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穿越到異世界找妹妹結果推翻了王朝49──散步(李舟:誰說蛇不能當狗用,有用就行

火火 | 2021-08-23 21:15:28 | 巴幣 0 | 人氣 59



  49.散步
  (李舟:誰說蛇不能當狗用的,有用就行!

  馬凡知道這附近有疑似妹妹的人存在後,就怎麼也坐不住了,他本就對這種死傷性質的比賽沒有太大興趣,乾脆連比賽也不看了,整日就在莫雪的街道上晃,企圖也『湊巧』瞧見長得很像馬月芳的姑娘。
  大約是因為比賽關係,所以除了出場跟散場時的人潮,其實馬凡在街上看到的人並沒有很多,三三兩兩。
  這是他穿越後自己一個人在街上散步呢。
  他努力回想,依照小芳的習慣,她應該也不喜歡這種比賽,而且應該會先搞清楚附近的地形路線,她可是個就連逛百貨公司都會研究逃生路線的人,那如果她判斷比賽場地會出事,那逃跑路線應該……
  馬凡東張西望,其實這裡地形不複雜,路線也簡單,他氣餒地嘆了口氣。
  他也不知道往哪裡逃。
  「小芳,妳到底在哪兒啊……」他找了一陰影處蹲下,十分挫敗地把自己的頭埋入膝蓋間。
  如果這個世界有手機有網路就好了,或者是電視新聞,這樣至少方便一些。
  馬凡伸出手,仔細看,他的手其實瘡疤不少,指頭掌心也有後繭,他翻腕一看,那是他曾經想要狠狠用力割下去的地方,是小芳的出現才拯救了他。
  不行,不能自暴自棄,他得振作一點,之前沒有消息時都死撐過來了,怎麼能因為有消息之後反而患得患失,畏手畏腳呢?
  馬凡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臉頰,自己給自己打氣。
  街角陰暗處,惠正冷眼觀察那僅有數日之緣的人,他怎麼沒跟李舟在一起?
  落單了?
  「惠,在看什麼?」蒼跟律已經完成任務過來會合,見惠死盯著一處,便也好奇地看了看,「是他啊。」
  「真巧,他怎麼會在這裡?」
  「不可能是發現我們吧?」
  惠搖頭:「他好像是出來找人的。」
  「那就無關了。」蒼說,「無關的話就少牽扯,走吧。」
  「我們還得潛入莫雪的軍事基地暗殺幾個人。」
  惠點了點頭,跟蒼還有律一起離開了。
  莫雪在這裡的正規常備軍不足十萬,又鄰近楓圓,大部分人手都去維護聖克伐大典秩序去了,是偷襲的好機會。
  至於為什麼要攻擊莫雪,惠他們這等執行第一線暗殺任務的人不懂,也無暇去懂,他們必須抓緊時間,摸清那些將軍跟政要的行程與作息,才能制定相對完美的暗殺計畫。

  馬凡對於國與國之間的暗潮洶湧一無所知,他已經重新站起來,企圖再晃幾圈看能不能遇到奇蹟。
  他咳了幾聲,在街上喊著:「小芳,小芳。」
  由於只有他一人在喊,引人側目的感覺十分丟臉,但是馬凡還是決定放開聲音喊。
  他說服自己,如果小芳沒看到他錯過了,也能聽到他的聲音,做人要樂觀嘛。
  「這位兄弟,別喊了。」一個魁梧大漢從後一掌按住馬凡的肩膀,「叫魂哪。」
  「非常抱歉,我在找我妹妹……」馬凡歉然道,轉頭時頓時失了聲,「呃,您還好嗎?」
  他本以為他會見到一個粗曠無比的漢子,畢竟從影子上來看這人體格不小,沒料到五官倒是眉清目秀,只不過面色慘白,好像隨時會昏倒的樣子。
  「我沒事。」對方瞇起眼睛,打量馬凡,「你是哪裡人?」
  「呃……我從福丸來的。」馬凡總不能說我異世界的人,只好挑了個比較中性的回答。
  那人嗤笑一聲,也不曉得是在笑什麼:「不是楓圓?」
  「欸?」馬凡愣了一下,「我是從楓圓轉船過來的沒錯。」
  見馬凡如此坦承,對方噎了一下。
  馬凡感覺肩膀上的力道變得輕了些,他大可以發勁把人甩出去,不過那樣感覺會把事情擴大,他自認沒惹著什麼人,肯定是場誤會。
  「大人!」另外一個年輕人朝他們跑來,低頭對這個魁梧大漢說了幾句,「大人,確認了,這人的確是跟著慕容蘭的沒錯,跟楓圓關係不大。」
  「關係不大,那就肯定還是有關係。」大漢固執地說。
  「關係大的慕容蘭,他之前被楓圓抓了,好不容易才放出來,這人只是跟著他。」年輕人道,「或者可以以此逼問慕容蘭?最近的確不太平靜,軍中好幾人莫名失蹤或是病死,全都是慕容蘭搭乘楓圓來到莫雪之後的事情。」
  這幾人當著他的面討論這些事情,是當他不存在?
  馬凡靈光一閃,這些人不知道他聽得懂莫雪語啊。
  也對,就算是去調查,基本上除了慕容蘭這種有家世背景的,極少有人費力氣去查他這種小嘍囉有什麼本事。
  不過原來莫雪不平靜嗎?
  馬凡正在思考怎麼脫身,就見李舟從另外一邊奔了出來,對著大漢大吼大叫:「幹什麼呢兒你!」
  大漢皺眉,看向年輕人,年輕人也一副莫名的樣子。
  馬凡也很詫異:「李、李隆……你不是在看比賽嗎?」差點叫錯了,好險。
  「我感覺到你有危險!」李舟理直氣也壯,「就這?你明明就可以把他們掀翻嘛!」
  害他比賽都沒看完就衝出來了。
  馬凡哭笑不得:「我沒事,應該只是一場誤會而已。」
  大漢名為保羅,跟馬凡還有李舟打哈哈了兩句,叮囑他們沒事別在街上做任何讓人懷疑的舉動,便跟著年輕人一起走了。
  等人走遠後,馬凡這才問道:「你怎麼來了?」
  「就感覺你有危險啊!」李舟心虛道,他不擅長撒謊,但是他已經答應惠要保密了。
  是這樣,他看比賽看到一半,就感覺自己的頭被打了一下,氣得他猛然回頭,想要把膽敢偷襲他的混蛋打一頓,就發現惠居然倒掛在天花板的梁柱上,對著他比了個噤聲的手勢。
  李舟也不是真蠢,他立刻壓制出即將出口的叫罵,轉而警惕地看向慕容蘭,發現對方正專心盯著場內,對手下人交待事情,完全沒有發現這裡的狀況,這才放開膽子叫道:「喂,我要解手兒!」
  慕容蘭不耐煩地揮揮手,示意下人帶李舟去最近的茅廁,李舟說道:「我自己去兒!」
  慕容蘭也不在意,反正就幾步路的距離。

  從看台脫身的李舟跟惠在茅廁相會,很是開心:「惠,你也來看比賽嗎?」
  「你的同伴可能有危險。」惠面無表情,「我是偷溜出來的,放著他一人落單可能會被盯上。」
  「嗄?你說什麼?你這是什麼意思?」李舟吃驚道,「你是指馬哥哥?」
  「你必須幫我保密,不能跟任何人說,我是偷溜出來的,被人知道我就會死。」惠說完,當真瞬身離開了,讓李舟想問清楚點都沒辦法。
  說話說清楚呀!他聽得一個頭兩個大,總之就是馬哥哥一人有危險是吧?
  還有被人知道就會死,這麼嚴重的嗎?
  惠已經離開了,李舟只能先去找馬凡。
  「小青、小青!」李舟偷偷扯了一下袖子,「你能找到馬哥哥嗎?」
  天底下把蛇當狗用的,大概也就李舟一個人了。

  重新會合的馬凡跟李舟交換訊息,嚴格來說是馬凡交待情況,李舟支支吾吾,他摸不准馬凡到底在不在任何人的名單內,畢竟,惠也認識馬凡啊。
  那到底是能不能說?
  馬凡倒是沒想到是惠給他通風報信,反而猜測是不是謝君憐還是小青感應到什麼才讓李舟過來的。
  他是一個很能自圓其說,並且十分可以克制自己好奇心的人,當下也就不追究了。
  眼下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感覺這裡不太平靜,我們還是盡早回去吧。」馬凡說,他剛剛聽保羅的說法,似乎莫雪跟楓圓之間處得不是很好,軍事衝突的火藥味很濃厚,確實別在街上晃盪比較好。
  李舟本來就只是出來找馬凡的,聞言便歡天喜地地把馬凡拖回去看比賽了。
  「今天的比賽好無聊,熾燄跟辳國要對付的是山羊跟山豬,跟大秦的山怪比起來實在不夠看。」
  只不過今天還有第三場比賽,就是獲勝的辳國要再跟莫雪比一場,這是莫雪的主場優勢。
  「我們應該可以趕上最後一場比賽。」李舟說,他已經習慣了殺戮的場面,並且隱隱有越來越上頭的趨勢,這讓馬凡有些皺眉。
  但是他也不曉得遇到這種狀況該怎麼辦,他只是隱約覺得這樣不好,李舟本來就是容易衝動的性子,要是沒出岔子還好,如果跟那些比賽白熱化就會大打出手的一個樣……
  回頭問問謝君憐的意見好了。
  馬凡一點也沒感覺自己越來越像個老媽子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