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穿越到異世界找妹妹結果推翻了王朝46──山怪(李舟:人跟獸的區別,不知道兒!

火火 | 2021-08-20 22:20:37 | 巴幣 0 | 人氣 46



  46.山怪
  (李舟:人跟獸區別,不知道兒!

  大秦抽中了山怪,上場的是李梓東跟溫瞳彤。
  山怪長得很醜,渾身噁心的綠色腥臭,一被放出來就一拳摜破了場地,隨著牠的重拳落地,砂石飛揚,平整的地面被牠打得亂石突起,直到邊緣被結界師擋下。
  「運氣真差。」慕容蘭晃著扇子,皺眉,「山怪是防禦最強的異獸之一,他的皮膚不僅刀槍不入,火也奈何不了他,不使用異能就很難對付了,光是他的拳頭就有這種威力。」
  「不使用異能就這麼強……那還怎麼打?」李舟瞠目結舌。
  馬凡偷偷靠近謝君憐,悄聲問:「這你打得過嗎?」
  謝君憐嗯了聲。
  馬凡:「……」這是可以的意思?

  場內,溫瞳彤拿出鐘擺,使用對象卻不是山怪,而是自己的同伴,李梓東。
  「還可以對同伴用啊?」李舟驚道。
  「當然了。」慕容蘭搖著扇子,「而且對同伴用比對異獸用要來得輕鬆多了。」
  「這是為什麼?」馬凡好奇問道。
  「當然是因為異獸有抵抗意識啊。」慕容蘭說,「洗腦這類的異稟,說穿了都一樣,對手自我意志越強,使用上就越吃力,之前他光是晃暈兩隻天鵝就支撐不住了。」
  可是現在,由於李梓東自願被洗腦,所以溫瞳彤相比之前輕鬆非常多,只見被洗腦的李梓東雙掌向地面一拍,方才被山怪打得面目全非的地面便重新組合,泥土石塊像堆積木樂高般越堆越高,直到組成一個跟山怪體型相當的泥人。
  土系……還可以捏金剛?
  馬凡非常震驚,他從來沒想過土系可以這麼玩,他以為土系大概就是跟之前的流沙一樣,改變地形之類的,沒想到還可以捏金剛!
  「那需要耗費非常多的力量。」謝君憐道,「他沒到那個程度,那是被洗腦出來的,暫時的罷了。」
  「沒想到謝兄眼光也這麼毒。」慕容蘭驚訝道,眉頭微微一皺,他怎麼會這時候才想起來謝君憐這號人物?
  存在感也太低──不對!
  慕容蘭忽然驚出一身冷汗。
  他想起來了。
  他之所以跟馬凡李舟結交,是因為謝君憐認出了他的美人袋,然後後面發生太多事,他竟然就給忘記了。
  他怎麼會忘記呢?
  慕容蘭自認自己的記憶力絕對不差,他做海外生意,連三年前的貿易夥伴樣貌都能認得出來,沒可能才沒多久的事情忘記得這麼徹底──也不一定,後來他在楓圓被異狼圍攻的時候確實是有段時間嚇得腦袋空白。
  原來巨大刺激之下,記憶力是會衰退的,哪怕他年輕力壯能跟女人在床上戰上一夜,也還是會退的。
  這可不行。
  慕容蘭轉頭吩咐小廝去找點補強記憶力的藥品,他一個做生意的人,是絕對不能犯這種東忘西忘的糊塗毛病的。
  場內的泥人跟山怪扭打在一起,揚起飛沙走石,每一次的出手都帶起周圍的氣流,一次比一次強,昏天暗地,溫瞳彤跟李梓東在兩個龐然大物的搏鬥中,身軀渺小如螻蟻。

  「這還怎麼看?都看不清楚了。」李舟撇嘴,「他們沒事吧?」
  「就算有事又怎樣?贏了才是重要的。」慕容蘭說,「他們這些沒背景沒文化的,一生的最高成就也就在這裡了。」
  李舟氣到又要去揍人,馬凡本要去攔他,卻見李舟拳頭揮出一半,又硬生生自己煞車了,定在空中十分滑稽。
  馬凡見李舟明明氣到臉色發紅,還努力咬牙道:「那你最高成就大概就是在異狼中屁滾尿流。」
  「你!」這下換慕容蘭氣炸了。
  大概是慕容蘭也炸了,李舟反而平靜下來了,謹記著馬凡的教導不要那麼不禮貌地挑釁道:「那時候,如果不是你周圍那些異稟者,你活不到現在。」
  慕容蘭要氣死了,但是看見在旁邊陪笑臉的馬凡,又想起馬凡說得其實也沒錯,那些錢財都是身後事,鮑里斯死了也用不到,更憋屈了。

  溫瞳彤跟李梓東還算聰明,李梓東用土築起一道牆,兩人躲在牆之後的死角,避開了兩個巨物打架碰撞時掉落的泥塊砂石,但是李梓東的巨大泥人已經支撐不住了,被山怪一拳正中臉面,從上到下裂開一道粗大的巨縫,崩毀。
  山怪見沒有敵人了,彎下腰,輕而易舉地突破了李梓東的土牆,將兩人握在掌心,張開嘴巴準備直接吞入。

  謝君憐跟馬凡按住了想要跳進場內救人的李舟。

  山怪咧開嘴,李舟大吼著:『放開我!』
  馬凡安撫道:「沒事的,李舟,你看。」他指著山怪腳下,有細微的土石聚集成一小塊流沙地,接著迅雷不及掩耳,一小塊流沙地變成了至少半個場地大小,山怪轉眼間下沉,但即便身軀踉蹌了一下,吃人的欲望還是驅使他將兩人丟進嘴裡。
  在兩人即將喪命山怪之口時,溫瞳彤的鐘擺在李梓東面前拼命搖晃,一道土牆憑空從李梓東的手掌中射出,灌了山怪滿口土泥。
  山怪下半身被卡在流沙中使不出力,嘴巴還被灌滿了土泥,氣得雙目赤紅,大掌一揮就要把兩人像拍蒼蠅那樣拍死。
  溫瞳彤在李梓東的背上,鐘擺瘋狂地在李梓東面前旋轉,灌入山怪口中的土泥越來越多,山怪終於無暇他顧,拼命地摳挖自己嘴裡的東西,甚至還開始搥打自己的腹部,試圖把那些窒息的土泥吐出來。
  在跌落過程的時候,溫瞳彤跟李梓東憑空創造了踏腳處,一路歪七扭八地跌到流沙範圍之外,等他們落地後,流沙的速度越來越快,本只是淹沒了山怪的小腿,慢慢地,山怪越來越下沉,直到只剩下兩顆眼睛裸露在外,怒氣沖沖地瞪著膽敢反抗的食物。
  溫瞳彤的鐘擺此刻終於離開李梓東面前,轉而來到山怪眼前,左右搖擺,像是催眠一般,山怪眼神漸漸迷茫,總算失去了意識。

  「他幹麻不一開始就去洗腦山怪啊,搞得這麼麻煩。」李舟心有餘悸道。
  「做不到。」謝君憐說,「他的鐘擺有限制,山怪太高,他搆不著。」
  「那也可以直接用流沙把山怪困住啊,幹麻弄個大泥人打架?」
  「馬後炮人人都會。但問題是不知道山怪的異能,如果他的異能正好克制流沙呢?」謝君憐說,「流沙的成因是充滿水分的泥沙受到外部刺激,水的衝力抵銷了重力致使泥沙顆粒懸浮。假使山怪的異能正好是操縱土裡面的水分呢?」
  「異稟……還可以干擾操縱別人的異稟嗎?」李舟震驚了。
  「你不是見過了,溫瞳彤就是用洗腦干涉別人的異稟啊。」馬凡無奈道。
  「可、可是……那是異稟者啊,異獸也能做到一樣的事情嗎?」李舟氣虛地反駁。
  謝君憐意義不明地輕笑一聲:「人跟獸,區別又在哪呢?」




  ╚╬╝
這幾日身體不太舒服,希望所有人都能健康平安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