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90.白河雙花

佐渡遼歌 | 2021-06-17 20:00:01 | 巴幣 1096 | 人氣 412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兩人皆是一身潔白衣裝,身後揹著一個白酪色烤漆的樂器盒,在這棟整體色調暗沉的廢棄購物廣場尤其顯眼。走下大階梯之後,兩人並肩站在一個販售膏藥的攤販前面,一邊低頭審視商品一邊交頭接耳。
 
  李少鋒很快就認出其中一人是在蒼瓖城有過一面之緣的白河派弟子──郭思寧。修為與武藝在台灣年輕一輩的玩家當中出類拔萃,名聲與馮珮蘭掌門人孫女的馮芷綾齊平,並稱為「白河雙花」,隨即將視線轉向站在郭思寧身旁的白衣少女,暗忖她該不會就是另外一朵花的「馮芷綾」吧?
 
  那名白衣少女讓綁成兩束的長馬尾自然垂落胸前,乍看之下文靜乖巧、嬌弱無力,有著不同於楊千帆的另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氣質,倘若真是馮芷綾,實在很難想像曾經單身闖入玉井建設的根據地,並且在一對一的單挑當中大敗隊長的翁世堯。
 
  緊接著,李少鋒遲來地注意到那人的身材相當嬌小,幾乎矮郭思寧兩個頭,和燕子差不多,忍不住問:「師父,請問妳知道白河派的馮芷綾幾歲嗎?該不會是國中生吧?」
 
  「我不清楚實際的年紀,只知道是國中生沒錯。」楊千帆同樣轉動視線,讚許地說:「你對於克蘇魯遊戲的常識也變得頗為豐富了,居然在我說明之前就搶先認出那人的身分。」
 
  「畢竟在蒼瓖主城廳堂的時候也曾經聽過師父的講解。」李少鋒笑著回應,同時訝異燕子學姊的身高居然真的輸給國中生了,這件事情如果當著她的面講出來無疑會引爆地雷,還是一輩子默默放在心底吧。
 
  這個時候,郭思寧也注意到楊李兩人的視線,難掩訝異地頷首致意,低頭向身旁那名少女講了幾句就單獨走向三人。
 
  見狀,楊千帆立刻警戒地側身擋在李少鋒面前。
 
  「等等,師父,應該不用抱持那麼大的敵意吧。」李少鋒低聲苦笑。
 
  「……我並沒有散發敵意呀。」楊千帆皺眉反駁。
 
  「……咦?」李少鋒一楞,暗忖她都整個人擋在自己面前了還沒有意識到也未免太說不過去了,接著遲來地意識到自家師父的保護慾可能朝向奇怪的方向發展了,如果今後每次遇到其他隊伍的玩家都得先重複這段對話也是麻煩,感覺得找個時機先好好溝通一次。
 
  「初次見面。」梁世明以老師立場往前踏出一步,率先開口說:「妳應該是『白河雙花』的郭思寧小姐吧?我是梁世明,瞭望塔工房的成員,前些日子在蒼瓖城的時候失之交臂,錯失了見面的機會,深感遺憾。」
 
  「我是郭思寧沒錯,久仰大名。」郭思寧頷首致意,回應著客套話說:「玉閣祭期間沒有機會與各位深入交流,我也覺得相當可惜。」
 
  根據當時在蒼瓖城主城廳堂的對話判斷,郭思寧很顯然是徹底遵守規矩、一板一眼的個性,即使燕子表示自己和馮珮蘭掌門人的關係希望進去通報一聲也徹底拒絕,屬於絕對不會通融的類型。
 
  話雖如此,也不一定是壞人就是了。李少鋒暗忖或許因為自家師父莫名展露敵意的緣故,自己也站在反面往好的方面思考。這種彼此相對的思考立場、互相爭辯出疏漏部分在參加克蘇魯遊戲的時候也是必要的……雖然現在的自己單純想想,絕對不會和自家師父爭辯就是了。
 
  「郭小姐不打算介紹一下身後的同伴嗎?」梁世明笑著詢問。
 
   「……咦?」郭思寧慢了半拍疑惑轉頭,看著站在自己身後的白衣少女,頓時閃過一絲無奈神色,補充介紹說:「這位是馮芷綾,本派馮掌門的孫女。」
 
  「……我是芷綾,你們好。」馮芷綾用著輕輕的嗓音開口說,視線卻壓根沒有往梁世明三人瞥上一眼,逕自低頭看著懷中牛皮紙袋裡面的物品。裡面裝著好幾本書籍,應該是方才在黑市採購的商品。
 
  至今為止,自己也見過四位掌門千金──苗栗雪峰派的簡妮不太熟,只知道稱職幹練地擔任殲滅軍總帥秘書的職務;草屯秦家的秦樓月溫柔婉約、思緒敏捷;蒼瓖派的夏旖歌英氣勃勃、高傲自信;白河派的馮芷綾則是小鳥依依、惹人憐惜,確實是與原本想像截然不同的類型。李少鋒看著馮芷綾用手指稍微翻開一點點書頁,似乎想要盡快看到內容似的偷瞄著內容。
 
  「為什麼台南的門派會刻意過來台中的黑市?」楊千帆問。
 
  「台灣南部的黑市位於高雄小港的工業區內部,距離本派根據地的白河也有一段距離,所花費的時間其實與前來台中差不多,兩邊的商品品項也有差異,本派偶爾也會專程前來台中的黑市購物。」郭思寧平靜地說:「話雖如此,本次只是順路,主要目的是前往拜訪貴工房。」
 
  「咦?為什麼?」李少鋒忍不住問。
 
  「主要目的?」梁世明同樣難掩訝異地問。
 
  「這是本派掌門的吩咐。趁著寒假期間,希望邀請穆燕小姐與瞭望塔的各位成員前來台南作客。」郭思寧平靜地說。
 
  看來馮珮蘭確實相當疼愛燕子啊,為了這種送邀請函的雜務居然讓自家門派兩位年輕高手親自登門拜訪,給滿面子,這下子即使燕子學姊本人再怎麼不情願也不得不答應了。李少鋒頓時覺得心頭一鬆,暗忖總算看見解決內傷問題的契機了。
 
  「本派曾經數次寄出信件,邀請穆燕小姐與瞭望塔工房的各位在暑假期間前來台南作客,卻遲遲沒有收到回信。」郭思寧補充說完,確認性地問:「貴工房的根據地是在台中市華文高中旁邊的那棟公寓大樓吧?我們這邊應該沒有寫錯地址才是。」
 
  「……咦?」李少鋒不禁愣住了。
 
  「不好意思,我也是首次聽聞此事。」梁世明正色說:「我們工房的一樓有承租給普通人的商家,藉此掩人耳目,很有可能意外寄丟了。」
 
  「原來如此。」郭思寧沒有追問,用著公事公辦的語氣說:「我們會在近日前往拜訪,希望能夠先轉告那位穆燕小姐,讓她考慮是否要接受邀約。」
 
  「會在這邊遇見也是緣分,如果兩位尚未決定好今晚的住宿,還請讓瞭望塔進行招待。」梁世明開口邀約。
 
  「非常感謝,不過我們已經預訂好旅館了。芷綾也希望趁著這個機會,在台中到處逛逛。」郭思寧平淡婉拒。
 
  「台中確實有不少觀光景點。」梁世明沒有強求,順著話題說。
 
  這個時候,始終沒有講話、不曉得究竟在想什麼的馮芷綾突然抬頭凝視著楊千帆,微微歪著頭。雙馬尾隨即擺動。
 
  「請問我的臉上有什麼嗎?」楊千帆警戒地問。
 
  「頭髮,可以摸嗎?」馮芷綾問。
 
  「……如果只是髮尾的話。」楊千帆一愣,遲疑地回答。
 
  得到許可的馮芷綾立即伸出手,小心翼翼地用雙手捧住楊千帆的髮尾,彷彿在確認髮質似的用指腹小心翼翼地搓揉,完全無視於圍繞在自己身旁四人的愕然神色,又摸了好一會兒才再度抬起小臉詢問:「妳用什麼牌子的洗髮精和潤髮乳?」
 
  「並、並沒有特別挑選,就是小時候一直都在用的品牌。」楊千帆說。
 
  「那麼有什麼特別的保養方法嗎?」馮芷綾追問。
 
  「應、應該沒有吧,每天洗完澡之後要花時間把頭髮擦乾,這樣而已。」楊千帆說。
 
  自家師父被其他人的氣勢壓倒還挺少見的。李少鋒事不關己地凝視著楊千帆罕有的困擾神色,接著注意到郭思寧露出難掩訝異的表情看著馮芷綾,似乎她鮮少對他人展現出如此興趣。三人的視線正好交錯成三角形。
 
  這個時候,兩名穿著西裝的男子並肩走來。其中一人不悅地咂嘴,低聲抱怨著「擠在大門口做什麼啊」之類的內容,擦身而過。
 
  下個瞬間,郭思寧的眼瞳當中閃過一絲鉻黃中帶著淺藍的異芒。
 
  咦!居然是雙重特性的持有者嗎!李少鋒正好看見眼瞳當中的真氣顏色,大感訝異。
 
  當初第一天戴上玩家戒指、待在租屋處聽楊千帆等人講解的時候,李少鋒曾經聽過極少數人的真氣會同時帶有兩種屬性,像是紅中帶藍或黃中偏綠,不過至今為止見過的修練者都是單一特性,接著慢了半拍才意識到馮芷綾在這種時候提氣頗為不妙。
 
  下個瞬間,馮芷綾用著沒有任何遲疑的動作將右手伸往樂器盒底部,開啟金屬扣環,順利握住滑下來的金屬短棍,順勢往前甩出之後一扭手腕,讓金屬短棍中間的銜接處俐落扣好,立刻就往旁邊揮去。
 
  纏繞著黃藍雙色的金屬棍破風擊向那名開口抱怨的西裝男子腹側。
 
  那名西裝男子臨危不亂地後退一步試圖閃過金屬棍,立即提氣準備反擊,然而動作卻相當突兀地猛然停滯,宛如整個人定格了一秒,接著就被金屬棍狠狠擊中胸口心窩,悶哼倒地。
 
  從旁觀者的角度,簡直像那名男子動也不動地正面承接住馮芷綾的攻擊。
 
  馮芷綾的視線依然凝視著楊千帆的烏黑長髮,金屬棍卻像是長了眼睛似的靈巧轉動,順著掌心向外滑開,延長攻擊距離的瞬間也正好讓棍尖不偏不倚地正好擊中另外那名同行西裝男子的下顎。
 
  骨頭碎裂的聲音響起。
 
  眨眼過後,兩名西裝男子都癱倒在地,各自發出呻吟。
 
  「芷綾!」郭思寧焦急地大喊。
 
  「可以告訴我是什麼牌子嗎?台南應該買得到吧?」馮芷綾卻無視郭思寧的大喊,若無其事地接續剛才未完的話題,同時理所當然地將金屬棍折回兩截的狀態,收回音樂盒裡面。
 
  那個瞬間,李少鋒忍不住打從心底感到戰慄,想要離她越遠越好。
 
  方才什麼文靜乖巧、嬌弱無力的印象全部都被推翻,脫塵絕俗的外表下方其實狠辣無情、缺乏人性,若不是清楚知道自己現在身在地球,李少鋒甚至會懷疑眼前綁著雙馬尾的清麗少女是類似『詭譎叫聲』服務員那樣某種擁有人類外形的的異質存在。
 
  自家師父昨天也在KTV以稍嫌粗暴的手段對付兩名試圖搭訕的玩家,一人用膝蓋撞擊鼻樑、一人過肩摔之後讓頭部著地,然而勉強算是玩家之間的紛爭……至少,自家師父在動手之前曾經口頭警告,在下重手之前也確認過對方是提著氣息的狀態,不會造成無法挽回的中傷結果。
 
  方才馮芷綾在出手的瞬間卻是沒有任何猶豫,宛如孩童伸手輾死昆蟲一般,在感覺到厭煩、焦躁與不悅的瞬間就出手攻擊,甚至沒有去管這麼做的下場。倘若那兩人的反應慢上一秒,沒有及時提氣抵銷衝勁,難保真的會鬧出人命。
 
  更甚者,馮芷綾在擊倒那兩人之後就沒有展示絲毫關心,連一眼都沒有瞧過去,彷彿不管是死是活都無所謂,更加在意保養頭髮的訣竅。
 
  怎麼看都是馮芷綾更適合「狂犬」這個外號吧!為什麼會被喊成「白河雙花」啊!李少鋒緩緩拉開距離,同時瞥了一眼同樣難掩震驚的楊千帆和梁世明,間接證實即使看在經驗豐富的玩家眼中,馮芷綾方才的行為依然駭人聽聞。
 
  「──事前那樣講過好幾次了!離開台南就不許隨意出手了吧!」郭思寧強忍無奈地說,彎腰確定那兩名西裝男子性命無虞之後才鬆了一口氣,隨即從懷中取出一包看起來像是裝滿鈔票的牛皮紙袋,塞到其中一名男子手裡。
 
  居然事前備妥了賠罪用的現金袋,所以馮芷綾這種莫名其妙就出手攻擊的事情並不是第一次吧!這麼看起來,雖然被合稱為「白河雙花」,郭思寧的實際地位其實是掌門孫女的貼身隨從。李少鋒暗忖,再次意識到每個門派都各家有各家的難處。
 
  「不好意思,我們要先行離開了。」郭思寧立即站起身子,面無表情地說。
 
  「請兩位路上小心。」梁世明說。
 
  「告辭。」郭思寧再度頷首致意,隨即提氣,強行拉住依然想要問出洗髮精牌子的馮芷綾快步進入地下通道,離開黑市。
 
  「我們也盡快前往其他樓層吧。」楊千帆平靜催促。
 
  「嗯,走吧。剛才那一齣讓附近的人都看過來了。」梁世明同意地說。
 
  李少鋒在邁步離開之前,忍不住低頭望向依然橫倒在地板呻吟的兩名西裝男子。
 
  克蘇魯遊戲的世界乃是強者為尊的世界。
 
  畢竟必須參加賭上性命的遊戲,擁有較高修為與武藝的強者自然會擁有較高的話語權,這點也會展現在個性與氣質方面,然而馮芷綾卻帶著一種未曾見過的異質感。
 
  不同於巧妙利用自己家族、穩固朝向理想邁進的秦樓月;不同於專注於目標、因此對於周遭人事物漠不關心的楊千帆;也不同於對於自家門派充滿驕傲、背負著地方大型門派義務感與使命感的夏旖歌,馮芷綾則是徹徹底底只對自己感興趣的事物展示情緒的類型。
 
  經過方才的短暫相處也可以看出來馮芷綾對於自身與周遭的分界線相當模糊,就像隨心所欲的孩子,偏偏又擁有高深的實力,兩者相加就變成了最糟糕的結果……白河派的馮珮蘭掌門看起來是一位明白事理的奶奶,為什麼會把孫女養成這種個性啊?李少鋒忍不住暗忖。
 
  「──偶爾在遊戲當中也會遇到那種類型的人。」楊千帆在走到商場二樓的時候才稍微放緩腳步,低聲說:「幾乎絕對的自我中心,隨心所欲、無視規矩、常識與承諾,因此在參加遊戲的時候沒辦法聯手,甚至必須將之當成敵方看待。」
 
  「確實是很棘手的類型,而且問題在於她的修為不俗。」梁世明嘆息說。
 
  「那種出手前毫無徵兆,出手完又顯得毫不在意的個性確實……令人不敢恭維。」李少鋒心有戚戚焉地說。
 
  「我在她提氣之前也掉以輕心了,沒有料想到修為居然這麼高。雖然她似乎也沒有刻意隱瞞的意思……」楊千帆微微咬著嘴唇,懊悔地說。
 
  「千帆,剛才馮芷綾放倒第一人的時候,妳有注意到那是什麼樣的變化或招式嗎?我的位置被少鋒擋住大半,看不清楚,只有看到那人很不自然地停滯了一秒。」梁世明問。
 
  「我有看見,但是沒辦法只從那樣就分辨出原理。以常理推論,那招應該屬於氣息變化的範疇,畢竟她的視線始終集中在我身上,不太可能是誘導、威嚇一類的招式。」楊千帆說。
 
  「那麼妳知道白河派的武術招式、心法變化有哪招可以辦到類似那樣的結果嗎?」梁世明追問。
 
  「我聽師父提過,白河派向來只收女性弟子,擅長武術又是沒有刃部的棍術,無論菡萏棍術、芙蓉棍術都是以防守為主,也有幾套聯手作戰的陣型,對上的時候要避免被纏住、陷入長期戰的局面;最高心法秘笈的《荷裳集》也是配合防禦為主的棍術,強調護體、流轉等等變化,理當不具有太過強烈的攻擊性。」楊千帆說。
 
  「這方面確實和我從樓月那邊聽說的差不多,然而剛才看來,馮芷綾卻是招招凌厲凶狠,要是拿長劍,那兩人會一個開腸剖肚、一個被割掉下巴吧。」梁世明思索著說。
 
  「會是鮮為人知的其他心法秘笈嗎?」李少鋒問。
 
  「白河派的歷史沒有那麼久,也不算是積極參加遊戲的隊伍,機率不是零,但是不會太高。」楊千帆否決地說。
 
  「馮芷綾單人闖入玉井建設大敗翁世堯的事蹟倒是相當有名,不過大部分的人應該都認為內容誇大不少,直到現在親眼所見才覺得並非不可能。當時她可能才剛升上國中呢。」梁世明頗為感慨地說。
 
  「無論那個傳言是真是假,今後都最好不要和她有深入牽扯。」楊千帆總結說完,瞥了一眼李少鋒說:「這次白河雙花親自上門邀請,看在這個面子,燕子學姊勢必得前往台南一趟,到時候你可要避免她和馮芷綾起衝突。」
 
  「那也要燕子學姊肯聽我勸啊。」李少鋒無奈苦笑,卻也決定回去之後就立刻去找她問清楚收到邀請函卻不講的事情。
 
 



創作回應

赤月狼
感覺這個角色很適合這個畫面--只見她拿著把消防斧,一邊朝地上的人揮舞著,一邊唱著歌謠:「Lizzie Borden took an axe,....」每唱一個字,就揮動一下。
2021-06-17 22:27:31
佐渡遼歌
真是PSYCHOPASS 呢www
2021-06-17 22:33:38
露米諾斯 Luminous
樓上,那不是病嬌吧?
我覺得是那種可以很自然的說出「路上會很擠?全部殺掉不就好了嗎?」的人
2021-06-17 22:39:47
佐渡遼歌
隨著時代演變(?),病嬌的細部分類也越來越多了XDD
個人心目中的病嬌代表是《說謊男孩壞掉女孩》的麻由和《未來日記》的由乃XDD
2021-06-18 00:37:06
露米諾斯 Luminous
我一開始標題看成「百合」ww
2021-06-17 22:40:34
佐渡遼歌
門派上下都只有女孩子,百合其實也不能說錯(诶
2021-06-18 00:37:36
你艾希我吶兒
壞掉的大小姐也很棒呢
2021-06-18 02:19:34
佐渡遼歌
讚讚XD
2021-06-18 10:38:36
白昼夢
芷綾的人設也太棒了吧,外表文靜柔弱,實質是一個隨心所慾又危險的大小姐,這種反差萌真的令我受不住了><
2021-06-18 16:35:47
佐渡遼歌
新角色!!!
安靜地發飆(?XDDDD
2021-06-18 17:24:4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