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皇之璽,虹之禧》-其之九 微曦(下)

月星兒(九喵) | 2024-04-15 20:01:03 | 巴幣 48 | 人氣 528

連載中♂♂《皇之璽,虹之禧》
資料夾簡介
蛇靈為了兌現承諾的願望,接管皇帝的人生,卻這樣遇上了跟祂命中注定的一介凡人。

  漫天的嗡鳴,聲聲的在週遭吶喊咆哮,刺耳的淒厲,有哭喊也有求饒。放眼望去是整片的紅,匯集成的腥血在城牆周圍形成護城河般的血池,一朵一朵的血花綻放開滿城內,不遠處噹噹的擺動……城牆上的鐘敲響,但已經沒有人可以再去阻止那座鐘了。

  那鐘敲響的是森然的哀歌。

  眼前的景象是茫然中的幻覺?只有手握劍柄的花草刻痕才有實感,這是祂一直伴隨在側的修長細劍,彼時叮鈴的清脆聲淌著黏糊,一滴滴的順著冷冽劍光落到了地上……啪嚓,聲如細蚊,卻在祂耳邊宣示自己的存在感,提醒祂四周不會再有聲息。

  一城一萬三千五百二十一個人,高的、矮的、老的、小的、男的、女的,盡收眼底,融為滿城的血花。

  祂半蹲的微低頭,心中並無波瀾,死了就是死了。讓這劍尖滴落的鮮血當作眼淚弔念,祂只是盡責的執行自己的仙職,神者,不可帶有七情六慾。

  突然,在凝滯的空氣中傳來一聲更不勘入耳的大笑,那笑聲不比人們的淒厲哀嚎聲好聽到哪裡去。

  「哈!哈!竟然是你!好一個濟貧扶弱的淘花君!」此聲沙啞扭曲又尖銳。

  淘花君?……

  祂抬眼望過去,一個面容黑黝,吊眼獠牙又長了角的魔族人在不遠處,眼神不屑的朝祂嗤笑。

  「想不到你成了這個樣子,屠城?哈哈哈哈!天界那幫狗賊真是好樣,好樣啊!」那個魔族人笑到前仰後翻,站都站不住。

  這個魔族人應該是為收穫屍身、採集腥血而提前來探勘,但速度也太快了……

  天族跟魔族向來就不合,天族魔族原本都是天人,只是理念不同,久而久之衝突爆發引發大戰,魔族戰敗轉而逃往魔界,魔族將原本在魔界的生靈趕到更為淒涼的冥界,至此佔地為王,魔界屬惡地,為了在惡地生存魔族人就變成現在的樣子,嗜食生肉、唾飲腥血,什麼雜七雜八的東西都吃。

  而且,魔族人狡詐陰險,最會蠱惑人心。

  祂面無表情感受著手底還淌著血的細劍,沒有把那個魔族人當一回事,天旨已完成,剩下回天界覆命就好。

  「欸欸?你不好奇自己以前是什麼樣嗎?」

  祂邁出的腳步停滯了一下,但最後還是踏出了回天的下一步。眼見自己的挑撥並未達成效果,這個魔族人繼續說下去……

  「你不想知道自己故友的下落?」
  「不想知道他為了你?為了你!……他為了你,在回鄉的路上死啦!死啦!啊哈哈哈哈!」
  「他喊著:淘花君,淘花君啊!哈哈!」

  一個悶哼。

  冷光閃動,細緻修長的劍身戳入了那位魔族人的胸膛,在祂自己未意識到前竟然出劍往那魔族人刺了過去,頓時鮮血噴濺,口吐如瀑……從祂身上,祂半跪了下去。

  那魔族人站起身,輕輕一挪就把戳入自己胸膛的劍身推了出去,無事人般地拍拍身上的灰塵,俯身蹲下,一臉戲謔。

  「說你沒反應,提到你那故友這樣激烈,哈。」

  「我呢……什麼都不會,倒是這自傷反轉的能力學的十有七八。」

  那魔族人語畢,從腰側拉出一把匕首,往祂心口再補一刀……

  「啊!」

  胸膛的撕裂痛拉扯跟著靈魂震盪的要散架,人還迷迷濛濛的不著地,卻有一股清雅幽靜的香氣探入鼻息,讓人聞著就舒服,疼痛好像也沒那麼痛了。

  「姜兄?」

  聽到熟悉的呼喚,姜璧桬感覺自己渾渾噩噩的歸了位,卻想不起來自己原本發生什麼事情。姜璧桬渾身的冷汗,身軀在顫抖。

  「唔……」姜璧桬呻吟著,眼一睜便看到雕琢的頂棚,四周華美精緻的漆繪,還有自己躺著的床塌過分柔軟。

  「我在哪?」以為自己在夢中的姜璧桬,沒有醒來的實感。

  「長樂園,中山王王府。」

  聽到自己在不得了的地方,姜璧桬激動的方要起身,身體卻像散了架一樣的痛楚,但他不是原本在太武廟嗎?

  「姜兄先不動為好。」

  「白兄,我怎麼了?」

  「姜兄於太武廟暈過去,我無法,便帶回來照看。」

  白瓈……你一個王爺這樣帶外人進王府對還是不對?姜璧桬才剛這樣想,腦袋的疼痛又開始,他倒回床塌悶哼了一聲。明明只是摸個劍身,就這樣莫名其妙昏厥,白瓈似乎沒覺得異樣,還把他帶回來照顧,他自己都認為自己可疑,讓他遇到都會誤會是在碰瓷兒。

  姜璧桬現在才發現白瓈坐的極近,依然沒什麼坐相的一腳踩在塌上,一腳輕鬆的擱在地上。白瓈已將素面白袍換掉,身穿冰藍蟒袍,套著湛藍金邊的錦靴,髮髻已重新理好。

  「白兄,我現住在官舍,我回去休息就好。」

  「姜兄待這再休養些時日吧。」白瓈往姜璧桬肩膀拍兩下,說完跳下塌後走出去,順便帶上了門。

  姜璧桬還沒完全恢復神智,眼才剛閉上又朦朧的失去意識,房裡燒的那些香氣讓人感到安穩,稍早的夢彷彿從來沒出現過,姜璧桬就這樣沉沉睡去,待醒來已經過了好些天。

  「__。」這聲叫喚非常輕緩,輕緩的耳邊微不可查,聽不清那兩個字是什麼。

  姜璧桬動了一下,眼皮微微睜開。

  「姜兄?」

  躺到身體僵硬,姜璧桬都怕自己醒來已經被丟到外頭去,他的精神平穩了許多,剛一睜眼又看到坐在自己身旁的白瓈。

  「已替你與皇兄告假。」白瓈的聲音悠悠的在姜璧桬頭頂傳來。

  「……」

  「白兄,我很抱歉。」竟讓一個王爺去替自己請假。

  「餓否?」
  
  白瓈剛說完,姜璧桬肚子就聲如雷鼓,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不遠處的案上有幾碟菜色,還有一碗熱騰騰的粥。

  「你已睡數日,喝粥吧。」

  白瓈托過來的白粥有淡淡的甜味跟一絲古怪,那味道讓姜璧桬躲了一下……

  「不餓?」

  「只是被燙了一下。」姜璧桬不想讓白瓈知道自己有點怕那碗粥,他微縮了一點。

  白瓈見聞把碗收回自己跟前,看了白粥後微挑湯匙,低低的將白粥的熱氣吹散,貼到姜璧桬嘴邊。

  「……」

  「白兄,我可以自己來。」姜璧桬尷尬看著要餵自己喝粥的白瓈。

  白瓈沒有理會姜璧桬的委婉拒絕,湯匙就這樣舉著,最後姜璧桬妥協,乖乖的嗑了那碗白粥。



創作回應

大漠倉鼠
璧桬早晚會吃,還是要走個傲嬌的流程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417/28.png
2024-04-15 22:42:01
月星兒(九喵)
作者如果人設跑掉,不叫OCC,叫啃書了(X
2024-04-17 23:15:3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