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88.鯤島丐幫

佐渡遼歌 | 2021-06-12 20:00:03 | 巴幣 100 | 人氣 449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時值寒假的緣故,東海商圈除了大學生之外也可以見到不少外地遊客。
 
  李少鋒三人背對著東海大學的校區,沿著兩側都是商家的上坡走去。
 
  「少鋒,趁現在說明一下相關知識吧。」楊千帆開口說。
 
  「那麼就麻煩師父了。」李少鋒點頭說。
 
  「首先,全台灣的黑市都是由『鯤島丐幫』這支隊伍負責管理。由於他們是台灣數一數二的大型隊伍,歷史也悠久,沒有其他隊伍膽敢跟他們搶這份生意來做。」楊千帆說。
 
  「是的。」李少鋒不禁想起曾經在蒼瓖城見過的胥明。他是鯤島丐幫的九袋長老,在整起事件當中並沒有特別偏袒某一方,總是站在中立客觀的立場,發言言簡意賅,印象並不壞。
 
  「有一個說法是『只要沒有隊伍宣稱是自己地盤的場所,那麼就是鯤島丐幫的地盤』,當然這個說法有點誇大,不過鯤島丐幫的勢力範圍確實很廣。」梁世明補充說。
 
  「雖然聽說過很多次鯤島丐幫這支隊伍了,不過我有點很難將克蘇魯遊戲的玩家和丐幫連結在一起。即使只當了半年左右的玩家,我身上的花費就超過一億元了,武器要錢,裝備要錢,各種道具和藥品也要錢,偏偏練武習氣需要花費相當長久的時間,在能夠參加可以賺到錢的遊戲之前就得花掉更多錢了。」李少鋒苦笑著說。
 
  「鯤島丐幫大概和你想像的那種丐幫不一樣。」楊千帆說:「師父說過,鯤島丐幫是『最後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國外多少也有類似的組織,卻沒有像鯤島丐幫如此完善,因此給予相當高的評價。」
 
  「真是頗有意思的比喻,很像維洛妮卡小姐會講的話。」梁世明笑著說。
 
  「請問這是什麼意思?」李少鋒不解地問。
 
  「身為克蘇魯遊戲的玩家,偶爾會被捲入各種麻煩事情當中,其中不乏殺人、重傷、偷竊、強盜等等在普通社會構成重罪的行為。在這種況下,司法機關能夠做到的事情幾乎沒有,基本上都是當事者雙方在公正第三方的見證之下達成共識,自行處斷。」楊千帆說。
 
  這麼說起來,待在蒼瓖城的時候正是如此。即使自己是清白的,然而被誤會成教團內應的嫌疑短時間內無法澄清,一個弄不好難保就被夏旖歌當場擊殺了,事後也不可能去警察局告她殺人未遂或請求司法機關處理……死在蒼瓖城內的那些殲滅軍成員應該也是如此吧,只能夠仰賴總帥楚久樘的事後算帳,讓教團聯合殺人償命。李少鋒在這段時間隱約有意識到這點,不過還是首次如此明確地討論這件事情,不免感到心情變得有些沉重。
 
  「這個做法在武術家之間是常識,然而對於某些相較弱勢的人相當不利,如果雙方的實力懸殊過大,甚至有可能尚未找到願意主持公正的第三者就先被殺死了。」楊千帆說。
 
  「不如說,那種情況絕對不少吧。如果是什麼都不曉得的迷途者不小心惹到世家大族,怎麼死的都不曉得。」李少鋒皺眉說。
 
  「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只要加入鯤島丐幫,根據台灣玩家的默認規矩就會一筆勾銷所有恩怨情仇。再者,加入鯤島丐幫沒有任何條件,只要是『第一次加入』的玩家,他們都會收。」楊千帆說。
 
  「這麼划算嗎?」李少鋒訝然問。
 
  「是否划算還得看個人。」楊千帆不置可否地聳肩。
 
  「……難道加入之後就得每天餐風露宿嗎?」李少鋒遲疑地問。
 
  「鯤島丐幫沒有那種規矩,成員可以過著普通人的生活。」楊千帆輕笑著搖頭說:「這邊的一筆勾銷是雙向的,換句話說,即使自己是受害者,只要加入鯤島丐幫就得當作過往仇恨不復存在,禁止在事後報復或是央求前輩高人主持正義。」
 
  「這樣確實會讓人不得不再三考慮。」李少鋒說。
 
  「此外,如果要學習鯤島丐幫的武術和心法,在公開場合就必須揹著布袋,依照規矩從一袋弟子、二袋弟子這樣逐漸升上去。」梁世明補充說:「這個也是鯤島丐幫不同於尋常門派的其中一個地方,武術招式與內功心法都對所有成員徹底公開,想學的人就學,至於能夠得到什麼造化全看個人。」
 
  「所以可以加入鯤島丐幫卻不揹布袋嗎?」李少鋒問。
 
  「沒問題,就是不能練他們的武術心法而已。」楊千帆接續話題地說:「這樣的人其實占了一定比例,對於不想要繼續待在這個世界的玩家而言,加入鯤島丐幫切斷過往連結,一了百了,重新開始普通人的生活也是一個選擇。如果計入這些人數,說不定鯤島丐幫的規模會遠遠超過殲滅軍、蒼瓖派,成為台灣人數最多的門派隊伍。」
 
  「如果少鋒你當初堅持拒絕加入瞭望塔,我們也打算告訴你關於鯤島丐幫的事情,多少留條後路。」梁世明說。
 
  「嗯嗯。」李少鋒點點頭,在腦中想像著那種情形,然而怎麼樣都無法浮現出清晰畫面,不如說,甚至覺得自己從更早的時候就已經待在瞭望塔了。
 
  「話題有些繞遠了。」楊千帆清了清喉嚨,繼續說:「鯤島丐幫的幫規嚴苛,不僅禁止偷拐搶騙等等一切的犯罪行為,也有許多獨特規定,一旦幫內成員觸犯絕不寬待,設有『執法長老』的職位與專門斷罪部隊,無論天涯海角都會讓該成員以血洗清自己的罪惡。這點才是我剛剛無法斷言『划算』的理由。」
 
  「原來如此,這麼看來確實是最後一個機會。維洛妮卡師父的比喻相當貼切。」李少鋒瞭然地頷首,接著詢問:「那麼鯤島丐幫會積極參加遊戲嗎?還是像情報機關那樣保持中立立場並且經營副業,專注在黑市這一塊?」
 
  「嚴格說起來,鯤島丐幫沒有經營黑市,應該說……場地提供者或主辦人比較恰當。他們收取相當低廉的清潔費,然後提供場所以供玩家們進行交易。」梁世明說。
 
  「僅限於玩家嗎?」李少鋒問。
 
  「真是敏銳呢。」梁世明笑著稱讚:「是的,黑市只允許玩家進入,無論要買東西或是要賣東西都是如此,這點也是黑市被稱為黑市的理由,不同於有門道的人就可以參加的玉閣祭,黑市徹底謝絕玩家以外的人進入,即使是武術家或魔術師,只要右手無名指沒有戴著這個亮晶晶的藍色戒指就無法進去。」
 
  「有辦法在參加者都是玩家的黑市維持秩序,鯤島丐幫應該有不少強者吧。」李少鋒說。
 
  「千帆剛剛也提過,鯤島丐幫的幫規相當嚴苛,需要一群武藝與修為都不俗的幹部階級才有辦法維持秩序,六袋以上的成員都是足以獨當一面的高手,幫主洪向德更是擁有等同第七重塵閃境界的修為,總是拿著一柄幾乎成為個人象徵的灰桿子,無疑是台灣頂級的強者。」梁世明說。
 
  「等同第七重塵閃境界……所以鯤島丐幫的心法居然不走最尋常的九重心法路子?」李少鋒訝異問。
 
  「所以才會說造化全看個人。」梁世明說:「鯤島丐幫的心法秘笈名為《寒磣賦》,講求險中求生、敗中求存,聽說攻擊方面的威力並不高,幾乎都是保身、防禦、脫逃的招式,精通者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這方面似乎比蒼瓖派的《翠華訣》更含糊?沒有什麼知名的變化嗎?」李少鋒好奇地問。
 
  「越是高深奧妙的內功心法就越少人練,因此在那一小撮的人當中有辦法練出成果的人自然更少了,再加上沒有多少笨蛋膽敢公開招惹鯤島丐幫,他們也不會在外人面前教訓內部成員,兩者相加的結果即是沒有太多人親眼見過他們的招式,大多都是以訛傳訛的謠言。」梁世明聳肩說。
 
  「或者是偶然與鯤島丐幫成員參加同一場遊戲的玩家傳出來的情報。」楊千帆補充說。
 
  「鯤島丐幫經常參加遊戲嗎?」李少鋒問。
 
  「是的,相當頻繁。總次數應該足以在台灣隊伍當中排上前五。」楊千帆說。
 
  「這個倒是有點意外,難道他們很缺錢嗎?」李少鋒問。
 
  「要說缺錢也確實很缺錢……或者說很缺資金。鯤島丐幫經常向無家可歸的人們伸出援手,或是提供免費食餐、或是提供盥洗與夜宿服務、或是協助就業、或是援助就醫,這點算是他們的隊伍主旨之一,也是台灣大部分的隊伍願意認同他們的理念──只要加入鯤島丐幫就洗去一切恩怨情仇的理由。」梁世明詳細解釋。
 
  「聽起來是很棒的門派隊伍耶。」李少鋒敬佩地說,暗忖這樣聽下來確實和自己原本以為的丐幫差距頗大。
 
  「我以前也有一段時間認真考慮過是否要加入鯤島丐幫。」楊千帆忽然說。
 
  「這還是首次聽聞……為什麼後來放棄了?」梁世明好奇地問。
 
  「因為我在做出決定之前就遇到師父了。」楊千帆簡潔地說完就加快速度,向前邁步。
 
 



創作回應

Ddpaul
多縫幾個口袋就能橫著走了
2021-06-12 20:32:29
佐渡遼歌
那樣被抓包會被蓋布袋吧wwww
2021-06-12 20:37:58
龍牙
遼歌大大,請教一下,既然講求「險中求生、敗中求存」,總有難以脫困或被包圍的時候,要有恢復技能和金剛不壞之身比較適合吧,或者必殺技是讓對方以一起躺比較洽當。
2021-06-14 19:31:48
佐渡遼歌
這邊關於鯤島丐幫心法秘笈《寒磣賦》的意見也是老師和千帆的一己之見
強調「保命」這個部分
不過他們也說了實際上的內容細節並不清楚,還請期待後續有鯤島丐幫高手角色出現的時候XD

而且本作走奇幻武俠路線
不會像異世界作品那樣有明確的技能和數值,修為境界是一個大概標準
如果第八重的高手連打了三天三夜也有可能最後被一個第三重的成員打倒XD
心法秘笈更是講求天賦和努力,就像射鵰和神雕裡面的一陽指超強的,結果到倚天的時候一陽指就直接弱掉了的感覺,能否發揮心法的威力也要看個人修行XD
2021-06-14 19:46:4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