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92.《唇語II》

佐渡遼歌 | 2021-06-22 20:00:03 | 巴幣 482 | 人氣 362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寒假期間,李少鋒過得充實且緊湊。
 
  依照楊千帆排定的行程,進行武藝的練習、氣息的變化與克蘇魯遊戲相關的學習,雖然沒有跳躍性的進展,每天也在逐漸往前邁進。
 
  此外,不同於上課時間的周末兩天,這個也是李少鋒第一次如此長時間和其他成員相處……暫且排除基本上隨時隨地都在身旁的楊千帆,每天總會和其他成員有所交流,或是一同在練武場練習、或是在讀書館比鄰而坐、或是偶然在走廊相遇、或許是待在交誼廳吃宵夜,有時候只有三人、有時候則是全員到齊。
 
  對於打從雙親離異之後不管在學校或家裡都獨自行動的李少鋒而言,這個又是一番獨特感受,如同剛加入工房的時候,偶爾會對這種熱鬧溫暖的氣氛感到違和,然而並不討厭,甚違地回想起來這個或許就是擁有兄弟姊妹和家人的感覺。
 
  唯一的問題就是燕子的內傷遲遲沒有下文,每當李少鋒想要談論這件事情就被強硬帶過、無疾而終,即使秦樓月親自談過幾次也沒有效果。
 
  見狀,李少鋒只能夠將最後希望寄託在白河派的邀約,祈禱擅長製藥也擅長製毒、以台灣三大靈藥「菟絲霜」聞名的白河派掌門馮珮蘭有其他手段能夠治好燕子的內傷,又或者,她願意看在過往情誼的份上耗損大量真元,出手治療……
 
 
 
 
  今天,李少鋒的行程是學習完自己第一個技能。
 
  在舊書攤意外買到的技能書《唇語II》總算來到了最終閱讀階段,考慮到不久前秦樓月的建議,李少鋒特別麻煩楊千帆在場陪伴。
 
  對此,楊千帆欣然允諾,吃完早餐之後就立刻催促著他回到房間。
 
  平均而言,閱讀內容無關外星生物、歷史與文明的二階技能書並不需要太久的時間,然而李少鋒身為迷途者,必須同時兼顧習武練氣、學習玩家常識和日常高中生活等等方面,重要性較低的技能書自然一直往後推遲,要不是前幾天秦樓月偶然提及此事,說不定還會繼續拖下去。
 
  「──讀完最後一頁之後,技能書會立即失去效果,變成單純寫滿無法辨識內容的廢紙。」楊千帆站在房間中間,正色說明。
 
  「是的。」李少鋒側坐在書桌前面,看著自家師父身上那件胸前寫著「把番茄加到湯裡面的人請不要和我講話」字樣的白色T恤與高中黑色運動褲,努力維持專注力。
 
  「普遍的處理方式是直接燒掉或用碎紙機處理掉,不過這是你的第一本技能書,想要留作紀念也無不可。圖書館放著西方普通書籍的那邊有幾台專門護貝、裱框的機器,等到你讀完,我們可以一起過去。」楊千帆繼續說。
 
  「那麼我應該會想選擇留起來。每次看的時候也會順便提醒自己不要忘記教訓。」李少鋒說。
 
  「就這麼做吧。那麼請專注在技能書上面,依照這個剩餘頁數,應該可以在中午之前讀完。」楊千帆說。
 
  「好的……這段時間,師父要去其他地方打發時間嗎?快要讀完的時候再用手機連絡?」李少鋒問。
 
  「不用在意,我就在這邊等。」楊千帆逕自走到書桌旁邊,掃了一眼就將手指放在一整疊的筆記本上面,淡然問:「你全部看完了?」
 
  「是的,不敢說全部倒背如流,至少重點都記住了。」李少鋒立刻說。
 
  「速度倒是比我預期得更快。」楊千帆說。
 
  「我本來就喜歡看書,而且又是工房在寒假期間列為參加候補的遊戲內容,當然盡可能地快點讀完。」李少鋒說。
 
  「那麼我順便將樓月學姊列為『困難』的那幾項遊戲攻略也寫出來吧,等到你日後修為提升,也有機會參加那些遊戲。」楊千帆熟門熟路地從書架角落抽出空白筆記本,又從書桌拿起一隻黑筆,隨即走到床邊端正坐下,開始書寫。
 
  「用講的應該比較快吧?」李少鋒問。
 
  「寫成文字才能夠反覆持續閱讀,也好過錄音檔案。」楊千帆說。
 
  「如果師父不嫌手痠,我個人也比較喜歡閱讀文字啦。」李少鋒苦笑著說。
 
  「寫幾個字而已,不算什麼。」楊千帆聳肩說。
 
  雖然不是密密麻麻地寫滿文字,也有手繪的地圖或表格式的說明,不過二十幾本筆記本的字數依然相當可觀吧,少說也是數十萬字。李少鋒默默瞥了一眼堆在書桌一角的筆記本小山,接著將視線轉將空白筆記本放在大腿上面、迅速書寫起重點的楊千帆,忍不住問:「師父,妳討厭吃番茄嗎?」
 
  「……嗯?」楊千帆蹙眉抬頭,片刻才會意過來,拉了拉T恤說:「還好。」
 
  「那件食物戰爭T應該是燕子學姊給的禮物吧,事前沒有挑過嗎?」李少鋒問。
 
  「少鋒,專心去讀技能書。要閒聊等讀完再講。」楊千帆沒好氣地說。
 
  「是的。」李少鋒急忙轉向書桌桌面,暗忖楊千帆待在自己房間也不是太過稀奇的事情,有時候突然想到剛才沒有講清楚的部分就會不敲門地直接闖進來,然而畢竟是平常自己放鬆、睡覺的場所,還是不免感到在意。
 
  李少鋒再度瞄了一眼將黑筆抵著臉頰的楊千帆,暗自決定找個機會在房間多放一副桌椅,隨即深呼排除掉腦內地胡思亂想,認真閱讀眼前的《唇語II》。
 
  乍看之下,所有書頁都是無法辨識的圖案、線條與污漬,甚至無法稱為字母,然而只要靜下心來閱讀,逐漸會覺得那些圖案其實是極為潦草的中文,只要一個字、一個字慢慢看就可以理解。
 
  儘管如此,技能書的內容支離破碎,即使大抵都與唇語有關,也得讀上好幾頁才會猛然意識到這邊講的內容其實和前面讀過的部分有所銜接,頓時必須停下來思考許久,理解完畢才有辦法繼續看下去。
 
  李少鋒靜下心來,專注在那些奇形怪狀的文字上面,很快就忘記時間的流逝與楊千帆就在一旁的事情,直到看完最後一個字母才如釋重負地往後躺在椅背,單手摀住極度疲倦的腦側。
 
  下個瞬間,腦袋裡面像是突然出現一個全新的獨特區域,裡面存放著各種關於「唇語」的知識,只要意識到這點就會接連浮現各種在技能書中讀過的相關知識。
 
  「──讀完了嗎?」楊千帆立即上前詢問,隨手將筆記本放到書桌邊緣。
 
  「應該是……順利讀完了。」李少鋒轉動玩家戒指開啟面板,確認精神狀態沒有問題之後才問:「不好意思,師父,請問現在幾點了?」
 
  「十一點半左右,讀完的時間和預計差不多。」楊千帆說。
 
  「喔喔。」李少鋒暗自訝異好幾個小時居然轉瞬即逝,接著遲疑地說:「這個還真是……某種首次感受到的奇妙感覺。」
 
  「這是你第一個技能,自然需要花點時間掌握。習慣之後就可以保持某種程度的無視,等到需要的時候再主動回想。」楊千帆說。
 
  「太好了。如果無法無視確實有點糟糕。」李少鋒凝視著楊千帆的嘴唇,從那細微的變化當中可以確實讀出她所說的內容,然而並非「看到的瞬間直接理解」,中間隔著一層類似將關鍵字鍵入網路的搜尋引擎再審視著眾多結果得出結論的程序,需要思考十多秒才能夠判讀出來。
 
  儘管如此,等到自己好不容易判讀完一句唇語的時候,楊千帆早就講了更多句話,速度完全追不上。李少鋒深呼吸一口氣,無奈地說:「所以這個技能豈不是幾乎沒用嗎?」
 
  「以技能而言,『唇語』確實難以派上用場,畢竟只要使出感知變化、強化聽覺就可以聽見遠處他人的說話內容,如果面對並非人臉的外星生物,唇語的精確度也會大幅降低,然而依然是一個很不錯的經驗。」楊千帆冷靜地說:「燕子學姊跟我提過前因後果,如果不是你擅自去碰技能書也不會發生這件事情,希望能夠作為一個經驗,牢記在心。」
 
  「關於這點……我有深切反省了。」李少鋒的氣勢頓時轉弱,低聲囁嚅,隱約想起當初舊書攤的芭芭萊奶奶也提過這本《唇語II》乏人問津、放在書架上面積灰塵積了很久的事情。
 
  「換個角度講,第一本技能書挑選相較簡單的內容閱讀也不是壞事。等到其他技能欄位都滿了,我們再去黑市買一本忘卻的白色日記本洗掉『唇語II』吧。」楊千帆安慰地說。
 
  「嗯,感謝師父。」李少鋒低頭說。
 
  「不會。」楊千帆微微頷首,繼續站在書桌旁邊問:「這麼說起來,少鋒,你在農曆新年有什麼預定嗎?」
 
  「一如往常地在工房過吧……不過農曆年確實是很大的節日,有哪位成員必須回家嗎?」李少鋒問。
 
  「我也是第一次在工房過年,不清楚其他學長姊的行程。」楊千帆搖頭說。
 
  好吧,這點確實是自己的錯,早該知道除非有事前約好要參加遊戲或其他的大型活動,否則自家師父不會特別去注意其他成員的私人安排。李少鋒追問:「為什麼這麼問?」
 
  「我們認識、相處超過半年的時間了,期間卻都沒有見過你的雙親,也沒有機會打招呼,正好農曆新年是家人團聚的日子,如果你在過年期間有和他們見面的預定,我希望陪同。」楊千帆正色說。
 
  「……诶?」李少鋒沒料到這個答案,愕然反問。
 
  「我希望見見你的雙親,親自打聲招呼。」楊千帆再度說。
 
  不是,那樣要以什麼立場啊?克蘇魯遊戲玩家的師父嗎?向著自家老爸老爸躬身說「少鋒的爸爸、媽媽你們好,我是楊千帆,目前正在擔任少鋒的師父,雖然有許多不成熟的部分,但是會全力教導他關於克蘇魯遊戲的一切,請放心將兒子交給我」這樣嗎?李少鋒的腦海隨即浮現出相當鮮明的想像,同時難以否認自家師父真的會做出這種事情,因此就連帶想像出自家老爸直接張著嘴傻愣住,以及自家老媽開始提出各種高速質詢的畫面。
 
  這麼看來不管怎樣都要極力避免讓他們三人見面了。李少鋒默默下定決心,同時苦笑著說:「師父應該是沒什麼機會見到我家的老爸老媽啦,畢竟連我都沒怎麼見了。打從韶涵的事情之後,他們的關係就變得很差,離婚之後更是徹底斷了聯繫,有什麼需求或是東西要轉交也都是透過我。」
 
  「那樣沒有問題嗎?」楊千帆皺眉問。
 
  「我不太喜歡他們這種試圖忘記韶涵事情的做法,然而經過這些年來也是稍微能夠體諒。客觀來看,一直糾結這件事情其實沒有什麼意義,經過這麼多年都毫無消息,繼續期待著某天會突然找到她的機率實在……太渺茫了。」李少鋒停頓片刻,低聲說:「不過既然我成為了克蘇魯遊戲的玩家,機率就增加不少了。」
 
  「如果有我能夠幫忙的地方,盡管開口。」楊千帆說。
 
  「師父已經幫我很多忙了,不如說,我這邊才要請師父在將來也多多指教與鞭策。」李少鋒低頭說。
 
  「彼此彼此。」楊千帆說完,再度問:「分別和你的父親與母親見面也沒關係,請問是什麼時候?」
 
  「……我可以先問問師父為何這麼堅持要見我家的老爸老媽嗎?」李少鋒問。
 
  「因為我不小心弄丟玩家戒指才會讓你踏入這個世界,再加上身為師父卻數次沒有履行職責,放任你陷入危險的局面,於情於理,這些事情都必須親自向你的雙親致歉。」楊千帆認真地說。
 
  那些都是多久之前的舊帳了?李少鋒無奈地說:「我不介意啦,沒關係。」
 
  「我會介意。」楊千帆正色說。
 
  「呃……好吧,這麼說好了,短時間內,我並沒有向老爸老媽坦白克蘇魯遊戲的打算。」李少鋒如實說。
 
  「為什麼?」楊千帆問。
 
  「因為就算說了也沒有什麼意義吧?」李少鋒反問。
 
  「那樣只是單純的假設,是否有意義必須等到說出口之後才會曉得。」楊千帆說。
 
  「不是,話不是這樣講的,一旦講出來就沒有挽回餘地了……話說重點並不在那邊吧?」李少鋒皺眉說。
 
  「謊言只會造成無謂的誤會,時間拖得越久、謊言撒得越多就會產生越為嚴重的誤會,尤其這種不可能徹底瞞過去的事情更是如此。家人是最重要的存在,應該坦誠以對。」楊千帆正色說。
 
  對此,李少鋒一瞬間無言以對,片刻才好不容易繼續說:「不不不,我也不打算向我家雙親說謊,只是稍微……混淆視聽、敷衍帶過,等到時機成熟之後再向他們說明這些事情。」
 
  「那樣就是在說謊。」楊千帆說。
 
  為什麼要在這種時候鑽牛角尖啦!李少鋒萬般無奈地嘆息,暗忖自家老爸老媽雖然不是特別古板的類型,卻也不可能輕易接受克蘇魯遊戲的一切,到時候只是將情況弄得更加複雜而已。
 
  「不要對家人說謊。」楊千帆再度重複。
 
  由於楊千帆的態度過於凜然,李少鋒一瞬間不禁懷疑是自己的問題,為了避免被這份氣勢壓倒真的得帶她去見父母,只好在群組發訊息求救,希望找幾位擁有普通常識的成員過來幫忙。
 
 



創作回應

東堂隼人
正式上門提親的感覺?[e38]
2021-06-22 21:29:51
佐渡遼歌
雖然通常來講是反過來才是XDDD
2021-06-22 21:32:11
赤月狼
作者大大要不要真的推出食物戰爭T這個系列?我先預訂一件「香菜滅絕吧!」
2021-06-22 23:07:31
佐渡遼歌
第一個出的小說周邊居然是T恤XDDD
雖然我個人也想要「炸的肉圓才是肉圓」這件XDD
2021-06-22 23:48:58
oVo巴爾坦星人
來了老哥
2021-06-23 02:03:33
佐渡遼歌
0w0
2021-06-23 10:31:08
露米諾斯 Luminous
我也要香菜滅絕

呀!見父母啊?你們已經發展到這了?這不就代表你們做過了(from夏日大作戰
(我是說一起做過功課
2021-06-23 02:37:29
佐渡遼歌
大家都很討厭香菜www
真是懷念的作品,學姊真可愛(一語雙關www
2021-06-23 10:32:02
龍牙
和樓上的比起來,我對香菜接受度比較好一點,支持赤月狼大大的意見,建議可以考慮食物T系列,另外請問有沒有飲料系列的?
2021-06-27 09:27:03
佐渡遼歌
喔喔,飲料系列是盲點呢XDD
至今為止我都只朝料理方面去想XDD
2021-06-27 11:31:1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