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第六十二章 哈比尼斯的文化。

Mouse | 2021-06-29 16:10:28 | 巴幣 8 | 人氣 49


  清晨,窗外的鳥兒啾啾叫著,朝陽如金線折射到屋內。

  瑞德慢慢睜開雙眼,映入眼簾是位金髮天使,他曲著身體依偎在懷裡,細長的睫毛靜靜貼著眼瞼,朱紅的小嘴微微噘起,模樣相當可愛。

  「早安,我的天使。」

  低沉又溫柔的嗓音輕輕喚著,看著蒙特的睡顏,嘴角不由得勾起,伸手撫著他的臉,像是撫摸剛出生的幼兒般,輕輕地、緩慢地、溫柔地撫著。

  「我可愛的天使,昨晚累壞你了,你好好休息。」

  瑞德輕吻蒙特噘起的小嘴,轉頭看著房內的擺設,細語:「看來昨晚的事不是在作夢,蒙特真的帶我離開宅邸了。」,淺抹一笑,慢慢起身下床,動作緩慢而輕柔,深怕一個不注意會吵醒沉睡的天使。

  接著,撿起地上的衣褲逐一穿上,轉頭再看蒙特一眼,便悄悄走出房間。

  一出房間,一股飄香氣味撲鼻而來。

  好香!是誰在製作餐點?

  瑞德順著這個氣味,往右走過長廊,來到大廳依舊聞得到這股香氣,繼續順著香氣往左走到另一邊的長廊。

  走著走著,瑞德來到一間木屋,抬頭一看上面有塊匾額,雖不清楚上面寫了什麼,但從這香氣來推斷,這間木屋應該是廚房。

  是誰在裡面製作餐點,會是格雷王子嗎?

  瑞德輕輕推開木門,探頭一看,果然是格雷正在製作餐點,但身旁卻無其他侍從協助,而香氣的源頭正是一旁擺放的餐點。

  這麼多道餐點,都是格雷王子一個人做的?

  瑞德看著桌上的餐點,深感疑惑,便敲了敲門,問道:「不好意思,請問我可以進去嗎?」

  格雷聽到瑞德的聲音,看向木門淺笑道:「請進。」

  「謝謝。」

  瑞德推開木門,走進廚房四處張望,果然只有格雷一人。

  「格雷王子,早安。請問這些餐點,都是您一人準備的嗎?」瑞德指著桌上的餐點,淺笑問道。

  「早安。這些都是我做的,希望能合您們的胃口。」格雷探頭看了一會,面露疑惑道:「怎麼沒看到蒙特,他還在睡嗎?」

  「對,昨天比較晚睡,讓他再睡一會。」

  瑞德走近看著滿桌的餐點,每道餐點都色味俱佳,香氣瀰漫整個空間,讓人不禁食指大動。

  「格雷王子,您真厲害,難怪瞳會如此鍾情於您。」

  聽到瑞德的讚美,蒙特連忙搖頭,放下手上的菜刀,頻頻揮手否認。

  「沒這回事!您才是真的厲害,聽瞳說您文武雙全,經商能力也是一流,就連外貌也無可挑剔。哪像我相貌普普,只會做些簡單的料理,還比不上您的萬分之一。」

  瑞德苦笑道:「格雷王子,您誇獎了。我並沒有瞳說得這麼厲害。」

  「但……您確實長得很俊美,而且只憑一把小刀就把王兄的暗探給殺掉。」格雷頓了一會,接著補充:「您殺掉的那位暗探,可是史都基王兄手上最厲害的一位,所以您真的很厲害!」

  「這樣啊……」瑞德微皺眉頭,苦笑著。

  原來他派最厲害的人來……究竟是有什麼深仇大恨,需這樣派人來暗殺他!

  格雷十指交錯,怯弱的看著瑞德。

  「那個……我有個不情之請,不知您能否答應?」

  瑞德淺淺一笑,「您儘管說。只要我幫得上忙,我都會盡我所能協助您。」

  格雷輕輕點著頭,小心謹慎說:「能請您教我劍術嗎?如果我會劍術就可以保護瞳,也不用怕史都基王兄以武力來搶奪瞳了……」

  「當然可以!您有這個心想保護瞳,她知道一定會很開心。看您什麼時候想學,我隨時都可以教您。」

  「好的!謝謝您。」格雷開心的燦笑著,想到以後不用擔心史都基會來搶瞳,就感到相當歡喜。

  「對了!您以後直接叫我『格雷』就好,然後敬稱也不用。」格雷滿臉笑容,忽然想起一件事,接著問:「還有……您能當我的朋友嗎?」

  「當然可以。既然是朋友,希望你也別對我使用敬稱。」瑞德輕抹微笑。

  「好的!」格雷點頭應允。

  「那還需要準備什麼,我來幫你!」瑞德捲起袖子走向格雷。

  格雷看著砧板上的長蔥,想了一會,便看向瑞德微笑道:「不用了。這可以留到之後再做,我們先用餐。」

  「好的。我先夾一些餐點放旁邊,待會拿回房間給蒙特享用。」瑞德一手拿著餐盤,另一手拿著筷子夾餐點。

  格雷見瑞德不論是握筷子的手勢,還是夾取餐點的方式,都不像是初次接觸的人,便好奇問道:「瑞德,你有用過筷子嗎?感覺你用得很順手,不像第一次接觸筷子的人。」

  瑞德輕點著頭,將餐盤放到一旁,看到格雷站在一旁,便拉開木椅,微笑道:「請坐。」

  「謝謝。」格雷輕輕一笑,緩緩坐在木椅。

  「不會。」瑞德輕抹微笑,也拉開木椅坐下。看著手中的竹筷,淺笑道:「之前我常去烏咪王國經商,但每次都要麻煩對方準備刀叉給我,久了就覺得不好意思。所以我就請當地人教我筷子的握法,但久沒用也有點生疏了。」

  「沒這回事,你握得很標準!」格雷笑了笑,拿起碗筷夾起餐點放到瑞德碗中,「這個很好吃,你吃看看。」

  「喔……好。」瑞德看著碗中的餐點,雙眉微微皺起。雖知這是哈比尼斯的文化,仍不太適應這種夾菜文化。

  「還有這個也很好吃。」格雷又夾了一些,瑞德見狀立刻伸手阻擋,尷尬笑道:「謝謝你的好意。你自己吃就好,不用夾給我。」

  格雷見瑞德尷尬的面容,才想到兩國文化不同,立刻向他低頭致歉:「抱歉!是我失禮了,未經你允許就擅自夾菜給你。真的非常抱歉!」

  「沒關係。你不用道歉,我只是有點不習慣而已。」瑞德乾笑幾聲,夾起碗中的餐點吃下,淺淺一笑,「很好吃。格雷,謝謝你。」

  「不會。」格雷輕輕點頭,內心仍覺得不好意思。

  而這種心情也影響到用餐氣氛,導致這頓餐吃得有些尷尬。雖然兩人仍有談話,但氣氛仍顯得低沉。

  瑞德放下筷子,向格雷詢問:「格雷,待會你有事要忙嗎?」

  格雷想了一會,搖頭回答:「沒有。」

  瑞德接著問:「那你可以帶我們四處走走,熟悉一下這裡的環境嗎?」

  「可以,我也正想這麼做。」格雷輕輕笑著。

  「謝謝你。」瑞德起身拿起桌上的碗盤,面帶微笑說:「格雷,你一早起來準備這些餐點應該也累了,現在就先休息一會,這些碗盤我拿去洗就好。」

  「這怎麼好意思。你們來者是客,怎麼能讓客人洗碗盤。」格雷也起身拿取瑞德手中的碗盤,「我洗就好,你坐著休息。」

  瑞德見這樣互相禮讓不是辦法,便想到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

  「不然我們一起洗這些碗盤。」

  「這……」格雷猶豫了一會,看到瑞德堅持要洗的態度,只好點頭答應:「那就一起洗吧。」

  「好的!」

  瑞德輕輕一笑,便和格雷走到水槽,一起清洗所有碗盤。

  格雷看著瑞德熟練的動作,不像是貴族應有的行為。

  就他認知的貴族,應該是飯來張口,茶來伸手才對,怎麼會做洗碗這種事。

  「瑞德,你不是貴族嗎,怎麼會洗這些碗盤?」

  「貴族會洗碗很奇怪嗎?」瑞德笑了笑,「你不也是王子,怎麼也會做這些事?」

  「我是因為……」格雷嘆了一聲,「我是因為沒人理我,只好自己動手做這些事,但你跟我不一樣,你有侍從會幫你打理一切,所以這些雜活你應該不用做才對。」

  瑞德笑了笑,「那是你既定的印象,但很遺憾,我不是養尊處優的貴族少爺,所以這些事我多少也會做。」

  「原來是這樣。」格雷輕笑幾聲,拿起乾布擦拭陶盤,「難怪你比一般的貴族還親切,因為你不像他們,總是仗著自己是貴族,四處欺凌百姓。」

  「貴族也有好壞之分,不全然都是囂張跋扈的人。」瑞德甩了甩陶碗,淺淺一笑,「我認識的貴族也有待人和善,有機會再讓你認識他們。」

  「好的。」格雷拿起瑞德手中的陶碗,以乾布擦拭過後,便放到後方的木櫃。

  瑞德觀望四周,桌子也整理好了,碗盤也洗乾淨了,現在就剩下送餐點給蒙特了。

  「格雷,你要在這裡等,還是跟我去找蒙特。」

  「我跟你去,這樣可以省下來找我的時間。」

  「好。那就現在去吧!他應該也差不多醒了。」

  瑞德走到桌旁拿起餐盤,便和格雷一同離開廚房。


  途中,行經大廳看到一名藍髮男子坐在木椅。他身穿米黃色長袍,腰旁掛有一把黑色長劍,劍柄刻著哈比尼斯的國徽。其面容俊朗不凡、劍眉星目,坐姿端正。

  格雷一見到男子,二話不說立刻向他行禮。

  「蘭提斯王兄,您早。」

  瑞德聽到格雷如此稱呼男子,也跟著彎腰向他行禮。

  「早,起來吧。」

  蘭提斯輕拍格雷的肩膀,接著看向一旁的瑞德,輕勾起嘴角。

  「格雷,這位是?」

  「蘭提斯王兄,這位是史亞瓦瑟王國的瑞德.卡雷斯子爵。近日來此遊玩,我正帶他熟悉環境。」格雷指著瑞德,向蘭提斯介紹。

  瑞德起身,左手側放胸前,微微彎下腰,右手牽起蘭提斯的手輕吻手背,抬頭望著他,輕抹微笑道:「蘭提斯王子,您好,我是瑞德.卡雷斯。」

  蘭提斯低頭回吻瑞德的手腕,抬頭看向他邪魅一笑。

  「你好,瑞德。」

  看著他的笑容,瑞德不禁起了寒顫,趕緊將手抽回。

  蘭提斯王子怎麼會對我這樣笑……是我看錯了嗎?

  瑞德再次看向蘭提斯,得到的卻是宛如春風般的微笑。

  看來是我看錯了……聽聞蘭提斯王子為人和善,怎麼可能會有那種笑容。

  「格雷,我本想找你去參加大典,但看你有貴客來訪,我就不打擾你們了。你好好招待貴客,有需要協助的地方儘管跟我說。」蘭提斯輕拍格雷的肩膀,親切的說著。

  「好的,多謝蘭提斯王兄。」格雷輕輕一笑,並向蘭提斯點頭致意。

  「不會。」蘭提斯淺淺一笑,起身看到瑞德穿著單薄,便拿起一旁的毛大衣披在他肩上,「這給你。」,接著貼近瑞德耳邊細語:「穿著比較不會著涼,希望你玩得愉快。」

  「好的……多謝蘭提斯王子。」瑞德輕點著頭回應。

  蘭提斯王子跟人說話都靠那麼近嗎?還是這是他們的文化,之前我看史都基王子也靠瞳很近,幸好格雷不會這樣……不然真不知道該怎麼跟他相處。

  蘭提斯輕勾嘴角,小嗅一下瑞德的頸部,「真香。」

  瑞德以為蘭提斯是說手上的餐點,便帶著微笑說:「這餐點是格雷做的,您喜歡的話,可以請格雷做給您。」

  蘭提斯輕輕一笑,撫著瑞德的臉,輕柔道:「下次出門記得多穿點衣物,以免著涼。」,拍拍瑞德的肩膀,便往門口離去。

  「好的……謝謝您。」

  瑞德對於蘭提斯的行為深覺怪異,他是只對自己這樣,還是對其他人也這樣,越想越是不明白。

  「格雷,蘭提斯王子跟人說話都靠那麼近嗎?還會贈送他人衣物?」

  「你說得這些我都是第一次看到,所以我無法給你肯定的答案。」格雷摸著後腦,尷尬笑道:「但我想蘭提斯王兄應該是體貼你,才會贈衣給你。你就別想太多了!」

  「好……好吧。」

  瑞德雖仍難以接受,但身在他國也只能慢慢習慣了。

  格雷拍拍瑞德的肩膀,面帶微笑說:「瑞德,蘭提斯王兄給你毛大衣的事,你就別放在心上,就當作是他送你的見面禮。」

  「我知道了,謝謝你。」瑞德低頭看著餐點,淺笑道:「再不送給蒙特,他肯定餓壞了。」

  「那我們趕快走。」格雷笑了笑。

  瑞德點了點頭,便往右邊走去。


  木屋。

  蒙特緩緩睜開雙眼,看著床頂的雕花,張口打了個呵欠,揉了揉雙眼,便從床上坐起,看到周圍沒半個人,便開口大喊:「瑞德!」,剛睡醒的嗓音顯得低啞,仍響徹屋內各處。

  「瑞德呢?跑到哪裡去了?」蒙特又再揉了一下眼睛,隨手抓起棉被,下床走到門口。

  正要伸手拉開木門時,瑞德剛好推門進來,一來便看到蒙特全身赤裸,手裡還抓著棉被,立刻關上房門,面露無奈道:「蒙特,你怎麼不穿衣服?」

  蒙特睡眼惺忪望著瑞德,聲音仍顯低啞:「我起來沒看到你,還以為你不見了,正想出去找你……」

  「就算你要出去找我,也該穿件衣服再出門。你這樣……」瑞德頻頻嘆氣,不知該怎麼說蒙特才好。

  「好啦!」蒙特伸手抱住瑞德,抬頭望著他,圓滾滾的大眼閃著淚光,「瑞德,我肚子餓了,你有吃的嗎?」

  「唉!你吼,就只想著吃。」瑞德無奈的搖了搖頭。

  「我哪有啊!誰叫你要從深夜玩到凌晨,能量早被你消耗殆盡了。快點啦,我肚子好餓喔……」蒙特噘著嘴,淚眼汪汪望著瑞德。

  「好——」瑞德舉起餐盤放到蒙特面前,「這是格雷一早起來準備的,待會要跟他道謝,知道嗎?」

  蒙特大力點頭,伸手拿起瑞德手上的餐盤,走到一旁的木桌,坐下來享用美味的餐點。

  「別吃那麼大口,小心噎到。」

  瑞德撿起地上的棉被,走到床旁,把棉被折平放到床頭,再撿起地上的衣褲,走到蒙特身旁幫他穿上。

  蒙特一邊吃著餐點,一邊舉手抬腳,讓瑞德幫他穿上衣褲。

  瑞德每每貼近,蒙特便會聞到濃厚的菸味,忍不住捏住鼻子,厭惡道:「好臭!」,仔細一聞,發覺是從瑞德身上的毛大衣傳來,立刻拿起毛大衣丟到一旁。

  「臭死了!這大衣從哪來的啊,整個沾滿菸味,臭死了。」

  「菸味?」瑞德拿起毛大衣一聞,確實沾滿菸味,尷尬笑了幾聲,「這是蘭提斯王子給我的,他看到我穿著單薄,就把他的大衣披在我身上了。」

  「蘭提斯?」蒙特想了一會,恍然想起是那位哈比尼斯王國引以為傲的二王子,面色一變,大罵:「嘖!他送你大衣幹嘛,裝什麼善人啊。」

  「我也不明白他為何會送我大衣,還貼近我的耳邊說話。」瑞德眉頭一皺,「我在想這是不是哈比尼斯的文化。」

  「送你大衣就算了,還貼你耳邊說話?」蒙特放下刀叉,起身走向瑞德,嚴正告誡:「把大衣還給他,還有以後看到他,離他遠一點,聽到沒有!」

  「好……」瑞德輕點著頭,滿臉疑惑看著蒙特。

  蒙特好端端的發什麼脾氣呀?不是說了,可能是哈比尼斯的文化嗎?真愛吃醋!

  「你快點把餐點吃完,格雷王子還在外面等我們。」瑞德拿起毛大衣掛在門旁的掛衣架。

  「他等我們幹嘛?」

  蒙特回到木椅坐著,拿起刀叉繼續用餐。

  「他要帶我們去熟悉環境。」瑞德回到蒙特身旁,拍拍他的雙肩,面帶微笑說:「熟悉完環境,再請他帶我們去逛逛市集。」

  「好啊!」蒙特開心的點著頭。

  「快吃。」瑞德輕撫蒙特的頭,淺淺笑著。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