手,從懷裡掏出一枚硬糖丟給楊子軒。
  「你跟子浩出去玩吧,表哥我有事了。」
  楊子軒不甘願地接下來了,扒開包裝將糖果丟進嘴裡,慢慢含著。
  唔,表哥又忘記他不喜歡花生味的。
  楊全的興趣都放在馬凡身上了:「喂,蘭蘭,這人借我。」
  慕容蘭怒道:「不要那樣叫我!聽人說話!」
  楊全才不理會他,抓著馬凡的肩膀就往外走,對著恭候在門外的書僮吩咐道:「我帶他去比一場,去給我找幾把刀來。」
  「是的,少爺。」書僮領命,對其他人微微拱手,便下去了。
  哎?
  「他也是異稟者?」李舟目瞪口呆地看著直接跳窗而出的書僮,覺得自己看走眼了。
  「不然留他何用。」楊全哼道,扯著馬凡繼續走,直接無視了一屋子的人。
  馬凡試著掙脫,但對方力氣奇大,他只得發了個巧勁,把自己從那張大掌下拯救出來。
  然而,這動作讓楊全對他的興趣更大了。
  「你剛剛用的是什麼怪招?」楊全問道,「我沒感覺到你使力,再來一次。」
  「這位、楊公子……?」馬凡求救似地看了看謝君憐,發現對方依然雙手環胸,沒有出聲的意思,又轉頭去看慕容蘭,「有話好說,先把正事談完要緊……」
  楊全哈哈大笑:「正事?跟我打一場便是正事。」
  慕容蘭頭很痛,咬牙切齒道:「小吳,你若是會使刀,就陪他玩玩吧,他這種狀態是談不下去了。」
  老兄,對方是個戰鬥狂要先講啊。本來就是怕李舟惹事,才出手阻止,沒想到換成自己被纏上了。
  馬凡哭笑不得:「真不太會。」
  他鑽研的是勁法,武器雖然都摸了邊,但都只站在門檻邊上,沒有深入研究過,也就只是擺架子好看罷了。
  「會就行,你是蘭蘭的朋友,放心,不殺你。」
  馬凡:「……」這是一不小心就會送命的比試嗎?

  *

  書僮的異稟便是腳程快,本來馬凡以為對方會飛,結果不是,只是書僮沿著外牆趁著掉落之前一路跑到地上罷了。
  附帶一提,書僮叫阿米,異稟武器是他腳上的那雙鞋。
  聖克姆羅諾地底下有私鬥場,由於沒有窗戶,是用牆壁上的火蜘蛛來照明的,忽明忽滅的,不禁讓人毛骨悚然,異常恐怖。
  李舟縱然對付過火猴、狼潮、見過海怪吃人,也從來沒這麼近距離看過這麼大的蜘蛛,都比他的頭還要大了!
  他緊捏著馬凡的衣角,努力克制自己不要放出小青把這些蜘蛛都吃掉,由於太過用力,手指還些微發抖。
  可惡,這群蜘蛛幹什麼長這麼大!
  李舟不斷回想楓圓打敗土蜘蛛的唯美畫面,企圖讓眼前所見變得好看一點。
  阿米打開一扇門,側身讓到一旁:「少爺,各種刀具都已經放在裡面了。」
  「你辦事就是快。」楊全讚許地說,從懷裡掏了掏,沒掏出糖,便將一粒碎銀扔給阿米,「賞你了。」
  阿米眉開眼笑地接住了。
  李舟心中咕噥:『貪財。』
  「過來,掏一把你覺得趁手的刀。」楊全對馬凡喊道,「快點。」
  慕容蘭對這種充滿汗味、無什光線又沒品味的地方一點好感也沒有,把馬凡拉到一邊,悄聲說:「楊全這人嘴巴賤,好鬥、自以為是,仗著家裡有錢有權,什麼都敢做,你輸給他就好,讓他過把癮便算了,明白?」
  馬凡點頭。
  這些二世祖,能不招惹就不招惹,趕緊脫身才是上策。
  出了什麼意外,就算是慕容蘭也保不住他。
  馬凡挑了一把黑金古刀,這把刀的配色跟謝君憐身上的一樣,看著就很有安全感,鬼使神差地就拿起來了。
  「眼光不錯啊!」楊全哈哈大笑,「刀挑好了,看招!」
  說罷,提刀便是當頭一劈!
  馬凡身一擰,避開了這破綻百出的一招。
  「這啥呀。」李舟在旁邊瞪眼,「弱成這樣?」
  「噓!」慕容蘭示意李舟別講太大聲,但是臉上的笑容卻出賣了他的真實心情。
  楊全一擊不成,提刀又是一砍,速度加快,然而馬凡身法輕巧,左閃右避,連刀都沒使便避去了所有攻擊──他看出來了,楊全使的全是套路,一招接著一招,沒辦法因時制宜,靈活度不夠,基礎功夫也不行,空門大開,若不是有意要輸,這種送上門的破綻不打都不好意思。
  過了幾招,楊全顯然上頭了,他拿著那把刀刀尖凝聚了一點旋風,馬凡『看到』那旋風直撲自己面前,隨著距離增加而加大,私鬥場場地沒有聖克伐那般大,最多也就是五十坪左右。
  面對風系的攻擊,如果不能抵擋,最佳方式就是躲到風系異稟者背後!
  馬凡壓根沒思考,反射性地便閃到了楊全背後,那旋風甚至根本來不及發出去。
  背後頂著一把黑金古刀,楊全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刀尖的旋風也沈寂了下去。
  「什麼嘛,看著唬人,原來是個草包。」李舟有口無心,偏偏被楊全給聽見了。
  他臉色漲紅,從小到大他哪層敗得如此徹底過?
  馬凡不小心又『看見』了楊全的過去,他作為楊家家主獨子,錦衣玉食不說,巴結者無數,想幹什麼便幹什麼,一呼百應。
  早年有請個黎蔄來給他當老師,當了幾年黎蔄便去雲遊了。之後陸續換了好幾個老師,越換越是糟糕,這個糟糕體驗在老師們越來越極盡吹噓誇讚之本事來讚美壓根沒達到那程度的楊全,導致楊全便真以為自己非常強了。
  馬屁文化真是害死人。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