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89.黑市

佐渡遼歌 | 2021-06-15 20:00:01 | 巴幣 84 | 人氣 340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根據梁世明所言,那棟看似已經廢棄的大型商場就是黑市,然而李少鋒領頭在街道走上好一會兒也看不出來入口究竟位於何處,無論站在哪個位置,都覺得廢棄大型商場與自己隔了好幾條街道的距離,以為自己正在靠近,繞過一個街角之後卻又突然意識到超過了。
 
  該不會和武器店一樣需要經過特殊路線才能夠進去吧?李少鋒暗自思索,卻也沒有很認真地想要解開這個謎團,帶著半逛街的心態隨意瀏覽著兩側店家與販售的商品。
 
  等到幾乎將東海商圈全部走了一圈,楊千帆終於忍不住地蹙眉問:「老師,請問現在這樣故意在黑市附近繞圈子卻不進去裡面有什麼意義嗎?」
 
  「咦?我們在繞圈子嗎?」李少鋒訝異地問。
 
  「少鋒還是第一次過來黑市,想說讓他自己找找看能否發現入口,也正好讓你們兩位逛街散心。」梁世明右手端著一盒作為早午餐的章魚燒,左手拿著一杯綠豆沙牛奶,笑著說:「樓月也說過了,今天是寒假第一天,依照你們的認真個性大概從明天開始就會一心一意地沉浸在修練與克蘇魯遊戲的學習當中,趁著現在稍微放鬆也不錯。」
 
  「迷途者要在沒有提示的情況下發現入口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情吧。」楊千帆頓時露出不想在這種事情浪費時間的表情,停頓片刻之後低聲說:「好吧,如果少鋒想要散心的話……」
 
  「我也想直接去黑市喔,昨天已經在一中商圈逛得夠多了。」李少鋒急忙說。
 
  「少鋒說他不想要散心。」楊千帆立刻轉向梁世明說。
 
  「你們師徒倆還真是默契十足……對遊戲這麼有熱情也算好事啦,不過總感覺你們應該要更加享受一下青春比較好,三年的時間可是眨眼就會過去了。」梁世明無奈嘆息,喃喃自語了好些內容,直到聽見楊千帆刻意清嗓子的聲音才原路折返,領頭前往黑市。
 
  十多分鐘後,梁世明返回一開始的停車場,將吃完的紙盒和飲料杯扔到入口處的大垃圾桶,露出笑容說:「那麼接下來就去黑市吧。」
 
  「等等!結果入口居然在這邊喔!這樣怎麼可能找得到啦!反方向耶!」李少鋒忍不住抱怨,轉身指著身後位於停車場對面的廢棄大型商場。
 
  「不一定啊,千帆第一次來的時候很快就發現入口了。」梁世明說。
 
  「那是因為我去過北部的黑市,整體格局沒有相差太多。」楊千帆說。
 
  「剛才我們也在街道繞了幾圈,根據已知的情報應該是可以推敲出來吧,畢竟如果找不到入口,剩下的可能性就是暗門、密道和地下通道了,地球的建築物不太會設置暗門和密道,地下通道的機率自然大得多。」梁世明補充說。
 
  聞言,李少鋒不禁一凜。
 
  若是詢問方才的自己是否有絞盡腦汁、搜索枯腸地尋找入口,答案自然是沒有,如果這是克蘇魯遊戲的某項遊戲當中,找不到就是找不到,其他的藉口都沒有意義,下場很有可能是死亡和永遠待在遊戲當中無法離開……雖然不覺得梁世明的用意如此深遠,還是將之當成一個教誨,銘記於心。
 
  「師父,有結束地點其實就是最初被傳送到的起點的遊戲嗎?」李少鋒一邊踏入停車場一邊忍不住問。
 
  「有的。」楊千帆立刻回答說:「一項叫做『RUN AWAY』的遊戲就是如此。玩家會被傳送到一條被食屍鬼當成棲息地的寬敞隧道當中,最初場所的後方是牆面,前方則是深不見底的道路,在這樣的環境當中,玩家們會下意識地會往前邁進、試圖進行探索,隨著越往深處邁進就會遇到越多的分岔道路、寫滿牆面的不明符號以及食屍鬼的攻擊,然而這項遊戲的破關條件卻是『待在一開始的位置等待五天』。」
 
  「唔啊,那樣未免也太惡劣了,尤其遊戲名稱還取叫『RUN AWAY』,根本想要誘導玩家努力逃跑啊。」李少鋒忍不住說。
 
  「直到一位名為『麻生羽呂』的日本人玩家提供破關的情報之前,這項遊戲確實帶走了許多玩家的性命。」楊千帆說。
 
  「情報乃是最為貴重的物品……貴於錢財、貴於情緒、貴於隊伍也貴於性命。」李少鋒忍不住想起情報機關的隊伍信念,低聲重複。
 
  「情報確實很重要,然而我可不認為重於性命。」楊千帆輕聲說。
 
  這個時候,梁世明已經走到停車場的最深處。
 
  一名衣衫襤褸的老者席地坐在緊鄰草坪的水泥地面,此刻正露出打瞌睡的模樣微微垂著頭。腳邊坐著的厚紙板堆著不少雜物,像是數件大衣、好幾疊綁起的舊報紙、保溫水瓶、裝滿不知名物品的登山包,正前方則是擺放著一個鐵碗,裡面有好幾枚硬幣卻完全沒有鈔票。
 
  李少鋒注意到白鬚老者並沒有戴著玩家戒指,不過肩膀揹著的布條上面綁著四個布袋,每個布袋都裝得鼓鼓的。細看之下,雖然衣服充滿補丁與縫線,不過相當乾淨,本人同樣保持著整潔外貌,指甲剪得極短,頭髮也不顯油膩。
 
  梁世明從口袋取出三枚十元硬幣,彎腰放到鐵碗裡面,低聲說:「不好意思,我們三個人希望進去裡面。」
 
  白鬚老者瞅了一眼鐵碗,含糊嘟囔著:「無名指。」
 
  梁世明隨即舉起右手,展示戴在無名指的晶藍戒指。見狀,李少鋒和楊千帆也跟著動作。
 
  白鬚老者微微抬起臉分別瞟了一眼,慢吞吞地從旁邊的各種雜物當中取出智慧型手機,接著當場開始玩了起來,沒有繼續搭理。
 
  「……咦?」李少鋒轉頭確認梁世明的反應,隨即看到他也取出自己的手機開始操作,頓時陷入沉默,靜待事態發展。
 
  片刻,白鬚老者才放下手機,緩緩拉動斜揹在身上的布條,在其中一個布袋裡面翻找片刻後取出一把墨綠色的鑰匙,向前遞出。
 
  「感謝。」梁世明接過鑰匙,隨即轉身走向不遠處的自動繳費機。
 
  李少鋒和楊千帆隨後跟上。
 
  梁世明熟門熟路地打開位於自動販賣機旁邊的鐵門,踏入員工專用的區域。房間裡面空蕩蕩的,什麼裝潢、傢俱都沒有,只有一個位於中央、通往地下室的大階梯。
 
  「老師,黑市的入場費是一人十元嗎?那樣是否太便宜了?」李少鋒問。
 
  「入場費是一人十萬元喔。」梁世明笑著說:「給出人數份的十元硬幣算是某種不成文的默契,告訴那位丐幫成員,我們知道進入黑市的規矩,省去一些基本的來回問答。他腳邊的那張厚紙板上面貼著QR碼,我剛才掃完就直接線上轉帳了,也是在等他確認完金額入帳之後才拿到鑰匙。」
 
  原來剛才那段不自然的空檔是在確認入場費是否有匯入帳戶喔。李少鋒理解地說:「真是現代化的付款方式。」
 
  「順便說明,如果要販賣商品的話是一人五百萬元,剛才就得扔五十元硬幣了。當然了,鯤島丐幫不會去管更之後的事情,無論是賺是賠,每一次進去黑市擺攤的費用就是五百萬。」梁世明說。
 
  「嗯嗯。」李少鋒微微頷首,雖然不覺得自己今後有機會前來黑市販售物品,不過記住也沒有壞處。
 
  走下階梯之後是一條類似地下道的寬敞通道,可供五、六人並行,天花板裝設著好幾盞日光燈,然而光線極弱,有好幾盞都是快要壞掉的程度,不時會出現閃滅。只要有大型車輛經過,上方就會傳來震動,金屬管線也互相輕輕敲擊。
 
  走了數分鐘後,梁世明三人隨即抵達盡頭,爬上階梯的視野豁然開朗,直接來到建築物內部。
 
  內部如同方才所見的外觀,是一個廢棄許久的購物商場。
 
  五層樓的圓環型建築物中央是半開放的寬敞空間,可以從每層樓的玻璃圍欄俯視位於中央地面的噴水廣場。話雖如此,放眼望去的櫃位不是鐵門深鎖就是堆滿了各種雜物、垃圾,走廊各處的地磚剝落龜裂,積著不知來自何處的漏水,電扶梯和電梯也很顯然沒有在運作。偌大空間飄盪著一股荒涼的廢墟感。
 
  人群稀稀落落,相較於外面熱鬧的商圈街道,更添寂寥。
 
  販售商品的玩家們各自佔據一個區域,大部分都是櫃位前面的空間。有些人準備了桌椅或專門訂製的展示櫃,相當正式;有些人則是只在地板鋪了張防水墊而已。
 
  每個攤子之間都隔著至少數十公尺的距離,互不干涉。
 
  除了腳步聲、刻意壓低的說話聲與有時候搬動物品的聲響之外,購物廣場內部相當安靜,冬風從屋頂颳落中央廣場。賣方沒有任何人開口招攬生意,安靜待在自己的攤販地盤之內等待客人上門;買方則是隨意走動、瀏覽,必要時候才低聲詢問商品內容與價格。
 
  同樣都是販售著克蘇魯遊戲相關物品的場合,黑市緊繃暗沉的整體氣氛確實和熱鬧繁盛的玉閣祭天差地遠。
 
  「少鋒,等會兒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請保持冷靜,能退就退,其他的交給我或老師解決。」楊千帆輕聲提醒。
 
  「……為什麼講得好像前面是無法地帶的樣子?」李少鋒遲疑地問。
 
  「鯤島丐幫確實不會去管發生在黑市裡面的爭紛,他們只負責提供場地以及篩掉並非玩家的客人,說得極端一些,即使在黑市裡面殺了其他人也無所謂,只要將屍體自行帶出去即可。」梁世明說。
 
  搞什麼啊?所以有可能談價不成就直接動刀子嗎?還是走到一半就會突然被打劫之類的?李少鋒抬頭看著半透明的深綠色玻璃圍欄,一邊思考會不會突然就有人被扔下來一邊感嘆自己居然還有餘力胡思亂想,其實也意外融入克蘇魯玩家的價值觀了。
 
  「基本上,大家還是保持互相尊重的態度啦。殺人劫貨什麼的都是最極端的情況,不太會發生。」梁世明笑著補充。
 
  「……聽完前面那段之後,總覺得後面這句補充有點不可信耶。」李少鋒說。
 
  「所以請跟好吧。鯤島丐幫和盜日團的關係密切,再加上教團聯合事件的風坡持續蔓延,不曉得接下來究竟會遇到什麼麻煩。」楊千帆伸手握住李少鋒的手腕,拉著他向前邁步。
 
  或許只是錯覺,不過從花蓮回來之後,自家師父的肢體接觸就變多了,以往即使在修練的時候也鮮少會有肌膚碰觸,現在卻時不時握手走動、輕碰肩膀。李少鋒一瞬間感受著內心的奇妙情緒,直到走過大半區域才急忙回神追問:「等等,師父,妳剛才說鯤島丐幫和盜日團有關連嗎?他們不是熱心公益活動的隊伍?」
 
  「兩者之間並沒有直接的關聯性吧?」楊千帆理所當然地側臉反問。
 
  「這、這個……說是這麼說沒錯啦……」李少鋒支支吾吾地說。
 
  「不同於一年一度的玉閣祭,台灣的北部、中部和南部都分別有一個黑市,扣除鯤島丐幫轉移和清掃的時間,幾乎年終無休地持續進行著各種交易,因此也是盜日團一個極好的銷贓管道。這點並不限於台灣,全世界經營類似生意的門派、工房、部隊也都與盜日團有所關連。」楊千帆解釋說。
 
  所以等會兒有可能會買到贓物嗎?李少鋒忽然想起來在參加玉閣祭之前有討論過讓自己學習在那邊買到的心法秘笈,當時也是得出「買到贓物無所謂,反正會有麻煩的人是賣方」的奇妙結論,暗忖這個或許又是一個克蘇魯玩家的獨特價值觀。
 
  「每支隊伍過來黑市的時候,基本上都有作為目標的商品。」梁世明接口解釋:「如果是想要重現外星文明技術的隊伍就會收購外星生物的身體殘骸、素材、礦物;如果是一心攻克遊戲的隊伍,則會大量收購藥品、武器和防具……我們瞭望塔是專門研究十書的隊伍,目標會放在相關的書籍、手抄本和文獻記載。」
 
  「嗯嗯。」李少鋒說。
 
  「此外,像是實用且高階的技能書就是所有隊伍的共同目標,雖然實際層面,幾乎不會在黑市看到相關商品就是了,畢竟只要稍微放出消息就會有眾多隊伍出高價爭相購買,沒有必要特別過來這邊兜售。」梁世明笑著說。
 
  一聽到「技能書」三個字,李少鋒頓時想起舊書攤時候的教訓,暗中提醒自己今天不管看到什麼東西,只要不曉得名字就都絕對不要主動伸手碰觸。
 
  「接下來應該分開行動比較有效率吧,請問老師預計要買什麼?我們如果有看到就會順便買下來。」楊千帆問。
 
  「咦?沒有要一起逛嗎?這樣我只有一個人耶。」梁世明立刻問。
 
  「台中黑市的規模即使花費一整天也可能走不完,現在已經中午了,再加上如果真找到心法秘笈,我也需要認真閱讀,判斷是否真的適合少鋒。分開行動比較有效率。」楊千帆說。
 
  自家師父這是在報復剛才被帶著在東海商圈白白繞了好幾圈的仇吧。李少鋒暗自苦笑。
 
  梁世明看起來還想要在說些什麼,不過迎上楊千帆的冷淡眼神就放棄了,無奈地說:「樓月有將主要希望採購的物品打在群組的記事本了。」
 
  「知道了,我在看到那些物品的時候會在群組聯絡。」楊千帆說完,伸手拉住李少鋒的手腕,作勢就要離開。
 
  「老師,那麼就等會兒見……咦?」李少鋒苦笑著向梁世明頷首道別,眼角卻突然看見兩名身穿白衣的少女從商場另一端的大階梯並肩走下。
 
 
 



創作回應

露米諾斯 Luminous
我看不出來QQ

少鋒、千帆原地結婚啦
2021-06-16 01:54:27
佐渡遼歌
這樣跳太多步驟了XDDDD
2021-06-16 10:41:23
赤月狼
RUN AWAY...我腦海裡第一個跳出來的是美劇離家同盟(Runaways)
2021-06-16 08:19:20
佐渡遼歌
找了一下wiki,看起來不錯看XDDD
2021-06-16 10:43:55
赤月狼
那部很好看!還有,他們逛完黑市之後會去吃薑母鴨嗎?XD
2021-06-16 10:46:14
佐渡遼歌
真是應景(?
不過要看接下來遇到的那兩位白衣少女的發展而定XDD
2021-06-16 10:56:59
秦思
入口處讓我想到john wick 2的包厘幫
2021-06-16 19:53:12
佐渡遼歌
大家都聯想到不同的梗www
2021-06-16 20:02:07
Darkwolf
我老實說,進黑市的方法驚艷到我了XD
2021-06-20 20:01:43
佐渡遼歌
充滿神秘感XDDD
2021-06-20 20:05:1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