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穿越到異世界找妹妹結果推翻了王朝47──超支(李舟:我好像更強了

火火 | 2021-08-21 22:51:29 | 巴幣 0 | 人氣 50



  47.超支
  (李舟:我好像更強了,但我不知道為什麼


  馬凡暫時無暇去思考這種哲學性問題,指著場內有點擔心地問:「他們怎麼了?」
  「超支了。」謝君憐看著倒下的李梓東跟半跪的溫瞳彤,「那不是李梓東現有的能力,他的能力應該僅限於改變地形,是溫瞳彤洗腦他才使得出來這種程度。」
  「但就算這樣,肉體一樣是有極限的。就像燃料用完了,即便剩下一些驅動力,也很快就不能動了。」
  「那他們這樣……還怎麼挖核心?」李舟立刻問道,「不是說要挖核心上繳才算是結束嗎?」
  「所以他們沒有結束,計時還在繼續。」慕容蘭嘆息道,「這場是不用比了,下場集廉只要沒用這麼久都能贏。」
  這次他學乖了,不再對李梓東跟溫瞳彤指指點點,免得自己又要被氣死。
  慕容蘭說得沒錯,李梓東倒下後,只剩下半個溫瞳彤,但他的異稟是洗腦,現場沒有任何人或是獸給他做苦力,只能自己挖,又因為怕山怪還沒有窒息而死,加上自己恢復體力也要時間,原地等待了至少十五分鐘才開始動手。
  但這十五分鐘,場外已經罵聲一片了,尤其是他們這一區。
  大秦人的觀眾席。
  「到底行不行啊?」
  「現在是在浪費時間嗎?」
  「趕快動手啊!前面就已經拖得太久了,現在還想拖,該不是別國派來的奸細吧?」
  「快點!輸了就該以死謝罪!管那麼多!」
  「倒下的那個太弱了吧,曇花一現,呸!」
  「搞半天外強中乾,山怪都死透了,趕快再用那啥土挖出來把核心上繳啊!」
  「我看這兩個不行。」
  「丟臉死了,自裁謝罪吧!」
  馬凡看著底下已經開始狂化的大秦觀眾,非常不解。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那兩人盡力了,只是運氣差,抽到的異獸太強罷了,而且可以趕在山怪用異能前封印住,算是非常有能力的了。
  但底下這些異獸來時只能靠異稟者保護的普通觀眾,現在卻指著才戰鬥完傷痕累累的異稟者痛罵。
  不是啊,比賽都還沒結束,集廉也許要花更久的時間,這種默認已經輸掉指責選手的心態……
  「這群人怎麼回事兒!」李舟怒道,「他們一上場就會被吃掉,弱者哪來的資格罵強者兒!」
  跟這群人相比,慕容蘭反而算是有風度的了。
  李舟罵罵咧咧,慕容蘭搖扇,一臉本就如此的理所當然,李舟更氣了。
  溫瞳彤十分吃力才用身上的匕首把山怪的核心挖出來,因為山怪的皮膚非常硬,刀槍不入,所以他是鑿出來的。
  又因為不知道核心在哪裡,所以花費的時間更久了。
  場外的人已經對這場比賽完全失去興趣,紛紛散場。幾個比較有財勢的只留下幾個家僕,看樣子是換成集廉比賽的時候叫家僕通知他們。
  溫瞳彤一直一個人在場內努力鑿著山怪,他第一個鑿的地方便是山怪的腦袋,只可惜沒找到。
  噓聲一片。
  馬凡看著那孤軍奮戰的背影,感慨萬千。
  如果是他站在那個位置,搏鬥之餘還要應付場外的倒彩,壓力真的是太大了。
  辛辛苦苦訓練那麼久,為國爭光,出師不利還遇到朝場內丟東西吐口水的,肯定委屈吧。
  「你想太多了。」謝君憐的聲音輕飄飄的,「他們自己都不會這樣覺得。」
  謝君憐的語氣既諷刺又無奈,馬凡聽得愣神,李舟倒是忍不住了,朝場內喊道:「喂,加油啊!」
  李舟的加油聲被淹沒在一片怒罵之中,幸虧如此才顯得沒那麼突兀。慕容蘭急忙把李舟從邊上拉回來:「你瘋啦?」
  「你們才瘋了,人家可是拼死在戰鬥兒,不過就是運氣差點,遇到不好打的異獸,就被你們罵得、罵得……」李舟本想說體無完膚,但是知識水準有限,皺眉頓了一下,慷慨激昂地接了下去,「沒一塊皮膚是好的。」
  慕容蘭聽了李舟的形容,噗哧一聲笑了出來:「你是要說體無完膚吧,看來去東昇堂以前,得給你找個私教。」
  李舟本欲爭辯,他本來就是個不愛上課的性子,要不然也不會在師父講醫的時候昏昏欲睡了。但是又想他將來是要行俠仗義的武醫,又把話給憋回去了。
  哼,補習便補習吧,他才不怕!
  看李舟鬱悶,慕容蘭就舒爽,不然整日被個死小孩氣得咬牙切齒,對身體影響太不好了。
  馬凡簡直拿這一大一小毫無辦法。

  最終,大秦用時三小時五十六分鐘才終於結束了這場戰鬥。

  李舟從頭到尾都在盯著拿匕首鑿山怪的溫瞳彤,也不曉得盯出什麼心得,問:「到底為什麼異獸的核心位置都不一樣兒?如果確定位置,一定能節省很多時間。」
  「那個誰知道呢?」慕容蘭毫不在乎,「核心顏色還不同呢,我只需要知道哪種價值高,可以賣個好價錢就可以了。」
  李舟沒繼續跟慕容蘭吵,皺眉盯著山怪的屍體,然後偷偷扯了扯馬凡的衣角,把人拉到一邊去,偷偷道:「馬哥哥,我感覺我好像能感覺到核心的位置。」
  馬凡驚愕地瞪大雙眼。
  「你說真的?」
  「當然!」李舟壓低聲音道,「本來只是模模糊糊的感覺,但是看這幾場比賽下來,他們挖出核心的位置跟我感覺的位置非常接近。」
  小青在袖子裡面打了個呵欠。
  「是這幾日才感覺到的嗎?」馬凡也壓低聲音問。
  如果李舟在苳菊時就有這種能力,那他們殺異狼時就會輕鬆很多了。
  異獸雖然也有心臟,但是核心不一定長在心臟,即便把心臟刺穿都還能有一定時間可以活著,可是如果直接把核心挖出來,那心臟停止跳動就等於徹底死亡了。
  「看比賽看出來的,感覺特怪兒。」李舟皺眉道,「就好像……直覺更準了。」
  「這是好事呀。」馬凡笑著安慰他,「所謂技多不壓身嘛,你這直覺,若是之後還遇到苳菊那種事,就更有餘裕反應了。」
  「但是我還是感覺很怪兒。」李舟撇撇嘴,「我不曉得怎麼描述……就好像力量比之前更強了,總有點想要……打個架兒。」
  「該不會是憋壞了吧?」慕容蘭沒聽見前面,晃過來時剛好聽到這句,便笑道,「要不要再找幾個像那個小櫻姑娘的送到房裡?」
  李舟跟馬凡愣了一下,李舟隨即大怒:「你什麼意思兒!我才不是……小櫻她……沒……」
  「好了,冷靜點。」馬凡壓下暴跳如雷的李舟,對慕容蘭道,「慕容公子,沒能救到小櫻姑娘,我們已經很歉疚了,所以……」
  慕容蘭抿了抿唇,擺擺手示意自己知道了,便換了話題:「李梓東死了。」
  兩人又是一愣。
  慕容蘭立刻意識到自己這話題換的不好,但都開了頭了也只能繼續道:「看你們挺關心他們,就告訴你們一聲。」
  「死了?不是暈了?」馬凡吃驚道,「他最後不是……」
  「我說過,他超支了。」謝君憐道,「脫力的情況下繼續勉強使用力量,代價就是命。」
  很簡單的道理,受過現代教育的馬凡怎會不懂,但是他以為只是輕微的昏迷,畢竟那時候看起來,李梓東用的招式又華麗又強大,怎麼會一下就……
  「你走路就不能有點聲音兒?」李舟倒是先被驚出一身雞皮疙瘩,慕容蘭來的時候他有發現,這姓謝的大叔神出鬼沒的太嚇人了吧,「那個溫瞳彤不曉得他同伴超支了嗎?」
  「怎麼可能不知道呢。」回答的是慕容蘭,「我是個馬夫,我能不知道馬是否超過極限嗎?」
  「好了李舟。」馬凡都有經驗了,搶在李舟發難之前按住他,「若是當場棄權,恐怕他們回去也不會好過。」
  光是看他們只是用時太久都遭人唾罵,如果棄權那肯定回去也不會有好果子吃。
  「那是自然。」慕容蘭說,「大秦不允許棄權,那是丟大國的臉面,如果棄權可是要株連九族的。」
  李舟悶悶罵了句:「什麼破事兒。」
  看來他把席王八扯下來之後,還要把這莫名其妙送死的法律改改。
  馬凡看了看慕容蘭,又看了看謝君憐跟李舟。
  他是知道這兩人對席王非常不滿,不過慕容蘭的話……
  「啊,對了,小吳。」慕容蘭大概是覺得先前找錯話題,要給自己找回場子,「你妹妹有消息了。」
  馬凡瞬間什麼想法都拋到九霄雲外,不可置信道:「什麼?」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