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第六十一章 我們先去哈比尼斯,之後再想看看要去哪裡

Mouse | 2021-06-28 12:00:03 | 巴幣 2 | 人氣 82


  離開宅邸後,瑞德看到前方停輛藍色馬車,看起來像是哈比尼斯王國的皇家馬車,便指著馬車問:「蒙特,這輛馬車是哈比尼斯王國的皇家馬車嗎?」

  「對啊!我們先去哈比尼斯王國,之後再想看看要去哪裡。」蒙特笑了笑,抱著瑞德走下階梯,進到馬車。

  一入內,瑞德看到格雷也在,驚訝地瞪大雙眼直望著他,雖有預感會是這樣,但沒想到真被他猜中,格雷真的在裡面。

  「格雷王子,您好。」瑞德稍顯尷尬笑著,隨即抬頭看著蒙特,面紅耳赤道:「蒙特,先放我下來。」

  蒙特笑了笑,「沒關係,格雷又不是外人。」,雖這樣說,還是乖乖的把瑞德放到一旁坐著。

  格雷淺笑幾聲,說:「您們感情真好,一點也不像是主從。」

  瑞德面容更顯尷尬,乾笑幾聲,「不好意思,讓你看笑話了。」

  「沒這回事,我很羨慕您們。」格雷頓了一會,「從我有記憶以來,我就獨自待在偏殿,只有一隻名為『拉布』的黃金獵犬陪我,所以每當我聽瞳說起您們的事,就很羨慕您們有一同長大的朋友。」

  蒙特見格雷說起此事,面色顯得憂傷,便上前抱住他,拍了拍他的背,面帶微笑說:「格雷,你現在有我們!我們會當你的朋友,有什麼事跟我們說,我們絕對會幫你。」

  「好的,謝謝您們。」格雷輕抹一笑,「從這裡到尼斯城,大概需耗五個小時的路程。這段期間,您們可以稍作休息,抵達王城我再叫喚您們。」

  蒙特點了點頭,拉開窗簾看向窗外的景色,「到邊境了,過了這個門就進哈比尼斯了。」,接著轉頭看向瑞德,「瑞德,你有來過哈比尼斯嗎?」

  「以前曾和騎士團來過一次,之後就只有經商才會來此。」瑞德笑了笑,「每次來這裡都覺得有趣,明明用語和史亞瓦瑟一樣,但建築物和文化都與史亞瓦瑟截然不同。」,接著看向格雷,「就連服裝也和史亞瓦瑟不一樣。」

  格雷摸著後腦,靦腆的笑了笑,「這也沒辦法,畢竟以前哈比尼斯是烏咪王國的附屬國,就算已脫離近百年,長久以來的生活習慣,不是說改變就改變得了。」

  「也是!之前來得時候,還聽到街上的小販說著烏咪話。」蒙特想了一會,「格雷,你也會說烏咪話嗎?」

  格雷搖了搖頭,淺笑道:「我不會,但兩位王兄會。」

  蒙特輕點一下頭,聽到外頭傳來叫喊聲,便往窗外看去。就算是深夜仍有人上街採買,看到街上的小販賣力地招呼經過的人,攤上的橘黃色燈光,就像一顆顆小星火為灰暗的夜空點綴光亮。

  「哈比尼斯的人還真勤勞,若在史亞瓦瑟,現在可沒那麼多人出來,早就躲回家裡休息了。」

  「今天算是特例,明天是獨立紀念日,家家戶戶都會準備大餐,來慶祝哈比尼斯脫離烏咪王國,就連父王也會上高台演講。」

  「是喔!那你也要去嗎?」蒙特看向格雷好奇問著。

  「沒有。只有兩位王兄及母后會參加,父王從不讓我出席這些場合。」格雷淺淺一笑,但眉頭卻不自覺皺起。

  瑞德看到格雷為難的模樣,拍了拍蒙特的背,「蒙特,別問了。」,蒙特點了點頭,轉頭繼續看向窗外。

  車廂頓時一片寂靜,只聞外頭的叫賣聲,氣氛也顯得尷尬。

  「沒……沒關係,有什麼想問得就問吧!我不會介意,突然靜下來,感覺有些不自在。」格雷摸著頭,乾笑幾聲。

  瑞德輕點一下頭,率先提問:「格雷王子,既然您說建築物是依當時所建,那如果有所損壞,這些屋瓦不就得去烏咪王國採買?」

  「不用。就算建築和烏咪王國一樣是東方建築,但我們會自己製作磚瓦,總不可能都離開了還需他國援助。」格雷輕抹微笑回答。

  「原來如此,謝謝您解答我的疑惑。」瑞德看向窗外,街上的房屋雖不像史亞瓦瑟那樣有精美的雕飾,但仍存有東方建築才有的簡樸古香。

  格雷想到瑞德剛才說曾和騎士團來過哈比尼斯,便想知道瑞德是否認識那位紅髮男孩。

  「卡雷斯子爵,我能問您一個問題?」

  「可以。格雷王子,我已經不是卡雷斯子爵了,您稱呼我為瑞德就好。」瑞德輕柔的嗓音回答。

  「好的。瑞德,請問您認識一位紅髮男孩嗎?幼時曾在偏殿遇到他,當時我們因為一些事而起了些爭執。之後是一位名叫里拉的騎士長,來化解我們的紛爭。剛才聽您說起騎士團的事,便想起那位男孩的事,就想知道您是否認識他。」

  經格雷一問,瑞德仔細回想當時去的人裡面,有誰是紅髮男孩,但想來想去也只有自己符合格雷所說的條件。

  難道格雷王子說得男孩會是我嗎?

  瑞德又想了一會,恍然想起以前確實有在哈比尼斯和人起爭執,當時也確實是里拉來勸阻,才不跟那個褐髮男孩計較。

  當年他找到瞳後,想直接把她帶回,但她身旁的男孩卻出手阻止,他因此和那位男孩起了點爭執,沒想到原來那位男孩就是格雷。如今回想起當時的他,對格雷所做的行為非常無禮,也對他感到相當抱歉。

  「格雷王子,非常抱歉。」

  瑞德突然向格雷低頭致歉,讓格雷有些摸不著頭緒。

  「瑞德,您為何要道歉?」

  「因為……因為您所說得那位紅髮男孩就是我……」

  瑞德羞愧得不敢抬頭看向格雷,沒想到幼時所做的事,會讓格雷記到現在。

  格雷笑了幾聲,伸手拍了拍瑞德的肩膀,「瑞德,抬起頭吧。我沒有要責怪您的意思,只是恍然想起此事,想知道那名男孩是誰。」,頓了一會,又笑道:「只是沒想到那位男還會是您,真讓我驚訝。」

  蒙特也跟著附和:「對啊!我之前聽瞳說過這件事,沒想到她說得男孩會是你,原來你以前這麼糟糕啊!」,說完便哈哈大笑起來。

  「真的很抱歉,幼時的我確實高傲了些。格雷王子,給您添麻煩,真的非常抱歉。」

  「不會。事情過了就算了,您快起來吧。」格雷拍了拍瑞德的肩膀。

  「好的,真的很抱歉。」瑞德抬頭看向格雷,再次向他致歉。

  突然間,馬車停了下來,格雷探頭往外看,看到大門的衛兵詢問車伕,裡頭坐了誰,又有誰進來。隨後,車伕便下車打開車門,衛兵一看到格雷,立即向他鞠躬行禮。

  「參見格雷王子,恕屬下無禮。國王要求凡是入王宮者需逐一檢查,還望您能見諒。」

  「沒關係,我了解。」格雷揮了揮手,輕抹微笑。

  衛兵抬頭看著蒙特及瑞德,接著問道:「格雷王子,敢問兩位來自何方,貴姓大名?」

  格雷指著蒙特向衛兵介紹:「這位是史亞瓦瑟王國的第一王子,蒙特.布里詠王子。」,接著指向瑞德,「而坐在他身旁的是瑞德.卡雷斯子爵。」

  衛兵聽聞兩人的身分,立刻鞠躬致歉:「參見蒙特王子,卡雷斯子爵,請恕屬下無禮,不知是貴客蒞臨。」

  蒙特擺了擺手,不耐煩說:「你查也查了,我們可以進去了嗎?」

  衛兵再次向三位鞠躬行禮。

  「是,打擾您們了。」

  連忙關上車門,向車伕說:「可以了,送他們進去。」,車伕向衛兵點頭行禮,便回到車上駕著馬車遠去。

  蒙特看向窗外,只見車伕駕離大門,往偏門走去,越看越覺得怪異,便向格雷詢問:「格雷,怎麼不是從大門進去,就算住在偏殿,也應該從大門進去才對。為何這輛馬車往偏門駛去?」

  格雷愣了一會,面帶歉意說:「非常抱歉。因為我是侍女所生的孩子,就算有王子的名號,但身分上仍和兩位王兄不同,所以不能從大門入內,只好委屈你們隨我從偏門入內。真的非常抱歉!」

  「你明明也是王子,哪有身為王子還不給人走正門,邁納斯王到底在想什麼啊,真是莫名其妙!」蒙特鼓著雙頰,氣呼呼地說著。

  「蒙特,別氣了。每個國家都有他的規定,我們無權干涉,你別為難格雷王子了。」瑞德拍了拍蒙特的背,柔聲安撫。

  「知道啦!」蒙特想到兩人的事,接著問道:「那以後瞳嫁給你,身分不就卑微多了!你這樣還能保證給她幸福的生活嗎?」

  「可以。」格雷眼神堅定,語氣也無任何遲疑,堅定地說:「就算我不是正統的王子,我也不會讓瞳受到任何委屈,我會竭盡所能愛護她,讓她過著以往的生活。」

  蒙特雖擔憂瞳日後的生活,但見格雷眼神認真,暫且相信他。

  「希望你能說到做到,否則我不會讓瞳嫁給你。」

  「沒問題,我決不食言!」

  格雷眼神無任何閃爍,堅定的看著蒙特。

  蒙特點了點頭,正要開口說話時,馬車頓時停了下來,車伕搶先一步說:「格雷殿下,抵達偏殿了。」,接著打開車門,站在一旁等三人下車。

  「時間不早了,我帶您們到客房休息。」

  格雷先行下車,蒙特和瑞德接連下車。

  一下車,蒙特抬頭仰望偏殿,雖身處王宮,但從外觀看來不如他的側殿高貴,反而還有點破舊,屋瓦破損,外牆龜裂,牆面的黃漆也脫落在地。接著看向門面更是不堪入目,木門歪斜還卡著蜘蛛絲,門上的紙片還破了個大洞,看起來真不像是有人住的地方。

  「格雷,你真的住在這裡?」蒙特不敢置信地看著格雷,語氣滿是疑問。

  「是……我是住在這裡沒錯。」格雷轉頭看到蒙特那副訝異的神情,只能以苦笑來回應他。

  「喔、好……好吧……」

  蒙特看向身旁的瑞德,雖然他依舊帶著笑臉,但仍對他感到歉疚,如果知道格雷住在這種地方,就不帶他來這裡住了。

  格雷推開歪斜的門,尷尬的看著兩人。

  「我帶您們去客房。」

  「好……」

  蒙特牽起瑞德的手,跟在格雷身後走進這破舊的房屋。

  但一進門,並不如外觀那樣糟糕,大廳雖只有擺放幾張木桌椅,但看起來還算整潔,比起外面那破舊的模樣實在好太多了。

  接著往右走,格雷推開一扇木門,出來又是一道長廊。兩旁種植鮮豔的花叢,地上鋪著鵝卵石的長道。雖然外牆依舊破舊,但至少兩旁鮮豔的花叢,會讓人不去注意到殘破的牆面。

  順著長廊直走到底,映入眼簾是扇黑色的木門,門上刻著花樣,空隙之處則有紙片蓋著。

  蒙特看了木門一眼,接著看向格雷問:「這裡是我們的房間?」

  「是的。」格雷指著右前方,向兩人介紹:「想洗澡的話,那邊直走到底,就會看到一扇黃褐色的門,推開裡面就有大浴池。侍僕每過一小時就會更換熱水,想泡澡的話,隨時都可以使用。」

  「好。那你住在哪裡?」蒙特接著問道。

  格雷側身指著後方,「我住在另外一邊,你們從這長廊往回走到大廳,再從左邊出去,同樣會看到一條長廊,直直走到底就是我的寢室,有什麼事就到那裡找我。」

  「好!」蒙特看向瑞德問:「你有什麼問題嗎?」

  瑞德搖了搖頭,看向格雷行禮致謝:「格雷王子,謝謝您。您早點休息,剩下的我們自行打理就好。」

  「好的。如果有需要協助的地方,儘管來找我。那我就不打擾你們,早點休息。」格雷向兩人點頭致意,便轉身離去。

  兩人也向格雷點頭致意,目送他遠去。

  「進去吧。」

  蒙特推開木門,走進一看,顯然跟大廳不同,除了幾張木桌椅,還多了些茶具。往右看去,有張不輸給寢室的大床,不同的是,床前多了道薄紗,兩旁的圍板刻著精美的雕花,看起來甚是典雅。

  往左看去,則有個大衣櫃和梳妝臺。梳妝臺上有個圓鏡,蒙特看著圓鏡不禁想著,可以讓瑞德坐在木椅,每天早上拿起梳子幫他梳理那頭柔順的長髮,越想嘴角越是上揚。

  「這裡還算不錯,雖然外面看起來破破爛爛的,但裡面應有盡有,還算可以接受。」

  瑞德用手背輕敲打蒙特的頭,小小斥責:「蒙特,有得住就好,別一直嫌格雷王子的宮殿。」

  蒙特摸著後腦,噘著嘴,委屈道:「哪有啊!我說得是實話,看起來就真的破破爛爛的啊。」,撫了幾下後腦,望向大床,嘻嘻笑道:「哼,不跟你說了。我要來看看這床躺得舒不舒服。」,話一說完,便拿下背包隨手一丟,往床鋪跑去。

  瑞德關上房門,跟在身後撿起背包放到桌上,頻頻搖頭嘆氣,「唉!再過三個月就要滿十九歲了,還這麼孩子氣。」,說完便坐在木椅,稍作歇息。

  蒙特橫躺在床,雙手摸著床面,這床雖沒平時的柔軟,但躺起來還算舒服,側身望向瑞德,面帶微笑說:「瑞德,你要不要也來躺躺看,雖然沒有我的床軟,但躺起來還不錯。」

  瑞德微微點頭,起身走到床邊坐著,輕輕拍打蒙特的臉,「你一來就躺床,是想暗示我什麼嗎?」

  蒙特瞬即漲紅著臉,轉身背對瑞德,撫著發燙的雙頰,掩羞似的大喊:「你腦中就只想那些嗎?大色狼!」

  瑞德輕勾起嘴角,往後躺到床上,側身抱住蒙特,溫潤的嗓音在耳邊輕輕地說:「奧斯維得。」

  蒙特撥了撥耳朵,小小抱怨:「別喊那個名字啦……」,抬手扯了下瑞德的手,正好瞧見手臂上的瘀青。

  就算房間再黑,窗外照進的月光仍依稀可見,整隻手佈滿青一塊、紫一塊的瘀青。

  「對不起……」蒙特輕輕撫著這些瘀青,雙眉自責的彎起,語氣也顯得歉疚,「都怪我,如果我慢慢走下樓,就不會害你身上又多了這些傷了。」

  「沒關係。」瑞德輕吻蒙特的頭,溫柔又帶磁性的嗓音在耳邊細語:「只要你沒事,不管我受再多的傷都沒關係。」

  「那怎麼行!我帶你出來,就是要遠離……」

  蒙特話未說完,瑞德立即以指尖抵住他的紅唇,「蒙特,別說了。你不是說我是你的新娘,那今晚就是我們的新婚之夜。春宵一刻值千金,就別浪費這寶貴的夜晚了,好嗎?」,低沉又帶點性感的氣音在耳道繚繞。

  「嗯……」蒙特漲紅著臉,輕輕點頭應允。

  「那……我就不客氣了。」瑞德輕輕一笑,伸手拉開紗簾,享受這美好的新婚之夜。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